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19章 我的誓愿

穆芸又告诉阿蒙,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并非只有一次,对于神灵而言贯穿始终,每次出入不生不灭的永恒都会经历,考验的猛烈程度只与神灵这次进入神国或人间的所作所为有关。有时神灵的殒落并非是被谁斩杀,而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是与生命有限的凡人所不一样的地方。

这些是阿尔忒弥斯没有来得及告诉阿蒙的,穆芸将信息印入阿蒙的灵魂中,又拉住袖子抬眼望着他道:“你已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却还没有加入任何神系,众神之间约定或许与你无关,但你若不注意的话,可能是与所有的神系为敌。”

出于种种原因,众神超脱永生之后并不直接插手人间的争斗,凡事可以指引神使去协助信徒。而神使们或多或少也了解通往超脱永生的道路,所以在必须完成的使命之外,他们也不愿意直接现身参与人间的争斗。天神自不必说,众神使也是与普通凡人不一样的存在,虽然他们还是凡人。

尤其是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掌握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之后,那些神使在人间就可以被称为神灵,很多普通信众甚至分不清这样的神灵与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之间的区别。这样的九级神使通常也会回避可能导致殒落的冲突,而像神灵一样通过各种约定来解决问题。

而做为真正的天神,不直接插手人间的争斗已是一种约定,当然这种约定也不是绝对的束缚,只是众神的相处方式。历尽艰险与人间最大的考验,终于获得了永恒的生命,自然不不愿意以凡人那样互相消灭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约定有时也会被打破,比如各个神系内曾爆发过众神之战,而神系之间也有过冲突,其结果大家都很清楚,就是很多天神的殒落,但谁也不敢保证殒落的就一定不是自己。神灵不插手人间的争斗也并不意味着与凡人之间就不会有冲突,只是大多数时候不愿意也不需要亲自出手。

阿蒙尚未加入任何神系,理论上好似不必遵守这种约定,可实际上违反这个约定也等于引起众神疑忌,对人对己都没好处。但像今天这种情况是例外,阿蒙神直接被召唤到战场上,浮士德与塞米尔射出了那一箭,那是凡人的挑战,如果阿蒙神想斩杀他们,众神不会有任何意见,也与约定无关。

但从另一个角度,塞米尔与浮士德只是在作战,对面战场上的无论是人是神都是敌人,那一箭必须得射。听完这些之后,阿蒙忽然想起了什么,抓起穆芸的一只手道:“尹南娜,当年在红岬防线,你为了在恩启都手中救我,其实也违反了这个约定,拿着剑上了战场。”

尹南娜低下头微微撅着嘴道:“我喜欢听你叫我尹南娜,我当年确实是情急之下进入了战场,尽量小心的不暴露身份,穿上了你亲卫的铠甲,也没有发动任何攻击,只是挡住恩启都的剑,却让恩启都给认了出来。”

阿蒙:“也就是在那一场战役中,荷鲁斯与我今天一样也身不由己的出现在战场上,于是马尔都克有了借口。……可你当时并非身不由己,谢谢你!”

尹南娜仍然低着头:“直到今天你才明白这些,而我一直在盼望着你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塞特在罗尼河口等着你,所以我才想了个办法把你召唤到此地,却差一点中了恩里尔的算计。我清楚你不可能向恩里尔低头,本想接引你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中马尔都克的阵营。

你已经进入了那不生不灭的永恒,应该明白神系的指引意义不仅在于成为神灵之前。可如今马尔都克已经节节败退,而你又得到奥林匹斯神系中一位造物主的守护,我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也完全能理解……”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就能在灵魂中直接的交流,但尹南娜偏偏要像这样一句一句的说出来,低头撅嘴的样子就像撒娇的女孩。阿蒙成为神灵之后,就感觉到尹南娜似乎有些变了,因为他自己也成了神灵,两人之间的感觉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们已经可以共同享有永恒的生命,然而阿蒙很显然不会与尹南娜进入同一个神国。看这位女神的样子,就和当年草原上的牧羊女奴一样娇滴滴的,两位神灵之间的交流已经无所谓什么伪饰,但听这位女神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泛酸啊,还带着一种遗憾和委屈。

阿蒙本是怒火中烧轮着战斧追砍另一位神灵而来,此刻一腔怒意莫名都化成了柔软的感觉,搂过尹南娜的肩头轻轻拍着她道:“谢谢你费了这么多心力救我出困境。成为神灵之后,我仍然不会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无论马尔都克是否败给了恩里尔,无论阿尔忒弥斯是否出现过。

我没有来得及回答薛定谔的问题,但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在我心目中那只猫的地位从未改变过,对于薛定谔本人或是说阿尔忒弥斯女神,我永远充满感激,可我不会加入奥林匹斯神系。当我还没有领悟本源的力量之前,就曾拒绝了人间最大的诱惑,成为神灵之后,也不会被另一种诱惑所动摇。”

