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17章 恩里尔你别跑

阿蒙刚刚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迈出,身形就被浮士德强大的神术锁定,恩里尔早就算准了他避不开这一箭才做了这样的安排。假如阿蒙尚未从重创中恢复,猝不及防间真有可能当场殒落,就算不殒落,这一箭射中也足以让他在漫长的岁月中难以恢复。

更要命的是,就算阿蒙能闪避也无法做出闪避的决定,若他被这一箭射落或者狼狈不堪的逃窜,那么撒冷军团刚刚激发的士气就会彻底溃散,平原中的战争将成为一边倒的屠杀,他的反应与万千人的命运是一体的。

阿蒙听见撒冷城方向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惊呼,那是穆芸女神的声音。又听见亚述高原的方向传来一声冷笑,那是恩里尔的声音。很久之前,阿蒙在苏美尔镇外见过恩里尔一面,当他成为神灵之后此生的一切经历已明晰无比,就这一声笑便能回忆起来那人是谁。

随着冷笑声,恩里尔还发来一段信息印入阿蒙的灵魂:“恭喜你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我遵守我的承诺以及与穆芸女神的约定,就在此时此地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加入阿努纳启神系并向我立下誓言。如果做此选择,你将不再是不生不灭永恒中孤寂的神灵,将被接引进入阿努纳启的神国。”

恩里尔居然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简直是最致命的干扰,如果阿蒙对成为神灵后的一切懵懂无知的话,突然一步踏出虚空接受到这段信息,灵魂必然会深为震撼。可是那足以令他殒落的一箭已经射到,这是人间的战争,浮士德与与塞米尔也并非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

假如阿蒙喜欢说粗话骂人,定会将世上最肮脏的语言全部在怒吼中倾泻出去,但此刻他已经没心思去理会这些了,恩里尔传来的信息只是稍稍扰动了一下阿蒙的灵魂,阿蒙同时挥手斩出了一团银光。

阿蒙再大的本事,也不想凭着神灵的身躯去硬接这一箭,否则必然受伤,幸亏他还带着一件神器秩序之刃。战斧在空中化成一轮半弦月,月轮旋转就化成了弧光,在百尺之外不偏不斜正斩在飞来的箭簇上。

空中传来的是无声的冲击,但地面上的人刹那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裂成两半,那长长的巨箭竟然从正中间被裁成两支,分别向左右两个方向飞去。撒冷军团的众将士还没有来得及喝彩,就又听见高空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人们通常对爆炸的概念都是四散飞射,但是天空的景像却是急剧的收缩,裁成左右两半的巨箭分别划了个弯曲的弧线居然又合在一起恢复了原先的模样,仿佛从未被斩开过。箭身上的神术阵花纹发出刺目的黑光,已经到了阿蒙身前。

秩序之刃并没有真的把箭斩成两半,只是划开了一个空间裂隙,但这支箭所蕴含的能量实在太惊人,竟然穿过了空间裂隙再度弥合。只见阿蒙神轻轻挥出一只手,将射到身前的巨箭向外一拂,那百丈身形就像在赶走一只小虫子。

巨箭正射在他的指尖,有短暂的定格,然后砰的一声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那坚愈精钢的特制神术箭被一挥手的力量打的粉碎,是怎样的惊人的碰撞!每一枚激散的碎片都可以穿透坚硬的铠甲杀死强壮的武士,但在地面上看来却显的波澜不惊。

阿蒙的动作看似轻描淡写,却比全力挥出一拳还要吃力,挥手拂碎巨箭全身也感受到一种剧烈的冲击,连续的震颤不断,差点没有把他闪耀百丈金光的样子打回原形。伊西丝之守护神术也被打断了,但阿蒙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那柔和的金光还在不断的洒落。

祈福神术没再对着整个军团施展,但阿蒙随即用了一种很简单的信息幻术,仍然保持着洒落漫天金光的场景,正处于亢奋状态的将士们并没有体会到微妙的差别,而是齐声发出兴奋的喝彩!

