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7章 美人有毒

“这枚甲片,是阿蒙神用从蝎子王那里求来的毒液淬炼而成,平时毒性无一丝外泄。但你将它摘下来折断,断口就会形成一根尖刺,划开皮肤则见血封喉。它是给辛纳赫准备的,阿蒙神将它交给了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又把它交给了我。

如果您不幸陷身于亚述帝国,可以自己决定用不用它、什么时候用它。但是我们并不希望您亲手动用这枚甲片,如果有可能,请您设法将辛纳赫引到郊外山野中,吉尔伽美什会来救您。王国的命运不能让您这样一个女人来承受,真正的英雄们该有所作为。”

用玳瑁、珊瑚、贝壳一类的珍贵材质磨制成的极薄的弧形小片,质地晶莹纹路精美,是天枢大陆贵族女子用来装饰指甲的一种饰品。它和其它的首饰不一样,并不需要每天都装卸,因为指甲不会出汗,用一种鱼骨中熬制的无色透明带香味的胶粘在指甲上,除非指甲长长了,它可以和指甲一起修剪掉,就像指甲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无论小茜公主接受最严密的搜身或是侦测神术搜查,哪怕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贴身衣服与首饰都换了,这枚甲片还会留着。这个办法恐怕需要对贵族女子的生活习惯十分了解的人才能想到,可能就是吉尔伽美什出的主意。

但那枚甲片是一位神灵亲手炼制的,而且那位神灵曾是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大师的传人,平时并无一丝毒性外泄,只要不把它摘下来折断便察觉不出任何异常,就连最高明的侦测神术都发现不了有什么不对。阿蒙炼制成功后,曾让身边几位大神术师都试验过。

至于甲片中依附的那条神术信息,只能释放一次,过后就完全消失不留痕迹,那也是阿蒙按照吉尔伽美什的要求留在其中的,只有一个人能听见,别人无法查探。

小茜公主走下马车后,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将指甲藏在掌心,她很想低头看自己的手,却又尽量忍住了,嘴唇有些发白,身体仿佛在轻轻的颤抖。她没想到吉尔伽美什会去找冯纽,更没想到他会托冯纽王子带来这样一件东西!

这枚毒甲说是给辛纳赫准备的,但又何尝不是给小茜公主本人准备的?小茜公主可以用它去杀辛纳赫,其实更容易做的事情是用它自杀,这些都是在走投无路时迫不得已的选择。不过小茜公主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根本不动用这枚毒甲,吉尔伽美什也说了,不希望看到她动用。

那么,吉尔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信息中还提到,希望她设法将辛纳赫引到郊外荒野中,他会来救她。如果小茜公主能逃的话早就逃了,但如今她也是没得选择,这条信息分明在暗示,有人想找机会刺杀辛纳赫,希望小茜公主创造这个机会!

难道是吉尔伽美什要刺杀辛纳赫?他就那么信任她吗?就不怕她向辛纳赫告密吗?她又该怎么办呢?小茜公主在渡河之前一直有些恍惚,就连冯纽王子在渡口设宴款待亚述帝国的迎亲队伍,公主都借口旅途疲倦没有参加。

宴会过后,小茜公主渡过里斯河,梅丹佐也向公主告别。公主向这位勇士表达了谢意与敬意,并将那匹纯白色的骏马送给了他。梅丹佐却发现公主说话时明显有点走神,就像心思早已飘远。他看着公主乘坐的大船在武士战船的护卫下安然到达对岸,这才骑着白马离开。

冯纽王子赏赐了那些跟随在车队后护送小茜公主的民间勇士们,并挽留梅丹佐好好叙叙旧,不仅是表达谢意而且想借机笼络。但梅丹佐却无心多说什么,谢绝了冯纽王子的款待离开了这里,很快消失在田野尽头的丛林中。还有人想追踪梅丹佐,冯纽王子却摆了摆手说不必了。

梅丹佐沿幼里斯河西岸朝上游方向走,速度不快不慢但一直没有停下,当太阳落山的时候,他骑着白马的身影穿过一个山沟竟然消失了,这位伊甸园中的神使隐去了行迹。除非有人就在不远的地方展开侦测神术进行大范围的扰动侦查,否则发现不了他。

梅丹佐一直走到深夜,等到月色当空的时候,他拨马向东走向了里斯河。月光下的河水奔流不息,映照着点点清冷而柔和的光芒,流水轻波声在夜色中听的格外清楚,就像有人吟唱着歌儿在倾诉着什么。对岸是起伏的山丘,北方是灌木连接着原始丛林,南边是草坡连接着田地。

梅丹佐催马直接向河中走去,马儿在河边本能的停下了脚步,梅丹佐挥手一拍马鬃,这匹白色的骏马突然仰起头来向前奔去,竟凌波踏浪就这么奔过了河面。梅丹佐的火红披风被河面上的晚风吹了起来,露出了银色的武士战甲,他渡过里斯河又悄然消失在夜色中。

