《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8章 单骑刺帝

第一是小茜公主会对他笑,而且笑的是那么开心。与辛纳赫身边那些嫔妃们强装出来献媚的笑容完全不同,就似鲜花绽放般自然的娇笑。辛纳赫本人也是一名大武士,据说他在战场上挥出的剑芒都带着一层血光,可见杀气之重,而且他又是出了名的残暴,后宫的嫔妃们见到他连腿肚子都抽筋,想笑都很难笑出来。

第二是因为小茜公主会和他生气、会表示不满。这种生气与不满和塞米尔皇后的那种冷淡还不一样,就是女人的撒娇。辛纳赫身为帝王自可拥有如云美女,但后宫嫔妃中却没有一个人敢与他这么撒娇使小性子。就连特意建造的皇宫都敢提出不满,而小茜公主的分寸却又把握的那么巧妙,说的话恰好能让辛纳赫开心。

辛纳赫就算拥有天下,这样的女人也几乎不可能遇到,他竟找到了一种男女之间久违的动情或者说发情的感觉。这感觉太好了,用一句话来形容他臂弯中的小茜公主——太有味了!

……

阿蒙与吉尔伽美什的意思,希望小茜公主设法找机会将辛纳赫引到郊外荒野中去,却没想到公主殿下与亚述大帝刚见面,还没进皇宫就把这件事搞定了!

小茜公主并没有追问辛纳赫会在什么时间举行婚礼,因为这位大帝一定会发出公告的,也没有再自作聪明的建议举行猎宴的地点,事情看上去就像这位大帝自己决定的一般,别人无法提前得知,自然也就没有足够的戒心。

如果辛纳赫真的在游猎场扎下营帐举行猎宴,并册封皇后与小茜公主完婚,防卫一定会很严密,但那已不是小茜公主能操心的事情。如果有人想行刺的话,那就自己去解决吧,她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祷告。

……

之所以要把辛纳赫引到郊外山野中,是因为在城邦里想刺杀这位大帝简直不可能。里斯城有亚述帝国的大军驻扎,而皇宫附近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不仅有禁卫轮值还有宫廷神官们随时侦测警戒。

就算高手能悄然潜入,但稍有动静就可能被重重大军包围,极不容易得手更不容易脱身,那样就不是刺杀而是一场大战了。就算能找到机会动手,高手之间的较量也容易误伤城邦中的无辜平民,局面根本没法控制。

阿蒙身为神灵也准备亲自参与这件事,这也与他和马尔都克之间商量的计划有关,正可趁此机会展示自己的实力,让恩里尔看清他的底细。神灵与凡人甚至是九级神使都是不一样的存在,他们在人间某种意义上只是一种身心的凝聚,因此有些感受与凡人是不一样的。

对于神灵而言,那千军万马的杀阵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普通的将士每个人看似都不堪一击,但万众列阵的肃杀之气多少能够影响到神灵的身心感应,至于强弱程度,则要看大阵的军心与士气。虽然这种扰动很微弱也不足以造成任何伤害,但在与高手作战的同时就不得不考虑这种因素了,所以神灵也会尽量避免在这种场合现身。

如果是在郊外荒野,情况就不一样了,就算辛纳赫的守卫再严密,但游猎只是一种玩乐并不是真正的战争,辛纳赫不可能把驻守城邦的大军都列阵带出去,也只能带着皇宫禁卫以及身边的高手。吉尔伽美什或阿蒙也只能用高手奇袭的方式速战速决,届时那游猎场上必然会发生一场人间顶级强者之间的激战。

……

辛纳赫做事很干脆,册封皇后的仪式就定在两天后,下令立刻准备。虽然帝国内政部的官员认为这么做也许不符合帝国礼仪,但也没法违反辛纳赫的意愿。帝王出行当然要考虑到安全,有人提醒辛纳赫要小心阿蒙,因为那位阿蒙神最初在大陆上成名,就是因为千里奇袭生擒了哈梯国王路西尔。

辛纳赫闻言哈哈大笑道:“难道你们以为我是路西尔那个废物吗?况且别人怎会知道我要在游猎场上娶小茜公主?你们忠于职守自然没错,那就去好好安排吧!”辛纳赫与路西尔当然不一样,他本人就是一位大武士,曾亲自领军作战杀敌无数。而且他是临时决定在游猎场举行册封仪式的,事先没有任何人知道,哪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小茜公主只提出了建议,并没有问辛纳赫会在何处举行猎宴,但这里适合大队人马猎宴的地方,必然是城邦西北部的里斯河谷。

那里有一片与丘陵相连的深山,山谷中有成片的草坡,西北方向是灌木丛,山地的更深处是原始丛林,植被茂盛有很多野兽出没,如今已被划为辛纳赫大帝的皇家游猎场。在丘陵谷地的草坡上正适合扎营,小茜公主甚至能够猜到扎营的大概地点,只有一片开阔的草坡是最合适的。

她为何对这里的情况会如此清楚?因为这位公主的封地曾经就在里斯城邦,那一片游猎场曾经就是她的。想当年吉尔伽美什将洪巴巴的獠牙和蛇筋送到巴伦王都,小茜公主还请他到里斯城邦来打过猎,就是在那个地方。

