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3章 寻找神明

加百列答道:“如果你有阿蒙的消息,就立刻通知都克平原中的撒冷城,我知道你很有办法,派人混进商队去送信并不难。人们正在寻找他,我也在找。……阿蒙大将军应该已经到了埃居,难道他没有来找过你吗?”

罗德·迪克摇头道:“没有,大将军没有来找我。……呃,不对,我前几天做的不是梦!”说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露出惊骇之色,回忆着说道:“几天前我做了一个梦,阿蒙大将军就站在床头看着我,我当时吓醒了,屋子里却没有人。”

加百列也是一怔:“看来阿蒙大将军已经来过,因为当年就是你将玛利亚大人送到了都克镇,她才会成为圣女。我担心圣女大人的遭遇会让他失去理智,真的很庆幸,你还活着。”

加百列说完这番话就走了,而罗德·迪克却不敢再睡觉了,披衣下床摘下挂着的长剑,就在屋子里坐到天明。天亮之后他叫来了安·拉军团的主神官与神殿中的众祭司,说是如今都克平原正爆发混战,海岬城邦也应该做好警戒,要加强城主府邸的守卫力量,命神术师与城中的工匠打造一座警戒神术阵布置在他的府邸中。

罗德·迪克如今兼任安·拉军团的军团长,自从主神官乔治一去不回后,他又以稳固边防的名义请求法老派另一名大神术师来海岬城邦坐镇。结果又从伊西丝神殿调来了一位荣誉大祭司易彬,担任海岬城邦与安·拉军团的主神官。

易彬不明白城主大人为何突然要加强城主府邸的警戒与守卫力量,但还是照办了。罗德·迪克倒不是担心加百列或阿蒙会来行刺,但昨夜的经历实在把他吓着了,假如真有刺客也有阿蒙或加百列那么大的本事,那他的处境岂不是大危险了,还是防范于未然吧。

……

离开海岬城邦之后,加百列日夜兼程赶到了梦飞思,她曾无比熟悉的伊西丝主神殿已化为一片焦土。神殿广场有一半被摧毁了,广场边缘还有卫士执勤不让普通民众靠近,据说这里将修建塞特神殿,并在配殿中有专门的位置祭祀玛利亚。

阿蒙一定会来到这里或者已经来过这里,加百列在广场边徘徊了好几天,却始终没有发现阿蒙的身影。

在伊西丝主神殿被摧毁之后,神殿首席大武士、伊西丝军团长龙腾一度是梦飞思城中最紧张与忙碌的人。他不得不回答来自各方面的询问,并专门写了详细的报告呈交给埃居法老。梦飞思城中的气氛也很紧张,他不得不加强巡逻,防止在这个时候再出现什么乱子。

直到一个多月后,埃居帝国的正式公告发布出来,事件也算有了明确的官方说法,龙腾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这天他仍然亲自率领卫队巡城,经过伊西丝神殿广场遗迹时,莫名叹了一口气,停下马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前行,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他刚刚下马,府门前却走来一个人,用低沉而清晰的声音喝道:“龙腾大人,有时间谈谈吗?”

听见这个声音,龙腾吃了一惊,周围的卫士正要上去阻拦,他赶紧摆手道:“这是我的朋友,快请他进府,关上大门。”

此人披着斗篷遮住了容颜,随龙腾进入了府邸,来到一间会客小厅里,龙腾将仆从都打发走,这才问道:“加百列,你怎么还敢回到梦飞思?”

加百列摘下斗篷道:“我奉命去追杀阿蒙,以一个武士的身份提出决斗的请求,在决斗中战败成为俘虏。埃居帝国拒绝了大将军赎人的要求,他可以决定如何处置俘虏,于是释放了我。我并没有违反任何帝国法令,为何不能回来?龙腾军团长,梦飞思城的治安由你负责,请问你想抓捕我吗,又以什么理由呢?”

龙腾的脸色有点尴尬,低声道:“您说的是事实,我当然不会抓你也没有理由抓你,这不是请您进来了吗!我能想到大将军会来找我,却没想到你也会来。”

加百列手扶桌面身体前倾道:“大将军已经来过了?”

阿蒙确实已经来找过龙腾,就在三天之前,与今天几乎是一样的场景。当时龙腾巡城回府,正装备下马进门,远处突然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卫队正要上前驱赶,龙腾耳中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龙腾,我有话要问你!”

这一声如旱地惊雷,龙腾吓了一跳,赶紧对卫士道:“这是我远方来的一位长辈,快请到后院。”

来者就是阿蒙,他披头散发满脸污垢,衣衫褴褛看上去就像一个乞丐,一言不发就走入了龙腾的府邸,龙腾跟在后面恭恭敬敬将他迎入后院。据龙腾回忆,阿蒙大将军的神志还算清醒,但眼睛却是红的,说话时总是定定的望着不知名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龙腾当然清楚阿蒙为何找他,详细介绍了伊西丝神殿发生的所有情况。然后阿蒙取走了玛利亚留下的一件东西,便不知去向。

加百列追问道:“在毁灭风暴的威力下,还有什么东西能留下来?”

