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5章 说英雄谁是英雄

辛纳赫下令在里斯城中最先修建两处建筑,一是恩里尔神殿,二是帝王行宫,他要将这座城邦做为自己在新疆域中的陪都。在这位大帝的心目中,除了原先的亚述都城尼微城之外,他还要建两座陪都,另一座陪都将在都克平原,连地址他都想好了,就是如今的撒冷城所在。

恩里尔神殿倒好办,把城邦中原先的马尔都克神殿改造一下,主体建筑保留,主神像换成恩里尔就可以。但用原先的城主府邸改造成行宫却有点麻烦,辛纳赫嫌那座府邸太寒酸,下令连附近的建筑一起拆毁重建,他要的是一座宏伟而豪华的宫殿。

亚述帝国发动了大批新征服的奴隶为辛纳赫建造宫殿,工期催的非常紧,很多工匠与奴隶活活累死在采石场上,还有不少人因为不能按期完成任务遭到了残忍的处罚。目前这座行宫仍在修建中,但主体大殿与辛纳赫的居所已经完工,辛纳赫计划就与小茜公主在这里完婚,而小茜公主婚后也将住在这座陪都皇宫中。

辛纳赫派出一支迎亲的队伍前往巴伦城,既是迎亲也是保护公主的安全。因为不知从何时起,王国中传出一种流言,有人要行刺小茜公主,行刺者可能是亚述军方的狂热分子,为了阻止辛纳赫娶小茜公主而结束战争的决定。

这流言很有意思,亚述军方可能有个别极端分子有过这个想法,但真正想动手的却是巴伦王国中的主战势力,却又是为了另一个目的。既然有这样的流言,亚述帝国当然要保护公主安然到达里斯城,而巴伦王国也派出了护卫队伍,还有一些崇拜小茜公主的勇士也自发跟随在车队后面护送公主出境。

这支队伍可够复杂的,前方是亚述王国的迎亲仪仗队开道,中间是巴伦王国的卫队护送公主车驾,而在长长的车队后面,还有一些自带武器与干粮的勇士远远的跟随。离开巴伦城沿里斯河西岸到达辛纳赫的行宫所在,这么庞大的车队需要走半个多月,沿途要在多处市镇扎营。

尽管大家都提高了警惕防范刺客出现,但离开巴伦城后一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发生,反倒有不少民众自发的在路边向公主致意。有人在流泪,有人则在歌唱着诗篇,还有一些市镇的贵族代表向公主表示敬意并献上礼物。公主并不见客,所有礼物都由随行的大神术师培黎代收并转达了谢意。

等车队走到第三天时,终于出了一点小状况,人们差点以为是刺客来了,结果却闹了一场误会。

这天上午,公主的车队离开扎营的市镇不久,穿过一片绿油油的田地,前方的官道拐了个弯,左侧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山上的树木不多,是一片齐膝高的草坡。车队经过山下刚走过一半时,就听山顶上有个男子的声音高喊道:“小茜公主,我赶来保护您啦!”

此人的声音传的很远,整个车队都听见了,就他这一嗓子引起了一片骚动。只见前后的卫队以及勇士们纷纷转身,弓上弦、刀出鞘,培黎也手持法杖跳到了公主的车顶上,而最前方训练有素的亚述武士们已经拨转马头列阵奔到了山脚下,举起了清一色的重弩。

山顶上只有一个人,他穿着银光闪闪的亮甲,那是大陆上最炫目的武士铠甲,以马革钢打造覆以沉银,上面还镂刻着神术阵花纹。此人却没有佩剑,腰悬一把略带弧线如獠牙般的弯刀,此刀无鞘,在刀柄上用丝带系住,而长长的刀柄像一根短杖,末端还镶嵌着一枚火焰精灵。

他在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却是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面带微笑大踏步走下山丘。这时亚述帝国派来的迎亲队首领克里普斯已经率领骑兵呈弧形围住了山脚,高喝一声道:“站住,请勿擅闯公主车驾,否则格杀勿论!”

梅丹佐仿佛就像没听见一般,大老远冲着培黎招手道:“培黎啊,我们又见面啦!我是梅丹佐,还记得不?哎呀,听说你如今已经是大神术师了,至少有八级了吧?”

假如不明底细的人,听见这话,还不知他和培黎有多亲热呢。梅丹佐说话时并没有放慢脚步,神采奕奕大踏步前行,已经走到了重弩的射程之内。培黎眉头一皱正要喊话,只听一片弓弦响,亚述帝国迎亲卫队中的骑士们已经不约而同的放箭了。

他们只听队长的命令,刚才克里普斯已经喝令梅丹佐站住,而梅丹佐却没有站住。这些人在战场上杀人习惯了,一看梅丹佐走进射程当即不假思索的就射出了弩箭。重弩箭矢由强壮的武士射出,威力可以射穿一头公牛,转眼就能把梅丹佐变成刺猬,车队后面不少人已经发出惊呼。

