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12章 守护你的平安

这样的攻击是最可怕的,因为阿蒙还在与那黑色的闪电相抗,一旦灵魂受扰无法做出正确的反应,便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甚至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万幸的是,这种攻击对于阿蒙来说并不强烈,又有无数人精诚的信念化解了灰色漩涡中的怨念。阿蒙还能够保持灵魂的绝对清醒,始终处于一种强大的战斗状态。

能化解灰色漩涡中精神攻击的那种力量,有一部分来自神域源泉之领域,就是信众们虔诚而专注的欲念形成的能修复灵魂的力量。而另一部分竟然来自埃居帝国以及大陆各地,无数人对阿蒙的崇敬与感激,竟然也形成了一种类似的力量。

亲身经历这种考验,阿蒙才能体会到恩启都当年的意志是多么顽强。并不是恩启都不够强大,而是他面对的考验实在过于猛烈。阿蒙经历的考验远不如恩启都所面对的情形那样可怕,但也堪称有生以来最艰难的战斗。

当阿蒙意识到到清晰宁静的灵魂才是自己最后的守护时,干脆不再挥舞战斧,而是将秩序之刃收进了体内与身心融为一体,手中又取出了一枚众神之泪高举向天空。

他不想将玛利亚留下的众神之泪在此损毁,动用的是历代伊西丝守护圣女所祭炼的另一枚。在灰色的漩涡笼罩下、黑色的闪电缠绕中,阿蒙高举一枚金黄色的神石,淡淡的金辉将身形笼罩,而闪电不断穿过金辉落在他的身上。

阿蒙集中全部的力量只在施展一种神术,并非他最熟悉的伊西丝之赐福,因为那是历代圣女的秘传,而是他在伊西丝神殿翻看典籍所能私学的最高明的祈福神术——伊西丝之守护。其实叫什么名字无所谓,用这枚神石施展这种神术,有着最神奇的修复创伤与安抚灵魂的效果,仿佛历代伊西丝圣女都在为之祈福吟唱。

在无声的闪电劈击下,阿蒙甚至真的听见了那飘渺的吟唱声。他身上的蝎壳甲已经完全碎裂,皮肤发出红色、白色、银色、灰色的闪光,甚至瞬间变得半透明,隐约可见骨肉的轮廓。那不断的伤害在金光中又迅速的得到安抚与治疗,只在比拼神术守护的力量更强还是闪电伤害的速度更快!

不知过了多久,金光渐渐的暗淡下去,那众神之泪化成了金色的液滴融入了阿蒙的身体,然后阿蒙的身形也化成了一团朦胧的金光。灰色的漩涡缓缓消失,旋转着向无穷深处收去,却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那一团金光也缓缓的被吸入漩涡中。

河滩上又恢复了万里晴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阿蒙已经不见了!

阿蒙经历考验的地点就在冥府,奥西里斯只是把他移出到神术空间之外,但仍然能感受到所发生的一切。奥西里斯坐在冥府中于灵魂中喃喃自语道:“他居然成功了,大陆上又多了一位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无论他加入哪一个神系,假以时日,都是堪比马尔都克那样强大的存在,甚至比马尔都克还要强大。

但他现在还没有加入任何神系,在考验中受了重创却不能去任何一个神国疗伤,在那寂灭的虚空中是不能有任何改变的,回到人间仍然是带着重创的神灵。如果塞特想消灭他,或者其他的神灵不想看见他的出现,此时是最佳的出手机会。

谁会来呢?可怜的阿蒙啊,你还不知道,真正难以渡过的考验,是在你成为神灵回到人间的时候。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可是这考验来的太快!”

……

阿蒙在哪里呢?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甚至分辨不清自己是否通过了“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消失了,灵魂也不是生前那样依附于身体的意识,而就是一种抽象而独立的存在。

没有时间与空间,没有光明与黑暗,没有生与死,没有色、香、味、声、触等一切感知,只是一种纯粹的唯心状态,绝对的清明又绝对的混沌,阿蒙在不生不灭无边永恒中。语言也许无法形容这种状态,令人莫名想起了无量光曾说过的一句话——“过去生过去已灭,未来生未来未至,现在生现在无住,超脱于生乃是无生。”

这就是各神系所言的超脱于永生?阿蒙现在只是一缕孤寂的思考,世上已不存在他这个人。无边的寂灭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光明,就像一个火种,照射之处开劈了一个玄妙的存在,于是有了时间和空间。

有一位少女出现在他的感应中,因为她的出现,阿蒙才有了上下左右的相对概念。她是玛利亚吗?阿蒙恍惚中以为是,等感应清晰之后才发现不是,他从未见过这个人,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灵魂中有一个印记受到了的召唤。

她的身材妙曼,棕色的卷发一直垂到腰际,穿着一件银色的长袍,短袖中露出小臂,皮肤白皙光滑。她的长袍闪烁着淡淡的如月华一般的银光,左肩披着绿色的披肩,裸露的右臂上佩戴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护腕。

