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2章 浮士德的难题

在汉莫拉比二世死后,谁能掌控这个王国还是未知之数,但是冯纽王子显然更有优势,小茜公主如果聪明的话,最好选择合作自保。

可是形势变化太快,亚述大军突然入侵,巴伦王国溃败千里。所割让的六座城邦也是支持小茜公主的势力范围,包括她受册封的领地也在那里,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冯纽王子虽然战败,但是却在抵抗外敌的过程中掌握了王国的大军,目前已成为这个国家的栋梁与支柱。

然而灾难并未结束,辛纳赫又蛮横的向巴伦王国下达命令要迎娶她,以小茜公主的聪明,怎么会猜不到这位野心勃勃的大帝怀着什么目的,而自己又将面对怎样的命运?只要嫁给了辛纳赫,亚述帝国必然会支持她登上王位。

她成为巴伦女王之后,要么就完全受辛纳赫的控制,要么辛纳赫会干脆逼迫她把王位交出来。这一次她是真正的被绑架了,而且是以这样一种高贵而举世瞩目的方式,因此她在独自吟唱。

然而这吟唱却被脚步声所打断,一直追随她的大神术师培黎未经通报就走了进来。小茜公主坐在那里转过身,抬头问道:“培黎,你有什么事吗?”

培黎的样子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这位皮肤白嫩嘴唇鲜红的男人,仍然显得那么妖冶,眯着又细又长的眼睛说道:“公主殿下,您的歌声为何如此充满忧伤?”

小茜公主看着他,眼中并没有泪水甚至看不出有任何表情,淡淡的答道:“你不会不明白我的处境。”

培黎笑了,这笑容使他看上去更显几分妖冶:“美丽的公主,我当然知道您在担忧什么,辛纳赫大帝让您嫁给他,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您总是要嫁人的,如今大陆上还有哪位赫赫有名的英雄能够配得上您?只有那无敌的辛纳赫大帝。而以您的美貌与智慧,何愁得不到亚述大帝的欢心?如果你们在一起,将成为大陆上最显赫的君主、历史上最出色的美女与英雄!”

小茜公主仍然面无表情道:“培黎,真没想到你会成为说客。”

培黎摇了摇头:“公主殿下,我是为您考虑,这不仅关系到无数人的命运,也是您自己的命运。亚述宰相阿尔法送来了一封密信,承诺只要您嫁给亚述大帝,亚述帝国会全力支持您登上王位,从此缔结永久的和平,两国皆大欢喜。”

小茜公主忍不住提高音调道:“和平?”

培黎低头道:“公主殿下息怒,由你们夫妻统治亚述与巴伦,就像家人一样,这也是一种实现和平的方式。”

小茜公主终于现出了怒容:“巴伦的子民贡献粮食与物产,亚述人则成为四处掠夺的征战者,这就是你所谓的和平?更别说那残暴的屠杀了!”

培黎仍然保持着笑容:“如果您嫁给亚述大帝,又成为巴伦女王,王国内自然不会再有屠杀。公主殿下,我已经追随您多年,您早年就有愿望成为女王,眼下就是最好的时机。因为这场失败的战争,反而使冯纽王子掌握了这个衰落的王国。只有依靠亚述帝国的力量,您才有可能登上王位,至于登上王位之后该怎么做,我想凡事不是没有转机。”

小茜公主脸上的怒容渐渐隐去了,仍然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是建议我与辛纳赫虚与委蛇,先嫁给他再说?”

培黎点头道:“如此未尝不可,而且对您、对这个王国都是最好的选择。”

小茜公主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出去吧。”

培黎鞠了一躬道:“请公主殿下千万要保重身体,我会守护在附近的,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会随叫随到。”

培黎走了,小茜公主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终于忍不住伸手擦拭眼角的泪花,神情显得是那么的可怜无助。她已经意识到一件事,自己被监视了,所居住的私宅已经被侦测神术阵包围,而监视她的人竟然是一直追随她、盼望着她登上王位的大神术师培黎。

培黎可能出于保护的目的,怕她想不开出事,也可能是另有原因。她了解这位大神术师的手段,当初策划高原巨人的“绑架案”时,企图陷害冯纽王子的圈套就是出自培黎的设计。

辛纳赫想控制整个巴伦王国的疆域,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机会。残暴的君主想要掌控他的大帝国,自然需要一批了解这个王国的贵族来行使权力。培黎追随小茜公主的目的就是想要这些,如今辛纳赫能给他。

……

培黎来到小茜公主府邸的前院,偏厅里有另一个人在等他,正是阿蒙曾指点过的该隐。该隐见到培黎便站起身来问道:“情况怎么样,公主殿下想通了没有?”

