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6章 未遂的刺杀

吉尔伽美什进入巴伦城的时候,浮士德也奉命赶到了亚述帝国的新陪都里斯城,他是帝国首席大祭司,册封皇后这么重要的典礼,当然应该由他来主持。令辛纳赫感到意外的是,浮士德还带来了另一位皇后塞米尔。

辛纳赫心中不悦,虽然他娶小茜公主的决定并未征求过塞米尔的意见,但也希望先娶了再说,造成既成事实的同时修改帝国法令。他不好当众责怪浮士德多事,却问塞米尔道:“都克平原的战事不利,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塞米尔答道:“我是来问陛下,您是想废除我另立一位皇后呢,还是想娶小茜公主为皇妃呢?如果您是娶皇妃的话,我想我应该在场,贤者国师大人也是这么要求的。如果您是想废皇后另立,我也要当面听清楚我有何过失?”

辛纳赫神情有些尴尬,想发作但又忍住了,一招手道:“怀特,你来演示一下我的帝国蓝图。”

宫廷大神术师怀特鞠躬走到了内殿的中央,一挥法杖向众人展示了一片光影,光影中呈现的仿佛是一个作战沙盘,展开之后是天枢大陆一带的立体地形示意图,不同的地域标示着不同的颜色。

金色的区域是原亚述帝国的疆域,尼微城所在是一个金色的亮点,黄色的区域有两块,一片是新占领的巴伦王国六座城邦,里斯城所在的位置也有一个金点显示。另一片通过亚述高原与亚述帝国接壤,将都克平原的千里沃土占据了北部的一半,撒冷城的位置也用一个金点显示。

很显然,都克平原中的那一片黄色的区域就是亚述帝国计划占领的土地,在辛纳赫大帝的心目中,撒冷城已经属于亚述帝国。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这个地图中还有一片粉色的地区,不仅包括巴伦王国现在的疆域,而且还向西延伸,包含了被哈梯王国占领的原巴伦王国在幼底河西岸的土地、原马尔都克城所在、还有整个都克平原的南部地区。

这便是辛纳赫对于亚述帝国的远景目标,不仅要控制整个巴伦王国,而且还要将势力范围越过幼底河西岸,占据整个都克平原。到那时,这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幼底河、里斯河包括它们发源处的亚述高原都将处于帝国之内。

这间内殿中坐的都是帝国重臣,除了塞米尔、浮士德、怀特之外,还有帝国宰相阿尔法以及前线两支军团的将领。辛纳赫一指这片蓝图对塞米尔道:“你看见这上面的三个金点的位置了吗?它便是帝国的三座都城,尼微城就不用说了,我们现在所处的是陪都里斯城,小茜皇后将住在这里的皇宫中,象征着亚述帝国对巴伦王国的统治。”

塞米尔微微蹙眉问道:“那另一个都城呢,您又是为谁准备的?”

辛纳赫笑道:“为了我的皇后,你啊!那是我要建造的另一座都城,在城中将拥有最华美的宫殿与神殿,都克平原的皇宫是属于你的。”

塞米尔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惊喜,淡淡道:“陛下,您想的倒是很周到。”

辛纳赫又一指撒冷城的位置说道:“巨人军团作战虽然失利,但巴伦王国的战争已经平息,我很快就会调精锐军团进入都克平原,一举粉碎撒冷城的抵抗。只要攻占了撒冷城,都克平原的北部便是亚述帝国的新疆域。除了已有的恩里尔城和那座撒冷城之外,东西两片地域足以开发三座新城邦。到那时,我将为你、我的塞米尔皇后,专门建造一座新都以及皇宫。”

群臣纷纷起身致敬道:“伟大的君王、无敌的亚述大帝,整个大陆都将在您的威严下臣服。”

浮士德暗中直皱眉,眼前这幅蓝图清晰的勾勒出辛纳赫的雄心壮志,他的战略计划显然是要分三步走。第一步是攻占巴伦王国里斯河以东以及都克平原北部地区,目前这一步已大体实现,唯一的“小差错”就是没有顺利的攻破撒冷城。

第二步计划也接近于成功,就是通过小茜公主控制整个巴伦王国,娶她为皇后,再立她为巴伦女王。辛纳赫当众展示这样一幅战略蓝图,对塞米尔既是安抚也是一种警告,将要为她也建造一座新都,象征着对都克平原新疆域的统治,同时也是提醒塞米尔不要捣乱,娶小茜公主是帝国的战略。

塞米尔没有说什么,借口大战之后又长途奔波颇感劳累,退出了这个君臣欢庆的场合,而大臣们还在轮番对辛纳赫大帝献上祝福与溢美之词。

塞米尔皇后退席,辛纳赫心中很不满。这位皇后近年来已对他十分冷淡,几乎连笑容都没露过,而且借口修炼高阶体术,甚至不与他同住。但辛纳赫一直都能忍让,原因很简单,相比一个女人,一位在战场上近乎无敌的九级大武士意义重要多了,更何况这位大武士还是皇后陛下,对帝国军队的士气是极大的鼓舞。

看着塞米尔离去,辛纳赫低声问浮士德:“贤者国师,皇后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嘛,你又何必让她来呢?”