那飞舞的碎片激散而去,却没有落下,一支箭矢化为了无数支箭矢,在空中盘旋着又要射回。浮士德与塞米尔的目的不仅是要射落阿蒙神,就算不能让这位神灵当场陨落,也要逼得他露出狼狈招架的样子,让撒冷军团的将士们亲眼看见。

纠缠的神术如跗骨之蛆,将那冲击的力量再度凝聚也就在眨眼之间,阿蒙不可能再摆出轻描淡写的架势面对漫天飞射的箭矢碎片了。然而这一击却不需要他亲自去阻挡,一道剑光已飞上了天空,带着一股湮灭的力量划出扇面形的无数剑芒,击落了所有回旋的碎片。加百列冲到天空挡在了阿蒙的身前,这已经是她所能做出的最快反应。

塞米尔站在石台上,脚下那坚硬的巨石已经布满了裂纹,可想而知刚才射出那一箭所运用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她是以逸待劳,身后还有巨人军团主神官陆斯恩布下的神术阵相助,身前有浮士德的指引配合,此时第二箭已经离弦,带着刺破长空的尖啸声射向刚刚挥剑斩落那些碎片的加百列。

如果将加百列就从阿蒙神的身前射落,也能起到一样的震慑效果!

加百列在仓促间能不能挡住这一箭?谁也无法知道答案。因为巨箭刚刚离弦,浮士德就发出一声惊呼法杖飞速的向前一压,两军阵前一片飞沙走石,还带着各种闪光与土石摩擦发出的火星,他的身形一瞬间就看不见了。而那只支箭划了一道奇异的弧形,竟没有飞往天空而是射入到迎面的烟尘之中。

浮士德和塞米尔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塞米尔只是全力射出巨箭,而他用空间神术去锁定目标,但两军之中精通射术的高手可不仅仅是塞米尔。加百列冲向天空的同时,梅丹佐已经跃下战马张弓搭箭,阿蒙这两位门徒配合的也非常好,加百列飞到天上去挡住攻击,梅丹佐就站在地上一箭射向浮士德。

军阵相隔的距离在投石车的射程之外,哪怕是最强壮的巨人战士用重弩也射不出这么远,梅丹佐用的是吉尔伽美什送给阿蒙的那张神弓,以洪巴巴的两支长牙和一截蛇筋打造,射出的是镂刻着神术阵花纹、表面镀以沉银的马革钢重箭。

战场四周的旷野上传来如万千头野牛巨吼的回音,梅丹佐在战场上早已展示过他的神弓与射术,大仗打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绝技没使出来呢?浮士德本不必如此惊慌,这么远的距离应该能够挡下来,但令这位贤者国师失措的却不是梅丹佐射出的那一箭。

撒冷军团最前方的是战车阵,每一辆战车上都有驾车的御手、持长盾的梭枪手、配刀的弓箭手。就在梅丹佐射出声势骇人的一箭同时,战阵左侧的一辆战车上,一位弓箭手抿着嘴唇面无表情的张弓搭箭也射了出去,他用的就是军团配发的普通武士长箭,射出的是一支普通的木杆铁簇长箭。

他在将士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突然张弓搭箭,身边的梭枪手吓了一跳,这根本不可能射中任何目标呀,是不是太紧张了!战阵之中最忌讳这种紧张的忘了听命令的反应,梭枪手张开嘴正要呵斥,身形却凝固在那里仿佛已经傻了。这名普通的战士拉满弓弦时,展开了强大的威压,瞬间就像一位神灵般凛然不可侵犯。

他的箭是在梅丹佐之后射出去的,此时两军阵前已经爆起烟尘与火光。梅丹佐的箭射入烟尘中传出一连串的爆炸声,只见土石横飞,遮断战场的烟尘弥漫更盛。而这名武士射箭只是发出了一声弓弦响,细微的回音久久不绝,但那一箭射出却是无声无息的,所过之处烟尘湮灭一片清明,那漫天飞射的土石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带动落回地面。

就连天空中的阿蒙都察觉到了这股强大的气息,不禁一低头远远的看清了那名弓箭手,心中惊讶不已!