培黎轻轻叹了一口气:“公主殿下还有点顾虑,不过请放心,我已经布下了侦测神术阵严密关注她的动静,不会让她有机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该隐压低声音道:“我要提醒你另一件事,冯纽王子那边有人提议刺杀小茜公主,事后则会对外宣称——公主不向辛纳赫屈服宁愿自尽。”

培黎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抽搐了两下:“我能想到有人可能会这么做,你探听到冯纽王子打算派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动手吗?”

该隐答道:“冯纽王子尚在犹豫不决中,但他的手下迟早有人会忍不住。我一有消息就会尽快通知你,并协助你保护公主,最好趁机铲除那伙人。不要忘记亚述帝国对我们的许诺,这件事千万不能出差错。”

培黎恨恨的说道:“那些人企图刺杀小茜公主,并以小茜公主的死做文章。但我们一样可以借小茜公主嫁给辛纳赫大帝这件事宣扬她的美德,她是为了巴伦王国的子民而这么做的,自然有追随公主的勇士会保护她,我们也有人心可用。”

该隐又嘱咐道:“会有王国内的勇士赶来保护与护送公主,但你要注意鉴别,不能让刺客混了进来。”

培黎:“这我当然清楚,我已经追随公主多年,知道哪些人值得信任。他们与你的想法不一样,是真心保护公主的安全,相信公主是为了巴伦王国而嫁给辛纳赫。”

“他们与你的想法不一样”这话说的让该隐颇有些尴尬,却不好流露出什么不满,又交代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公主的府邸。阿蒙恐怕没有想到,他当年所指点的该隐取得王国的高位之后,竟然已被亚述帝国所收买,成了在王都帮助辛纳赫的人。

亚述帝国的宰相阿尔法曾派密使向该隐承诺,假如将来亚述帝国完全控制了巴伦王国,该隐大祭司将享有前所未有的地位与权力,阿尔法也对培黎做出了同样的承诺。

……

该隐离开小茜公主的府邸,穿过大半个城区,进了巴伦城的一家妓院,早有乔装的手下守在门口。他来到一间小花厅里不知在等着谁,时间不大,有心腹手下报告客人来了,门打开之后走进来的是冯纽王子的心腹、也是冯纽王子在巴伦神术学院的老师杰凯。

想当初阿蒙与梅丹佐在阿卡德镇见到杰凯时,他还只是一名六级神术师,而如今已经是一名八级大神术师。随着冯纽王子地位的上升,杰凯在巴伦王国也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是一个纷乱的年代,大陆上各种冲突与机遇不断,同时也是人才辈出的时代。有人粗略的统计过,近十余年大陆上涌现的高阶成就者比过去的几十年还要多,仿佛平时被埋没的天才都在乱世中得到了磨砺与展现的舞台。

该隐一见到杰凯就压低声音道:“王子殿下已经决定了吗?”

杰凯叹了一口气:“小茜公主无罪,王国内还有很多勇士拥戴她。国王陛下又迫于亚述帝国的压力,只得同意将公主嫁给辛纳赫。但陛下也告诉了王子,此事让他自己处置,暗示已经很明显。可王子殿下一直没有忍心决定下手除掉这位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姑妈。”

该隐情急的说道:“行大事者,怎可有此妇人之仁?假如真的让小茜公主嫁给了辛纳赫,冯纽王子与整个巴伦王国的命运都将葬送在这个女人手里。况且王子自己心里也应清楚,当年小茜公主可是陷害过他。”

杰凯又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这么劝王子殿下的,就我所知,小茜公主当年陷害王子殿下可不止一次。有一次她自称遇刺,企图将刺客的幕后主使者与王子殿下联系起来,最终还是国王陛下压下了那件事。”

该隐提醒道:“王子殿下犹豫不决,可能是为将来登基后的声望考虑,他不想背上刺杀小茜公主的罪名,但你我应该懂得为国家分忧。”

杰凯点了点头:“是的,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这件事,我们自己做,事成之后我再私下向国王请罪。”

该隐皱着眉头道:“此事决不能公开,你有计划吗?”

杰凯又点头道:“我已经制定了完整的计划,第一步刺杀小茜公主,宣称她是为了反抗残暴的辛纳赫而自尽。这样一来,王国中不论哪一方势力都会燃起怒火与斗志。第二步,冯纽殿下登高一呼,正可趁势凝聚民心。第三步,劝年迈的汉莫拉比二世主动退位,冯纽殿下顺势登基,这个王国才有新的希望。”

该隐也默默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如果我们做成了第一步,冯纽王子也只能按照这个计划去行事了,但首先要保证第一步的行动不能出任何差错。在王都里动静太大,不好下手,地点最好是小茜公主离开王都前往亚述占领区的路上。你准备好了立刻通知我,记住一定不能泄露任何风声。”

杰凯告辞离去了,该隐坐在那里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位大神术师竟然与培黎以及杰凯分别商量保护与刺杀小茜公主的事情,真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哪一边的人,或许他正在掂量支持哪一方能得到的更多吧。

