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7章 他的名字叫撒旦

安·拉是九联神系中最古老的天神,在民间的神话传说中,甚至众神都被描述为他的子孙。但是早在埃居帝国建立之前,安·拉就已经淡出人间几乎从未出现过,对于埃居帝国来说,最重要的神灵一直是伊西丝、奥西里斯、荷鲁斯、塞特。

塞特为了夺取主神的地位,让法老埃拉赫特将古老的安·拉奉为唯一的神,而其他众神和神使都被称为天使,而塞特则成为统御众天使的天使长、实际上的王权守护神与九联神系主神。埃拉赫特以推行一神教的名义配合中央集权的改革,前不久已经大获成功。

但是埃拉赫特的宗教与政治改革推行到现在,却始终只有塞特出面,安·拉本人从未降下任何神谕。而实际上自从埃居帝国建立的千年以来,安·拉根本就没有降下过神谕,他仿佛就是一位不存在的天神。这次安·拉神谕的出现,是埃居帝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法老与众位帝国大祭司都震惊万分。

安·拉神谕的内容很简单,首先是告诉法老与帝国大祭司们,他们所谓“亵渎神灵的恶魔”就是曾经的帝国大将军阿蒙,确定了人们的猜测。安·拉虽然说出了阿蒙的身份,却没有表明自己将展现神迹去惩罚阿蒙,也没有以神谕的名义指示埃居帝国如何去处置这件事,言下之意还是让人们自己看着办。

这位天神告诉法老与帝国大祭司们,那是阿蒙与塞特的事情,那就让塞特自己去解决,他将召回九联神系中的众位天使,不再去埃居各地追拿阿蒙。埃居帝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宣布这件事,并自行决定该怎么做。

埃拉赫特接到这则神谕之后不知所措,他想追问天神,可是安·拉已不再回答。于是法老召开了一次小规模的秘密会议进行协商,与会者都是埃居帝国最高层的神职人员,除了法老本人,帝国主神殿的三位大祭司,还有埃居神术学院的全体元老。

神术学院的众位元老们分析了安·拉天神这则简单的神谕。阿蒙冲进神殿斩落塞特的神像,而塞特神像就在安·拉神像的旁边,安·拉天神对此事应是清清楚楚,却没有想插手理会的意思,神谕中甚至还隐含了对塞特的不满。

安·拉的意思是让塞特自己去解决,如果塞特不愿意面对阿蒙的话,那么就应该承担被斩落神坛的后果。神灵的想法果然是凡人们很难理解的,但是埃居帝国该怎么办呢?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该如何宣布那“恶魔”的身份。

整整商量了一夜,法老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安·拉并没有命令埃居帝国该怎么做,那么埃居帝国就没有必要公布阿蒙的名字,以防在民间引起不必要的动荡。埃拉赫特的统治权威以及塞特的神灵威望如今已经受到了严重的质疑。假如再让民众得知那“恶魔”就是万民敬仰的阿蒙,恐怕不好说明其中的原因,因为所有人都会在心中质疑一件事——阿蒙神为什么要那样做?

于是法老下令,向埃居全境发出一则公告:“伟大的天神安·拉已经降临了谕示,那亵渎神灵的恶魔名字叫撒旦。撒旦也就是一年前降临在伊西丝神殿的那位恶魔,企图给埃居人民带来灾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圣女玛利亚,接到了天使长塞特的神谕,不惜牺牲自己以神灵赐予的力量重创了撒旦。

撒旦逃走后已经没有力量再祸害埃居,但他既懦弱又阴险狡猾,以最卑鄙的手段报复伟大的天使长塞特,不敢与埃居众位英雄以及各位天使作战,只敢去偷偷摸摸的亵渎与损毁天使长的神像。他搅扰人们内心不安、动摇人们的信仰,播撒着魔鬼的种子。伟大的神安·拉谕示,只要人们不被魔鬼邪恶的行为所诱惑,便能仰望神灵的光辉照耀。”

撒旦这个名字的含义是“对抗者”,象征着诱惑信仰不坚定的人们去对抗神灵。随着这则公告的发布,埃居帝国终于结束了在各城邦长达半年的戒严,底斯城与梦飞思城的神术大阵也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埃居帝国总算找了个台阶下。

在这长达半年的时间内,为了保护神殿以及追拿恶魔调动的人力、物力、财力无数,除了没有人员的伤亡,不亚于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如果抓不住阿蒙,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长此以往谁也受不了,还是赶紧结束吧!

