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6章 一个人与一个帝国的战斗

很多人都想到了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内幕,圣女玛利亚大人在伊西丝神殿中展开毁灭风暴,是被什么样的恶魔所逼迫。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最大的可能,那并不是什么降临人间的恶魔,就是天使长塞特本人。无论是谁,一念及此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只能想想但绝对不能说出口!

梦飞思城中的伊西丝神殿如今已经成为塞特神殿,这是各城邦主神殿中唯一以塞特之名命名的神殿,也是下埃居最重要的神殿,所有人都认为那“恶魔”是绝对不会放过这座神殿的,所以那“恶魔”的下一个目标必然就是梦飞思。

梦飞思城可不像其他的地方,它不仅有着帝国精锐的伊西丝军团驻守,城中有六名大神术师与十一名大武士,还有下埃及最庞大的神官队伍。就算阿蒙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塞特神殿有所防范时来去自如。只要恶魔来了,就一定不能让他逃脱!——这是埃居法老下的命令。

为了以防万一,笼罩住整个梦飞思城的神术大阵也被开启了。这座大阵第一次不是因为战争而是因为一个人而启动,虽然没有完全展开战争时的攻防威力,只是展开了最强大的侦测功能,但每天消耗的神石数量也是惊人的,还需要由一名大神术师带着十几名神官轮流主持大阵。

阿蒙果然又出手了,但令所有守候者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去梦飞思,而是沿罗尼河南下,在两百里外渡河来到西岸,突然闯进了赫拉克城。“恶魔”冲进城邦主神殿故伎重演,一剑斩向塞特神像随即冲出重围飞天而去。城邦的神殿守卫人员没有追上,从梦飞思紧急赶来的大批高手也没有找到这位“恶魔”。

此时有人想起阿蒙曾是帝国大将军,他精通兵法,不仅指挥军阵能打硬仗,还特别擅长于奇袭。他这么做会不会是声南击北、调虎离山之计?短时间内突袭赫拉克城邦,将梦飞思的高手吸引过来,他好折转回去袭击塞特神殿。于是下埃居又急忙收拢高手,防范塞特神殿中了“恶魔”的诡计。

可是阿蒙的行踪又一次出乎意料,他在三天三夜间奔袭两千里,沿罗尼神河一路向南,接连袭击了波利斯城邦、帕诺城邦的主神殿,看架势已经离开下埃居直插上埃居。人们不禁再次大惊失色,难道“恶魔”要袭击王都底斯城的神殿?

埃拉赫特法老正在底斯城以南六百里的地方建造新都希尔摩,但底斯城仍是上埃居的经济、政治、神权中心,守卫力量比梦飞思还要严密,当即也开启了守卫全城的神术大阵,并派出高手和大批精锐卫队,护卫附近几个小型城邦的主神殿。

可是等了一个多月,仍然没有“恶魔”的动静,那人似乎放弃了连续不断的疯狂行动,但底斯城一带也不敢放松警戒。就在这时,离底斯城六千里之外的下埃居布托城邦,又传来了主神殿被“恶魔”袭击的消息,仍然是塞特神像被毁。

布托城邦在梦飞思以北,已经是帝国最北边毗邻大海的疆界。阿蒙居然折转回到下埃居,兜了如此大的一个圈子,袭击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城邦,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阿蒙紧接着沿海岸线突然向西,袭击了另一个海滨城邦罗塞塔城邦。

阿蒙冲进罗塞塔城邦主神殿,一剑斩向塞特神像,在空中飞走时遭到一名大神术师带着一名大武士操控飞梭的飞天拦截,还有另外两支飞梭从侧面包抄。但在大军未及形成合围之前,有另一名“恶魔”出手接应阿蒙突围而去。

罗塞塔城邦是守卫帝国北部海疆的奥西里斯军团驻地,因此防卫力量也不弱,暗中协助阿蒙的加百列又一次出手了。

四个月时间,阿蒙连续袭击了十二座城邦的主神殿。作为一名顶尖的九级大武士或九级神术师,他的“战绩”其实是微不足道的,用了这么长时间如此精妙的奇袭战术,辗转万里却一个敌人都没有斩杀,仅仅是摧毁了十二座神像而已。

但这件事给埃居帝国造成的震动是难以形容的,阿蒙可以说是用最小的代价给埃居帝国造成了最沉重的打击。那挥向神像的每一剑,都等于斩在致命的软肋上,连这座帝国大厦的根基在无形间都有些松动。

这是阿蒙一个人与一个庞大的帝国之间的战斗,如果他还是一名大将军的话,这种战术实在是太损了,卑鄙的令人发指,但又可怕的令人发抖!

这是一个神权与王权合一的国度,统治帝国的法老象征着神灵在人间的化身,各城邦的神殿也是民众的精神支柱。在神殿中举行的献祭仪式,是各地最重要的精神生活、娱乐生活与政治生活。阿蒙如此疯狂的举动,让各城邦连续几个月在主神殿周围戒严防备,正常的献祭活动完全停止了,神灵以及帝国统治的权威受到了打击与质疑。

虽然摧毁的只是神像,但这已不是突发事件,而是在埃居帝国各地不断的上演。人们不禁在问,那位天使长塞特究竟在哪里?各地城邦主神殿中的神像,被人像砍瓜切菜一样连续斩落神坛,那代表神灵人间化身的埃居法老为何无法制止?