……

撒冷城派使者来到恩里尔城,虽然处于交战状态,但撒冷城却于此时提出了交换战俘的请求。这也是一个信号,双方目前都无力再展开大规模的战斗,否则只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的结局,彼此交换战俘休养生息才是明智之举。

文书送到了浮士德的手上,浮士德看了半天什么话都没说,同意了撒冷城的要求,并亲笔写了一封回信交给使者,确认了交换战俘的时间、地点、人数以及方式。

从以往的惯例来看,交换战俘那是结束战争的信号,恩里尔城也做出了肯定的回应,说明这场两败俱伤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可是浮士德心里很清楚,这只不过是一时的雨过天晴,真正的狂风暴雨还在后面。

已经占领了巴伦王国六座城邦的辛纳赫大帝绝不会甘心在都克平原的失败,小小的撒冷城阻挡不了他的万丈雄心,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命令和大批的增援到来。翻越亚述高原发动远征的代价是巨大的,但残暴的辛纳赫不会在乎这种代价。

辛纳赫的战略很残暴但看上去也很有效,他要将战争的损失从敌人那里拿回来,反抗越激烈的城邦,被征服后的屠杀也就越惨烈,土地被占领、财富被劫掠、幸存的人们也会成为奴隶。浮士德仿佛已经看见那尸横片野的场景,穿越亚述高原的羊肠小道以及肥沃的都克平原上,将是白骨累累。

撒冷城的使者送来的文书,是歌烈亲笔写的,浮士德一眼就认出来了,也读懂了文书中的暗语,知道歌烈想约他见面,大概也清楚歌烈会找他谈什么事情。

浮士德怀着心事一个人沉思了好几天,终于还是决定拿着这封信去找塞米尔。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令这位贤者国师无法割舍的话,那么就是这位亚述皇后。浮士德对塞米尔并非像对歌烈那么信任,他也不清楚塞米尔会怎样看待这件事情,但却不想也不能隐瞒她。

浮士德坦然的告诉塞米尔,歌烈想约他见面,而他也准备去赴这个约会。塞米尔沉默了半天,以审视的眼光盯着浮士德,仿佛想把这位贤者国师看穿,最终却问道:“您就不怕这是一个陷阱?”

浮士德摇头道:“我信任歌烈,他既然已经做出了承诺,就绝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埋伏我。在这世上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歌烈恰恰就是这种人。”

塞米尔又问道:“我能想到他会找您谈什么,可您为何又要告诉我呢?如今在恩里尔城中,没人能够限制您的行动、过问您的行踪。”

浮士德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低下头道:“审视我的内心,我无法隐瞒您,在恩里尔城中我与您的命运是一体的,无论做出任何冒险的决定,我都必须要告诉您。”

塞米尔收回了审视的眼光,望着窗外说道:“就算歌烈值得信任,也难保撒冷城中的其他人闻说消息不会趁此机会下手。如果失去了您,对恩里尔城乃至亚述帝国都是一场灾难,所以我决定与您一起去。”

浮士德连忙站了起来,连连摆手道:“不不不,皇后陛下,您绝对不能冒这个风险。我告诉您这件事,只是希望您知道,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加强防范。”

塞米尔淡淡一笑:“尊敬的贤者国师,您不害怕冒这种风险,难道认为我会怕吗?”

浮士德涨红了脸直摇头道:“不不不,我绝不敢质疑您的勇敢,只是您贵为亚述皇后,不值得这样去做。”

塞米尔突然叹了一口气,以命令的口吻道:“那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做呢?你既然清楚我是皇后,那么这就是命令!我已经决定和您一起去,只是保护您的安全,并不会偷听你与歌烈的谈话。您说不想让我冒险,可是世上还有什么处境比那千军万马厮杀的军阵中更危险呢?我已经出现在战场上,难道还不能陪您去赴这样一个约会吗?”

浮士德退后一步又低下头道:“那是亚述大帝的命令,我绝不愿意看见您亲自在战场上冲杀。他拥有您这样一位皇后,却不知怎样去爱惜。”

塞米尔似有深意的又看了浮士德一眼,岔开这个话题道:“你们见面的地点在幼底河谷的山区,那里离撒冷城与恩里尔城都是二百里的距离。深山中无法调动大军,撒冷城如果有动作,也不可能瞒得过我们,只是个别高手的伏击,就算不敌也可以脱身,就这样说定了。你先回去准备吧!”

浮士德告退,走到门口却又问了一句:“敬爱的皇后陛下,最新传来的消息,您是怎么看的?”

塞米尔面无表情的反问道:“什么消息?”

浮士德硬着头皮说道:“辛纳赫陛下要娶巴伦王国小茜公主的消息。”

塞米尔冷冷的答道:“那是陛下自己的事,他不会问我的意见,就算贤者国师大人您,恐怕也改变不了陛下的主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