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4章 让我去犯错

虚空里突然伸出一只带着骨刺的巨大长尾,无声无息的扫向加百列的后背,到近处才发出呼啸的风声。加百列已经躲不开了,她也根本不想躲,原地旋身秩序之刃发出的光芒锋锐无匹,正扫在差点打中她后脑的尾尖上。

就听见一声痛呼,那根坚硬无比的巨尾居然被斩断了一小截打着旋飞去,这柄斧头太锋利了!长尾吃痛又突然收回消失不见,而加百列闷哼一声接着向前飞冲,来到索贝克面前挥斧直劈。这就是武士之间的较量,硬碰硬的能量与力量冲击,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

索贝克挥起长鞭架住战斧,两件强大的武器硬生生的相击,就像两座山在空中碰撞,罗尼河上空的回音久久不绝。巨大的冲击力使两人都向回倒飞而去,分别落向了罗尼河的两岸。索贝克脸色很难看,落地之后抱起受伤的海奎特转身就走,贴着地面疾飞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以加百列之威,手持秩序之刃独斗海奎特或索贝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吃亏,但绝对抵挡不了两人联手。可是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这两位神使是从遥远的罗尼河发源处越过千山万水追来,阿蒙筋疲力尽落下云端,而他们也是强弩之末。加百列突然冲出来,两人抵挡不住,见势不妙立刻逃走。

加百列落在河岸边,终于看清了阿蒙。阿蒙披散着长发倒地昏迷不醒,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握住了地上的泥水,他的衣衫破烂而肮脏,连头发都打缕粘结在一起。加百列看了对岸一眼,知道那两位神使已经逃走了,她也不敢在此地久留,这里是埃居九联神系的地方,弄不好会有更多的神使追来,立刻带着阿蒙离去。

……

阿蒙怎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受到了九联神系神使的追杀?这半年来他在埃居各地游荡,一度浑浑噩噩处于似清醒非清醒的状态,痴狂的寻找着早已不在的玛利亚,绵绵的心痛总是伴随着他。当他渐渐清醒的时候,又想去找塞特,可是玛利亚留下的最后信息已经说明了一件事,只要神灵不愿意见凡人,凡人是不可能找到他的。

阿蒙不愿意接受这一切,他坚韧的性格如今成了一种固执,居然去了遥远的九联神宫。九联神宫的位置十分隐秘,如果没人引路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可是阿蒙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却了解了这座神宫的秘密。

九联神宫并不是九联天神的真正居所,以前只有荷鲁斯长年在此居住,其地域范围非常广大,也是众多神使平常修炼之处。九联神宫有空间神术大阵分隔,阿蒙一个人本事再大也没法强攻,但他却知道门户所在。

他驾驭着奥西里斯的肋骨飞进了神宫,冥神的肋骨本身就是一件神器,带着奥西里斯的烙印与气息,展开后像一艘无形的空间大船。阿蒙拥有九级成就之后,可以驾驭这艘大船飞行,他就这样打开门户直接进入了九联神宫,甚至没有引起众多神使的注意。

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往往也是警戒最松懈的,九联神宫不可能有外人出入,众位神使平时除了执行任务之外,也都在各自的宫殿中修炼,这么广大的天地之间多出一个人来,如果不刻意搜查,还真没有人发现。

阿蒙在那一片神奇的山川中如幽灵般游荡,他在找塞特,但是塞特并不在这里。贝斯特虽早已离去,但她的宫殿还在,在一处幽深的山谷中已被废弃,四面空荡无人。阿蒙一头撞进了贝斯特当年的宫殿,这才完全恢复了清醒,意识到自己也许做了一件世间最大胆的事情,怎么跑进九联神宫了?

这座神宫中有几十名神使呢,假如被发现,阿蒙等于自投罗网!但是阿蒙并没有像进来时那样又悄悄的溜出去,他没有放弃找塞特报仇的初衷。九联天神无论在与不在,九联神宫最中央的天神谷中仍然为他们保留了九座宏伟的宫殿。

这九座宫殿依山脚呈弧形分布。荷鲁斯是九联神系中第十位超脱永生的天神,他的宫殿在那九座宫殿的环绕中央,象征着主神的地位。

自从荷鲁斯丧失了主神位之后便不知所踪,天神谷中这十座宫殿都空着,只有塞特偶尔会来。但平时还有诸位神使定期巡查,而观望整个神宫一切细微动静的九联神镜,此刻已被安置在塞特的宫殿里。通过这面神镜,神使可以直接呼唤塞特,塞特也可以下达自己的命令。

阿蒙既然进入了九联神宫,干脆冒险潜入了塞特的宫殿,他想在这座宏大的宫殿里躲藏起来,等待时机行刺塞特。那位天神身受重伤逃往了神国,绝对不会轻易露面,但他毕竟是九联神系的主神,总有一天会回到这个地方。谁又能想到,阿蒙竟然就在他的宫殿中等着呢,这是刺杀他最有利的环境!