浮士德陪笑道:“陛下,如果她此刻不来,事后会更不满意,您莫不如坦然置之,这才是真正的大帝风范!也许您不太了解女人,塞米尔皇后想要的不是一座新都与专门为她建造的皇宫。”

辛纳赫看着浮士德:“哦?难道一直独身清修的贤者国师大人,比我更了解女人吗?”

浮士德低下头道:“也许我也不了解。”

……

小茜公主的车队在路上走了十来天,在里斯河西岸最后一个市镇过夜,第二天就要渡河进入被亚述帝国占领的里斯城邦了,前方那条大河就是亚述帝国与巴伦王国新划分的疆界。辛纳赫派重兵在东岸渡口驻扎等待,名为迎接公主其实也是在炫耀武力。

就在这天夜里,离里斯河渡口不远的一片山地丛林中,大神术师杰凯率领一批神官与武士悄悄的宿营。他们没有生火,武器在夜色中闪着隐约的寒光,正在连夜商量行刺小茜公主的计划。这些人必须在渡河之前动手,等小茜公主过了河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月光下,空地中间有一个沙盘模型,正是他们安排伏击的地点,那是两山之间的一条谷道,道路上还放了一串小石子代表着车队以及护送小茜公主的卫队。杰凯指着沙盘道:“就快到达里斯河渡口,这么多天安然无事,应该是他们精神最松懈的时候。

车队中最精锐的护卫力量是走在前面的亚述帝国仪仗队,统领是一位大武士,而队伍的后方有一批巴伦王国的勇士跟随保护,中间还有小茜公主的卫队。我们没有必要与所有的护卫交战,选择道路最狭窄处从中间突然发起冲击。

得手之后按原定计划迅速分散撤到山中,谁也不许停留。我已经安排好人在王国内散布消息,有人会说小茜公主是自杀的,也有人会说小茜公主是被亚述军方狂热分子刺杀的。”

旁边有一名神官点头道:“我们已经散布了消息,说亚述军方有人企图刺杀小茜公主,就让辛纳赫自己去查吧。……我们在山上布下神术阵,动手前先突然轰塌山岩截断车队,一定要速战速决。……但公主身边那位大神术师培黎不好对付,现在听说又多了一位管闲事的梅丹佐。”

另一人插话道:“培黎就交给我吧,杰凯大人与艾斯将军缠住梅丹佐,其他人全力攻击公主的马车,得手之后不要恋战,等前后的卫队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此人蒙着面腰中佩剑,看打扮像一名武士,可听声音却是大神术师该隐。

该隐也加入了这支刺杀队伍,但他可不是来行刺公主的,杰凯想在山路上布下一个陷阱截断公主的车队,殊不知这个计划早上已被培黎得知,而那里正有一个陷阱在等着杰凯上钩。杰凯从巴伦神术学院中带来的神官以及巴伦军团的死士,将在山中被一网打尽,冯纽王子将背上行刺公主的幕后主使者的罪名。

该隐与杰凯商量行刺的计划,确定每一个细节都不会出纰漏,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与培黎联手将杰凯生擒活捉的场景。恰在此时,杰凯突然一抬头作出了警戒的手势,所有人都止住了声音拿起了武器。

“不要紧张,是我,冯纽王子殿下派我来的!”远处的密林中走出一队武士,后面还有十几位列阵的神官,正中间赫然是巴伦军团的军团长、王国将军罗宾。

杰凯吃了一惊,收起法杖行礼道:“军团长大人,您怎么会找到这里?”

罗宾答道:“王子殿下早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一批神官和武士突然都不见了,怎会不引起注意?他早就命我留意你的行动,殿下原谅了你刺杀王国公主的图谋,但前提条件是立刻收手,不能付诸实施!”

杰凯有些着急的说道:“可是您也该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只需要……”

罗宾斩钉截铁的打断他的话道:“我已经找到了这里,你敢保证亚述帝国就没有想到你这一招吗?你真去行刺的话,很可能只是送死,反而让王子殿下处于不利的境地。我来这里是执行殿下的命令,若你们还不想叛国的话,立刻跟我回去!”

该隐心中大感失望,看见罗宾的出现,他就意识到自己布下陷阱引杰凯等人上钩的计划失败了。杰凯与该隐都有些不甘心,但他们手下的武士见军团长大人来了还带着王子殿下的最新命令,已经纷纷的低头走了过去,这场刺杀还未行动就宣告破产。

……

第二天一早,当小茜公主的车队再度出发的时候,梅丹佐就发现情况不对劲。公主没有坐在原先的车中,而是换了一辆暗布神术阵守护的马车,混在运送嫁妆的队伍里。很多护卫也拿着武器藏在了车队里,而队伍中又莫明其妙冒出来几副新面孔,看上去都是高手,他们装扮成普通武士随行在车队两侧,这分明是埋伏好了等待刺客上门啊!