如果阿蒙还想去斩落塞特神像,那就尽管去砍吧,二十四座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已经让他斩落了十二座,想达到什么目的已经足够了,剩下的那一半砍不砍其实已无所谓。不能让整个帝国都陪着阿蒙与那些神像劳心劳力,安·拉天神既然做出了谕示,这应该是塞特自己承担的后果,那就让别人都歇一口气吧。

埃居各城邦又恢复了往日正常的生活,但有些改变已经永远发生了。九联神系中的众神使也在安·拉天神的召唤下回到了九联神宫,他们也都松了一口气。其实众神使都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从私心而论,其实能够理解阿蒙为何要那样做。

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在塞特的命令下与阿蒙做对,用各种方式阻挠摩西率领族人离开埃居。亲身经历过那件事的神使,有的对都克镇的族人也很同情,甚至对阿蒙不得不佩服。尤其是当摩西走过赤海之时,贝斯特女神突然现身了,众神使后来才知道阿蒙大将军身边的那只猫,就是在“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中陨落的贝斯特。

阿蒙可以说挽救与善待了九联神系中一位落难的神使,如果单纯从私人角度去看,众神使对阿蒙有更多的好感,至于与之为敌,只是为了完成使命而已。阿蒙当初从九联神宫冲出去的时候,很多神使只是象征性的出手,并没有尽全力去围追堵截。因为那些人当时并没有接到塞特的命令,事不关己只是应付而已。

阿蒙擅闯九联神宫损毁塞特的宫殿,这也是对九联神系的冒犯,再后来接连在埃居各城邦主神殿的疯狂举动,一度激怒了众多神使。但是众神使放弃在舒适的神宫中修炼,去干守护各地城邦主神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心中也有怨言。

这些怨言主要不是针对阿蒙的,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明白阿蒙为何要那么干,但塞特的表现却令人深为不满。整个九联神宫以及埃居帝国都快被搅翻天了,而塞特就是龟缩不出!这位天使长应该有勇气和责任去面对自己所为导致的后果,而不是躲起来让其他人都不得安宁。

众神使们对塞特的怨言只在心中,谁也不会公开说出来。那久远的、几乎令人遗忘的天神安·拉终于发话了,他的神谕正符合众神使的心意。

说来也有意思,当埃居帝国的公告发布之后,那位恶魔撒旦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纷纷涌进神殿向着安·拉祷告献祭,这位神灵一句话就让整个帝国民众恢复了往日的安宁生活,至于旁边塞特的神像,斩碎就斩碎吧,安·拉的声望在帝国千年历史上莫名其妙的达到了顶峰。

神官们趁机宣扬,唯一的真神安·拉,其威严甚至让恶魔撒旦都不敢冒犯。安·拉天神只用一则神谕,就让整个埃居帝国从长达半年的混乱中恢复了以往的安详与平静。

……

被埃居帝国冠以“撒旦”称号的阿蒙,并没有接到安·拉的神谕,可是当安·拉在埃居帝国降下神谕的时候,他在远方的那个海岛上却见到了另一位神灵,来找他的竟是九联神系前任主神、那位折翼的荷鲁斯。

那是一天清晨,霞光在海上升起,半天舒卷的流云都镀上了一层金辉,微风拂过浪花,泛起点点光芒在浪尖闪烁。阿蒙于定坐中起身走出山林,来到海边眺望初升的太阳。阳光在海面上留下了一条动荡而狭长的光带,不远处的浅滩有几只螃蟹爬过,在沙地上留下浅浅的足迹,接着海浪轻轻卷来,这痕迹又消失不见。

阿蒙在海边看日出,而加百利在岛屿最高的那座山顶上望着阿蒙的背影,神情若有所思。

加百列这半年来一直跟随着阿蒙,她只是观望者与守护者,若无必要并不公然出现。迄今为止她只出手过两次,一次是最初的海岬城邦,另一次是最后的罗塞塔城邦,都是接应阿蒙脱身。

其实加百列也没想到阿蒙会那么做,在她看来,最早在海岬城邦的时候,阿蒙可能是出于一时的泄愤,而连续那么干的影响太严重了、处境也太危险了。但是阿蒙后来挨个城邦斩落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显然有明确的计划,但又疯狂的不可思议。

如果玛利亚能预见阿蒙的所作所为,一定会万分忧虑,忧虑中也会有欣慰,但无论如何,阿蒙不应该失去理智。他处于一种看似冷静的冲动状态,不啻于在埃居帝国制造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大地震,这种行为也将自己以及跟随他的加百列卷入了险境。

加百列的责任是保护他,不能让阿蒙在看似冷静的状态下继续疯狂。经过下埃居罗尼河东岸的七个城邦之后,如果阿蒙还要进入梦飞思城送死,加百列一定会阻止的。但就在那个时候,加百列总算松了口气,因为阿蒙没有去梦飞思,而是沿着罗尼河往南直扑上埃居,让所有守候他的人都措手不及。

加百列能看出来,随着那塞特的神像一座接着一座被斩落神坛,给埃居帝国带来越来越大的震撼,阿蒙恢复了真正的冷静,或者说是一种看似冲动的冷静。他并没有停止疯狂的行为,可是另一方面,却找回了睿智与从容,虽然只是孤身一人仗剑万里,却仍然像在指挥千军万马与一个帝国作战。

