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8章 从造物主到创世神

阿蒙露出了疑惑之色:“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

荷鲁斯淡然一笑,抬起头看着阿蒙道:“你很强大,最近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你是多么的狂妄而骄傲。但你毕竟不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明白的。”

阿蒙答道:“你错了,我斩落塞特的神像并非是因为狂妄或骄傲,事实恰恰相反,是因为我弱小而无能为力,找不到塞特,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逼他现身。……有些事情我确实还不了解,而你来到这里,我想并不是为了证明你知道的更多,而是想告诉我什么,就请让我向您请教!”

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来到的并不是神话描述中的天国,也不是云游诗人们所歌唱的富丽堂皇的天神世界,实际上他们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到了一个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这是荷鲁斯告诉阿蒙的,大大出乎世人的意料。

只有并不存在,才是永恒的存在。这可能是一个哲学家思考的终极命题,但也是超脱永生的神灵求证的结果。

阿蒙还无法透彻的理解,因为他尚未印证,只是听荷鲁斯的描述。那里并不是什么异界,也并不是什么神宫神界,它无边无际也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就像万物出生之前。

阿蒙曾在叙亚沙漠遭遇无量光,无量光曾说过“不生不灭”,就是另一种很好的描述,又提到“从无住本立一切法”,显然是在谈超脱永生后更高的成就。

荷鲁斯首先告诉阿蒙这些,主要是为了解释一件事,为什么成为神灵需要神系的接引?天枢大陆上也曾出现过马尔都克那样的天才,自行探索领悟了本源力量,成为了超脱永生的神灵,但最终还是加入了阿努纳启神系。因为成为神灵后,进入的是不生不灭、一无所有的永恒。

安·拉在九联神系中被称为创世神,神话传说中是他创造了世界也创造了众神,而实际上他的确创造了一个世界,于仿佛无边永恒的寂灭中开辟了一个神国,这才是九联神系真正的起源。

荷鲁斯说到这里,阿蒙忍不住插话道:“安·拉真的创造了一个世界,一个本不存在的神国?”

荷鲁斯点头道:“是的!你能否想象自己开辟一个世界,日月山河就如你的愿望?它不是梦境,就是真正的创造属于神灵的万物。接受神系指引的人,成为神灵之后就可以进入那里享受永恒的存在。安·拉的世界就是九联神系的神国,一切根据安·拉的意愿所创造。”

阿蒙闭上了眼睛,他能够想象却无法去求证,因为无论力量多么强大,他也不可能创造世上本不存在的东西,却想起了另一件事,于是睁开眼睛又追问道:“神灵只有进入神国,才能疗伤吗?”

荷鲁斯又点头道:“神灵在那永恒的寂灭中,怎么可能疗伤呢?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进入神国回,要么回到人间。”

阿蒙一指荷鲁斯那只空荡荡的袖管:“这就是你所受的伤吗?是塞特砍下了你的一只手臂吗?”

荷鲁斯摇了摇头:“神灵和凡人不是一样的存在,唯心化物而现形。如果我愿意,可以长出很多只手臂来,但我留着这只空袖子是因为伤势未好,心中的自我就是这样的形像。伤我的人是马尔都克,而塞特趁机将我逼退主神位,并与马尔都克达成了新的约定。”

原来如此!阿蒙早就了解各神系之间有约定,神灵不可以轻易直接插手人间的争斗,除非是受到了凡人的主动挑战。荷鲁斯在红岬防线化出了巨大的云鹰身形,和恩启都动手了。乌鲁克军团来自巴伦王国,而巴伦王国的主神是马尔都克,于是马尔都克出手挑战荷鲁斯。

荷鲁斯战败,塞特出面与马尔都克达成新的约定,并趁机将荷鲁斯逼退主神位。后来荷鲁斯一直在安·拉的神国中疗伤,直到塞特被玛利亚展开毁灭风暴重创,也来到安·拉的神国。荷鲁斯不愿意与塞特待在一个地方,于是回到人间。

荷鲁斯说的越多,阿蒙的疑问越多,忍不住又追问道:“我听说伊西丝女神已不在,难道她不在安·拉的神国吗?如果是那样,她又去了哪里?”

荷鲁斯的神色变的有些难以形容,似感慨又似遗憾,低下头答道:“伊西丝女神确实不在了,或者说已经陨落。但她的陨落并非是因为与谁争斗,也并非是永恒的生命到了尽头,而是发愿追求一种更高的境界,我很难对你解释清楚”

阿蒙的神色也深为震撼,不由自主的前倾着身体问道:“更高的境界?超脱永生的神灵还有更高的境界,也需要通过考验?”

