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4章 说撒旦谁是撒旦

马尔都克答道:“我让你去做诱饵引诱恩里尔动手,这对于你本身就是极大的冒险,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出来。”

阿蒙想了想道:“第一,你不可以向我出手,不能趁机连我一起除掉,包括你手下的神使都不能这么做。第二,撒冷城民众自有其信仰的神灵,你不可以再向当初那样逼迫他们改变信念,也不可以去干涉他们的选择。”

马尔都克笑道:“第一个条件毫无问题,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完全正常。至于第二个条件嘛,我也能答应你,就算我的信众占领了整个天枢大陆,也不会干涉撒冷城的信仰。但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人们信仰神灵,并不是他们生下来就应该信仰,而是因为他们能从神灵那里得到心灵的藉慰、或是以神灵名义实现自己的欲望。世事在变人心也会变,撒冷城的后人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到那时你恐怕会看着自己的神像倾颓,这并不算我违反约定。”

阿蒙点头道:“好的,一言为定!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我该怎么通知你呢?”

马尔都克答道:“你也是神灵,应该知道在世间很多马尔都克神殿中都可以向我发出召唤。”

阿蒙摇头道:“如果恩里尔想杀我,一定不会让我有召唤你的机会。”

马尔都克嘿嘿一笑,伸手凌空一握,就像抓住虚空中的什么东西,凝结成一块血红色的石头,他将这块石头递给阿蒙道:“这是我当年在成为神灵的考验中所流的鲜血,你在适当的时机用法力捏碎它,我自然就会出现。记住,运用法力的时候请呼唤我的名字——波旬!”

阿蒙接过血红色的石头,微微一怔道:“波旬?”

马尔都克站起身来挺胸昂首道:“这是我的另一个名字,我在人间有很多名号,请你不要对任何人透露。”

说完话他转身一步踏入虚空,阿蒙在他身后喝道:“我会提前告诉你我的计划,然后在最适当的时机捏碎这块石头。但你应该提供另一种协助,我怎样才能除掉辛纳赫?”

马尔都克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你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但我可以给你两点小小的提示。”他很潇洒的走了,却留下了一道信息印入阿蒙的灵魂,说了两件“小事”——

首先是亚述皇后塞米尔的来历,竟然与阿努纳启神系众神之战中、阿玛特指引的怪兽魅惑人鱼王有关。魅惑人鱼王的名字叫塞壬,在众神之战后不知所踪,泗水与人云都不知道他的去向,但马尔都克和恩里尔却查出了塞壬后来的行踪。

魅惑人鱼是大洋深处的一种变异海妖,阿蒙见过西莉娅的召唤兽谣里奥,就是魅惑人鱼出身,开启灵智修炼有成。当年的魅惑人鱼王塞壬,也是这样来到天枢大陆的,但他比谣里奥更幸运,接受了阿玛特的指引,成为了九联神系中一位强大的神使。

在众神之战中塞壬伤的很重,逃遁之后终于难治,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选择——放弃这一世的形体,带着灵魂印迹重新开始。

当年的贝斯特做出重新选择时,仍旧去做一只猫,但塞壬却变成了一个人,出生在亚述王国的北部城邦。人间一个新生的婴儿长大,渐渐唤醒了灵魂的印迹。在新生中重新修炼本源的力量,自然要比当年那只海妖快得多,但并不意味着他一定能够取得同样的成就。

人生有很多经历、磨练以及偶遇的幸运也许永远都不会再来,新生的塞壬最终又到达了生命的尽头。他也许忽略了一件事,人的生命比一只海妖要短暂的多。他当年修炼道路上的经验和印证,也许并不适合这短短百年的时间。在他还没有来的及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时,生命便将结束。而这时,恩里尔却发现了他的行踪。

塞壬在生命的尽头到来时,做了一个决定,他将不带着曾经的灵魂印迹新生,而是彻底离去。他散去了所有的力量包括新生后的记忆,只为了在临终前做一件事,将某段印迹留在嫡系后人的灵魂中,一代代传下去,直到有一天有人能唤醒它。

塞壬消失,但他却留下了后代,开枝散叶在亚述北部形成一支族人,包含着力量指引的灵魂印迹总在某位族人的灵魂中一代代传下去,迄今为止最后一位便是塞米尔。塞米尔如今是一位九级大武士,但阿蒙却察觉到她会神术,虽然没有直接使用高阶神术,但力量运用的非常好,很像偏重于战斗的神使。

塞米尔应该是唤醒了灵魂中的那个印迹,得到了塞壬留下的力量指引,然后这个印迹便从此消失。在她的前夫、那位帝国将军死后不久,辛纳赫要娶她。她要么嫁给国王、要么看着族人被消灭——这是辛纳赫给她的选择,而恩里尔在神谕中告诉了辛纳赫塞米尔的出身。