在罗塞塔城邦的遭遇已经很危险,加百列第二次出手了。假如阿蒙还想继续,其实已经没有意义,想逼塞特现身,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足够,就连九联神宫中的众神使都被惊动。阿蒙必须想清楚一件事,他是为了玛利亚而非塞特在做这一切,如果固执的从一个出发点偏离到另一个方向不得解脱,反而违背了初衷,也不是玛利亚愿意看见的。

有些事情是不能遗忘的,人必须要做些什么,但并不代表应该以发泄的方式越行越远。事到如今,假如继续去埃居袭扰神殿,对玛利亚、对塞特都已经没有意义,变成了阿蒙灵魂中的自我纠缠。

刚开始的时候,加百列本人也处于激愤之中,但跟随阿蒙这一路走来,也使她的灵魂渐渐的宁静。如今她看着阿蒙面朝大海眺望的背影,他仿佛正处于思考中,是离那真正的神性源流越行越远、还是越来越近?或许只在一念之间。

阿蒙面朝大海展开了双臂,似在做深呼吸又似在拥抱着什么。就在此时,他的动作突然顿了顿,放下手臂抬头望着日出的方向,周围的海浪声仿佛也在一瞬间寂静下来。在日出的光辉中、金光粼粼的海面上,有一个人脚踏海浪缓缓的走来。

这人是凭空出现的,阿蒙的侦测神术根本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当看见他的时候,此人的身形一阵恍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已经踏上了海滩,在几十步外悄然站定。

看他的相貌二十出头,容颜十分英俊,脸色却有些苍白。他穿着金色的长袍,戴着白色的高冠,冠帽两侧装饰的红色的羽毛垂在肩上,一只袖子空荡荡的在海风中飘扬,显然是失去了一支只手臂。

此人刚在海滩上站定,阿蒙就一挥右手暗中喝止了提着战斧正要赶来的加百列,然后望着他沉声问道:“荷鲁斯?”

来者正是荷鲁斯,都克镇曾经也有荷鲁斯神殿,阿蒙从小就见过他的神像。荷鲁斯的神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城邦主神殿正中央的造像,形象为鹰首人身背披双翼,另一种是在其他场合以正常面目示人的造像,基本上与眼前这位神灵没什么两样,就是身材更加修长,也没有少一只手臂。

阿蒙能认出他来,荷鲁斯并不意外,微微点头道:“是的,我就是荷鲁斯,我曾在神殿的人群中见过你,也在激斗的战场上见过你,却未曾想到,会在今天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请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是来指引与帮助你的。撒冷城的阿蒙神,你果然有神灵的气质,在我面前还能如此冷静,我很欣赏你!”

说话的时候,荷鲁斯露出了庄严而和蔼的微笑,晨曦中身形渐渐被金色的圆光笼罩,显得神秘而高贵。阿蒙却眉头一皱道:“荷鲁斯、落难的神灵。你若是有事找我,就请收起那神灵的做派,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也不必如此。”

荷鲁斯刚才暗中展开了神灵的威压,通常情况下,尚未超脱永生的生灵在这种威压前都会不由自主的被震慑,这也是一种影响心神的神术,只有神灵才能施展。但阿蒙已见过不止一位超脱永生的神灵,最早便是草原上的姑娘尹南娜,而且如今就连塞特的神像都敢斩落,所以根本不吃这一套。

荷鲁斯微微一怔,笑容有些僵硬,却仍然微笑着问道:“一位神灵带着善意而来,愿意为你提供帮助与指引,你难道不欢迎吗?”

阿蒙淡淡道:“我只想请你好好说话,既然来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荷鲁斯一挥手,海滩上出现了两张宽大的椅子,椅子后面撑着华贵的大伞,他做了一个优雅的手势,示意阿蒙坐下。阿蒙便坐下了,荷鲁斯又问道:“你难道不想问我从哪里来吗?”

阿蒙答道:“其实我更想知道你失去主神位之后去了哪里,我对九联天神的事情还了解的太少,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向您请教。如果你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塞特,我会表达最真诚的感谢!”

荷鲁斯的神情终于忍不住有些萧索,低头看着脚边爬过的一只螃蟹说道:“我去了安·拉的神国,也是从那里来。前段时间我一直在神国中疗伤,直到塞特也进入神国,我于是回到了人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清楚你所做的一切,早想找你谈一谈,但我并不愿意回到九联神域,等到今天才有机会见面。”

阿蒙忍不住扶着椅背直起了上身:“安·拉的神国?那是什么地方?塞特也去了那里,你为何又要离开,难道你们在那里又发生了争斗吗?”

荷鲁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抚摸着那只空荡荡的袖子道:“在安·拉的神国中要听从安·拉的意志,安·拉不允许众神在那里争斗,但我却不愿意见到塞特,所以谢绝了安·拉的挽留,只能回到人间疗伤。……你应该能看出来,我的伤势并没有恢复。如果我们是敌人,你若不顾生死全力出手的话,我恐怕只能逃回那无尽的虚空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