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13章 圣诞

重入人世又是怎么回事呢?成为神灵之后可以享受永恒的生命,居住在永生的神国中,已经不必再修炼,很多神灵甚至不必再关心人间的一切。如果回到人间卷入争斗,永生的神灵也会陨落或受到意外的伤害,这是不值得、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但也有神灵会去追求更高的境界,或者是他们在成为神灵之前有未完成的愿望,或者是卷入了某些事件当中不得不面对,因此期待有更高的成就。

神灵也有力量的高低,但是境界的突破不能像人间修士那样仅靠锻炼和冥想,其手段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而且要面对的是不可思议的大考验。造物主的成就能无中生有于虚空造物,开辟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需要他的灵魂包含着对万物的感悟以及见知,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去印证那人间的万事万物,而且不一定能成功。

奥林匹斯神系后起于阿努纳启神系与九联神系,它的神域中各个城邦的关系比较松散,天国中众神的关系也比较松散,除了维系神系的誓言之外,大部分时间是各行其是。就像希顿联合王国的学者喜欢到天枢大陆各地去游历学习一样,奥林匹斯诸神也喜欢学习与借鉴其他神系神灵的感悟,融入自我的哲思当中。

阿尔忒弥斯决定以新生的方式诞生在埃居帝国,以一个普通生灵的身份去见识、去感受、去印证人间的万事万物。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这位女神为何会选择一只猫的身份新生,但神灵的选择与凡人不同,她真正需要的是印证万事万物不同的视角。而且神灵拥有变化的神奇,这种神奇并不是人间的变形神术或信息幻术,就是一种真实的变化。想拥有这种变化,必须在人世经历中修炼,拥有多少次生命的经历就拥有多少种变化的手段,成为造物主之后所开辟的世界也更加丰富多彩。

阿尔忒弥斯重入人世新生为一只猫,这并不是神灵的陨落,而是一种神修炼方式。那只猫就是一只真正的猫,它并不清楚自己是阿尔忒弥斯女神,按一只猫的方式去成长、去经历这个世界。如果它短暂的生命结束了,阿尔忒弥斯女神自然会回到奥林匹斯天国,又拥有了这一世的灵魂印迹。

阿尔忒弥斯女神类似的人生修炼经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是作为猫的这一世的却十分特殊。那只猫开启了灵智,竟然接受奥西里斯的指引成为九联神系中的神使,可能是奥西里斯根本没有看出这只猫的特殊身份,或者就算他看出来了却故意如此。

结果就等于阿尔忒弥斯重入人世被困数百年,最后以薛定谔的身份始终无法从禁锢灵魂的封印中解脱。幸亏薛定谔最后遇见了阿蒙,阿蒙帮助了她也引导了她做出最后的选择,于是薛定谔终于解脱,她离开了人间就等于阿尔忒弥斯回到了天国。

随即这一切都清晰了,阿尔忒弥斯拥有了薛定谔的灵魂印迹和这几百年的见知,但由于薛定谔并没有获得超脱永生的成就,阿尔忒弥斯也没有增长薛定谔这数百年来所修炼的法力。可是她有一个最大的收获——拥有了造物主的成就,很多神灵苦修多年而不得的境界,当水到渠成之后她自然的领悟了,这是用语言无法说清楚的。

在奥林匹斯神系当中,神灵领悟了造物主的成就,开辟的倒不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封闭世界,而是将灵魂中对万事万物的见知融入天国,可以使众神共享的天国更加广袤。宙斯所开辟的这片天国,会随着造物主的越来越多,众神共享的乐园就越来越广。众神加入神系有个誓言,所有造物主开辟的世界都必须融入到宙斯的天国中,然后由神系共享。

阿尔忒弥斯拥有造物主的成就之后并没有急于做这些,而是在天国中修炼巩固,同时也关注着阿蒙的情况。她想去见阿蒙并不容易,奥林匹斯神系与九联神系、阿努纳启神系之间也有约定,宙斯早年争夺主神位时,还得到过伊西丝与恩里尔的帮助。一位神灵不能随便进入其他神系的神域,更不能轻易的插手那里的事情。

但是阿尔忒弥斯并没等多久,报答阿蒙的机会终于来了,因为阿蒙通过了最终的考验,成为了天枢大陆上最引人瞩目的一位神灵。阿蒙离开人间之后并没有前往任何神国,阿尔忒弥斯恰恰可以找到他并提供帮助。

于是阿尔忒弥斯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创造了一片时空,它并不是造物主的世界,就是一片临时出现的时空,由阿尔忒弥斯的法力所支撑,当阿尔忒弥斯收回法力或离开之后,这片时空就会消失,其目的就是让阿蒙恢复力量,并趁机指点他成为神灵后的一些事情。