塞特号称众天使之长,如今给民众留下的印象已是胆怯、无能与懦弱。如果塞特不能施展他的神迹惩罚那位“恶魔”,那么谁还会真心向他献祭?“伟大的天使长”塞特迟迟没有阻止恶魔的行为,他在埃居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已经随着神像的崩塌而日渐崩塌了。

阿蒙无法逼塞特现身,没有与他面对面作战,却以这样一种方式一剑接着一剑将其挑落神坛。

阿蒙这样的做法也是一种极大的冒险,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他一个人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对抗埃居的大军与众多的高手,一旦被堵住的话,就算有加百列接应也不可能脱身。但另一方面,埃居法老、埃居神术学院元老们、帝国军部的高层们此刻却更加头疼。

他们面对的并不是一支大军,也不是正面作战的敌人,那恶魔更像是一名来去如风的流寇,而且是天枢大陆有史以来最疯狂的疯子!此人将生死置之度外,连神灵也不畏惧,但行事却极为诡异谨慎,游走庞大的埃居疆域各地,从不留下行踪,不知道他会在什么地方、又会在什么时间出现?

起初的时候,除了少数已猜出阿蒙身份的知情者,大部分人甚至根本不明白这位“恶魔”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到后来,很多人也渐渐反应过来了,这位“恶魔”恐怕真的就是一名神灵,要么是荷鲁斯复仇,要么是来自异域的邪神,要么就是已在遥远的都克平原登上神坛的阿蒙。

不知从何时起、从哪里传出一种谣言,这一系列事件是阿蒙神在挑战塞特天使长。更有甚者,还有人说阿蒙神已经斩杀了塞特。但事实究竟如何,没有人能够确定,恐怕也只有真正的神灵自己才清楚。

塞特有塞特的麻烦,埃居有埃居的麻烦,法老更有法老的麻烦。别忘了法老“埃拉赫特”这个名号的含义就是“安·拉之光辉、塞特之守护”。

埃拉赫特法老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有人想了个笨办法,在全国那些还没有被“光顾”的城邦中,都派出一名大神术师和两名大武士在主神殿中坐镇。尤其是两名大武士都须佩带武器,就在塞特神像前日夜轮流警戒。如果那“恶魔”冲进神殿,至少可以挡住一击,让他不能毁坏神像,其他人可趁机将其缠住,哪怕就是搞清楚这名“恶魔”的身份也好。

这倒是个很有效的笨办法,但却被大多数人否决。一是因为很难凑齐那么多高手,二是就算勉强能凑齐,也不能把所有高手都分散到各地去做这种事。真这样的话,埃居帝国很多重要的日常政务与军务都无法正常运转了,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埃拉赫特法老与帝国的祭司们也不断的向着神灵祷告,请求神灵降下神谕去惩罚那恶魔,他们确实也接到了神谕。据说众天使已经来到人间,正在各地缉拿那个恶魔。恶魔太狡猾,行踪不定极善隐藏,到现在还没有抓住,但众天使最终一定会将之擒获,交给埃居帝国处置。

……

九联神系中有数十位神使,他们才是阿蒙所面对的最危险的力量。根据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所了解的情况,这数十位神使当中有十余人擅长战斗,而且阿蒙已经在九联神宫亲自领教过了,绝对不想再来一次那样的经历。

阿蒙本人也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而且很了解那些神使的行事习惯,不到迫不得已那些人绝不愿亲身犯险。九联神宫中的众神使刚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事态严重大举出动,又发现阿蒙的行踪很难寻觅。

众神使一开始决定集中力量在几个重要的城邦守株待兔,结果阿蒙没来,而事态越来越失去控制。于是他们又做了一个决定,在每一座城邦的主神殿都派一位神使暗中盯着。这些神使未必是阿蒙的对手,但他们之间有非常特殊的传讯方式,一旦发现了阿蒙的踪迹,立刻召唤附近城邦的神使包抄赶来。

在无法找出阿蒙踪迹的情况下,如此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结果还真起了作用。

阿蒙在奇袭罗塞塔神殿时曾经被短暂的阻截,当时九联神系中的虫神凯布里恰好赶到罗塞塔城邦,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而是立刻给赶往附近城邦的其他神使传讯。原计划前往舍易斯城邦的蛇神艾德乔是最先赶来会合的。

艾德乔在半路截住了阿蒙,凯布里也随后出手企图缠住阿蒙,等待其他神使陆续赶来。阿蒙看出形势危险,与加百列合力击退两位神使,毫不纠缠立即远遁而去,向北离开埃居国境与九联神域,远远地飞入苍茫大海之上。

