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5章 崩落神坛的神灵

都克平原在混战,罗德·迪克也清楚希欧等人以通商的名义,通过海岬边境运送战略物资给撒冷城,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百列托他打听阿蒙的消息,他也真的很关注,可惜这位消息灵通的城主大半年来并没有得到一丝风闻,阿蒙就像在人间消失了。

罗德·迪克按惯例还会去神殿祷告,每逢各种城邦大典时,也会率领民众举行献祭仪式。但他个人内心中最重要的祷告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都克平原的战火不要蔓延到埃居来,否则首当其冲面对战乱压力的就是海岬城邦。他也希望撒冷城邦能够站稳脚跟,希望阿蒙能够平安无事,私下里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也愿意提供。

罗德·迪克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打听阿蒙的消息却无所获,但他万没想到,阿蒙会主动在海岬城邦公然现身。当他见到阿蒙的时候,惊讶的一脚踩空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回头不仅命令整个城邦去缉拿,而且还向埃居法老上书请罪。

……

埃居帝国各城邦神殿,每个月都会举行两次献祭仪式,届时城邦民众都可以来到神殿。每年还有三次大典,相当于城邦中最重要的节日。那一天恰好是向安·拉天神献祭的大典,也是市民们的狂欢节。

这一天各署官员们全部放假休息,民众们穿上了新装在大街小巷逛着店铺,难得有这样休闲享受的日子。中午之后,大家都聚集到神殿广场谈笑,有不少小商小贩也挑着担子、推着小车来到广场周围。

城主大人的马车来了,罗德·迪克挑开车帘正准备走下来,而易彬大神术师则率领神官们在长阶上列队,气氛欢快而祥和。厚重的神殿大门此时是敞开的,从广场的正面看过去,能望见主神殿中的神像。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飞出一条身影,如惊鸿般直射入主神殿,挥起一剑带着金色的弧光斩向安·拉神像旁塞特的神像,然后将主神殿坚固的石顶硬生生砸开一个大窟窿飞去。

上万民众发出齐声惊呼,紧接着又鸦雀无声,都瞪大眼睛张着嘴傻傻的看着。正准备走过来与罗德·迪克打招呼的易彬惊喝一声,一挥法杖冲天而起就追了过去。然而易彬刚刚飞到神殿上空,又有一道人影斜刺里飞来,手中的利斧就像银色的虚影,一道弧形的虚刃在空中展开劈向易彬。

易彬吓的差点魂都飞了,还好他反应很快,空中一个转向竟然从主神殿屋顶那个大洞里钻进去了,并施加了一层厚厚的气元素护铠。第二个突然飞出的人挥斧逼退易彬,紧接着就腾空飞走。

然后大家就听见神殿里发出很怪的声音,咔嚓、咔嚓脆响不绝,足足过了半顿饭的功夫,又听见一声轰然巨响,就像什么重物崩塌散落于地。此时执勤的卫队已经顺着捣乱者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神官们则冲进了大殿去看易彬的情况。

罗德·迪克刚要下车就发生了这种变故,他当时抬着头望向天空目瞪口呆,一脚踩空摔了个跟头。城主大人下车时栽倒,而本应搀扶的亲卫也扭头看着天空,居然没扶住!罗德·迪克却顾不上这些了,爬起来赶紧下令城邦全境戒严缉拿刺客。

迪克城主对那两人的称呼是“刺客”,但他们并没有刺杀任何人,如果是行刺的话,那也只是刺杀塞特的神像。第一名“刺客”冲入神殿一剑挥出之后,丝毫没有停留紧接着撞破屋顶而走。当神官们冲进神殿去时,只见易彬大人正站在地上望着塞特的神像一脸震撼之色。

那高大而坚固的石像,眉心缓缓的出现了一道裂痕,紧接着裂痕蔓延分叉越来越多,神殿里响起一片咔嚓嚓的脆响声,塞特的神像上布满了裂缝渐渐变的如蜘蛛网一般,然后轰然坍塌,碎的满地都是。

罗德·迪克下令缉拿“刺客”,但刺客是谁呢?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呢?没人看清!这怎么抓呢,根本就没办法去找啊!可是罗德·迪克必须要做出这种姿态,安·拉军团以及城邦守备军紧急出动,在境内各地日夜不停搜拿可疑人员,鸡鸣狗盗之辈倒是顺手逮住不少,闹的是鸡飞狗跳!

