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11章 考问终于到来

阿蒙面对另一个自己时,抬脚就踏过了天平的彼端,两个阿蒙融合在一起,感觉到身心一阵悸动,仿佛受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召唤。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已经拥有九级成就的阿蒙本不必进入冥府,经过这道门户其实也是一种境界印证,他突然预感到有一种考验已经快要到来。

就在此时,周围的景像改变了,他进入了一座宫殿。这座宫殿是在一座大船上,船漂行在河流中,两岸是一片美丽的沃土。高高的船楼宫殿中央坐着一个人,只是一团侦测神术所能感应到的光影信息,朦朦胧胧没有形体,他便是阿蒙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曾见过的奥西里斯。

阿蒙发现自己脚下的无形之舟已经不见了,化为一根肋骨被面前的奥西里斯所收去,灵魂中有一个声音响起:“来到这里的人,你是哪位神灵所指引的神使?驾驭我留下的冥府之舟来见我,究竟为了什么事情?我没有看见你带着神灵的信物,难道是擅闯冥府吗?”

阿蒙答道:“我来见你,是为了归还你的肋骨!同时表达谢意,你留下的冥府之舟曾救过我的命,也帮助我很多。”说着话他向奥西里斯鞠躬行礼。

看他行的礼、听他所说的话,显然不是九联神系的神使。奥西里斯震惊道:“你究竟是谁,怎么会拿到冥府之舟来见我!”

阿蒙也很纳闷,赶紧答道:“难道您不清楚吗,伊西丝女神已不在!伊西丝神殿中供奉的圣物早已失落,我是在薛定谔的指引下得到这根肋骨的。”他将一段复杂而漫长的信息印入奥西里斯的灵魂,前因后果太复杂了,要想一念之间对奥西里斯解释清楚,阿蒙几乎用了最大的力量。

然后他就听见了奥西里斯的长叹,带着震惊、遗憾、哀婉等等情绪,同时灵魂中又被印入奥西里斯传来的一段信息,解释了这位冥神为何会如此震惊。

奥西里斯当初被塞特打败,这两人相约举行一场决斗,失败者将失去九联神系的主神位。当时安·拉企图阻止这场决斗,并说如果参加这场决斗,失败者将不得进入神国养伤。可是奥西里斯还是接受了塞特的挑战,塞特出手尤其之重,差一点消灭了这位已超脱永生的神灵。

塞特出手狠自有原因,假如是奥西里斯获胜,同样不会对塞特客气的。身受重伤的奥西里斯几乎无法恢复,身为神灵却像亡灵一般游荡在人间越来越虚弱。为了重塑形神,安·拉允许他建立与掌管九联神系的冥府,接引人间信众的灵魂。

奥西里斯最擅长的就是亡灵神术,于是他成为了九联神系中的冥神,唯一留在人间的神灵。阿蒙见过他传给贝斯特的《亡灵书》,而今天进入冥府的经历,就像翻过了《亡灵书》中的一页又一页。一个行将消散的神灵,想要重塑形神异常艰难,除非他能达到“造物主”的境界才能完全恢复。

可是成为造物主对于神灵而言也是异常艰难,不是想修炼就能够达到的,需要各种机缘与幸运,还需要在漫长的岁月中感悟印证。虚空造物来自于灵魂中的见知,是无中生有,但对于神灵来说却不能凭空获得成就。奥西里斯在冥府中观望世上生灵的灵魂印迹,也是他的修炼。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于百年前将灵魂与冥府彻底炼化为一体,进入了一个很重要的修炼阶段,从那时起便无法离开,外界一切信息只能从进入冥府的灵魂那里得知。直到今天,他并不清楚伊西丝女神已不在、冥神的肋骨已经被人盗出,甚至不清楚贝斯特已经离去。

埃居帝国发生的事情,比如伊西丝守护圣女与降临神殿的恶魔作战而牺牲,埃拉赫特法老推行一神教改革,最近伊西丝神殿变成了塞特神殿,有一位叫“撒旦”的恶魔四处斩落塞特神像等等,奥西里斯反倒是清楚的。

阿蒙很诧异的问道:“难道进入冥府的灵魂中,没有人了解这些内情吗?”

奥西里斯反问道:“你是为了寻找玛利亚的灵魂而来,可你是否知道,大成就者的灵魂可以不进入冥府而自行散去?”