梅丹佐问培黎是怎么回事,培黎则告诉他,前面有一段两山间狭长的道路,是最适合伏击行刺的地形,所以提前做好准备以防不测。梅丹佐也没多说什么,今天应该是他护送小茜公主的最后一天了,他来的目的就是保护公主的安全,有所防备当然更好。

队伍出发后不久,果然进了一条山路,谷道狭长两侧山势陡峭,非常适合发动伏击。

可是一直等到车队走出山地,周围始终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状况发生。当车队到达平原地带时,两侧密林中又钻出了一批武士,领队者朝着克里普斯摇了摇头,意思显然也是没有任何发现。看来不仅是车队做好了准备,就连山中都有埋伏,假如刺客真的选择在此地动手的话,恐怕会被一网打尽。

走出山地进入平原之后,小茜公主又坐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前方不远就是里斯河渡口了。梅丹佐依然披着红袍、骑白马跟随在公主的车旁,那从密林里钻出来的两队武士也与护卫队伍汇合,看他们的神情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人们又听见了密集的马蹄声,护卫们忍不住又紧张起来。梅丹佐回头望去,只见一支打着冯钮王子旗号的队伍正快马加鞭从后面追了过来。

他们公然亮出了旗号,而冯钮王子本人也来了,这显然不可能是来行刺的。只听一个声音高喝道:“公主殿下,冯纽王子特意赶来为您送行!”喊话者是巴伦军团的军团长罗宾。

车队停了下来,冯纽王子从侧面绕前来到了小茜公主的马车旁,小茜公主挑开车帘问道:“我亲爱的侄儿,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冯纽王子在马背上行礼道:“我亲爱的姑母,您要远嫁,冯纽十分不舍。前些日子操心国事没有来得及为您送行,今天特意追到国境线上。我要亲自送您到渡口,并在渡口设宴款待亚述帝国的诸位勇士们,代表巴伦王国表达谢意!”

小茜公主笑了笑,看着他招手道:“难得你有这样的心意,追了这么远来送我!来,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去渡口。”

冯纽王子翻身下马道:“侄儿正有此意,想请求与姑母同车而行。”他离开自己的卫队,大大方方的上了小茜公主的马车,车中除了他和公主之外,还有公主身边的两位侍女。

冯纽王子与小茜公主同车而行,梅丹佐也在留神倾听冯纽与小茜在车里究竟会说些什么?只听冯纽王子一坐下就坦然道:“我的姑母,我有手下企图行刺你,原计划就定在今天,万幸被我及时发现并阻止。”

小茜公主不知是怎样的神情,幽幽叹了一口气低头道:“我能理解他们为何要那么做,很感谢你会特意阻止!也许刺杀我成功,对你在王国中的地位更有好处。”

冯纽王子摇了摇头道:“不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此刻的您是无辜的。另一方面,您嫁给辛纳赫不论是什么原因,也许对巴伦王国并不是坏事。”

小茜公主看了这位年纪比她还大两岁的侄儿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手下的那些人想行刺我,不仅不可能成功,而且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若真有这种心机,下次安排的谨慎点,不要让人提前做好了准备,反而成了针对你的陷阱。”

车里的冯纽王子与车外的梅丹佐同时暗自吃惊,小茜公主的话分明在提醒,行刺计划早就泄露了,在那么隐秘的行动中,竟然混入了亚述帝国的奸细。这种提醒也显得有些悲凉,因为小茜公主也在暗示冯纽——你要是真想刺杀我,就不能出这种纰漏,没那个能力就不要干那种事情!这样的事都做不好,将来还怎么当一个称职的国君?

小茜公主与冯纽王子的对话,培黎以及亚述帝国的监视者每一句也都听的清清楚楚,如果冯纽王子给她什么东西或者传达什么信息,哪怕只是写在纸上给小茜公主看,马车中的侦测神术阵都能随时探查,他们并没有机会商量什么阴谋。

当车队到达渡口时,冯纽王子亲自搀扶小茜公主走下马车,就在这一瞬间,小茜公主的表情却突然僵了僵——冯纽果然有安排!他扶住她的胳膊下车,松手的时候轻轻拂过她的手背,小茜公主手上少了一样东西,同时又多了一样东西。

这件东西是公主粘在指甲上的装饰性亮片,用弧形贝壳薄片磨制而成十分好看。冯纽王子把其中一枚换掉了,新的那枚甲片仍与原先一样毫无破绽。但是这枚甲片却经过特殊的神术处理,包含着一条发出后随即就会消失的神术信息,内容是一番话,在灵魂中响起只有小茜能听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