经过了这一段复杂的灵魂交流,阿蒙终于明白了事情始末,不禁感叹神灵的修炼是凡人不可思议的神奇。就说当年的薛定谔吧,简直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存在。那只猫如果还活着,就是一个被禁锢的生灵,如果那只猫死了,反而会回到天国成为阿尔忒弥斯女神。但它如果是意外殒落而不是自己做出了选择,阿尔忒弥斯可能求证不了造物主的境界。

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究竟是生灵还是神灵、是应该选择生还是死?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状态,谙含神性与人性的真谛,妙不可言。

……

以人间岁月计算,阿蒙在阿尔忒弥斯临时开辟的那一片时空中待了足足两年。这两年间世上并没有阿蒙或阿蒙神,历史的车轮仍然被各种势力汇流成的力量牵引着运转。而在那一片时空中则什么都没有,只有阿蒙与阿尔忒弥斯,阿蒙却宁愿叫她为薛定谔,也只有他才会这么称呼她。

就在阿蒙刚刚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不久,有一位神灵就从虚空中踏出,来到罗尼河入海口出上空的云端,正是塞特。他望着阿蒙曾消失的那片河滩一招手,一片破碎的蝎壳甲中有一支灰色的卷轴飞上了天,远远的被赛特抓在手里。

塞特露出了愤然的神色,突然狠狠的把这支卷轴扔了出去。灰色的卷轴在空中展开,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却没有任何法力攻击,接着又凭空消散。

他在心中暗骂道:“果然如此!是你把毁灭风暴给了玛利亚,换走了伊西丝神殿的半成品。阿蒙,是你让我成为了众神眼里的笑话!你既然没有加入任何神系,我就等着身受重创的你返回人间。成为神灵之后就将殒落,你恐怕没有想到这最终的命运吧!”

恰在此时,赛特突然又扭头向着北边的大海方向望去,开口喝道:“恩里尔,你怎么也来了?”

遥远的云端上,又显现出另一位神灵的身形,正是阿蒙曾见过的阿卡德镇外的牧羊人。恩里尔望着塞特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要这样看着我,你身为伟大的主神,竟然被神域中的一位祭司所伤,直到今天才恢复七八分的力量。我原以为你已经陨落了,居然还能缓过来。此处是九联神域的北部边界,我站在你的神域之外,并没有违反什么。”

塞特又问道:“你怎么会离开自己的神域?听说你最近将马尔都克逼的节节败退,难道是自信已稳操胜券,有闲心跑这儿来看热闹?”

恩里尔笑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我知道你是在等阿蒙,我过来也是想帮忙啊。如果你的力量没有恢复,收拾不了他,说不定我可以出手。”

塞特冷哼道:“我和你一样都拥有造物主的成就,难道还会惧怕一个刚刚通过考验、尚未恢复力量的神灵,我用不着你帮忙。”

恩里尔仍是似笑非笑的样子,轻轻摇头道:“那可说不定呢,阿蒙这个人已经创造过太多的奇迹,就算不是你的对手,也可能有办法逃脱。他若想逃的话,自然是往我这个方向逃,我说不定能帮忙拦住,那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了。”

就在这时,东边的云端上又传来一位女神的声音:“伟大的主神,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赌约,阿蒙并没有向你挑战,你不可以主动伤害他。”随着话音,穆芸女神的身形也显现出来。

恩里尔转过身看着穆芸道:“亲爱的女神,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是的,我和你是有过赌约,只要他没有主动挑战我这位神灵,我就不会伤害他。如果他还是凡人,我自然会遵守这个赌约,但如今的情况不一样了,阿蒙已经通过最终的考验,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

穆芸女神又提醒道:“神灵有神灵的约定,别忘了阿努纳启神系愿意接引阿蒙的承诺。”

恩里尔点了点头道:“我当然不会忘记,所以阿蒙若从塞特那边逃脱的话,我打算拦住他并给他一个选择。他的神殿建立在我的神域中,如果对我立下誓言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我便会救他。如果他拒绝了,我便拦住去路,自有塞特来处置他。”

穆芸女神的脸色变了,从虚空中缓缓抽出常春藤法杖,法杖上翠绿的叶片闪烁着剑芒般凌厉的光泽,显然这位女神心中已经怒极,她盯着恩里尔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出手,这并不违反我对神系发下的誓言。”

远处的赛特突然哈哈笑道:“恩里尔,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马尔都克与你决裂之后,神灵们都忘记了怎样尊敬你这位主神吗?既然你愿意帮助我,那么我也愿意帮助你,假如这位穆芸女神敢冒犯你这位主神的话,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说着话塞特的身形前飘,离开了九联神系的边界,在天空中与穆芸女神、恩里尔呈三角形站立,也转身面对着穆芸女神。看他的架势,假如穆芸女神敢和恩里尔动手的话,他也会出手相助恩里尔的。