所有人对吉尔伽美什的印象,都是高贵而奢华!他出行时总是乘坐着大陆上最华贵舒适的马车,支着黄金大伞、披着紫色的斗篷,身边是衣甲鲜明的仪仗队,当初进入巴伦王都去觐见国王时也是这副做派。

但此时的吉尔伽美什却穿着半旧的粗麻布衣服,挂着胸甲,右肩披着已经磨破的皮制护肩,左手中拿着一支普通的武士长弓,背后背着箭壶,就是撒冷军团中一名普通战士的打扮。如果他没射出这样的一箭,连阿蒙都不会注意到甚至不会认出他来。

听说吉尔伽美什在恩启都死后,将城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远房侄子,向巴伦王国的举荐和任命只是走了一个过场,然后就离开乌鲁克城不知所踪。万没想到今天会以一名普通弓箭手的身份出现在撒冷军团中,撒冷城如今招募了不少大陆各地的流浪者加入军队,谁也没有注意其中竟然有威震大陆的英雄吉尔伽美什。

以吉尔伽美什之高傲,会做出这种事情令人难以想像。但此时此地也来不及多说什么,浮士德一瞬间祭起各种神术防护,勉强挡住了梅丹佐远远射来的一箭,却挡不住吉尔伽美什随后射到的这一箭,急忙指引塞米尔射出的第二箭划了一道弧线迎了上去。

黑色的巨箭与普通的长箭相击,吉尔伽美什的箭毫无悬念的瞬间化为粉末,但那强大的能量冲击却使得黑色巨箭在空中急剧的颤动,发出如洪钟般的嗡鸣声,余势未尽仍然平飞直射吉尔伽美什所在的战车。

吉尔伽美什一步跃下战车,拔出腰刀飞斩向那一箭,刀碎,但是那一支黑色的巨箭终于在空中打了个旋,被这位英雄伸手抓住。吉尔伽美什的位置在战场侧面,他这一箭本是想射向塞米尔,但是在塞米尔的身上他却看见了恩启都与自己当年的影子,转念犹豫便射向了浮士德,结果还是让塞米尔的第二箭拦了下来。

阿蒙神于空中现身后,天上地下这么多骇人的惊变,其实就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然后传出撒冷军团齐声的呐喊。士气可鼓不可衰,这是发起冲锋的最佳良机,高手已经接战,乔治飞到半空发出了密集的战鼓声。

撒冷军团的战车突然冲锋,梅丹佐拔出长剑冲在最前面、吉尔伽美什又跳回了自己的战车。乔治指挥神官们开始吟唱,给冲锋的战士们施加种种祝福。大家在冲锋时抬头,迎面看见撒冷军团战阵后方的投石车射来的一枚枚硕大火球。在热血激昂之时,人们忘记了生死,战车全速冲锋迅速穿过了空地。

乔治刚刚飞到半空指挥车阵全速冲锋,就听见后面远远的半空传来一个声音:“乔治,换我来指挥吧。”

这太奇怪了,竟然有人要提出临阵易帅的要求,要代替乔治来指挥撒冷军团。紧接着乔治在灵魂中又听见了阿蒙神的声音:“让他来指挥全军,你率领十二士师跟随战车阵冲锋。”

乔治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坚决执行了阿蒙的“神谕”,当即让出了军阵中央神术大阵的指挥位置,飘落战阵中命十二士师跟随自己冲锋。他飞落时还回头看了一眼,接替指挥位置的是一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正是歌烈。

阿蒙万没想到自己会这样现身,现身之后又会中了巨人军团的埋伏,更没想到吉尔伽美什和歌烈也会赶到战场帮忙。吉尔伽美什是以一名普通弓箭手的身份参战,而歌烈干脆要求取代乔治指挥全军作战。没有时间多考虑也无暇去问什么,阿蒙立刻就决定将战场指挥权交给了歌烈。

与此同时,正在冲锋的战士们仰望天空,在落下的火球间看见一团银光朝着天际飞去,并伴随着阿蒙神一声怒吼:“恩里尔,你站住别跑!看我怎么劈了你!”