塞米尔被迫同意嫁给辛纳赫,并且有一个约定:她不可以伤害国王,而国王也不可以伤害她的族人。

关于塞米尔的来历,以及她嫁给国王的内情便是如此。马尔都克又告诉阿蒙另一个小秘密,是关于浮士德的。

亚述贤者国师浮士德受举国尊敬,他爱好知识却不近女色,过着一种清修的生活。但是当他见到塞米尔之后,灵魂却从未安宁过,因为他爱上了塞米尔。除了知识之外,这位贤者国师也向往爱情,可这个愿望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

等阿蒙手握着血红色的石头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升到了山谷上空,不知不觉中时间已是正午。歌烈与浮士德结束了谈话,只见浮士德站起身来向歌烈鞠了一躬,然后走下了山顶。

尽管阿蒙一直在与马尔都克商量事情,但也清晰的知道那边会谈的经过。歌烈并没有叫浮士德去做什么,只是谈了浮士德的愿望与辛纳赫的所作所为,指出亚述帝国的过去、现在与将来,并提出了一种选择的可能。只有换一个国王,并改变它的国策才能结束这场灾难。

如果把话说白了,就是要发动一场宫廷政变,让辛纳赫大帝在他的人生功业达到巅峰时死去。但是新即位的国王必须要受到国内各方势力的支持,能够控制住祭司、官僚以及军事集团。此人要有足够的权威,同时也要有愿望去改变国策。

对于歌烈所说,浮士德既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否定,只是默默的告辞离去。这些话塞米尔也全部听见了,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当浮士德下山走过身边的时候,她也转身一起走下了山。歌烈端着酒杯,看着这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苍茫的群峰间。

……

浮士德默默的走在返回恩里尔城的路上,他心中承受着煎熬,歌烈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就是他的欲望所指。他在会谈时没有说出任何否定的话,其实就已经表明了一种态度,那心中的欲念已经萌芽。

塞米尔就走在他身后,浮士德让一位九级武士离得这么近并且毫无防备,如果塞米尔想阻止未来有可能的政变,现在出手杀了他很容易。但这位皇后并没有动手,走出群山来到平原,沉默的浮士德突然听见了塞米尔的声音:“无论你想怎么做,我都不会伤害辛纳赫。”

浮士德并没有回头,反问道:“您还信奉那位神灵吗?我的信念已渐渐离他远去。”

塞米尔答道:“我的誓言,也许与神灵无关。”

浮士德叹息道:“皇后陛下,您可以杀了我,我宁愿死在您手中结束这种痛苦。”塞米尔以沉默代替了回答,她并没有动手。

两人穿过一条荒野中的小溪,走入一片葱郁的树林中,浮士德突然听见了一个飘渺的声音:“人间的智者,你为何如此痛苦?你所追求的知识改变了国王,并不是你所愿见,你所追求的爱情就在身边,而你却无法开口。病入膏肓的人啊,却不知自己的伤病在哪里!为何还要在忍耐中见证那失望的自我?告诉自己想要什么,释放你的灵魂,接受那快乐的指引。”

浮士德吃了一惊,这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直接印入他的灵魂的,身后的塞米尔并不会听见。以浮士德的手段竟然侦测不出声音的来源,说明此人的神术比他还要高明,这恐怕只有神灵才能做到。多年的修养使他遇事已非常镇定,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行走时在灵魂中反问道:“你是谁,又是哪位神灵?”

然后浮士德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副景象,直接浮现于灵魂冥想的世界中。一位神灵披着满天霞光站在云端,微笑着答道:“你可以叫我撒旦,或者按照亚述的语言称呼我为梅菲斯特。我是对抗者、帮助你去对抗那令人失望的命运。”

这是阿蒙神的分身显像,与他平常的样子完全不同,这形象由世间的艺人所创造,来源于埃居帝国的壁画与雕饰。埃居帝国曾宣称那“亵渎神灵的恶魔”名字叫撒旦,他引诱人们去对抗神灵的意志,如果用阿努纳启的神文去书写,就是梅菲斯特。

埃拉赫特法老并没有宣布此人是阿蒙,世间的工匠与艺人们却创造了这个形象,把它描摹于神殿壁画甚至是陵墓的雕饰中,主题往往是人们摆脱了撒旦的诱惑、仰望神灵的光辉,或者神灵战胜了撒旦之类。

埃居的艺人们在作品中赋予了撒旦双重形象:完美无缺的英俊面容,但是身后却笼罩着一层黑雾,黑雾中包含着一团阴影,阴影里露出狰狞的长角和带着尖岔的尾巴。

阿蒙刚刚意外的获悉马尔都克还有另一个名字叫波旬,不由也想起自己也有另一个名字叫阿罗诃,而且还有一个人间称号“撒旦”。没有人知道撒旦就是阿蒙,但这个形象是已从无数人的想象中变得鲜活。

阿蒙一动念,便显化出这个样子出现在浮士德的灵魂中,这不是毫无缘由的突发奇想,这样的身份与他要做的事情恰好相符。

浮士德本能的在灵魂中呵斥道:“梅菲斯特,请勿动摇我的信念!”