他们两人勾勾搭搭的形象在人间也不知出现过多少次了,但此刻在云端上,还是阿蒙第一次主动伸手揽过尹南娜的双肩。尹南娜听见这番话,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问道:“你不加入奥林匹斯神系?薛定谔会失望,而你的处境也很危险,现在就算加入马尔都克的阵营,恐怕也难以自保,而你还得罪了九联神系的主神塞特。”

在尹南娜看来,阿蒙的选择简直等于自绝于众神,她的语气也不泛酸了,反而成了一种关切与担忧。阿蒙用鼻尖顶着她的额头微笑道:“薛定谔不会失望,她很了解我,所以她只是提供了一种能庇护的可能,但我不能永远只依靠奥林匹斯神系的庇护。有时候神灵宁愿冒着殒落的危险,也会做出必须的选择,比如我定要亲手去斩杀塞特!”

尹南娜撅着嘴看着阿蒙道:“看来我还不如那只猫了解你,因为玛利亚的关系,我也清楚道你不会放过塞特。也许我让你错过了斩杀他的最好机会,我没想到……”

阿蒙却打断了她的话,又笑着说道:“青春与爱之神,我们也可以拥有造物主的成就。”

尹南娜有些委屈的说道:“我们?那众神嘲笑我的所谓魔咒,是我成就造物主的阻碍,本以为等到你成为神灵的那一天,这个魔咒便会打破。可你现在并没有享受那永恒的生命,反而会置身更险恶的处境中。你做了这样的选择,我的处境也很尴尬。”

阿蒙将她柔软的身体搂到胸前:“如果我加入奥林匹斯神系,你的处境会更尴尬。”

这话是什么意思?阿蒙的神殿在撒冷城中,那里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域,阿蒙是搂着穆芸女神站在神坛上的。但如果他加入了奥林匹斯神系,那样的神殿就等于挑起了两个神系之间的争端。他还不如不加入任何神系,继续搂着穆芸女神站在那里,表明一种态度,虽然不加入阿努纳启神系,却与穆芸女神共享神域。

尹南娜终于开心的笑了,将脸颊贴在阿蒙的肩头上蹭着说道:“原来你想的这么周到!……可我又在担忧另一件事,你知道众神加入某一神系的誓言吗?”

同一神系的众神之间可能会有争斗,但他们有共同的誓言:当神系以外的神灵向本神系的神灵挑战时,不得协助挑战者攻击本神系的神灵。也就是说如果阿蒙挑战恩里尔,尹南娜不能与阿蒙一同出手,最多也只是协助战败的阿蒙逃走,比如今天的情况就是如此。

如果尹南娜想和阿蒙一起主动找茬挑战恩里尔的话,让阿蒙也加入阿努纳启倒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阿蒙如今已经有了阿尔忒弥斯这样强大的帮手,只要加入奥林匹斯神系就可以得到很好的庇护,但阿蒙同样没有打算加入奥林匹斯神系。

神灵若想摆脱加入神系的誓言,除非能取得创世神的成就另立一个神系。但这对于绝大多数神灵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阿蒙轻轻伏在尹南娜的耳边道:“我成为神灵之后的愿望很简单,斩落塞特、希望有幸运能找到玛利亚新生的灵魂、帮助你打破那所谓的魔咒、最终建立一个愿望中的神国。”

阿蒙在穿越叙亚沙漠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时,就曾发愿立下誓言:“如果真的有一天,当我将渡过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的愿望不是加入或建立那样的神系、成为那样的神灵。我希望建立一个信念中的家园,它可以指引所有向往的人,而不是由神灵特意去指引谁。所谓神灵不再是神灵,只是人们信念中的神明,人们可以在生命中选择天国般的家园,或是去承受内心中地狱般的煎熬。——这便是我成为神灵的愿望,脚下的道路最终要通向那里。”。

信息印入尹南娜的灵魂,这位女神吃惊的张开了双唇,在阿蒙怀中抬头道:“天呐,这还简单吗?你竟有这样的誓愿!”

阿蒙答道:“既然神灵拥有永恒的生命,就不要浪费这永恒,我不知能否实现愿望,但我会这样走下去。”

尹南娜伸手在他腰间轻轻掐了一下:“誓愿再宏大,也只有做好眼前的事。你这么久才回来,能不能先去一趟我的玫瑰园?”

阿蒙:“我先处理好伊甸园和撒冷城的事,就会去玫瑰园,眼下正有两位客人我必须要亲自接待。”

尹南娜突然笑了,这一笑如春花烂漫:“我明白了,其实我的魔咒根本不存在,你先去吧,我在玫瑰园等着。”

……

阿蒙先回了伊甸园,率众门徒将约翰与忒弥绯斯安葬在那里,并立下了另一个誓言:如果还能在人间见到他们新生的灵魂,不论在什么地方已度过了多长时间,他仍愿意尽一切努力去指引他们。

大战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众门徒除了留守伊甸园的摩西之外,大家都返回撒冷城投入忙碌之中,反倒是养伤的海鸥过的最清闲舒服。西莉娅大神术师坚持要亲自给海鸥疗伤,每天施展各种神术,反复尝试哪种祈福的效果最好。