可是塞特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就连九联神宫中的神使们也不知道主神去了什么地方。阿蒙进入九联神宫时并未刻意隐藏,却奇迹般的没有被发现,当他想躲藏时,却又意外的被揪了出来。

因为埃居帝国在梦飞思城伊西丝神殿的旧址上要修建塞特神殿,众位神使来到宫殿中通过九联神镜向塞特汇报,运转神镜时顺手扫了一下九联神宫的情况,赫然发现有外人潜入,竟然就躲在塞特的宫殿中!

阿蒙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当时有四位神使同时向他出手,激烈的战斗甚至将塞特的宫殿摧毁,而九联神宫中其他正在潜修的神使也被惊动,纷纷向战场赶来。阿蒙并不怕死,但他却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完成呢,奋力杀开一条路赶在众神使合围之前冲出了九联神宫。

有七、八位神使追了出来,阿蒙且战且退,足足向南飞出了万里之遥,追击的神使被他甩掉了大部分,只有海奎特和索贝克仍然紧追不舍。阿蒙冲出重围一路激斗,击退了众多神使之后身受重伤,却没有最终摆脱追击,他已是筋疲力尽。

他拼尽最后的力气,飞到了罗尼河畔那个记忆中的地方,其实已经不需要海奎特与索贝克再出手了,阿蒙是自己跌落云端的。他挣扎着倒在了当年曾昏迷的那段河滩上,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有无数金光在虚空里闪烁,点点金光都化作了玛利亚的影子。

阿蒙清楚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哪怕有再多的遗憾与不甘,砸落在河滩上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楚,只看见了迎面而来的一片金辉。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幸福,他仿佛又回到了平生所经历最温馨的那个场景。

阿蒙走向生命尽头时,却挣扎着在这里倒下,他寻寻觅觅又来到轮回的原点。当年他就应该死在这里的,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那一次,他被救醒的时候还很恍惚,睁开眼睛看见艾蔻从朦胧中变得越来越清晰,这位少女就像从回忆中走了出来,带着神秘而成熟的高贵气质,阿蒙依然直视着她的眼眸。

阿蒙曾喃喃的说道:“艾蔻,是你吗?你的样子好漂亮,和我想像的一模一样,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已经死了吗?怎会在这里见到你?这不是阴森的冥府,难道是灵魂的另一种归宿?……这,这到底是哪里?我该叫它什么呢?如果起一个名字,可不可以是天堂?”

当他又一次在这里倒下时,昏迷中看见的是淡淡的金辉,玛利亚又出现在眼前。几乎是没有思索,阿蒙望着她又说出了同样一番话。然后他站起身向着那金辉走去,张开双臂将玛利亚紧紧抱在怀中,低头吻向她的唇,两人仿佛在金光中融化为一体。

而人们所看见的阿蒙,则是披头散发扑倒在泥水间,却奋力张开双臂拥抱着大地。加百列击退海奎特与索贝克之后,昏迷不醒的阿蒙正在他的灵魂中拥抱着艾蔻。

……

阿蒙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境中的他可能疯狂可能痴迷,可能是为了弥补这一生的遗憾,梦的内容可能荒诞可能甜蜜,就像他突破七级成就时冥想中的妄境。

阿蒙做了与当年的贝尔一样的事情,将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带走了,遭受到埃居九联神系众神使的追杀,他逃亡的目地的与贝尔也是一样的,还是幼底河谷那个巨大的山腹空洞。但是那里已经成为伊甸园,他击退了众神使的追杀,将玛利亚带回了伊甸园。

玛利亚已不再是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遥远的梦飞思城中那座神殿已成了塞特神殿,伊西丝守护圣女的传承使命已终结。阿蒙与玛利亚生活在伊甸园中,过了很多很多年……直到有一天,他被加百列唤醒!

……

加百列唤醒阿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她把阿蒙带到了埃居西部一片山地中,这里沟壑纵横有很多怪兽出没,险峻幽深的山崖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穴,藏身在此几乎没人能发现。此处是加百列多年前曾斩杀怪兽的地方,十分隐蔽,她将昏迷不醒的阿蒙带来疗伤。

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其实并不需要像普通人那样疗伤,他的生命力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如果没有外加的伤害损毁他的身体,只是需要岁月恢复,至于其它的手段或帮助,会影响到恢复的快慢以及恢复的程度。

阿蒙的伤势并不重,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九联神宫,一路上的战斗只是阻击追兵,但损耗非常大,筋疲力尽就像枯竭的泉流。而另一方面,如果灵魂陷入永恒的困境,阿蒙可能会永远沉睡下去,直到那看似无尽的生命尽头。