穆芸绝对不是他们这两大主神的对手,就算再加上身受重创返回人间的阿蒙也不行。她看了看这两位已经拥有造物主成就的神灵,就这么站在那里手持法杖一言不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云端上出现了奇异的僵持局面。

十天过去了,阿蒙并没有返回人间,一个月过去了,云端上日夜交替还是那么宁静,再转眼已过去了半年,那超脱永生而去的阿蒙还是没露面。恩里尔的神色渐渐有些焦急,赛特的神色渐渐有些不耐烦,而穆芸的神色隐约有形容不出的忧虑。

半年后,穆芸女神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二位,你们愿意等就等吧,就在此地等待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的阿蒙。阿蒙既然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回来,说不定会让你们等上千百年,都克平原的大战正在紧要关头,我就不奉陪了。”说完话收起法杖转身离开了此地。

恩里尔望着塞特问道:“阿蒙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吗?”

塞特沉吟道:“你应该也是清楚的,他刚刚成为神灵,并没有任何神国的接引,说不定何时才会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回过神来,确实有可能让我们等很久。但正因为如此,当他回过神来动念返回人间时,还会像离开人间时那样,就出现在这个地方。”

恩里尔眯起眼睛又说道:“你的伤势恢复的很慢啊,相比半年前,力量恢复的并不多。”

塞特对恩里尔的这种窥探有些不满,但又不好发作,只得恨恨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阿蒙,他斩落了我在各城邦主神殿的神像,也动摇了我在埃居民众信念中的地位,让我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神域的力量源泉,只能像人间修士那样休养疗伤。以神灵所受的创伤来说,估计还要再等三五年才能完全恢复力量。”

恩里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就那么肯定,阿蒙返回人间的时候一定出现在这里吗?”

塞特仍然恨恨的说道:“那是当然,你我都了解,神灵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第一次返回人间,仍是他离开的地点,这被称为神灵在人间的诞生!”

恩里尔望了一眼穆芸女神消失的方向,突然失声道:“这可说不定,神灵自有神灵的办法!穆芸女神会最先离开,令我很意外,你继续留在这里吧,我也要走了。”说完话他一步踏入了虚空,也走了。

但以神灵的眼光望去,恩里尔还在云端上留下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也等于恩里尔本人的感知仍在,继续观望着此地的事情。假如阿蒙回来,想从这个方向逃走,他的影子仍有阻挡阿蒙的法力,但是远没有神灵本人那么强大。

恩里尔就这样走了,塞特望着他留下的影子不禁也皱起了眉头,只得一个人继续等待下去。秋去冬来又是一年多的时光,阿蒙始终没有返回人间,将塞特孤零零的晾在云端上。

……

人间岁月两年后,阿蒙终于恢复,他的法力并没有太多的增长,但形神却已是另一种存在,只能意会却妙不可言。他身为神灵还带着凡人某些下意识的习惯,睁开眼睛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在这孤寂时空中,无所谓睁眼闭眼或者是呼吸。

阿尔忒弥斯开辟了一片时空守护阿蒙,并没有传授他任何神灵的修炼法诀,却给了他很重要的指点,让阿蒙去适应存在方式的转变。见阿蒙有所动作,她柔声问道:“你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谢谢你这样为我耗费心力!”

阿尔忒弥斯莞尔一笑:“相比你曾经为我所做的,这些不算什么。有一个问题我现在可以问了,你对我所在的奥林匹斯神系以及宙斯开辟的天国有什么看法?”

阿蒙答道:“阿努纳启神系和九联神系那些主神闹得很欢,却不知远方的奥林匹斯神系悄然间已后来居上。在我看来,奥林匹斯神系兼容并蓄、博采众长,给了神灵更好的指引,宙斯的天国在将来必然是更强大的神国。”

阿尔忒弥斯眨了眨眼睛又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倒有一个建议。你可以加入奥林匹斯神系,让我作为你的接引者,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

她的话还没说完,两人突然同时神色一变,这片孤寂的时空受到某种力量的扰动,这力量的来源竟是阿蒙!阿蒙感应到一种无可抗拒的召唤,将他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拉了出去,直接破开虚空出现在人间。

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后,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第一次返回人间,已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也是第一次以神灵的身份出现,被称为“神灵的诞生”。这是真正的阿蒙神诞生,不再是多年前穴居野人部落里一个半真半假的玩笑。

如果没有受到神系的接引进入某个神国,第一次从不生不灭的虚空中回到人间,会出现在他消失的地方,赛特正在那里等着阿蒙。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阿蒙并未出现在那里。阿蒙神的诞生,直接降临在都克平原,出现在千军万马对峙的战场上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