……

小茜公主渡过了里斯河,对岸有亚述帝国的重兵把守,还有里斯城邦派来的迎接队伍。身为亚述大帝的未婚妻,日常起居的一切自然都要由侍女照看,男性侍卫只能在外围保护公主的安全。西岸渡口就设了一个临时的营地,砍伐雪杉木建好精致的房屋,周围还有兽皮大帐。

小茜公主在卫队的簇拥下走向这个临时营地时,早有亚述帝国的一群宫女在等候,宫女与侍卫们都向着公主行礼,正中间却有一个人挺胸站的笔直。

此人也是一位女子,却长的比魁梧的男子还要健壮,小茜公主的身材修长窈窕,然而个子却只到她的肩膀而已。她是一位威猛的女巨人,并没有穿宫女的服装也不是带甲武士的打扮,看上去十分显眼。

小茜公主还注意到一件事,无论是宫女还是那些侍卫,仿佛都下意识的不敢接近这个女巨人,她周围五步之内根本没人!在众人的行礼中,小茜公主走上前去问了一句:“此人是谁,为何不向我行礼?”

在渡口迎接小茜公主、并陪同她来到营地休息的帝国内政部官员神情很尴尬也有些畏惧,正要开口解释,那女巨人却已经听见了公主的话,以洪亮的嗓音说道:“公主殿下,我叫怡霏,是来保护你也是来监视你的。如果我不愿意,甚至无需向辛纳赫行礼,这是亚述大帝的特许!从现在起到你正式嫁给辛纳赫之前,一切要听从我的安排,至于你高不高兴,我并不介意。”

跟在公主身后的大武士克里普斯不由得直皱眉,他一直是辛纳赫的禁军统领,却不清楚陛下从哪儿找来这么个女人,连他都从未见过。但看这个女人无形中散发出的气息,至少是比他更强大的一名大武士,难道是皇后塞米尔派来的人?克里普斯暗自琢磨却也不敢说什么。

克里普斯并不清楚,这位女巨人怡霏其实是一位“神灵”、亚述人所信奉的飞牛神。在神系中她并非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而是一位九级神使。亚述大帝在里斯城邦的恩里尔神殿落成之时,曾向神灵祷告与“汇报”自己要迎娶小茜公主的计划,结果恩里尔降下神谕,派出了一位神使来协助与保护。

渡过生生不息考验的九级神使,在人间已经被称为神灵,他们的很多习惯与真正的神灵一样,并不愿意直接现身插手人间的争斗,还怎么会跑来做监视公主的“保镖”呢?其实是怡霏主动向恩里尔要求的,因为她的孪生姐姐天牛神朱璇在撒冷军团与巨人军团的大战中被吉尔伽美什一箭射落。

小茜公主并不清楚这些内情,只是感到惊讶与委屈,辛纳赫派出这样一个人来接她,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吗?她这位王国公主何曾受过这种对待?

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小茜,她的魅力人见人怜,可那位女巨人怡霏却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意。小茜公主在她的“监护”下走进雪杉木建造的房屋,后厅里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有宫女捧着衣服和全新的首饰侍立在大木桶旁边。

怡霏板着脸说道:“请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她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刚一关上门就要小茜公主脱衣服,而且连身上的首饰在内所有东西一件不留。公主沐浴,这位女巨人一就瞪着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甚至监视她除掉身上的所有衣物首饰,甚至连耳环都没留下。

小茜公主的娇媚身体像一件完美艺术品,嫩白的肌肤在洒着玫瑰花瓣的温水中泛着微红的诱人光泽,仿佛是这世上男子最旖旎的梦想,就连侍奉她入浴的宫女都流露出艳羡与赞叹的神情。可是怡霏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块木头,偏偏又是那么直勾勾的总盯着隐秘娇羞之处,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沐浴梳洗完毕,小茜公主再穿衣服的时候,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全新的、亚述帝国早就准备好的衣饰,虽然件件华贵无比,但显然也能看出亚述大帝的戒心,他不会让小茜公主在身上暗藏任何能行刺的东西。

好在沐浴完毕又吃了晚饭之后,怡霏倒也没什么更多的为难,小茜公主也没问自己随身的衣物和首饰都哪儿去了,只是贴在指甲上的饰片还在。第二天继续出发前往里斯城,小茜公主还坐着那辆马车,但是车队旁的“守护英雄”却不再是骑白马的梅丹佐,换成了昂首步行的女巨人怡霏。

车队进入里斯城的时候,有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亚述大帝亲自出城迎接。就在万众瞩目之中,小茜公主走下马车迎向了辛纳赫,她的裙裾飘动,娇媚的容颜与窈窕身姿就像晨风中柔嫩的花蕊,就连辛纳赫也不禁眼前一亮。

辛纳赫早就听说小茜公主是巴伦王国有名的美人儿,由于她的身份,这种传闻多少会有恭维和夸张的成份,但第一次见到小茜本人,竟没想到她比传闻中更美!辛纳赫不由自主回想起十年前的一幕,那时他在战场上第一眼看见英姿飒爽的塞米尔,也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艳,仿佛世上英美秀逸的灵气都被那个女子夺尽。

然而眼前的小茜公主显然与塞米尔是完全不同的气质,若不是都曾亲眼见过,恐怕难以相信世上女子的美竟可以达到两种完全不同的极致。小茜公主是柔弱的,仿佛是一阵微风吹来的芳香,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宠爱又想揉碎的感觉,极大的激起一位英雄的征服与占有欲望。

辛纳赫不禁有一种怀拥天下的感慨,只有他这样伟大的帝王,才能拥有那广大的江山与这样的美人!