这一声吼太惊人了,比刚才一系列惊天动地的激斗还要惊人!伟大的天神恩里尔,竟然在阿蒙神面前抱头鼠窜,那么撒冷城战士们还畏惧什么呢?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几乎嘶哑,双方战阵撞击在一起,瞬间一片血肉横飞的场面。

其实阿蒙的那一声吼不是喊给恩里尔听的,而是喊给撒冷军团与巨人军团的战士们听的,恩里尔离的还挺远呢,阿蒙根本就没看见,又怎会知道人家跑不跑?他将秩序之刃朝着那冷笑传来的方向全力扔了出去,划开一连串的空间裂痕企图发现恩里尔的身形,自己也化为一团金光随着战斧向亚述高原飞去。

遥远的亚述高原上飞来了三条光影,分别带着火光、浓烟与狂风,他们并没有迎向阿蒙,而是扑进了正在交战的战场中。那是恩里尔手下的神使,烈火神基比尔、灰烬神努古斯、天牛神朱璇。

阿蒙那一声吼和一斧飞出,就等于是撕破脸了,他拒绝了恩里尔的要求,以一位神灵的身份直接向另一位神灵挑战。阿蒙并不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灵,他的门徒也上了战场,恩里尔于是也命令手下的神使出战,打破了各神系多年以来默守的规则。

以往这些神使都是在暗中执行任务,给人间的信众以指引和协助,是不会直接上战场的。这三位强大的神使是被恩里尔逼着投入了战斗,恩里尔算准了阿蒙会在此时此地降临,却没有想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超出了自己所控制,惊骇之间有些失措。

阿蒙化为金光飞走了,准备抡斧子去砍恩里尔,没有人看见穆芸女神也追着阿蒙飞去。此时东边幼底河谷的方向又传来一声清啸,林克挥舞着一柄长长的弯刀飞来扑向了战场。他终于通过了考验恢复了力量,从伊甸园赶到恰好投入了这场战斗。

这并不是大陆上规模最大的战争,但一定是场面最激烈的,高手之间的战斗方式与普通的武士不同,他们的首要目标都是限制对方的力量,好让战士们冲锋杀敌。但这场战争又加入了多名神使,这些人互相纠缠与限制,给战阵提供种种保护,但谁都不想不慎殒落。

撒冷军团的实力原本就不如巨人军团,不久前大败后刚刚勉强休整,在强大的精神力量鼓舞下发起了舍生忘死的冲锋,一时间也杀了个难分难解。撒冷军团在歌烈的指挥下轮番冲锋,战线始终保持着逼迫的交叉状态,限制对方远程的投石车与重弩的威力。

最终决定战局胜负的竟来自另外一股力量,在大战进行到最惨烈的时刻,西莉娅公主和海鸥率领一支数百人的精锐骑兵突然杀到,从侧翼插入了战场穿透了巨人军团的战阵,捣毁了战阵后方的投石车与重弩高台。

巨人军团终于溃阵,浮士德下令撤退。三位神使在阵前卷起漫天的火焰、浓烟与狂风掩护残兵逃回恩里尔城,而撒冷军团的高手也同样施展神术相抗激斗,趁势展开了掩杀,一直追到恩里尔城下才收兵。人毕竟是血肉之躯,这番激战打到现在,活着的将士们也都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