荷鲁斯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考验,而是发自内心的愿望。伊西丝追求的是比安·拉更高的境界,可惜她没有成功,按照人间岁月计算,应该是在五十年前消失的。”他说话时将一段复杂的信息印入阿蒙的脑海,这种交流方式很类似当初大愿地藏曾使用的手段——

超脱永生的天神是永恒不灭的存在,但是这种永恒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一步迈出人间,停留在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里,如果再回到人间,自身就如刚离去时那样,但人间恐怕已有千百年的沧桑改变。无论是谁置身于这样的处境,都不会生出太多的眷念之心,神灵也会追求更高的境界。

当初的安·拉在一无所有中开辟了自己的世界,灵魂所包含的见知有多么广大,这个世界就有多么广袤。安·拉创造了这个世界中的一切,最初的时候,这个世界只属于他,只存在两件“东西”——安·拉和他创造的万物。这样的神灵被称为“造物主”。

但其他的神灵进入不了这个世界,因为他们不是安·拉所创造。后来安·拉的境界更高,已经达到了超脱永生的神灵所修炼的极致,终于能够打开这个世界,让受其接引的神灵从永恒寂灭中进入这个神国,九联神系就此诞生。这样的神灵被称为“创世神”。

后来有两位神灵也拥有了“造物主”的能力,就依附于安·拉的神国开辟了自己的灵魂所创造的世界,他们就是伊西丝与塞特。如果他们也能像安·拉那样达到“创世神”的境界,就可以建立新的神系。

为什么说安·拉的境界是超脱永生的极致?伊西丝曾向安·拉请教,安·拉告诉了她其中的原因。如果还想奢求更高的境界,必须以永恒的灵魂发愿,失败的话就意味着陨落,所创造的世界也会消失。既然已经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又何必做出这样的选择?

“创世神”在神系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唯一地位,与人间神域的主神也是不同的概念,他是永恒不可替代的。但在一般凡人的眼里,成为创世神也并非没有代价,因为他的灵魂与所开创的神国是融为一体的,所以不能随意离开神国。创世神一旦离开,这个神国就会封闭,其他的神灵便无法进入。

但对于创世神本人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代价,而且宁愿如此。已经拥有了灵魂所创造的世界,还能将之打开接引神系中的神灵,又何必回到人间或永恒的寂灭中呢?

已经成为“造物主”的伊西丝与塞特都有更高的追求,但做出的选择却不同。

塞特想成为与安·拉一样的“创世神”,在伊西丝陨落后,塞特将荷鲁斯逼退主神位,让埃拉赫特法老进行一神教改革,奉安·拉为唯一的神,自己则号称众天使之长,就能看出他的想法来。至于其修炼的奥妙,连荷鲁斯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并没有印证到那种境界。

伊西丝则做出了另一种选择,她要开辟另一种不同的神国,对于创世神自己、对于进入神国的神灵们都有所不同。

凡人很难理解其区别,可以勉强用人间的事物类比。比如在安·拉的神国中,神灵如果想要一座宫殿,自己没有办法去建造,因为那是安·拉的灵魂世界,只能请求安·拉为他造一座。而伊西丝所追求的神国,其他神灵只要将灵魂融入其中,就可以自己建造神殿。

另一方面,这个神国不会因为创世神的离开而封闭,只要创世神没有殒落,不论其在什么地方,神灵都可以进入那里。但是伊西丝失败了,代价就是永恒的生命殒落。

灵魂中被印入这一段信息,阿蒙沉默了很久。海上的太阳已经渐渐升高,远处的波浪倒映的光点闪烁有些刺眼,风渐渐变大了,吹的衣袂猎猎作响。阿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不是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就可以建立一个神系,蝎子王泗水的想法有点可笑了,而自己原先的想法也有些不切实际。

有些事情尹南娜并没有告诉他,可能是因为尚无必要,也可能是还没有来得及细说。尹南娜心里清楚阿蒙不愿意加入阿努纳启神系,至少现在是不可能劝说他的,但这位女神也说过,等他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之后,愿意做为阿蒙的接引者,到那时阿蒙可以重新考虑。

泗水也罢阿蒙也好,假如真的成为了超脱永生的神灵,倒是可以建立属于自己的神域,并指引门徒修炼本源的力量,但尚不能建立真正意义的神系。从超脱永生到成为造物创世之神,还差的很远。众神使加入某个神系的誓言,并非仅是一种效忠或承诺,在他们成为神灵的前后,确实能够得到一系列至关重要的指引。

良久之后阿蒙才开口道:“如果塞特不愿意见我,我只有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之后,才能找到他,你今天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些吗?谢谢你!虽然我早已知道,但此刻才明白真正的原因。”

荷鲁斯有些矜持的说道:“我说了这么多,主要目的不是这些,其实是想找你合作,邀请你加入九联神系。如果你现在愿意,我就是你的指引者。你也可以在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之后再考虑,那么我将成为你的接引者。我的意思已经对安·拉说过了,安·拉并不反对,他还说很愿意你有朝一日来到他的神国。”

阿蒙的眼睛眯了起来,似是海面上反射的光芒太刺眼,低声问道:“你为何会认为我有可能接受你的建议呢?”

