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1章 要江山也要美人

如今的塞米尔已经是一位九级大武士,当初究竟是谁教她的武技,竟然无从得知。人们都猜测是她的丈夫所传授,她这位丈夫可不是国王辛纳赫,而是塞米尔的前夫,一位王国将军。

这位王国将军驻守亚述西部边境城邦,当时亚述与边境的游牧民族时常有冲突,塞米尔也跟随丈夫出战。辛纳赫身为国王早年也是军功赫赫,有一次率领大军抵抗外族入侵时,塞米尔的丈夫也在军中,而塞米尔则偷偷穿上铠甲也跟在丈夫身边上了战场。

在激战时,塞米尔的头盔不慎被敌人挑落,发丝飞扬中她手提梭枪将对方一名将军刺落马下。指挥大战的辛纳赫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就这惊艳一瞥,战场上震天的厮杀声在仿佛都在远去,他眼中只有这位美丽的姑娘。

这场战争结束后不久,塞米尔的丈夫遭弹劾获罪被处死,塞米尔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半年后当她再次出现时,已经成为了亚述王后,那一年她只有十七岁。

王国中没有人敢公开议论这件事,有人私下说她是一位爱慕虚荣与权势的女人。也有同情者替塞米尔辩解,在国王的威逼下,一个少女不得不屈服。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王国中的寡妇,有谁又不愿意成为王后呢?

歌烈讲述了他所调查的结果,最后又压低声音道:“塞米尔的前夫死后到她成为王后这半年,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但是浮士德曾告诉我,塞米尔嫁给国王可能与神谕有关,绝对是受到了某种胁迫。如今她已是一名九级大武士,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现在可以重新做出选择了。”

浮士德的经历倒不是什么秘密,但塞米尔王后的传奇则颇令人目瞪口呆。吉尔伽美什正想说话,却见阿蒙突然把眼睛闭上了仿佛在聆听什么消息。过了一会儿,阿蒙才睁开眼睛道:“我在众人的祷告中听见了最新消息,吉尔伽美什,这消息恐怕与你有点关系。”

吉尔伽美什摇头道:“我已放弃一切,在流浪中找寻生命的意义,还有什么消息与我有关吗?”

阿蒙又对歌烈道:“这最新的消息,恐怕对我们的计划会有所帮助。”

歌烈也摇了摇头:“阿蒙,我知道你已是神灵,拥有凡人所不能的手段,就别钓胃口了,快说吧!”

阿蒙不紧不慢的说道:“辛纳赫大帝确实自我膨胀到了极点,巴伦王国已经割让了六座城邦他还不满足,竟然派出使者给巴伦国王汉莫拉比二世下令。他要迎娶小茜公主,并说如果小茜公主不答应,就集合大军再攻占巴伦王国的两座城邦。因为害怕亚述大军的残暴,那两个城邦已经起了恐慌,居民纷纷逃离。”

吉尔伽美什闻言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怒喝道:“他想的倒美!”

阿蒙和歌烈不约而同伸手去扶桌子,两道光芒闪过,给这张粗糙简陋的木桌加上了也许是人间最坚固的神术防护,接着吉尔伽美什一巴掌就拍在了桌面上。

歌烈苦笑着问道:“吉尔,你对小茜公主难道还有想法吗?”

瞬间的怒意发作之后,吉尔伽美什又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人人都知道小茜公主曾是我的未婚妻,但那只是国王的安排,我和她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甚至连感觉都没有,事到如今,更不可能再有什么关系。小茜公主想嫁给谁是她自己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我也不愿意看见小茜公主和巴伦王国受到这种欺辱。”

阿蒙与歌烈对望一眼,两人齐声道:“所以辛纳赫非死不可!”

小茜公主今年芳龄已经二十有五,与吉尔伽美什解除婚约也有好几年了,但还一直没嫁人,倒不是因为她看上谁或者看不上谁,而是她的身份实在太敏感。对于当年的吉尔伽美什,巴伦王国倒没人敢说什么,但换成其他人的话局面就复杂了。因为巴伦国王汉莫拉比二世年事已高而且并无子女,直系亲属中只有小茜公主这么一个妹妹,其余的所谓王子都是他的侄子。

巴伦王国的法律并不禁止女人摄政甚至继承王位,甚至在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国王无子,选择国内最有势力的贵族娶公主并继承王位的先例。因为女王可以将王位传给丈夫,至于是否是自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王位的争夺要看两方面的因素,一是看国王传位于谁,二要看谁能控制国内局面,否则就算继承了王位也坐不稳那宝座。

千娇百媚的小茜公主是巴伦王国着名的美人儿,阿蒙曾亲眼见过,但辛纳赫不仅是要美人,更是要江山啊。目前巴伦王国中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人,就是小茜公主与国王的几个侄子,而近年来功勋卓着掌握大军的冯纽王子,已经被认为是比小茜公主更有力的王位竞争者。

