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9章 海鸥

用灵魂的印迹祭炼出众神之泪,镶嵌在法杖上施展伊西丝秘传神术非常有效,就似历代圣女在默默的相助。而对于阿蒙来说,只要能够从历代圣女对伊西丝的祷告中感受到灵魂的共鸣,就可以在无边的寂灭虚空中随那枚众神之泪的指引进入安·拉的神国。

荷鲁斯并不清楚那两枚众神之泪都在阿蒙手中,但它们都可以做为进入安·拉神国的引路石,无论阿蒙是否是九联神系的神灵。

一个人的生命结束了,形体消失,灵魂或进入冥府或归散于天地。假如归散于天地,可能会有一个新的生灵诞生,拥有自己全新的生命。如果这位生灵有幸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也可能会在冥想之境中经历玛利亚的人生。但被这种经历纠缠不脱的话,便渡过不了考验,若能渡过考验,那么就是此生的自己。

灵魂转生可以说存在也可以说不存在,前生与新生的联系可以说有关也可以说无关,其中的深奥玄妙就连神灵也无法完全说清楚。荷鲁斯听安·拉提起过,在遥远的东方另一片大陆中,有一群逍遥的超脱者可能对此了解的更透彻。

而天枢大陆各神系所指引的修士,信念中是不讲究这些的。因为一旦受其所困,将是无穷无尽的纠缠,无法得到真正的超脱。阿蒙如果想找已经不在的玛利亚,倒可以尝试一种办法,将有着玛利亚灵魂印迹的众神之泪以身心祭炼,冥冥中可能会受到一种指引、可能会找到一个新的生灵,如果玛利亚的灵魂真的转生的话。

但荷鲁斯也引用安·拉的原话告诉阿蒙,那么做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有意义的话也只是新的生灵自身的意义,与玛利亚无关了。

接受了这段信息,阿蒙站起身来向荷鲁斯行礼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但我能听出来,你对此也不是很了解,是吗?”

荷鲁斯点了点头:“是的,我并不是很了解,在九联神系众神中,对逝去的灵魂了解最多的,当然是冥神奥西里斯。”

阿蒙鞠躬道:“多谢指点,我会去求见奥西里斯。”

荷鲁斯有些诧异的说道:“奥西里斯在冥府,你不是九联神系的神使,而且还是活着的人,他不会见你的。”

阿蒙:“我自有办法进入冥府,也自有办法见到他向他请教。你今天告诉了我这么多,我虽然没有接受你的建议也应该感谢,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若没有的话,我要离开这里去九联神系的冥府了。”

阿蒙等于在下逐客令,荷鲁斯今天来找他,是想把他拉入九联神系合伙对付塞特,但也仅仅是动动嘴皮子,没有什么实质的言行能打动阿蒙。阿蒙虽然想对付塞特,但是对荷鲁斯的建议并不感兴趣,甚至不愿与之为伍。

荷鲁斯曾经是九联神域的主神,但他也是九联神系中最年轻、资历最浅的一位天神,对人间的事情可能了解不少,但是对神灵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但阿蒙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他增添了很多疑惑,有疑惑就可以去思考去求证,所以决定去拜访奥西里斯。

与其他的天神不一样,奥西里斯就在人间,阿蒙甚至知道九联神系冥府的位置与门户,是可以见到他的。荷鲁斯也站起身来道:“难道你不打算回埃居了?还有十二个城邦主神殿中留着塞特的神像,包括梦飞思城中的塞特神殿。如果你想将之全部斩落,我可以帮你。”

阿蒙摇了摇头:“无论那神像在与不在,我已经斩落,您请回吧!看你的样子还需要好好养伤,最后问一个问题,你刚才是不是隐瞒了一件事?没有说出神器或圣物的另一种用处。”

荷鲁斯一愣:“我隐瞒了什么事?”

阿蒙:“在战斗中使用神器可以锁定神灵,如果神灵摆脱不了,就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进入永恒寂灭的虚空。我亲眼见证过玛利亚展开毁灭风暴的那一刻,众神之泪发出金光施展的是伊西丝之禁锢,锁定了塞特的身形。”

说着话他缓缓抽出了封印之眼,看着荷鲁斯道:“这也是一件神器,你离得太近了,在我的侦测神术能锁定的范围之内。如果我是敌人,你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要么战斗,要么设法脱身逃走再说。……不要担心,我无意与你为敌。我感谢你今天告诉我的一切,但我依然认为,你做为埃居曾经的主神,放弃了自己所守护的责任!”