然而梅丹佐连刀都没拔,既没躲闪也没格挡,甚至连脚步都没停,他伸手一挥,动作快的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虚影,仿佛那一条手臂化成了无数条,竟然把这些弩箭都抓在了手中,握了满满一大把。虽然距离有点远,但就算用手握住了重弩射出的箭杆,一般人手心连皮带肉都会被蹭掉,不是能轻易接住的,而梅丹佐却像抓住了一把草茎那么轻描淡写。

惊呼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克里普斯已经拔出了佩剑,手下的骑士们举起梭枪列好了冲锋的队形,心里明白遇到了一位强大的对手。这时人们却听见了一声娇喝:“住手!这位勇士是我的朋友,他是来保护我的,你们难道没听见吗?”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小茜公主已经挑开车帘站在了车辕前,身形显得有些柔弱,发丝在晨风中轻轻飘动,但俏脸冰寒,语气中自有一种凛然不可抗拒的威严。

梅丹佐又神气活现的喊道:“你们听见没有?公主殿下叫我过去,还不快放下武器!”说着话他已经走向了山脚下的车队。

克里普斯拨马来到小茜公主的身前,语带不满道:“公主殿下,此人身手了得且来意不明,你不能擅作主张!”

小茜公主:“来意不明?你说了算吗!他是我亲手册封的王国勇士,想当年我被亚述高原的巨人部落绑架时,是他不畏艰险救了我,并一路把我护送回王都。你当然不认识这个人,可他是我的朋友。培黎可以做证!”

已经跳下车的培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是的,此人名叫梅丹佐,确实营救与保护过公主,公主册封了他贵族武士的身份,不过……”

小茜公主沉着脸打断道:“不过什么!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位高贵的骑士,前来护送我有什么不可以吗?”

克里普斯心里直犯嘀咕,崇拜与追随小茜公主的“王国英雄”当然不少,车队后面还跟着几十位呢,但那些人并非官方卫队成员,不能惊扰公主车驾,只能自带干粮随行,哪有梅丹佐这样大摇大摆的直接过来跟公主打招呼的,连卫队都给惊动了。

克里普斯直着脖子大声道:“我奉辛纳赫大帝之命保护公主的安全,路上一切护卫事务由我负责,绝不能让这个危险且来历不明的人接近您的车驾!”

小茜公主现出了怒容,一点都没给他面子,厉声呵斥道:“克里普斯,你要叛国谋反吗?此人值不值得信任,你说了不算,只有我才说了算!你不会不了解我的身份,也不会不知道我去亚述是做什么!如果他不值得信任,那么这里包括你在内就没有值得信任的人。我不妨碍你执行亚述大帝的命令,但请你也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和将来的命运!卫队散开,请那位英雄过来!”

克里普斯一时之间被噎住了,脸涨的通红差点说不出话来。他是辛纳赫的宫廷禁卫首领之一,也是一名大武士,此次被派来执行迎亲的任务,本对巴伦王国臣民很有一种蔑视心理,刚才对梅丹佐也是想杀就杀。但是小茜公主的话却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是一种心惊肉跳的警告。

眼前这位公主是要嫁给亚述大帝的,将成为亚述帝国的皇后,不论她是为了什么,但这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一旦成为皇后,哪怕只得到了辛纳赫的一时欢心,找个机会想除掉他这位禁卫队长的话一点都不难。如果小茜公主为了泄愤故意想借刀杀人,辛纳赫大帝是维护这位皇后呢还是维护他这位禁卫队长呢?

小茜公主的话分明是在暗示——不要在这里顶撞我,别看你现在威风,等我将来成为亚述皇后,难道还收拾不了你吗?

克里普斯心念急转,意识到眼前这位公主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于是在马上鞠躬道:“殿下,我也是为您的安危考虑,既然您绝对信任他,那就让他过来吧。”然后一挥手,命令手下的骑士们让开一条路。

梅丹佐走到公主的车驾前,向着小茜公主行礼道:“我美丽的公主,您还记得当年所说的话吗?我护送您从阿卡德镇返回巴伦王都的路上,您曾说过,等到你出嫁的那一天,还让我们这些勇士随行。我一直都记得,所以今天赶来了。”

小茜公主确实说过这些话,当时是和身边的卫士们开玩笑,有人问她何时嫁给吉尔伽美什?小茜公主没有正面回答,于是说了那样的话。而今天她确实要出嫁了,嫁的人却成了辛纳赫大帝。

小茜公主看着梅丹佐,不知为何心中涌起无限感慨,她想露出高贵的微笑,但这笑容却很淡,优雅的一摆手道:“谢谢您,我高贵的英雄!”然后转身以吩咐的语气冲培黎道:“给这位英雄一匹最好的骏马,让他就跟随在我的车旁。”

培黎愣了愣,想劝阻却又没开口,这位大神术师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眼前的女人不论是巴伦公主还是亚述皇后,都不是个好得罪的人物。他甚至有点后悔接受亚述帝国的收买,这么多天来一直在监视小茜公主的行动,那么做或许会吃力不讨好。