她左手中指戴着一枚戒指,戒面仿佛是红宝石,带着血红色的光泽。在她的眉心上,有一轮弯弯的下弦月的印记,眼眸深邃充满灵动,睫毛长而密,小巧的嘴唇如玫瑰花瓣一样娇艳,唇线带着诱人的弧度。纤细的腰修长的腿是那么美,却掩饰不住一种略带野性的气息。

少女开口说话了:“我叫阿尔忒弥斯,在重入人世的修炼中见过你,当初离去时曾伤心的问你还会不会再相见?等回归我的天国之后,才意识到原来如此!阿蒙,恭喜你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你的灵魂中有我留下的印记,所以我能在这里找到你。如果你还没有忘记我,就应该能认出我来。”

阿蒙想说话却无法开口,想迈步却不能走过去,因为他只是一缕孤寂的思考,当然没有嘴也没有腿。这时阿尔忒弥斯又说话了,直接印了一段信息进入阿蒙的灵魂——

“神灵的形神一体,与凡人的存在不同,其实每一位超脱永生的神灵都打造成功了一件‘神器’,那就是他自己。也可以在寂灭虚空中创造一位神灵,也是他自己。由唯心而证我,自然化物显像,便又是如身心一般的相貌。”

幸亏这位阿尔忒弥斯不知用什么手段临时开辟了这一片时空,及时找到与点醒了阿蒙,否则阿蒙还不知要在这永恒的寂灭中停留多久,恐怕要等到想起返回人间之后才会恢复形体。

灵魂中接受到这段信息,阿蒙心念一转便意透彻。他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阿尔忒弥斯的身前,带着惊喜的声音喊道:“薛定谔!”

他认出了她,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就像曾经拥抱薛定谔那样去拥抱阿尔忒弥斯,却只抱住了一缕柔和的月光,带着温暖与熟悉的感觉。当他松开手臂时,眼前仍是一位陌生的美丽女神,脸色微红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垂着眼帘。她接受了他的拥抱,但却化成了一缕月光。

不知为什么,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尴尬,两位神灵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阿蒙先开口道:“薛定谔曾经就是你,你却不是薛定谔,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刚从奥西里斯的冥府中来,本以为已了解你选择的新生,在茫茫人世中重逢也许能认出你来,却没想到能在这寂灭的虚空中重逢。你曾面对成为神灵的考验而失败,离去之后却反而成为了神灵。”

“我本就是阿尔忒弥斯女神,在成为薛定谔之前,我就已经是超脱永生的神灵。我重回人间以那样一种方式去经历,也是我的一种修炼。以一个新的生命,去印证人世间的种种,当时的我并不清楚这一切内情。

除非薛定谔成为神灵或者生命终结,否则恢复不了阿尔忒弥斯女神的身份。我是薛定谔,但也不完全是薛定谔,你可以这么称呼我,那只是属于你的称呼,别人却不能这么叫我。”——阿尔忒弥斯低着头,回答了这样一段令人很难理解的话。

阿蒙眨着眼睛道:“那我还是叫你薛定谔吧,因为薛定谔我才会见到你、认出你来。”

阿尔忒弥斯抬起了头,突然扑哧一笑道:“毕竟是刚刚成为神灵,你怎么还是这么狼狈的样子?”

阿蒙一低头,才意识到自己虽然显露了身形,但形象还是在人间最后那一刻的情景。衣服早就没了,全身的肌肤是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黑一块,有些地方带着深深的伤痕,甚至露出惨白的骨肉。他在世上消失时的形象就是这样,显得狼狈而凄惨,而且十分不雅。

等反应过来,已经成为神灵的阿蒙原地一转身就变了模样,还是那般相貌却显得十分整洁。阿蒙出身低贱的矿工,虽然后来拥有了高贵无比的身份,但并没有奢华的习气。他的神灵显像与心境是一样的,穿着一件麻布长袍,素色并未印染花纹,就是都克镇矿工常穿的、最结实耐用的那种衣服,只是非常干净不沾一点灰尘。

这也是他从小的习惯,想当初亚里士多德要给艾蔻·玛利亚找一位仆从时,阿蒙就是镇上唯一头发上没有灰、指甲里没有泥的孩子,成为神灵后的形象便是如此。但此刻的阿蒙神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他年轻而英俊,留着深褐色微微卷曲的头发,目光深沉而坚毅,看向前方似是无声的拷问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阿尔忒弥斯见证了阿蒙神的显像,有些俏皮的点头道:“你在考验中身受重创,但却成功的炼化了形神。神灵的创伤是看不见的,你现在若回到人间,却远不如平常那么强大,想要消灭你是最好的时机。恐怕恩里尔、赛特、甚至是马尔都克都在等这个时机,就算是穆芸女神也阻止不了。”

阿蒙如果没有通过最终的考验,下场自不必说,即使他通过考验成为神灵,在无边的孤寂中也不能恢复所受的创伤。九联神系与阿努纳启神系的三大主神竟都有可能在等着他,阿蒙确实不能在这个时间返回人间。

刚刚成神的阿蒙习惯性的一摸身上,这才反应过来身躯早已不是原先的身躯,一直随身携带的那支“赝品”毁灭风暴已经遗落在河滩上,无法带出人间世界。他抬头问道:“你既然能找到我,一定是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阿尔忒弥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又露齿笑了:“我不应该纠缠薛定谔的经历,但也不能放弃薛定谔的经历,那段修炼已融入了我的成就中,最应该报答的人就是你,现在就是我的报答。我临时开辟了这片时空,你可以在这里休养恢复,直到有把握能安然返回人间,我将守护你的平安。”

阿蒙看了看被不生不灭的永恒所包围的这一片孤寂时空,突然醒悟过来道:“你已经拥有造物主的成就?”