阿蒙笑了:“如果那是你的信念,我也无可动摇,人的信念从来都是自己内心的主宰,我只是让你审视内心。请释放你的愿望,告诉自己如何去实现它。”伴随着话语,有一段信息自然印入了浮士德灵魂深处,恰恰击中了这位大神术师内心的隐秘。

阿蒙知道浮士德的愿望:他想要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智慧的成果;他想要的不是抽象的爱情,而就是身边的塞米尔;他想要的不是神术的威力,而是希望能超脱生命的苦难。这信息就像打入灵魂中炽热的烙印,浮士德不由自主的颤栗了。

身后的塞米尔问道:“贤者国师,您怎么了?”

浮士德赶紧答道:“没什么,我只是感到痛苦、抉择的痛苦。”

阿蒙又在灵魂中说道:“浮士德,你如果做出抉择,让我协助你实现愿望,我们可以做一个约定。”

浮士德用几乎呻吟的语气问道:“什么约定?”

阿蒙本没想过和浮士德做什么交换,但此刻他感觉这也许是试炼人间灵魂的另一种选择,于是缓缓答道:“你的愿望是内心的主宰,我所指引的力量是它的仆从。当它实现的那一天,请献出你的灵魂。”

浮士德反问道:“可你怎么能拿到它?那是多么的虚无缥缈!”

阿蒙笑道:“神灵自有神灵的手段,当仆从成为主宰,你便会明白!如果你答应,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一个答案,便是成为神灵的力量本源。而你身边的塞米尔皇后,其实也知道这个秘密。你在知识的海洋中苦苦追寻的答案,早就存在于你看不见的地方。”

浮士德又问道:“您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请告诉我,塞米尔爱不爱我?”

阿蒙又笑了:“你的愿望才是信念的主宰,我的指引力量只是它的仆从,所以你该问自己塞米尔会不会爱上你?辛纳赫如果还在,你就永远得不到她。歌烈已经告诉你该怎么做了,那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

塞米尔正在行走中,突然看见浮士德转过身来对她说道:“皇后陛下,如果辛纳赫陛下要迎娶小茜公主另立皇后,也必须由我这位帝国首席大祭司主持仪式,并明确指出你的过失。”

塞米尔面无表情的答道:“以辛纳赫的疯狂,他完全可以立两位皇后并下令修改帝国的法令。但那仪式的确需要您的主持,应该很快就会收到命令让您赶去。”

浮士德:“我请您也一起去,这既是请求也是一种命令!虽然我从来没有行使过这个权力,但身为帝国的首席大祭司,我有权要求陛下在册封皇后时让另一位皇后也在场,无论陛下是否打算废黜你。”

……

巴伦王国最近最重大的事情就是小茜公主要出嫁了,一位公主嫁给另一位国王,往往是两国结盟的标志、很常见的政治婚姻。比如埃居前法老拉西斯二世就曾经娶了哈梯前国王路西尔的女儿,当时是两国在大战之后缔结了和平条约。

但如今的情况明眼人都心中有数,小茜公主嫁给辛纳赫,在巴伦王国向亚述帝国表示臣服之后,既意味着两国承认现状的结盟,也意味着受人所制的和亲。但是无论如何,元气大伤的巴伦王国需要喘息的机会,也有很多人寄希望于美丽而富有智慧的小茜公主能够给这个王国带来和平与转机。

虽然王国刚刚战败不久,但小茜公主的嫁妆仍然丰盛奢华,装满了几十辆华贵的马车。辛纳赫大帝迎娶公主的地点在原巴伦王国的里斯城邦,那里如今已是亚述的新疆域。里斯是一座富饶的城邦,也是巴伦王国沦陷的六座城邦中最后被亚述攻占的。

当时在浮士德的建议下,亚述帝国的新政已经推行,因此这座城邦遭到破坏的程度较轻,大体保留了昔日富庶繁华的面貌。辛纳赫占领里斯城之后,将原住民全部分散迁移,又从别的占领区迁来大量人口,划给他们土地在此落户,为王国服役并缴纳赋税。

里斯城位于里斯河的东岸,里斯河与幼底河下游汇流,形成一块广大的冲击平原,巴伦城就在那块平原上,是一片古老文明的发源地。辛纳赫占领里斯城之后,他的军事扩张已经到了极限,亚述军队要管理广大的占领区域,被破坏地区的生产还没有恢复,于是这位大帝暂息刀兵。

辛纳赫喜欢里斯城的气候以及优美的环境,这里比亚述王都尼微城舒适多了。里斯河波光粼粼奔流而过,在城邦的西北方是秀美的群山与连绵起伏的草原,植被与水草丰茂,有许多野生动物栖息,是个天然的大猎场,如今已被划为辛纳赫大帝专属的皇家游猎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