不论小茜公主受到了怎样的逼迫,真正能得罪她的也只有辛纳赫大帝本人而已,其他人最好都学乖一点。

于是梅丹佐便骑着一匹纯白色的骏马跟随在小茜公主的车旁,前方是鲜明的仪仗,后方是华贵的车队。整支队伍中就属他最拉风,他不知从哪里又取出一件火红色的披风罩在亮银色的铠甲外,知道的人才清楚他只是自告奋勇前来护卫公主的勇士而已,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上去,还以为他是来接新娘子的新郎官呢。

车里的小茜公主隔着车帘与梅丹佐在说话,只听她压低声音道:“听说您追随阿蒙大将军去了撒冷城,不,现在应该称呼为阿蒙神了。大陆上都流传当年的埃居大将军其实是一位行走人间的神灵,是这样的吗?”

梅丹佐昂首答道:“是的,他是真正的神灵,我唯一的神!”

小茜公主不知为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说道:“您不该来这里的,撒冷城刚刚与亚述帝国在都克平原大战,如果清楚您的身份,会把您当作危险的敌人。”

小茜公主当然清楚梅丹佐的身份,她身边的随行大神术师培黎也知道,刚才培黎想提醒却被公主喝止了。而那位被辛纳赫派来的大武士克里普斯久居亚述王都,一直只负责指挥亚述禁军,对远方的消息了解的不是那么具体。梅丹佐当年只是阿蒙大将军的亲卫队长,后来到了撒冷城也只是在大战中露过几次面而已,远方的克里普斯没听说过也正常。

梅丹佐很潇洒的一笑:“这里是巴伦王国境内,我曾经也是巴伦王国的贵族武士,为何不可以随行呢?为了保护公主您,我并不害怕什么危险。我会一直将您护送到里斯河渡口,过了河您就安全了。”

梅丹佐倒也不笨,他不会随着车队渡河公然进入亚述大军把守的城邦,只会把小茜公主送到安全的地方。小茜公主默默的点了点头,又忍不住以关切的语气问道:“我离开巴伦城之前,刚刚听到最新的消息,他也出现在你们与巨人军团的大战中,他还好吗?”

梅丹佐微微一怔,随即明白小茜公主所说的“他”指的是吉尔伽美什,不禁微有些失落,但还是很有风度的答道:“他很好,已经不是当年那么狂傲的样子,他不出手我都没注意到,竟然以一名普通弓箭手的身份出现在战阵中。”

小茜公主微微惊讶道:“哦,他是什么样的打扮呢?我真想像不出那样的吉尔!”

梅丹佐只得向她描述了当日吉尔伽美什在战场上出现的情形,那一番大战惊心动魄,听得小茜公主是掩口不已,最后她捂着胸口又问道:“他在大战后又去了哪里,听说巴伦王国的最新消息,又是怎样的反应?”

公主话中有话,其实她最想问的是——吉尔伽美什听说辛纳赫要逼她出嫁,有什么反应、又说了哪些话?可惜不好直接问出来。

梅丹佐微叹一口气答道:“可惜我也不清楚,我听说消息之后就直接赶来了,当时并不在吉尔伽美什的身边。”

然后两人都沉默了,小茜公主隔着纱帘看着车外朦胧的景像,不知在为谁暗自叹息。梅丹佐的出现,勾起了她对往日的回忆,此时此地,她心中最想念的人,竟然是从未把她这位王国公主真正放在心里的前未婚夫吉尔伽美什。

……

吉尔伽美什此刻在哪里呢?恐怕小茜公主做梦也想不到,这位昔日高贵的英雄此刻穿着半旧的粗麻衣,踏着一双已经磨破的靴子,风尘仆仆赶到了巴伦王都巴伦城。他入城之后奔冯纽王子的府邸,这样一副打扮走向大门,立刻就有守门侍卫上前喝止。

吉尔伽美什却并没有动,站在石阶上说道:“请你通报一声,我要见冯纽王子殿下,我的名字叫吉尔伽美什。”

那侍卫已经抬起了一只脚做虚踢状,正要瞪眼骂人,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动作却僵在了那里,以不敢置信的神情揉了揉眼睛,放下脚伸着脑袋问道:“你,你,您真是吉尔伽美什吗?”

吉尔伽美什很平和的答道:“在这个地方,我若冒充这个名字,有什么好处吗?”

说的是啊,有人在冯纽王子门前冒充吉尔伽美什的身份,这不是和找死一般吗?侍卫将信将疑的进去通报了。过了一会儿府门大开,冯纽王子亲自迎了出来,老远就鞠躬道:“吉尔,真的是您来了吗?对不起,我的下人们失礼了!”

吉尔伽美什摇头道:“他们并没有失礼,谢谢您亲自出门迎接!我有一件要事想与你商量,不知殿下有没有时间?”

冯纽王子连连点头道:“有有有,当然有,您来了,我有的是时间!快快快,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他上前亲自挽住了吉尔伽美什的手臂,将这位昔日英雄迎入了府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