荷鲁斯不紧不慢的答道:“我知道你与穆芸女神的关系,她一定也愿意成为你的指引者或接引者,但你也别忘了整个阿努纳启神系对你的态度,不论是恩里尔还是马尔都克,都不会欢迎你的。我宁愿回到人间疗伤,也不愿意与塞特留在一个地方,你恐怕更不愿意加入阿努纳启神系。

但是九联神系不一样,我知道你和塞特有仇,而安·拉已经降下神谕,让塞特自己去解决,为他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九联神系中其余众神与神域中的众神使不会再插手。你和九联神系应并无仇怨,我曾经在战场上现身帮助过你,而我能看出来,你对伊西丝女神也很敬仰。

你想消灭塞特,我可以帮助你,我们合作。如果将来成功了,我夺回主神地位,可以与你分享,就像马尔都克与恩里尔那样,我们成为九联神系的两大主神,分享上下埃居神域。下埃居的塞特神殿,在将来便是阿蒙神殿。你已将塞特的神像斩落神坛,但对于神灵而言,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报复方式更好呢?”

阿蒙直视着这位神灵的眼眸道:“无论你做不做出这种许诺,无论我是否加入九联神系,我都不会放过塞特。就如安·拉所说,那是他与我的事情,如果你愿意提供帮助,我会感谢你。但是你的建议我不感兴趣,我是为了玛利亚而来,不是为你或塞特。”

荷鲁斯笑了笑:“你不必急于拒绝,等到成为真正的神灵之后再回答不迟,到那时我会再来找你的。”

阿蒙也笑了笑:“真的到了那时,我会找安·拉谈谈。今天你告诉我的这些,有很多也超出你的见知之外,对吗?……但我仍然要感谢你,虽然你有你的目的,而现在我只想知道两件事,一是能否找回玛利亚?二是等到将来我成为真正的神灵,怎样进入九联神系的神国?你可以不告诉我,我去请教尹南娜。”

荷鲁斯怔了怔:“尹南娜?”

阿蒙解释道:“就是穆芸女神,你在战场上见过她,不正是因为她的出现,你才现身了吗?”

荷鲁斯欲言又止道:“并不完全是因为……你还不明白神灵的事情,其实你关心的两个问题我可以回答。想进入安·拉的神国并不难,只是要你能够接受安·拉的指引,理解他在人间所传授的信念。玛利亚留下了一枚众神之泪,听说被你取走了,你还不了解这种神石真正的用处吧?”

荷鲁斯又在阿蒙的脑海中印入了一段信息,解释了众神之泪的奥妙。阿蒙早就拥有一枚众神之泪,得自贝尔与葱霓的遗物,他知道那是一枚非常神奇的神石,没有物性的差别,可以辅助任何神术施展,镶嵌在法杖上能达到瞬发的效果。

荷鲁斯又告诉他一件事,神灵不可能随意将任何东西带到永恒的寂灭世界中,就连自己的身体在成为神灵之后都已是另一种存在。人间所使用的法器,除非材质经过了完全的炼化,已经能和身心相融随之变化,才可以出入这个世界,这种法器称为圣物或神器。

众神之泪是一种天然神器,就算不经过任何加工,也可以与身心相融变化一体。神器的含义便是如此,与威力大小无关,但通常都比一般的法器威力更大、用处更妙。众神之泪可以取代任何神石,所有需用别的神石加工的器物,也都可以用众神之泪去加工,而且威力要大的多。

众神之泪还有一个用处,不论用它来炼制任何一件法器,只要将法器完全炼化纯净,众神之泪融为其中一部分,法器的整体就会成为一件新神器。至于其威力的大小,就要看炼器者的水准和所使用的材料了。

除了在器物方面的用处,众神之泪本身最重要的属性是可以守护灵魂,融入灵魂中的信念。因此以它为施法中介,举行力量的唤醒仪式成功的概率会高很多,施展赐福守护一类的神术,其威力与范围也会更大。

阿蒙先前得到的那枚众神之泪,是伊西丝神殿历代守护圣女所祭炼的圣物,包含着历代圣女的灵魂印迹,但只有圣女才能够打开这些印迹。而玛利亚留下的那枚众神之泪,它是由阿蒙所开采,只有玛利亚一个人祭炼过,其中包含着玛利亚的信念所受到的指引以及她的灵魂印迹,只有玛利亚本人才能打开。

这是历代伊西丝守护圣女祭炼法杖上的众神之泪的独特神术,荷鲁斯是了解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