这件事相当严重,在举行城邦献祭大典时,军政要员都在场,众目睽睽之下竟让人一剑斩碎了天使长的神像!如果追究起来,包括罗德·迪克与易彬在内所有人都有罪过。明知抓不住“刺客”,罗德·迪克也必须尽全力追捕,同时他已经写好了请罪书,正准备派人连同事件的详细报告一起送往埃居王都。

罗德·迪克有苦难言啊,其实他知道那两人是谁。第一个冲进神殿挥剑的就是阿蒙,虽然没人看清他的面目,但那身形与气势罗德·迪克是再熟悉不过,哪怕只是扫一眼就能认出来。第二个在空中挥斧击退易彬的当然是加百列,看来这位大武士已经找到了阿蒙,而且跟着阿蒙做出这么荒诞的事情,反倒让罗德·迪克承受无妄之灾。

认罪书写好了,罗德·迪克又把心腹叫来,私下叮嘱在王都应该和什么人打招呼,送什么样的重礼,好帮他说话通融。这件事情算他倒霉,法老一定会下令训斥的,训斥就训斥吧,只要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就好。话还没说完,又听到了一个消息,让罗德·迪克大大松了一口气。

原来就在海岬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被人一剑斩碎的三天后,距离海岬城邦最近的塔尼斯城邦也出了同样的事情。当天塔尼斯城中并没有献祭大典,一切很平静,却突然有人凌空飞来将主神殿的屋顶撞出一个大洞,一剑斩向塞特的神像之后又从大洞中飞走了,谁也没反应过来,祭司们眼睁睁的看着神像裂开化为碎片崩塌。

塔尼斯城主得到急报时,刚吃完饭正在下楼,脚一软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还摔断了一条胳膊。站在他身边的亲卫受到了严厉惩处,怎么能没扶住城主大人呢?

塔尼斯城主遇事不像罗德·迪克这么沉得住气,估计是吓得够呛。而罗德·迪克反而轻松了,他虽然不清楚阿蒙与加百列为何要那么干,但也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倒不是故意给海岬城邦捣乱让自己背黑锅。法老的训斥肯定还会有,但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说不定还会私下宽慰几句。

罗德·迪克不动声色的让手下还按原定计划去王都,礼物和请罪书也一样都不少,同时密切的关注着其它城邦的动静。果不出这位精明的城主大人所料,七天之后,塔尼斯城以西的布希里城邦也发生了同样的事;又过了半个月,塔尼斯以南的布拔斯城邦的主神殿中又闯入了“刺客”,一剑斩碎了塞特天使长的神像。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罗尼河东岸的阿特里城邦、罗开城邦、赫利奥城邦接连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内容是一样的,就是时间地点不同,有一名疯狂的“刺客”冷不丁冲进城邦主神殿,别的啥也不做,就是一剑斩向塞特天使长的神像,然后飞身冲天而走。

在海岬城邦的时候,加百列还跟着阿蒙现身了,但是后来这几座城邦出事的时候,加百列干脆就没出现。

这人一定是疯了,是疯子中的疯子,做出这种超出世人想像力的疯狂举动!但他又是那么强大,强大的令人恐怖!人们纷纷议论他是一个发了疯的大魔法师,而且至少是八级魔法师,因为他会飞,手中的剑发出的威力有着炫目而震撼的神术效果。至于是什么样的神术,普通民众们也搞不清楚。

不拿法杖却用剑的大魔法师,究竟是怎样一种怪异而恐怖的存在呢?神殿是多么庄严而高贵的地方,那人却像无赖踹门寻仇一样冲进去。说他是亡命徒吧也不像,这人并没有伤害任何人,他就是对塞特的神像下手。埃居各地不知道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塞特神像,但此人专找各城邦主神殿里的那一尊。

迄今为止两个多月时间,那人已经斩碎了下埃居罗尼河以东七个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这件事的影响与震动太大了,整个埃居帝国都快闹翻天了。各地守备军纷纷出动,埃居神术学院、帝国军部也派出大批高手追缉。

至于刺客还没有光顾的其它城邦,都是严阵以待,将各自的主神殿护卫的是密不透风,绝不能再让这“亵渎神灵的恶魔”得手。阿蒙现在的称呼已经从“刺客”上升到“亵渎神灵的恶魔”,他的目的并不是与军阵作战,就是摧毁一座放在那里不能动的神像而已,一击便走毫不拖泥带水,而且说不定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哪座城邦。

埃居各城邦总不能把塞特的神像从主神殿里搬走,挖个坑埋起来藏着吧?其实阿蒙摧毁了四个城邦的塞特神像时,附近的城邦早就有戒备了,但他还是得手了。埃居腹地那些并非处于战略要冲的小型城邦,不可能有太多高手坐镇,就算派一批神官和武士守在神殿门前,恐怕也挡不住阿蒙的突然袭击。

赫利奥城邦还特意集合众位神术师在神殿中布下了一座神术大阵,但神术师们也不能日夜布阵警戒,等了一个月也没动静,当大家都松懈下来的时候,阿蒙突然在某天上午撞飞大门冲进神殿,神官们未及运转神术大阵,阿蒙一剑挥出就已经走了。

迄今为止,还没人看清这个疯子的面目,罗德·迪克虽然知道但是对谁也没说,大家并不清楚那位“亵渎神灵的恶魔”就是阿蒙。到后来,各种传言像瘟疫一样在埃居帝国蔓延,有人甚至在议论,那人不是什么恶魔,而是与塞特有仇的一位神灵!