辛纳赫突然插这么一手,其用意不难猜测,他先娶小茜公主,然后通过亚述帝国的力量帮助小茜公主登上王位,到时候或者将这位巴伦女王控制在自己手中,或者干脆逼小茜女王退位,不以军事手段而以政治手段将巴伦王国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这一招可够绝的,也不知是否出自恩里尔的指点,如果辛纳赫娶了巴伦女王,或者干脆将这顶王冠也加在自己头上,那他就真正成为了名垂史册的亚述大帝。而巴伦王国信奉的主神也不可能再是马尔都克,象征着恩里尔彻底的胜利,这位天神将重新统一阿努纳启神系的神域。

吉尔伽美什又看了看歌烈和阿蒙,说了一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话:“想必你们已经猜出辛纳赫的用意,如今的巴伦王国很难拒绝他的要求,小茜公主也是身不由己。要想阻止辛纳赫的阴谋,其实比刺杀辛纳赫更容易做的事情,就是杀了小茜公主!”

阿蒙眉头一皱:“你难道会这么想吗?”

吉尔伽美什摇头道:“我当然不会这么想,但我久居城主之位,也了解王国政治与官场上的那一套,肯定有人会这么想、说不定也会这么做,不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巴伦王国。比如那冯纽王子,第一个选择恐怕就是掉小茜公主。公开的行动自然不可能,但可以派刺客暗杀。”

阿蒙又问道:“如果真的刺杀了小茜公主,又如何交代呢?”

歌烈沉吟着插话道:“在巴伦王国目前的情势下,必然会有主战派与主和派,但只要不是真正的卖国者,都不愿看见辛纳赫的阴谋得逞。如果小茜公主死了,十有八九会被宣布是自杀,主战派正可借此做文章,凝聚王国民众同仇敌忾之心。”

阿蒙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被自杀。”

歌烈今天一直在苦笑,又点着头道:“这是一种合理的推测,听上去也许很阴暗,但这就是政治最令我厌倦的那一部分。”

阿蒙也露出了苦笑:“既然如此,辛纳赫一定会派人保护小茜公主的,绝对不能让这位公主死,不论是自杀还是被自杀,他一定都会设法阻止。”说到这里他突然又闭上了眼睛在聆听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道:“我的门徒当中,也有一个人向我提出请求,想去巴伦王国保护小茜公主。”

他们在小院中议论这件事,伊索与乔治等人也在阿蒙神殿中讨论这条最新消息,乔治是伊西丝神殿大祭司出身,也推测出了类似的可能。众门徒当中有一个人坐不住了,立刻向阿蒙神祷告,希望能去保护小茜公主,此人就是梅丹佐。

当初梅丹佐和阿蒙“救”过小茜公主,虽然那是小茜公主自导自演的绑架事件,但事后小茜公主也给了他这位勇士足够的报答。小茜公主让梅丹佐跟随自己的车驾返回王都,并恢复了他贵族武士的身份。这些在今天看来已无所谓,但当初梅丹佐的确是心怀感激。而且美丽小茜公主给梅丹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曾宣称自己是公主的崇拜者。

梅丹佐的想法很有意思,既然已经救过她一次,那么今天就真正的再救她一次。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小茜公主落入辛纳赫的掌控之中,所以梅丹佐的“保护”是双重含义。

吉尔伽美什有些好奇的问道:“辛纳赫会派人保护小茜公主,没想到你的门徒中也会有人想要去保护她,此人是谁,手段如何?”

阿蒙答道:“保护与保护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此人是我的众门徒之长梅丹佐,你在战场上见过的,手里拿的就是你曾用过的神弓。”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此人相当不弱,既然他想去,你就派他去吧。”

歌烈似笑非笑的看着吉尔伽美什道:“难道你不会去吗?”

吉尔伽美什一边喝酒一边答道:“我已经不是乌鲁克城邦的城主,我会去巴伦王都,但只是以一个流浪者的身份在暗中关注。至于英雄救美出风头的事情,就交给那个梅丹佐吧。”

歌烈又说道:“如果不谈小茜公主本人,辛纳赫这么做对我们的计划倒不是坏事。他要娶小茜公主,并要让小茜公主成为巴伦女王,那么小茜公主的身份就不能是普通的皇妃。但别忘了辛纳赫大帝已有皇后,塞米尔会怎么想呢?他是废了平民出身的塞米尔的皇后之位,还是要同时立两个皇后呢?假如是后者,倒是从未出现过的新鲜事,但辛纳赫应该能干的出来。”

阿蒙端起酒杯道:“无论辛纳赫怎么做,塞米尔都不会满意的。况且塞米尔已与辛纳赫不和,还遭到了喝斥,如今又在战场上战败,这给了辛纳赫很好的废后借口。相比塞米尔的想法,辛纳赫当然更看重巴伦王国的江山。帝王这样考虑很自然,但对于女人来说却不同。如果塞米尔当年是受胁迫嫁给辛纳赫的,如今辛纳赫又用胁迫的的手段去娶另一位王国公主,不论目的是什么,塞米尔都很难容忍。”