在辛纳赫感慨之间,小茜公主已经盈盈迈步走到面前行礼,只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陛下,我来了!”

她的声音无比的悦耳动听,怯生生的带着一丝害怕,同时也隐含着一种幽怨。辛纳赫顺手把她扶了起来,挽住手臂道:“我的公主、未来的帝国皇后,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迎接你、赞美你的芳容与我的功业。”

小茜公主露齿一笑:“来之前我一直有点担忧,大陆上传说您是多么的恐怖可怕,可是见到了陛下本人,原来是这么的英俊威武!”她这一笑是那么的自然而娇媚,仿佛能融化金铁,也让辛纳赫心花怒放。

辛纳赫挽着小茜公主登上一辆华贵的敞篷马车,在卫队的簇拥下穿城而过,接受万民的膜拜。城邦中自然有不少人奉大帝的命令夹道欢迎,唱着赞美的歌儿发出欢呼声。但也有不少人在大道两边的街巷中跪着匍匐行礼,他们大多是建造新都的贱民,其中很多人是被征服迁移来的奴隶、原巴伦王国的子民。

这些人的祷告与跪拜并非出于逼迫,完全自发很是虔诚,眼中甚至饱含热泪。他们并不是向辛纳赫而是向小茜公主行礼,这些人心里也清楚小茜公主为何要嫁给辛纳赫。辛纳赫看见这一幕,在车中哈哈笑道:“我的公主,看到这些人了吗?等到不久的将来,你可以成为万民敬仰的巴伦女王!”

小茜公主娇笑着答道:“我只希望陛下能善待他们,就像善待您的子民一样。”

辛纳赫昂然道:“等到你成为我的皇后,又成为巴伦女王,巴伦的臣民自然就是我的臣民。”

马车穿过城邦来到宏伟的皇宫前,小茜公主却撅起了粉嫩的红唇露出了不满的神色。辛纳赫不解的问道:“我的公主,你这是怎么了?”

小茜公主用撒娇般的语气问道:“陛下,难道您就要在这里举行婚礼吗?”

辛纳赫答道:“当然是这里,里斯城是我建造的陪都,这座皇宫也是为你准备的。将由帝国首席大祭司主持仪式,册封你为皇后,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小茜公主一只手抱住了辛纳赫的胳膊,露出楚楚可怜很委屈的样子,另一只手指着皇宫广场周边尚未完工的建筑道:“皇宫很漂亮,谢谢您,我的陛下!可这旁边还是一片废墟呢,伟大的辛纳赫大帝迎娶皇后,怎么能在这种地方?”

辛纳赫脸色一沉:“工匠们的动作太慢了,你是想让我处罚他们吗?我可以将建造工程的人斩首!另换一批能干的奴隶。”

小茜公主一掩嘴唇惊呼道:“陛下,您想在大婚来临的日子杀人吗?不,那样会破坏喜庆的气氛。”

辛纳赫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小茜公主两只手都抱住了辛纳赫的胳膊,芊芊玉指微微用力掐着他的手臂,语气含嗔带俏道:“我的陛下,能嫁给您这样顶天立地的英雄,是大陆上所有女子的梦想!所向无敌的辛纳赫大帝您册封皇后,怎么可以在这样建造了一半的房子里?不知陛下听没听说过我的爱好,也许您应该在象征着征服大陆的营帐中举行仪式。”

辛纳赫愣了愣,随即笑道:“我早就听说过你的爱好,喜欢乔装打扮去王国各地游玩,还喜欢去山野中游猎,那也是我的爱好。游猎是和平时期英雄的历练,战争则是另一种游猎,你是想要我扎下世上最豪华的大帐,在游猎场上举行婚礼吗?”

小茜公主露出开心的笑容,身子软软的贴在辛纳赫的手臂上笑道:“整个大陆都是陛下的游猎场,您的婚礼当然要显示出您是一位举世无双的英雄。”

辛纳赫一拍大腿道:“那好,我就在游猎场册封皇后,并举行一场猎宴,让众人同庆那个伟大的时刻!”

游猎是贵族武士在和平时期炫耀武功的一种方式,辛纳赫大帝也酷爱游猎,小茜公主的提议正巧投其所好,而且以辛纳赫的身份,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举行这样的婚礼。他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一方面确实是因为皇宫没有修完,另一方面也是心里喜欢。

小茜公主与辛纳赫一见面,就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得到了这位大帝的欢心,事情看上去有些怪其实也简单。辛纳赫当然不缺女人,他身边什么样的美女都有,但小茜公主却有几点与众不同。她是王国公主而且将会成为女王,身份的不同给他的心里感觉也不同,而更重要的原因还有两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