他们脱身的过程很惊险,但最终并没有被抓住。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众神使仍然在埃居各城邦神殿中苦苦守候,但阿蒙又不出现了。

阿蒙已经想到九联神系众神使采取了什么对策,罗塞塔城邦恰好位于九联神域的北部边境,所以他遭遇虫神凯布利的时候还能从容脱身,但是如果继续深入埃居腹地去袭击其他的城邦神殿,恐怕就是自投罗网了,于是远遁而去便再无声息。

阿蒙是主动的,而九联神系的众神使则是被动的,阿蒙尽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与地点再出手,而那些神使又能等到什么时候?阿蒙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塞特绝对不愿意见他。事态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那位天使长还没有现身,那么就算阿蒙把埃居全境二十四座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全部斩落,塞特也是不会出现的。

这至少说明了一种情况,对于塞特而言,还有比主神地位更重要的问题要考虑,相比神灵存在的意义,塞特更看重神灵存在的本身。他已经超脱永生,是近乎永恒的存在,不愿意与阿蒙拼命,这是一件可能导致他陨落的事情。哪怕在埃居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崩塌,塞特也不得不承受。

可能这位神灵伤的很重迄今为止还没有恢复,自忖不是阿蒙的对手,或者惧怕毁灭风暴的威力。

世人皆知尼禄制作成功了一支毁灭风暴,而阿蒙得到了尼禄的遗物,这也是很多强大的神灵不愿意正面招惹阿蒙的原因。塞特一开始并未防备玛利亚,万没想到玛利亚会展开一支真正的毁灭风暴。有人猜测那是阿蒙送给玛利亚的,但是谁也不敢完全确认。

伊西丝神殿曾集中卷轴制作大师,试图制作毁灭风暴但没有成功,可真正的情况恐怕只有伊西丝女神和历代圣女才清楚。万一玛利亚手中的毁灭风暴不是得自于阿蒙呢?万一尼禄制作的毁灭风暴不是一支而是两支,阿蒙给了玛利亚之后自己手中还留了一支呢?

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塞特也不敢赌,万一判断错误,他那永恒的生命便真的要就此消亡了。所以不论阿蒙怎么做,塞特就是坚决不出现。

可耐人寻味的是,玛利亚曾经说过一句话:“听见你的声音,我仿佛看见了你的陨落”。塞特逃避是因为他不想失去永恒存在的生命,难道正因为如此,玛利亚反倒预见了这位神灵的陨落吗?

阿蒙带着加百列摆脱了虫神凯布利与蛇神艾德乔的追踪,向着北方苍茫的大海中飞去,已经远远离开了九联神域的范围。他们脱身后不久,其余十几位神使也赶到了罗塞塔城邦的海疆,却终究没有追入大海中去搜索阿蒙。

大海茫茫,随便找一个地方躲藏起来很难被发现。而且众神使一起远离神域,漫无目的去搜索一个人,九联神宫以及埃居帝国境内反而空虚,这也是不合适的。所以他们经过短暂的磋商之后,又返回了各自守护的城邦主神殿。

阿蒙与加百列在低空几乎是贴着海面上的浪尖飞行,海上涌起的浪花与动荡的光影,也有利于施展潜行神术掩藏踪迹。就这样一连飞了几天几夜,等阿蒙确定已经不可能再有追兵时,他们终于在一个孤零零的海岛上驻足。

这个岛屿长约五里、宽约三里,岛上有一高一矮两座山。较高的那座山峰半腰,居然还有一座雨水蓄积在天然岩臼中形成的水潭,是个能住人的地方。但它的位置在远离大陆数千里之外,周围千里之内并没有别的岛屿,因此人迹罕至。

岛上覆盖着郁郁葱葱的丛林,环绕岛屿的浅水与海滩上,栖息着大量的海生动物。阿蒙在两山之间的半坡还发现了破旧的房屋,就是砍伐岛上的树木搭建的,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说明这里曾经有人来过。它可能是海盗曾停留过的地方,也可能是穿越大海的船队曾临时停留补给物资,但如今并无人迹。

阿蒙决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环境非常不错,正适合隐居修炼,暂时不再去袭扰埃居城邦的神殿了,就让法老以及九联神系的众神使们苦苦等着吧。

……

阿蒙远离埃居,在蓝天碧海之间潜修,默默的蓄积着力量,但是埃居帝国的麻烦并没有因为阿蒙的离开而立刻结束。根据以前的经验,谁也无法判断“恶魔”消失一段时间之后又会在哪里出现。各城邦仍然如临大敌,众神使依然在各神殿周围警戒,整个帝国日常事务的运转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众神使虽然在罗塞塔城邦没有截下阿蒙,但也并非毫无收获,他们终于确定了那位“亵渎神灵的恶魔”的身份,就是来自都克平原撒冷城的“阿蒙神”。每天向着神灵祷告的埃居法老以及帝国大祭司们,终于聆听到最新的神谕。

令人万分惊讶的是,这次降下神谕的不是天使,竟然是九联神系的众神之父、如今埃居帝国信奉的“唯一的神”——安·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