阿蒙来之前就已经有思想准备,他知道在这里找到玛利亚灵魂的希望十分渺茫,想当初在阿努纳启的冥府中,他见到了都克镇矿工一族的灵魂,包括达提斯镇长和自己的父亲,但却没有老疯子。神域中那些愿望与信念清晰、身体与灵魂融合的大成就者,逝去时可以抗拒冥府的召唤,除非是自愿接受冥神的审判。

当年的老疯子自然不愿意死后进入冥府,看来玛利亚也不愿意。

阿蒙点头答道:“我早已想到了这一点,但还要来一趟才能安心。我有些奇怪,你竟然没有听说过冥神肋骨被盗的消息,难道当年这件事连法老都不知情吗?我见过法老拉西斯二世本人,他并没有大成就,逝后的灵魂也应该进入了冥府。”

奥西里斯答道:“那是神殿的丑闻,而且十分隐秘,大祭司们不想让法老知道自己的失职也很正常。我知道有一位大魔法师带走了圣女,埃居帝国官方并没有公布真相,但却不了解他当时把冥神肋骨也偷走了,法老也不完全知情。拉西斯二世的灵魂确实来到了冥府,这位法老自己也死于篡位者的谋杀,在他的生前,并不了解帝国中的所有事情。”

阿蒙惊讶道:“拉西斯二世死于篡位者的谋杀!是谁杀了他?”

奥西里斯沉声道:“身为冥神,我了解人间太多的秘密,但冥神有冥神的原则,这些秘密只属于逝者。我是看在你挑战塞特的面上,才会和你说这么多,但绝不会告诉你逝者已埋藏的秘密。你不是为了拉西斯二世而来,趁着我愿意和你说话的机会,有什么事就快开口吧!”

阿蒙给奥西里斯带来了相当震惊的消息,可以想像奥西里斯会有怎样的震撼,但听他的语气经过短暂的惊讶后又变得波澜不惊。也难怪,身为冥神早已看破了人间太多的事情,包括所有愿见与不愿见的秘密、各种不可告人或骇人听闻的经历,这位冥神的心早已不会被任何事轻易打动,更不会在阿蒙面前流露太多的情绪。

阿蒙又鞠一躬道:“我想请教灵魂的秘密,我能否找回玛利亚?”

奥西里斯不紧不慢的答道:“你所了解的已经足够多了,身为她那样的九级大神术师,逝去的灵魂可以不来到我面前,直接消散于天地间,可能还带着某种愿望。那愿望未必会在新生中实现,新生也不会像她所想像,但却有着奇妙的联系。

就算有一个新的生灵出现,那也不再是她,甚至不再是一个人!我说不清楚你这种寻找的意义,实际上我认为是没有意义的。你有那枚带着她灵魂印迹的众神之泪,但只有玛利亚本人才能打开,所以那是一种指引。

如果你有这个愿望,有一天或许能见到那新的生灵,如果以你的法力能够打开众神之泪中的灵魂印迹让她看见,那就说明你找对了人。但我可以做一个假设,假如有一个人,向你展示一段生命的经历,告诉你那就是他所寻找的你,你会怎么想?你首先要想明白这个问题。”

阿蒙怅然良久,他在奥西里斯这里并没有得到更多的答案,只是明确了荷鲁斯曾经的说法,但是奥西里斯最后这一问却让他想通了很多事情,良久之后才叹息道:“我明白了,多谢你问的问题,我不再刻意强求这件事的。……伟大的冥神,我为何看不清你的面目呢?”

奥西里斯反问道:“你为何闭着眼睛呢?以凡人的眼睛,自然能看清我的面目。”

阿蒙到现在一直是闭着眼睛的,对于他来说睁不睁开眼睛其实没什么区别,闭着眼睛能以灵魂看清楚周围的一切,还能看到凡人所看不见的东西。他所看见的奥西里斯是类似于亡灵的形式存在的,并没有重塑神灵的形体。

当他抬起头睁开凡人的眼睛时,终于看见了宝座上的冥神,他的脸庞很年轻,留着长长的带着波浪状的胡须,头上戴着白色的高冠,左手拿着一根棍子状的权杖,右手则托着一个罐子。这就是奥西里斯的形像,阿蒙在神殿中见过。

奥西里斯的眼眸就像深渊一般平静而波澜不惊,似通往无情的黑暗。见阿蒙抬起头与他对视,奥西里斯又说道:“我已经给了你答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阿蒙看着他的眼睛质问道:“你为何要那样对待贝斯特?”

奥西里斯的神色微微有些激动,用嘲笑的语气道:“我有必要回答你这样的问题吗?你又想质问我什么?指引一只流浪的猫成为贝斯特女神,我应该受到怎样的责问?至于后来她的使命以及遭遇的最终考问,你自己也曾是埃居大将军,是否也有人责问过你为何要让战士上战场呢?”

这些倒是无可指责,阿蒙叹了口气又问道:“贝斯特应该感谢你,但她也是九联神系中最出色的神使,完成了所有艰险的使命。只是到最后,当她在‘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中失败时,你为何要那样对她?”