阿蒙返回撒冷城却没有露面,有些事情是不属于神灵的,他若公然出现在那里,反而会引起万民的围观与跪拜,影响城邦的正常秩序。在都克镇族人重建的那一片城区中,有两处建筑最早是阿蒙神亲手建造的,一处是玛利亚曾住过的小楼,一处就是阿蒙从小住的院子,结构与当年一模一样。

在工匠作坊旁边的后院中,摆着一张普通的木桌和三个粗糙的凳子,围着这张桌子却坐着三位威震大陆的人物,桌上摆的是世上最好的美酒,这三人正是阿蒙、歌烈、吉尔伽美什。阿蒙不是以神灵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如果不看另外两人,恍然乎就像进入了另一段时空,他长大了,却仍然是都克镇上的矿工。

阿蒙是在战场上成就的人间功业与声名,当年他率军连续与哈梯大军以及强大的乌鲁克军团作战,而另外那两支军队的统帅就是歌烈与吉尔伽美什。曾经列国大战的“敌人”此刻却坐在一起饮酒,歌烈还是歌烈,而吉尔伽美什却已不是乌鲁克城邦的城主,至于阿蒙竟然成为了神灵。

阿蒙就像在自己家请客一样,首先给两位客人敬酒表达了感谢。如果不是歌烈与吉尔伽美什帮忙,撒冷军团也不会取得大胜,而这两人奔赴战场之前,并不清楚阿蒙会以神灵的身份出现。换而言之,他们并不清楚撒冷军团会胜利,但还是来了。

歌烈会来,阿蒙并不意外,但吉尔伽美什的出现是任何人没有想到的。阿蒙敬酒之后本想询问,而吉尔伽美什无声的一招手,已经解答了阿蒙的疑惑。

已洗尽浮华的吉尔伽美什比以前稍显消瘦,还穿着弓箭手的粗麻衣,身为大神术师全身没有携带一件法器,当然也没有法杖。他是凭空施展的信息神术,既演示了一段景像又包含着说话的声音——

一片尸横遍野的凄惨场景,村庄和市镇的废墟冒着浓烟,还夹杂着女人和孩子的惨呼与哭喊声。有很多剥了皮的尸首被悬挂在木桩上,在烈日下曝晒成恐怖的肉干状,远望过去就是人间地狱,比阿蒙去过的冥府还要可怕。

这是亚述大帝辛纳赫纵兵劫掠与屠杀巴伦王国的场面,光影中传来了吉尔伽美什的声音:“我在心灰意冷的流浪中得知了王国溃败的消息,赶到那里亲眼见到了这一幕,紧接着又听说乌鲁克军团被哈梯王国所败。我自幼生活的城邦中,有上千名族人成了美索城的战俘。”

吉尔伽美什一开口就提了个要求,不仅是向阿蒙也是向歌烈,他希望能拯救这些战俘,不想让他们沦为哈梯人的奴隶。目前的巴伦王国以及乌鲁克城邦已经无力救出这些人了,除了个别贵族,他们也放弃了赎回如此多奴隶的打算。

歌烈看了阿蒙一眼,阿蒙点了点头,歌烈说道:“我会尽力的,设法帮助他们来到撒冷城,撒冷城邦会给他们土地与自由,至于是否返回乌鲁克,就让他们自己选吧。”

阿蒙叹了一口气道:“乌鲁克军团竟会遭遇如此大败,是何人领军啊?”

吉尔伽美什摇了摇头:“也不能说他们无能,巴伦王国东线溃败,急招大军回援王都,撤退中被哈梯大军追击,乌鲁克军团当时断后掩护大军渡河,因此损失最惨重。军团长就不必提了,是我的远房侄子,至于主神官……哼!”

说到这里他冷哼一声抬起头来,看着阿蒙道:“你已成为神灵,虽然曾经是敌人,我一直非常佩服你,你也指点了不少的天才啊。可是这一位,一点都不像他的老师!”

阿蒙眉头一皱:“难道是我的学生?”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他的名字叫该隐,如今已是一位大神术师,当年在我的指挥下还习练过体术。但我彻查过你在乌鲁克城邦的行踪,他的很多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料,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是你指点的学生!”

亚伯当年死在战场上,该隐跟随乌鲁克军团返回城邦。阿蒙当年只传授了这对兄弟一体两面力量的前六级成就的修炼,吉尔伽美什离开乌鲁克城邦之后,该隐在没有阿蒙继续指点的情况下参照种种典籍自行摸索,却自行突破了高阶成就,在世人眼中成为了一名七级大神术师。

当乌鲁克军团再次出征时,该隐的身份是主神官。冯纽王子率领大军赶赴王都,乌鲁克军团断后损失惨重,而该隐则率领军团残部也回援了王都。巴伦王国处于危难之中,当然要集中所有的力量守卫巴伦城,该隐则受到了重用,目前已成为王国的高级祭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