两天后,小茜公主换上了游猎时所穿的劲装,在禁卫的簇拥下,一支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城池向游猎场进发。小茜公主坐在车中,而辛纳赫则骑着一匹纯黑色的战马走在队伍的前方。随行人员包括目前在里斯城中的重要官员,其中不少是文官,但为投辛纳赫所好他们都换上了劲装作武士打扮,只是没有穿着沉重铠甲而已。

至于护卫力量当然相当强大,出动了五百名精锐禁军,不仅有禁军首领大武士克里普斯,另外还有四名参加游猎的帝国将军也是大武士。他们是帝国军团的将领,恰好也在里斯城,当然要参加辛纳赫大帝册封皇后的猎宴。

加上辛纳赫本人,仅是大武士就有六位,但如今的大陆第一武士、辛纳赫的另一位皇后塞米尔却没有出现。塞米尔仍然留在里斯城邦没有参加这次游猎,可能是不高兴吧,她这种反应也正常。

游猎队伍中还有三名大神术师,除了宫廷大神术师怀特之外,还有一位军团的主神官、亚述王国的大祭司之一迭戈乔恰好也在里斯城,自然也要参加这个仪式。所有神术师中最强大的,当然还是贤者国师浮士德。

国王的禁卫中不仅有武士还有宫廷神官护卫团,他们的职责不仅是保护辛纳赫大帝与小茜皇后,同时也要在浮士德的主持下举行册封仪式。这支神官团的力量可能比单纯的大神术师更强大,数量有三十人,经过专门的训练配的都是统一的制式法杖,结成神术阵在关键时刻能够防范任何奇袭。他们的指挥者原先是怀特,但今天换成了浮士德。

帝王出行游猎,随行的禁卫神官团还配发了卷轴,这也是他们强大战斗力的一部分。卷轴这种东西在两军战场上不可能大规模使用,它的代价过于昂贵而且混战中也容易造成误伤,但是在保护帝王的场合却是常备的法器,尤其在游猎的旷野中,正好适合展开神术阵之后分批祭出,拥有各种进攻与防守的奇效。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状况,浮士德还命令将禁卫神官团配备的卷轴都集中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假如有任何突发事件,他都可以指挥神官立刻布阵,并在神术大阵中使用卷轴。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想刺杀辛纳赫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小茜公主设法将辛纳赫引到游猎场的,但是一看这个阵势她却有点后悔了,甚至暗自祈祷吉尔伽美什不要来。

早有人在丘陵间的绿茵草坡上扎好了营地,正中间是一顶华贵无比的豹皮大帐。这顶大帐简直像一座小型宫殿,前帐敞开,里面是辛纳赫与小茜公主的席位,旁边为浮士德单设一席。前方还有很多顶帐篷围成一片空地,已经摆好了桌案和坐垫,就是群臣猎宴以及举行册封仪式所在。至于后帐,将是辛纳赫与小茜公主完婚后的寝宫。

当众人到达这里,诸事早已准备妥当,辛纳赫如今做什么事都是说干就干的风格,一场大规模的游猎随即展开。这位大帝骑着战马手持长弓向山野中奔去,护卫们则离得不远也不近,在两翼包抄跟随。

小茜公主没有骑马,这位美人儿娇滴滴的坐在一辆战车上,远远的跟随在辛纳赫的战马后面,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驾车者就是那位女巨人怡霏,而小茜公主并不清楚她身前的这位女巨人才是所有人当中最强大的存在。她在战车上挥舞着绣帕喊道:“陛下当心啊!自从都克平原的大洪水之后,这边的深山里也经常有怪兽出没。”

辛纳赫哈哈大笑道:“我还巴不得有怪兽冲出来,就当着你的面亲手宰了它。”

伺候帝王游猎真是一件苦差事,既要保护陛下的安全防止他被猛兽所伤,又要让陛下能玩的尽兴、射杀猛兽大展威风。好在辛纳赫本人就是一位大武士,寻常的猛兽根本就不会伤到他,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其实早就有武士和神官到了前方的深山丛林中,他们很辛苦的在执行两个任务,一是侦查山中有无刺客埋伏,二是驱赶野兽出山。否则山野中那么大的动静,野兽早就被惊走了,辛纳赫还打什么猎?

辛纳赫确实勇猛,山中受惊的野兽被驱赶跑出丛林,他纵马奔驰箭无虚发,接连射杀了五只鹿、三只羚羊、一只豹、两只熊,左右两侧随行的勇士们也各有所获。等到战马都累了,鼻孔里不停的喷着白气,这场盛大的游猎才告一段落。

猎物有专门的人运回营地,洗剥干净烹制之后将呈到宴席上。累了半天的群臣簇拥着辛纳赫离开山野向营地走去,如果有人要刺杀辛纳赫,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负责安全的禁卫们大多也都松了一口气。

时间已是午后,他们要在日落之前举行册封皇后的仪式,然后便是盛大的篝火宴会。小茜公主坐在战车上抬头看了看天色,眼中隐含的神情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刺客放弃了计划,就连小茜公主自己都说不清楚,她是希望还是不希望吉尔伽美什出现?