龙腾答道:“我亲眼看见一条人影在痛嘶声中冲上了天际,无论是什么样的大神术师,也不可能笔直的飞往无限高处直至消失。那究竟是什么人,我不好说出来,但你可以想像。毁灭风暴也不能毁灭一切,圣女大人已经不在,权杖也毁了,但那片焦土的中央却留下了一枚众神之泪。”

当时那一场带着毁灭力量的风暴消失后,人们很长时间都不敢靠近伊西丝神殿的遗址,是龙腾带着军团武士进入那里清理的残迹。这位大武士是孤身一人先走进去的,他发现了焦土中唯一的遗物就是众神之泪,静静的躺在尘埃里闪着泪光。

加百列又问道:“你为何把那枚神石私自留下,没有交出去?”

龙腾低头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枚众神之泪的光泽真的像泪光闪烁,我悄悄把它收了起来。我也知道这枚神石是阿蒙大将军当年亲手开采的,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到这里,我想圣女大人的遗物应该交给他而不是埃居帝国。”

……

加百列又一次没有找到阿蒙,却得知了阿蒙的最新消息,他已经来过梦飞思并从龙腾那里取走了众神之泪。阿蒙经历过很多苦难,但从未意志消沉,他的生活很简朴并不追求奢华,但也从未放浪形骸。如今却变得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看来是根本没有心思在意其它的事情,就连身上穿的衣服和脸上沾染的尘土也不关心。

这是怎么样一种心境呢,能让一位九级大成就者沦落如斯!据龙腾所说,阿蒙的神智还算清醒,但人一直处于某种迷离的状态。还好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落魄的乞丐,混迹在人群中也不容易引起注意。

加百列在埃居各城邦寻找着阿蒙,这是玛利亚给她的使命,她必须要完成,寻找阿蒙甚至已成为她的信念。从都克镇走出的那位少年,如今已成为神坛上的阿蒙神,可是他却放弃了所拥有的一切,衣衫褴褛的消失在滚滚尘世人烟中。半年过去了,加百列始终没有找到他。

随着时间的流失,刻骨铭心的痛仿佛不再那么强烈,不经意中变得持久而绵绵。加百列找不到阿蒙便无法回去,她只要在这条道路上一转身,仿佛就能看见玛利亚的眼神,就像众神之泪的光芒闪烁。

加百列最终停留的地方是罗尼神河的东岸,周围是一片旷野,远处的河岸边栖息着鳄鱼群,离河岸稍远的地方是一片连绵的群山,群山间有一个坳口,走进山坳是一片平坦谷地。

这个地方加百列记忆犹新,阿蒙第一次来到埃居的时候,伊西丝神殿大祭司朱利安曾派人一路追杀,就是在这个山谷里有过一场惨烈的激斗。阿蒙消灭了所有的追杀者,耗尽了力量也身受重伤,走出山坳来到河岸边,晕倒在地人事不醒。

玛利亚与加百列恰好坐船从罗尼神河中经过,被薛定谔的叫声惊动,上岸救起了阿蒙,这是一个意外的重逢,仿佛是命运安排的邂逅。如果阿蒙始终无法摆脱绵绵的心痛,他迟早会到这个地方来怀念玛利亚,加百列就在这个山谷中等着。

在山谷中隐居下来后,加百列并没有放弃修炼本源的力量,找到阿蒙并保护他,必须要有强大的力量。阿蒙所面对的是九联神系的天使长,塞特受的伤绝对不轻,短期内肯定不会再现身,阿蒙是找不到的。但塞特可以号令九联神系中的众多神使,阿蒙的本事再大,一个人也难以对付。

或许冲突已经暴发,可是加百列在埃居徘徊了这么久,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地方有激烈斗法的消息。所谓修炼,不仅仅是力量,加百列必须让自己的灵魂安宁,找到指引她的那明晰而坚定的信念,她一直在回味着玛利亚信中说的话。

玛利亚知道这件事会给加百列的灵魂造成怎样的冲击,所以在信中特意问道“那时的你,信念又会受到怎样的指引呢?”并且又提醒道“我清楚你对神灵的信仰,那是内心的光辉,我希望你寻找到真正的神性源流,并接受那光辉的指引。”

玛利亚不希望加百列因此而迷茫,甚至在委婉的告诉加百列,去接受阿蒙的指引,这位圣女大人很清楚阿蒙走在怎样一条探索的道路上。但是如今陷入迷茫的人却是阿蒙,或许他距离通往神灵的道路越来越远。

撒冷城的民众失去了阿蒙神,阿蒙也失去了玛利亚,他一定要找回她。而加百列要找回阿蒙,也等于找回信念中指引她的神性源流。这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加百列坐在山谷中静静的祷告,聆听着发自灵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是谁的声音在灵魂中响起,就如天空洒落的光辉,那是永恒的源流的感召。我看见了谁的眼睛充满悲悯、带着神圣的忧伤?神灵啊,我呼唤的神灵,你是谁又在哪里?找到你,找到我的愿望、我的道路与我的荣光!