奥西里斯冷冷答道:“我给了她选择,而你比我更清楚,她最终做出的选择。”

阿蒙说道:“她自己能做出的、而你也无法阻止的事情,不能算是你给她的选择。你曾让她献出灵魂的印迹融入你自己的灵魂,或者就像你这样也类似亡灵的状态修炼,为你的探索提供另一种印证。我本想问为什么,但看见你如今的样子,多少也明白了一些。”

奥西里斯的声音又变的激动起来:“这是我的修炼,你以为拥有造物主的成就是那么简单的吗?需要灵魂中拥有近乎无限的见知,要用多少漫长的岁月留下万物的烙印!需要在这个世界中炼化自己的灵魂,才能在灵魂中开辟另一个世界。

我将灵魂与冥府炼化为一体,融入那么多世人的经历,你以为是好受的事情吗,而我已忍受了这么久!我是曾请求贝斯特献出灵魂印迹,但那不是命令,她做出了拒绝的选择,却受困于九联神系的誓言,直到最终放弃而离去。”

阿蒙看着这位冥神,突然摇了摇头:“奥西里斯,对你我无可指责,薛定谔也无可抱怨,她确实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其实我也了解一些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他们只在神国中享受永生,并不勉强自己再做什么,而你还在冥府中苦苦修炼。

我也去过阿努纳启的冥府,确实不如你的九联冥府,那冥王埃雷彼也不如你。但是我想说,你这样的修炼也许还不如贝斯特做出的选择,更不如伊西丝的愿望。虽然贝斯特并非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但我觉得她最终的选择也许比你当初的选择更有意义。

如果就如你所说,新生是存在的,何苦不去选择新生呢?增长人世间的见知,最有价值的是自己的亲身体验与印证。虽然那样做可能让你永远迷失,似乎是一种陨落、似乎是放弃了永恒的生命,那位叫奥西里斯的神灵也有可能永远不在,但或许更接近真正的神性源流。”

奥西里斯愣住了,愣了半天才用低沉的语气说道:“你觉得?你居然想指点一位神灵的修炼?”

阿蒙又摇了摇头:“我虽然不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但这并不妨碍我去思考神灵是怎样一种存在。至少在我的眼中,玛利亚比你、比塞特、比荷鲁斯更能够代表神性的光辉,虽然她只是一位凡人。”

奥西里斯皱起了眉头,刚想追问什么却突然间神色一变。阿蒙的神色也变了,感觉到什么恐怖的力量正在锁定他的气息,就连这神奇的冥府空间也无法阻隔。只见奥西里斯一挥法杖道:“我不知该恭喜你还是该同情你,但你不能再留在这里!”

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了,空间移转形成一股逼迫的力量,硬生生的把阿蒙逼出了立足之处。等他再看清周边的一切,已经到了罗尼河三角洲深处一片荒凉的滩涂上。这一大片滩涂被河水淹没了一半,是罗尼河下游扇面形的支流之间一个季节性的孤岛,岛长生长着齐膝高的软茎草,四面水天苍茫一片。

阿蒙两次进入冥府,第一次差点被阿努纳启的冥王埃雷彼扣下,冒着生命危险强行逃脱;第二次话还没说完,却直接被九联神系的冥神奥西里斯以大法力送出了冥府。看样子奥西里斯本来还有话想追问阿蒙的,可是意外的状况来的太突然!

阿蒙出现在河流间的滩涂上,已经来不及考虑别的任何事,抬头就看见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那不是风卷动的云、而是仿佛通向无穷深处的缺口,饱含着未知的莫大恐惧。他刚一站定,周身就被一股恐怖的气息牢牢的锁定,无论如何都闪避不了。

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终于到来!

阿蒙曾亲眼见证恩启都如何陨落,也从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了解了其过程,却没想到今天这最终考验会来的这么快。阿蒙在第一时间向着天空挥出了秩序之刃,银色的弧光斩开了一道空间裂隙,他仿佛置身于另一个被割裂的空间内,假如是斗法的话,这是最高明的闪避。

就在同一瞬间,灰色漩涡中劈出一道黑色的闪电,呈螺旋状带着无数的分叉瞬间就到了阿蒙眼前,丝毫无视那空间裂隙的阻隔。阿蒙只觉得全身一热,衣服瞬间就化为了飞灰,露出了贴身穿的蝎壳软甲。那亮晶晶的蝎壳甲片发出了蓝色的烟光,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道碎裂的痕迹。

在蝎壳发出的烟光中,阿蒙竟然感受到大漠毒烟的气息,来自那些黑色的闪电缠绕。他手中的战斧已经舞成一团银光,无数道空间裂隙像蜘蛛网般撒开,仿佛在经历人生最激烈的一次战斗。对手是无形的但可以感觉,仿佛是冥府中那巨大天平彼端的另一个阿蒙。

黑色闪电中所蕴含的力量与他一样强大,每一位面临这种考验的神使应该都会有这样的感受。但那黑色闪电并没有任何格斗或攻击技巧,就是看阿蒙自己如何去承受。如果仅仅是这样,对于阿蒙来说倒不必害怕,他强大的可不仅是力量。

可是黑色闪电中有无数道分叉,每一道分叉都包含着一记似曾相识的攻击,力量强弱不定,并不同时发出,可是却绵绵不断的袭来,没有什么方向和角度可言,阿蒙要用强悍的身体和出色的反应去抵挡。

天空那灰色的漩涡中,还有震颤的冲击不断的传来,深入灵魂引起无可抗拒的共鸣。那是阿蒙的一生所遭遇的生灵对他的欲念反袭,是一种弥漫的精神攻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