荷鲁斯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终于一转身走向大海波涛中,就在海岸线上一步踏入虚空,最后的声音传来:“我知道现在无法说服你,等你成为真正的神灵之后,可以再来找我。”

阿蒙刚才的话另有含义,荷鲁斯败给马尔都克可能无奈,但他当初被恩启都吓退、后来又被塞特逼退,都选择了回避而不是抗争,做为埃居帝国曾经的主神还不如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如今他想拉阿蒙入伙报复塞特,企图夺回自己曾失去的一切。假如阿蒙真的能够做到的话,那也是阿蒙所得到的成就,而不再是荷鲁斯的。

……

荷鲁斯走后,加百列从山林间走到了海滩问道:“您要去冥府求见奥西里斯吗?”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你听见了我们刚才的谈话?”

加百列:“我只听见了您的话,却听不见荷鲁斯在说什么。”

阿蒙笑了笑:“神灵毕竟是神灵,看来他不想让你听见。”

加百列:“如果是秘密的话,我不想追问什么。您去冥府是为了玛利亚吗?又如何肯定奥西里斯一定会见您?”

阿蒙伸手取出了一根骨头:“这是冥神的肋骨、出入冥府之舟,我将它归还给奥西里斯,奥西里斯就一定会见我。”

加百列提醒道:“这件神器对您很重要,有太多的用处。”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但它毕竟不是我的,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了。你手中的秩序之刃也是一件神器,那才是属于你自己的。”说着话他也在加百列的灵魂中印入了一段信息,就是刚才与荷鲁斯交谈的整个过程。

加百列也愣住了,过了半天,才长叹一声说道:“您终于不再与塞特的神像继续做无意义的纠缠,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您刚才指责荷鲁斯放弃了曾经的守护责任,那么是否应该也想一想自己,您是否也有守护的责任?

您是撒冷城的阿蒙神,如今撒冷城正处于都克平原的混战之中,那里的民众每天都在召唤你关注的目光。而伊索城主一定已派人潜入埃居四处打探你的消息,伊甸园中的众门徒也一定在不安中苦苦的等待与盼望。你却一年多毫无消息,这是不应该的。”

阿蒙低下头道:“我知道不应该,此去冥府也许并无意义,找不到我想要的,但我必须要去一趟才能安心。”

加百列:“你终于恢复了冷静,灵魂中却仍然有纠缠。不如这样吧,我拿着冥神的肋骨去见奥西里斯,而您先回撒冷城。”

阿蒙摇了摇头道:“这一年多来有太多的人在苦苦寻找我,而我却没有留下任何消息。所以我决定派你先回去,既转告我的情况也帮助伊索他们。我要先去九联神系的冥府,然后我才能回去,请原谅我的任性。”

加百列看了阿蒙半天,终于叹息道:“也许您并没有做错,无论是谁都不应该放下的,既然你可以进入冥府那就去吧。我先回撒冷城,现在终于明白,所谓的守护并非仅仅是守在您的身边,也包括您所肩负的责任。”

阿蒙取出封印之眼递给加百列道:“请把你的战斧借给我,万一我在冥府中受困,可能需要它帮助我脱身。带着我的剑回撒冷城,它既是我的信物也可以帮助你战斗。”

阿蒙去过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曾差点被扣下,所以也担心在九联神系的冥府中出意外不得脱身。既然把冥神的肋骨还给奥西里斯,手中也没有了信息湮灭与空间乱流那样的卷轴,自然不可能再像当初那样逃脱。

但他当年只是掌握一体两面力量的五级成就,而今天已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就力量而言可以说达到了境界的巅峰,各神系的九级神使也没有比他更强的,甚至比恩启都那种纵横天下的武士也只强不弱。

阿蒙与手持秩序之刃的加百列交过手,了解这柄战斧的特点,它已是一件神器,材质经过了彻底的炼化可以随身心而变化。这是加百列祭炼的法器,可以与她的灵魂相感应,她本人使用起来自然最顺手,但由于境界的原因尚无法发挥最大的威力。

加百列当初并不完全了解什么是神器,但她无意中打造了这件武器,竟拥有切割空间的威力,阿蒙甚至感应到秩序之刃能够割裂侦测神术的感应空间。如果在冥府中出了什么差错,利用这样的神器应可脱身,毕竟就连九联神宫他都闯过。

加百列当即就明白了阿蒙的用意,递过秩序之刃接过封印之眼。她刚想告辞,却突然转身挥剑喝道:“你这只鸟儿,鬼鬼祟祟窥探了一个多月!怎么又过来了?”