阿尔忒弥斯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点头道:“是的,当回到了我的天国之后,终于求证了造物主的成就。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坐下慢慢说吧。”

这里并没有椅子,也无所谓站着或坐着,阿尔忒弥斯请阿蒙坐下,无非就是一种放松交流的姿态,然后他们就直接在灵魂中交流,就像阿蒙曾经读取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一样,他了解到很多前所未闻的事情——

阿努纳启神系与九联神系是天枢大陆最古老的神系,阿努与安·拉也是两位最古老的创世神,但并不意味着世上没有别的神灵。在埃居以北远隔大海的彼岸、哈梯王国以西隔着海峡远远相望的地方,有一个希顿联合王国,由沿海岸线分布的各个城邦组成,他们信奉的神灵是奥林匹斯诸神,那个神系也被称为奥林匹斯神系。

奥林匹斯神系出现的时间晚于九联神系,当奥西里斯建立埃居帝国的时候,希顿联合王国还处于一片蛮荒状态,但如今已经出现了繁荣的景象,阿蒙认识的远方贤者亚里士多德就来自那里。

希顿王国的贤者们喜欢到各地去游历学习,尤其是来到埃居、巴伦这样文明传承已久的国度,汲取着各种知识。由于希顿联合王国出现的时间很晚,各个城邦之间的关系比较松散,位于远离大陆中央的边远地区又有海洋阻隔,所以天枢大陆列国对它的了解并不多,人们没有刻意关注那里的情况。

阿尔忒弥斯是奥林匹斯诸神中的一员,她的指引者叫宙斯,既是奥林匹斯神系的主神,也是该神系如今的创世神。

当灵魂交流中提到这个信息时,阿蒙不解的插话道:“你为什么用‘如今的创世神’这个称呼?创世神不是唯一的、不可取代的吗?难道还有过去、如今的区别吗?”

阿尔忒弥斯反问道:“在你成为神灵之前,难道已经了解‘造物主’与‘创世神’的成就与区别?”

阿蒙答道:“是的,我见过荷鲁斯,他想拉我入伙对付赛特,告诉了我一个神系诞生与组成的各种情况,还包括成为神灵之后更高的修炼成就。”

阿尔忒弥斯带着轻蔑的语气道:“原来是荷鲁斯那个废物!他有什么资格和你谈合作?伊西丝已经不再,奥西里斯将自己困在冥府,荷鲁斯失去主神位之后什么都不是。但这样也好,你已经了解了很多情况我可以对你解释的更清楚。”

奥林匹斯神系最初与九联神系或阿努纳启神系并无区别,创世神叫做乌诺斯。后来奥林匹斯神系也爆发了诸神之战,新生代神灵领袖的宙斯不仅夺取了主神位,竟然还打落乌诺斯,夺取代了创世神的地位。

创世神是不可取代的,如果创世神陨落,就意味着神国的崩塌和消失,也失去了一个神系所存在的根本,但是宙斯却做到了!他包融了乌诺斯的灵魂见知,在乌诺斯的神国基础上,开辟了一个新的神国,号称奥林匹斯天国。

阿尔忒弥斯还向阿蒙介绍了宙斯与乌诺斯的战斗,已拥有创世神成就的神灵,他们之间的决斗与凡人的战斗方式有很大却别——

有一点情况是荷鲁斯尚不了解的,当一个神系中的神灵拥有造物主的成就、依附于神国开辟属于自己的世界时,就等于将自己的灵魂印迹和一切见知都融入到创世神的灵魂中。

宙斯也是这么做的,但他以更高的成就与更强大的力量又开辟了一个众神共享的世界,反而包容了乌诺斯的灵魂印迹与见知。宙斯等于是用自己开辟的世界吞噬了乌诺斯的神国,他不仅仅是造物主,而且直接取代了创世神。”

宙斯所开辟的奥林匹斯天国,与九联神系的安·拉神国、阿努纳启神系的阿努神国都不一样,接受指引的神使成为神灵后,只要他们愿意将灵魂融入天国,便能建造自己的乐园与宫殿。而且宙斯也不必像安·拉那样必须留在天国中,只要他尚未陨落,不论去了何处哪怕是重入人世,天国也不会消失或封闭。

伊西丝女神曾经发愿而没有取得的成就,宙斯却成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