恰在这时,驾车的怡霏突然一扭头望向东边里斯河的方向,紧接着众人全部向那个方向望了过去,因为大家听见了哒哒的马蹄声。这状况很奇怪,除非是万马奔腾,否则一匹马走在原野上蹄声是不可能传出这么远的,而这位骑士却用了一种神术,唯恐众人不知他的到来。连辛纳赫在内所有人都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并不是紧张,更多的只是好奇。

只见远方的一座山丘上,出现了一个跳动的小点,但以高手超强的眼力,能清楚的看见那是一位骑马的武士。此人骑着一匹纯白色的骏马,左手提着金光闪闪的盾牌,右手拿着一支金色的梭枪,身穿亮银色的铠甲,火红色的披风在风中飘扬,嘴角带着微笑,阳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与威武的身姿上,显得是那么神采奕奕。

弓上弦、刀出鞘,神官们也取出了法杖做好了迎敌的准备。辛纳赫却笑了笑,摆手示意大家不必如此紧张,朝着来者高喊道:“是哪位英雄来到我的游猎场?如果你是来祝贺我与小茜公主的婚礼,我将赦免你的擅闯之罪。扔掉武器下马,可以参加我的猎宴!”

小茜公主看见远处有一位神灵般威风的骑士出现,张着嘴一颗芳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但等那人走近到能看清的距离,才发现来者竟然是梅丹佐,不由得露出惊讶的神色,同时莫名又有些失望。

梅丹佐在马上高声答道:“我叫梅丹佐,来自撒冷城!辛纳赫,我不是来喝酒的,是来杀你的!”

梅丹佐答话的同时,已经一催战马狂奔而来,上身微躬前倾,左手曲臂举起盾牌、右手金梭直指前方。他只有一人一骑,竟然摆开了在战阵中骑兵冲锋的架势,马蹄声回荡在草原上,轰隆隆竟如万马奔腾。

梅丹佐离得还挺远,他冲下一座山坡随即就看不见了,因为视线被一座小山丘的阻挡,当他骑着白马再冲上山丘的时候,盾牌上已是金光大射,看上去就似一位威风凛凛的天神。他可真胆大、胆子大的都没边了,竟然向着这么多高手发起了冲锋。

辛纳赫正在回营途中,有一部分禁卫已经提前赶回营地准备仪式以及宴会,身边禁卫约有两百骑左右,除了禁卫统领克里普斯在营地之外,另外四位大武士都在。梅丹佐的动作让人感到惊愕同时也有点好笑,但众人却不敢怠慢。

有两位大武士带领数十骑迎了上去,高举法杖的大神术师迭戈乔也策马跟随。他们是来自同一支军团的军团长、前阵指挥官与主神官,配合的早已娴熟无比,此刻正是在陛下面前露脸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施展一番手段。

梅丹佐看上去是骑兵冲锋的架势,但快要到接战距离的时候却突然变了花样,将手中闪着金光的盾牌打着旋像战斧般扔了出去,同时从马背上高高跃起,在半空中奋力向下一挥金色的长梭。

盾牌在骑兵战阵前被两道剑芒阻挡,爆起一团金光炸的粉碎,大神术师迭戈乔也祭出一片光芒罩住了正在冲锋的战士们,有几十支梭枪朝着半空呼啸射去。天空有一道金辉斩落,似乎分开了光明与黑暗,强大无比的气势荡开了飞射的梭枪,正击在护卫战阵的光芒上。

光芒被打的粉碎,两位大武士怒吼一声高高跃起,两道弧形剑芒交叉架住了金光,这时却听见一片马嘶声。那从天而降的攻击被挡住,激散的能量余波武士们还能承受,但是他们胯下的战马却已受不了纷纷扑倒在地。

辛纳赫高喝道:“此人是撒冷城的战将,小心他手中的武器,杀了他!”说完话拔出佩剑策马也冲了过去。陛下一动,整个队形全动了,禁卫们分成左右两翼,在两位大武士的率领下也包抄了过去,宫廷大神术师怀特飞到了半空国王的上方,远远的扔出了两支卷轴。

狂乱的风刃爆发,漫天模糊的光影激射。梅丹佐挥金梭画出了一个圈,空中就像出现了一个无形的能量盾牌,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他凌空翻了一个跟头落地,这时大队人马已经冲过来组成包抄作战的阵形。

浮士德也飞上了半空,宫廷神官护卫团迅速组成神术大阵跟随在国王马后。此刻就看出这批神官的训练有素,远非一般神术师能比,他们在骑马奔驰中依然能保持神术大阵一丝不乱的运转。

梅丹佐的反应很快迅速落地,假如他不从天上下来,在半空中那么显眼,浮士德可以集合神术阵的力量直接将他击落。此刻这么多高手正要形成包抄,梅丹佐一个人再大的本事,如果不快点逃的话,今天也会交代在这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