剑芒无光带着一股荡漾的力量,将周围的光影像幻影般划开,一个潜藏的身形露了出来。此人正从半空飘然飞落,站在海浪边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他的衣饰有点奇怪,穿着洁白底色带着灰蓝斑点的碎花长袍,看模样大概三十岁左右,很是俊朗,只是额头有点高、脑门微微发亮,脸颊略显消瘦,笑着说话的时候露出的门牙不小。

阿蒙暗中对加百列道:“你别吓唬他,人家原先就是住在这海岛上的,我早就发现了,他的出身应该与当年的云梦很像,是开启灵智的生灵,天赋很好力量也很神奇,就是胆子小了一点。”

加百列也暗中笑道:“倒不是胆子小,鸟类的天性如此。看样子他是长年生活在海中,没有见过太多的人,并不了解自己的强大。前阵子一直在周围转悠不敢靠近,今天怎么主动过来了?看样子是有事。”

说话间那男子已经走了过来,向着阿蒙行礼道:“您是神灵吗?看样子你们就要离开了,我忍了好多天还是忍不住想过来。有些问题我找不到人问,看你们的样子并不可怕,不知可不可以向您请教?”

阿蒙微笑道:“不必害怕,你就住在这个海岛上吧?我们来到这里,你却吓得躲了起来,我早想和你打招呼。……至于我是不是神灵,要看你如何理解,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人眨着眼睛道:“如何理解神灵?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看有个人一步从虚空中踏出,就像神灵来到人间,然后您挥出了剑,他又退回到虚空中。我有一肚子疑问,可是又害怕你们会把我抓起来,忍了很久终究没忍住,因为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阿蒙诧异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老老实实的答道:“我叫海鸥。”

加百列沉声提醒道:“是问你的名字,不是问你的来历!”

那人有些纳闷的答道:“我的名字就叫海鸥呀,难道不可以吗?”

阿蒙忍不住又笑了:“当然没什么不可以,这个名字还真够坦诚的。你穿的衣服很有特色啊,是羽毛幻化的吧?谁教你的变形神术,你又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能告诉我吗?”

海鸥眨着眼睛回忆道:“那是很多年前了,反正有好几十年了,有一位神灵般的老人家从海上飞过,落在这个岛上休息,偶尔发现了我。那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思考,一天到晚在胡思乱想,这位老人家就教了我很多东西。直到他走后的很多年,我才一点一点的学会,但还有很多困惑得不到指点,可惜那位老人家始终没有再来。”

阿蒙有些诧异的问道:“你知道那位老人家的来历吗?”

海鸥答道:“他的名字叫尼采,据说是来自一个叫都克镇的地方。我曾请求老人家带我离开,可是老人家说他要远游彼岸的大陆,还说都克镇那个地方不适合我待着。……您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这个海岛很多年前有人来过,岛上还留着伐木建造的小屋,万没想到,几十年前曾在这里停留的人竟是老疯子尼采!

阿蒙握着战斧的手微微有些发抖,神色很激动,不由自主的迈步向海鸥走去,把海鸥给吓着了,一时之间紧张的站在那里不敢再说话。阿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收起战斧叹息着柔声问道:“他老人家还对你说过什么?”

海鸥:“老人家临走之前对我说,我还很弱小,能飞到这里的人都堪比神灵一般强大,见到了一定要小心。他还说远方的大陆对于我这样的生灵是危险的,有人可能会把我当妖魔斩杀,还有强大的召唤师会在我的灵魂中打下烙印,将我当召唤兽驱使!我一听就害怕极了,多少年都没敢离开这里。”

阿蒙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见到我们会躲得远远的!当年的你确实很弱小,又刚刚开启灵智,如果在懵懂中不慎闯入大陆上的人间城邦,确实很危险,老先生的提醒是对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自己摸索着竟有了如今的成就,已经很强大了。我想问你,你是老先生的学生吗?”

海鸥的眼睛又眨了眨:“学生?我不是呀!老先生不让我叫他老师,还说他在探索一条道路,可能更适合发挥我的天赋。他已经不太可能成功了,但他的学生如果能成功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继续指点我。我就等啊等啊等啊,一直等了这么多年……”

阿蒙已经彻底清楚了,想当年老疯子远游西顿联合王国时,曾横渡大海,在苍茫大海中飞累了落在这个孤岛上休息,却恰好发现了一只开启灵智的海鸥。就像阿蒙当初指点云梦那样,老疯子顺手指点了海鸥,临走前还给了他一些忠告。

海鸥一直在这个岛上等着尼采或尼采的学生呢,一等就是几十年,真是朴实的可爱!老疯子却没有对阿蒙提起过海鸥,他老人家一生经历的事情太多,在海岛上停留的一段时光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插曲而已,他可能也没想到那只海鸥会有今天的成就。

也许尼采早就把海鸥忘了,就算还记得,晚年的时候事情太多便没有顾得上。老疯子曾在一枚大地之瞳中给阿蒙留下了许多讯息,包括他结交的各种人,其中有梅丹佐的祖先还有后来成为伊西丝神殿大祭司的乔治。

阿蒙在穴居野人部落中读取那段信息的时候,曾一度心神动荡不能保持平静,信息神术中断了,后面有一小段内容他没有读到。老疯子可能提过也可能没有提起海鸥,但阿蒙已经无法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