睁开眼睛看看吧,世上罪恶的人造就了令他们感到罪恶的一切,穿上了白袍的人向世人应允赐福,白袍下却露出了罪恶的尾巴。神殿中的人们啊,你们在向谁进献?那双手沾满鲜血的神像接受着人们的赞颂。

真正的神灵会来到,将进行伟大无所不包的清查,金黄的谷粒将会被留下,罪人的秕糠将会被烧毁,我不会饶恕他!在巨大的阴影中笼罩下,我看见了天使的光芒在飞翔,看见了我所奋斗的使命,看见了神性的源流,看见了头顶的圆光……”

正在祷告的加百列却突然抬起了头,远方有几股强大的气息从罗尼河方向迅速接近,还伴随着能量爆发的剧烈冲击与嗡鸣声,这是大成就者之间的激斗。加百列提着秩序之刃凌空飞冲而起,她早已是八级大武士,如今也印证了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

加百列刚刚飞出山谷,就见一条人影如流星般从天空坠落,勉强没有掉到河里落在了岸边。此人披头散发全身沾满尘土,将河滩上柔软的湿土砸出了一个大坑,泥水四溅中仿佛已人事不醒。虽看不清他的面目,但那熟悉的身形就是加百列寻找已久的阿蒙。

远方的天空正有两个人一前一后飞来,当先一人就是九联神系中的蛙神海奎特,他脸颊与额头上有着褐绿色的条纹,反射着诡异的浮动光泽。蛙神飞冲而来,在空中挥起袍袖,尼罗河上卷起浪花,一片透明的水箭在浪花中飞射而出,画了个弯曲的弧线向着落地的阿蒙射去。

河中也涌起巨浪冲上了岸,白色的泡沫翻滚,浪墙就像一只从河中伸出的巨大的怪手,带着浑浊的泥水攫向倒在河滩上的阿蒙。

恰在此时加百列赶到,凌空一斧劈出,就似空间被切开,将涌向岸边的浪墙与河中的浪涌分开,巨大的力量卷的水花四溅,还有几条硕大的鳄鱼随着打散的浪头张牙舞爪的飞回河里。这是空间切割神术,用神奇的秩序之刃发出,威力妙不可言。

加百列虽然掌握了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可以像大神术师那样瞬发高阶神术,但她骨子里一直是一名武士,出手总有最擅长的习惯。凌空劈击只是运转了空间切割的力量,击散卷向阿蒙的浪墙,而加百列的身形毫不停留,如闪电般朝着空中飞来的海奎特直撞而去。

战斧爆发出一团银色的弧光,将加百列的身形淹没其中,冲散了海奎特卷起的水箭,发出一片清脆的碎裂声。加百列出现的太突然了,海奎特几乎毫无防备,急忙转身双手一合,四散飞舞的水箭以及河中升起的浪涌迅速在空中凝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墙。

只听“咔”的一声,冰墙刚刚出现就被银光斩裂,银光中一位威风凛凛的金发女子挥着半月形的战斧直劈而来。身为神使的海奎特很少遇到过这种战斗,加百列是人斧合一从空中直撞过来,根本不摆开架式与他斗什么手段,完全就是阵前杀敌的风格,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海奎特慌忙之中开口大吼,一片鼓荡音波在身前展开,带着巨大的冲击力,那被斩裂的冰墙瞬间四散炸开,笼罩着加百列的那团银光也被震散了,但加百列仍然一斧劈了出来。

海奎特的蛙吼连巨石都能震碎,强悍的武士就算身体能够承受,但灵魂中的冲击也会使人神智不清,这是他保命攻敌最擅长的手段。加百列人斧相合化出的弧光虽被震散,但是斧子前挥仿佛在吼声冲击中切开了一个缺口。

一片绿色的雾气爆发,带着四散的褐色条纹,空中就像泼洒出一片油彩,海奎特惨呼一声向着罗尼河对岸翻滚着摔落,身上穿的绿袍已经破碎不堪。他竟然被加百列一斧斩落,已然受了伤。要不是后面还有鳄神索贝克接着冲到,加百列赶过去再一斧子就能要了他的命。

索贝克的位置靠后了一些,海奎特飞到罗尼河中央的时候,他刚刚越过岸边。阿蒙落地已然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就要束手就擒,这位鳄神大喜过望心中也松了一口气,速度稍微缓了缓,没想到这时却突然发生了意外。

对岸有一团银光飞起,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一个照面就硬生生的将海奎特撞飞了,就连海奎特最擅长的冲击巨吼也没有阻挡住敌人。蛙神张牙舞爪的摔下去,鳄神才看清空中持斧的加百列,那金发女战士已经向他挥起了利斧,一道弧光带着雷鸣声飞劈而来。

索贝克怪吼一声,罗尼河两岸栖息的鳄鱼群也跟着齐声闷吼,他挥起手中骨节状的鞭子,一道光影凌空出现,就像骨节缠绕成的锁链,锁住了利斧发出的弧光。加百列奋力一搅手中的秩序之刃,银光翻转四射,将那幻化的锁链斩的七零八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