加百列给阿蒙施展了各种治疗神术,却不能帮他恢复损耗,只能等着阿蒙不再那么虚弱,再将他唤醒。阿蒙醒来时睁着眼睛躺在那里,看着山洞顶的岩壁,就这么默默的看了一天一夜,加百列坐在远处的山洞口,也是一言不发。

一天之后,阿蒙终于开口说话了,听上去像是自言自语:“我好像是做了一个梦,被你叫醒后忍不住在想一件事。如果我像当年的贝尔那样,也许就没有今天。贝尔带走了当时的圣女葱霓,虽然是那样的结局,但应该是他们愿意承受的。”

加百列说道:“以你的成就早已渡过了人间的种种考验,不该陷入这种想法不可自拔,人世是一条流淌的河流,立足处就是源头,不要回头去假设。就算你去假设也不可能,玛利亚大人不是葱霓,她有她的守护,不可能被你带走,而你也不可能勉强她的意志。”

阿蒙叹息道:“你说的对,但那些考验并不只存在于渡过之时,也贯穿始终,我现在终于明白,已经超脱永生的神灵为何也会陨落?……是你救了我吗,你为何会在那个地方出现?这太巧了!”

加百列:“并不能说是巧合,几乎是一定的。还记得我找你决斗之前,圣女大人分别给了我们一封信吗?她在信中说如果有一天你哀伤心碎,希望我能保护你。我当时不明白你为何还需要我的保护,今天才清楚!我找不到你,就去罗尼河边的那个地方等,如果你沉浸在回忆中,就一定会去的。”

阿蒙:“她不再是圣女大人,伊西丝女神与伊西丝守护圣女皆已不在,对于我来说,她就是玛利亚,艾蔻·玛利亚。”

加百列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问道:“玛利亚让你看到的那一切,直至她展开毁灭风暴的那一刻,也许太过残酷,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阿蒙缓缓答道:“我清楚,她想告诉我很多,也包括最后给我的见证。但这些不是最主要的,更重要的是她了解我,比我了解她更了解我。只要出了这件事,我一定会发了疯的打听,会去埃居各个地方去问各种人,不把当时的情形搞清楚不会甘心,那样对我来说是极大的冒险,不如就让我亲眼看见。”

加百列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你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会把梦飞思翻个底朝天的,以你的身份如果失去了理智,简直如送死一般。可就算如此,你仍然差点送了命,追踪你的那两位神使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蒙坐了起来,讲述了自己闯进了九联神宫的经历。加百列听的是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一向沉稳的阿蒙大将军干的事啊,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也不会这么愣啊,跑到九联神宫里送死,能逃出来真是天大的运气和本事了!

加百列终于转过身问道:“九联神宫你也闯了,命也差点送了,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呢?”

阿蒙咬牙道:“塞特不会轻易现身的,我在九联神宫中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连他的宫殿都给摧毁了,他还能忍住不出现,看来真是伤的不轻,能不能恢复鼎盛还是个问题。我若想杀了他,这是最好的机会,不能让他从容的恢复。”

加百列忍不住提醒道:“你也应该明白,如果塞特不愿意见你,你就不可能找到他!”

阿蒙抬起头,目光似乎穿过山岩看着遥远的天空:“我可以想办法逼他现身,就算不能逼他现身,至少也让他跌落神坛。”

加百列也站起身:“这不是你的风格!就算你想这么做,也必须等自己恢复强大。再做出擅闯九联神宫那种事情,是毫无意义的找死,也不是玛利亚愿意看见的。”

阿蒙站起了身:“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疗好伤势恢复最强大的力量,然后再去逼塞特现身,哪怕把埃居帝国搅的日夜不宁,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加百列突然很伤感的说道:“您好像变了!您现在的状态很虚弱,但是看您说出这番话流露出的气息却是无比的强大。我相信您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但这并不是您所追求的道路,走的越远,可能就与您的愿望越来越远。”

阿蒙突然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为什么就不能犯错呢?如果这是错的,那就让我做错!有一天我可能不得不回到那神坛之上,或者去追求真正超脱永生的境界。但在此时此地,我不是阿蒙神、不是大将军,我就是阿蒙!”

……

罗德·迪克为自己的府邸修建了警戒神术阵,并加强了守卫巡逻,这大半年来日子过的很安稳。他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为世袭城主久居官场几乎从不犯错,很擅长未雨绸缪,而且也不吝于身体力行。这些年来,他虽然没有像歌烈或阿蒙那样建立举国敬仰的功勋,但实惠事也没少干,在海岬城邦以及埃居帝国中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他这位城主几乎是不可替代的。

七个月前,加百列突然深夜来访,罗德·迪克知道阿蒙大将军潜入了埃居帝国,从私人角度,他也很为阿蒙担忧,同时也为玛利亚的遭遇感伤。有时候在深夜里长思,罗德·迪克也会扼腕叹息,觉得怀今古奇雄志、行热血沸腾事方不枉此生,但是感慨过后,仍然做他的海岬城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