埃居帝国当然有不少高人,埃居神术学院还派专人去各城邦考察被恶魔斩碎的神像,神术学院的几位元老看过神像残骸,并听在场的人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一致认为那人至少是一名八级大武士,甚至是九级大武士。

一名能自如飞行的大武士,令人震惊!在传统的观念中,这是神灵或神灵的使者才拥有的神力。一名强大的武士全力一跃,也能像那恶魔一样冲进神殿斩碎神像,也可以冲破屋顶飞奔遁去,但是不可能瞬间直飞天际无影无踪。

神灵的使者在人间通常也被称为神灵,比如猫神贝斯特、蛙神海奎特、鳄神索贝克等人,九联神系包括荷鲁斯在内一共有十位天神,其余的众神灵都被视为天神的使者。如今埃居帝国信奉安·拉为唯一的神,那么其余的天神与神使都被称为天使,塞特是众天使之长。

如果面对的是这样一位“天使”的话,那么事态就更严重了!

有个别大神术师私下议论,这可能是以前的帝国主神荷鲁斯在报复。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之一,原伊西丝神殿、现塞特神殿的大祭司布尔克考察了两座被摧毁的神像后,向法老埃拉赫特密报,认为摧毁神像的手段酷似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因此猜测那人很可能是阿蒙。

布尔克说的不错,而且他的猜测也有根据。因为阿蒙大将军离开埃居之后,在都克平原的撒冷城被人奉为了阿蒙神,或许他真的已拥有神灵的手段。

难道阿蒙真是一位来到人间的神灵吗,或者是某个神系派往人间的使者,否则小小一个都克镇的矿工怎会奇迹般的建立威震大陆的功勋?看见布尔克这份密报的人都忍不住这么想,可是谁也不好公开说出来。

阿蒙虽然离开埃居一年了,但这位帝国大将军的声望不减,受到很多人的崇拜与敬仰,歌颂他的诗篇仍在各地传唱。埃居法老派人去追杀阿蒙,是没有公开的秘密命令,表面上阿蒙大将军并没有违反任何埃居法令,至于击杀斯内克亲王之事后来也是不了了之,朝堂上没有人愿意提起他的名字,但阿蒙在民间的影响却越来越大。

就事论事,阿蒙只是去了都克平原的领地而已,那里也是他的家乡,是已故法老拉西斯二世公开下令封赏给阿蒙的。所以大将军的行为并不是叛逃,只是建功立业之后带着法老的封赏回到家乡去建立梦想中的城邦。阿蒙在返回家乡的途中,还战胜了哈梯的西莉娅大神术师、那位美丽的无敌公主,从而得到了哈梯王国对他建立城邦的支持。

阿蒙的故事在民间就是这样流传的,而且也是事实,阿蒙的声望在埃居民众的心目中不仅丝毫未减,他的传奇故事反而令更多人向往与崇敬,其影响甚至已经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位着名的英雄。

阿蒙在撒冷城被奉为神灵,很多人听说之后,反而发自内心的更加崇拜他。——如果神灵真的降临到人间,以凡人的身份经历一切的话,那么就应该是阿蒙那样,这才是人们梦想中的神。

阿蒙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很多人恐怕都始料未及,但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中,阿蒙的经历冲破了太多的束缚与阻碍,是绝大多数普通人心中的梦想。

他只是都克镇一名低贱的矿工之子,少年时家园被毁流浪四方,却建立了威震大陆的功勋,又在家乡建立了奇迹般的城邦,最终被人们奉为神灵。他的故事比任何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王事迹更加鼓舞人心。

很多人崇拜阿蒙,说穿了也是出于一种自我替代与补偿的心理。世上绝大多数人不可能拥有高贵的出身,但是阿蒙曾经与是他们一样的人。就算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可以去梦想,阿蒙获得的成就,在梦想中仿佛就像自己的成就。

埃拉赫特法老与少数帝国高层,就算认可布尔克的猜测也不好公开说出来。假如埃居帝国真的抓住了那位亵渎神灵的“恶魔”,发现他就是阿蒙,也不会宣布他是阿蒙,而会给他安上别的名字或者就是一个恶魔的称号。

但是想抓住“恶魔”可不容易,就算他不是“天使”,一位九级大武士神出鬼没一击便走,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仅是为了摧毁七座神像而已,查不出准确的行踪,就谈不上调集高手去追击。

七个城邦接连出事之后,“恶魔”飘忽不定的行踪终于渐渐清晰,下埃居境内罗尼神河以东的七个城邦全都出事了。从他经过的路线来看,应该是从海岬城邦进入埃居境内,由东向西再往南,下一步就应该渡过罗尼神河到达梦飞思城了。

已然知道或猜到那“恶魔”就是阿蒙的人,比如罗德·迪克,心里多少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阿蒙这是在为玛利亚圣女报仇,他要一个个的摧毁埃居全境各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在世人面前公然挑战与羞辱那位天使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