歌烈似笑非笑的看着阿蒙问道:“神灵啊,你很了解女人吗?”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是很了解,但可以尽量去体会。”

吉尔伽美什也瞟了一眼阿蒙道:“女人我不清楚,但是他应该很了解女神。”

阿蒙岔开话题道:“小茜公主的事情是节外生枝,梅丹佐既然想去保护她,我就派他去。还是谈刚才的事吧,歌烈先生,您虽然分析了这么多可能,但我们却很难与浮士德和塞米尔去沟通,想法简单,做起来却很难。”

歌烈捻着山羊胡说道:“我既然提出来,自然就有办法与浮士德坐下来好好谈谈。阿蒙神,这恐怕还需要你以某种方式出现,也需要撒冷城的配合。”

歌烈建议阿蒙派出使者到恩里尔城,商谈双方交换战俘的事宜,使者也会递交一本文书,文书中会约定交换战俘的时间、地点、方式以及人数。而官方正式的文书还包括一些外交辞令以及对神灵的赞美等等。

歌烈会以撒冷城城主伊索的名义亲笔写这封文书,他与浮士德是多年的老朋友,两人之间以前经常有书信来往,讨论各种深奥难解的问题。浮士德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歌烈的笔迹以及信中留下的暗语。

歌烈将约好时间地点,请浮士德出城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面谈,至于要谈的内容也大体交代清楚了,并承诺绝对保证浮士德的安全,声明这并不是一个圈套或者陷阱。如果阿蒙答应不借这个机会与浮士德动手,歌烈就会写这封信,并在指定的时间与地点去等待浮士德。

阿蒙当即答应了,承诺并不借此机会设陷阱埋伏浮士德,却又反问了一句:“歌烈,你我对浮士德没有恶意,但你敢保证浮士德不会借此机会埋伏你吗?”

歌烈呵呵笑道:“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有所信任、有所选择。阿蒙,如果有一个敌人你也会信任,首先会想到谁呢?”

阿蒙看着歌烈道:“那当然是您,我们曾经也是敌人。”

如果连歌烈都不值得信任的话,那世上恐怕就没有可信之人。老疯子当年信任歌烈,甚至让他见证自己生命最后的一刻。阿蒙也信任歌烈,在战场上毫不犹豫的就把撒冷军团的指挥权交给了他。而身为歌烈多年好友的浮士德又怎会不了解这些?歌烈在哈梯王国取得堪比神灵的声望,并非依靠任何阴谋斗争。

歌烈又说道:“我指定的时间地点,就算浮士德想埋伏我们,你认为我们三个会怕吗?只要不是调动大军围剿,至少自保脱身是没有问题的。”他这话说的也很对,他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又会怕谁呢?

吉尔伽美什愣了愣道:“难道我也要去吗?”

歌烈一笑:“你既然都来了,何苦不帮忙帮到底呢?那也是另一个战场,等阿蒙见过浮士德之后,你再去巴伦王都不迟。”

吉尔伽美什眯起眼睛沉吟道:“无论浮士德是否信任您,他出城来谈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冒险。只要他肯来,说明心中的确有想法,你的计划就有可能成功。我倒不介意陪你去一趟做个保镖。”

这三人又商量了一番细节,歌烈开始写那一份撒冷城与恩里尔城交换战俘的文书。阿蒙则降下了神谕,一是命令伊索准备派使者前往恩里尔城;二是准许梅丹佐前往巴伦王都,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梅丹佐吉尔伽美什也会去。

……

巴伦王都巴伦城,小茜公主府邸中,美丽的公主正在吟唱着一首忧郁的歌——

“美丽的传说已隐去无寻

我在叹息人生的歧路迷津

欢歌已去将承受命运的欺凌

国土与城邦四散分离

曾经的愿望啊也一并消尽

放眼是苦痛的人群

就连赞美也使我心惊

曾欣赏我歌喉的人们在这世上如浮萍飘零

有一种忘记已久的心情

我也曾向往那庄严的宁静

而如今的歌声似琴弦上的哀音

就如命运摇曳不定

眼前的世界遥遥退隐,

往事飘渺一一现形……”

真正了解这位公主的人,就知道她并非没有野心,早就在暗中对巴伦王位充满欲望,她曾在国内以四处游玩的名义,不仅考察各地的形势,而且结交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包括都克平原中马尔都克城的建立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在梅丹佐和阿蒙曾遭遇的“绑架”事件中,小茜公主甚至还企图将冯纽王子卷入浑水,借机打击这位最有威胁的政敌,不可谓心机不深。但人算不如天算,随着她的未婚夫吉尔伽美什离去,小茜公主失去了政治上最强有力的臂助,而冯纽王子却非常幸运的成为了这个王国的英雄与政治新星。

在此次巴伦王国战败之前,国王汉莫拉比二世为稳定国内局势、平衡各方力量,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死后将传位于冯纽王子,并立小茜公主为摄政亲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