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200章 大事件

这件大事与两个王国有关,哈梯国王亚设竟然向撒冷城邦提出了请求。撒冷城邦名义上建立在哈梯王国的境内,黑火沼泽的商道入口也由哈梯王国所掌握,亚设国王用“请求”的名义已经是很给面子,这其实也等于是一种命令,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一番大战之后,伊索必须尽快实现战前的承诺,对有功的战士论功行赏,才能吸引更多人为撒冷城效力。可很多阵亡的战士都是外来的探险者和民夫,他们在撒冷城中并无家人,就连抚恤都找不着对象。如果换一种情况,这事也就算了,不是撒冷城不赏,而是这些人没有命去领。

但是约书亚和伊索商量了之后,颁布了一条很有意思的法令:按照事先的约定,战士们根据战功的大小将获得都克平原上的相应土地。有很多立了军功的战士虽然阵亡了,但是撒冷城仍将土地赐予他们。

撒冷城公布了这批人的名单、身份来历以及他们获得的土地,并且发出公告,如果这些阵亡将士的合法继承人来到撒冷城,只要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可以在城邦的农牧署登记领取封赏的土地。

阵亡的战士中数量最多的,是叙亚城邦送来的那批民夫,他们在都克平原上战死,却留给了继承人土地,很多人听说之后几乎不敢相信。

于是从哈梯境内通过黑火沼泽的商道前往撒冷城的人络绎不绝,他们中有的是来继承土地的,有的则是来投奔撒冷城邦寻找机会的。撒冷城邦这条法令的吸引力很大,简直是天枢大陆各地流氓无产者的福音。

伊索通过约书亚制定的新政,在大战之后短时间内使撒冷城聚集了更多的人口,在册居民突破了一万人。黑火沼泽以及马尔都克城方向的两条商道,也空前的热闹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哈梯国王亚设派西莉娅为使者给撒冷城送来了一份国书,向城主伊索以及幕后的阿蒙提出了一个请求。

哈梯王国准备再次与巴伦王国开战,首先要进攻的目标便是都克平原东南角的马尔都克城,而作战计划是夺取内陆湖以东、幼底河以西的土地。亚设国王计划派出两支军团,从内陆湖南北两个方向包抄夹击。南方的军团当然是沿着叙亚沙漠进军,而北方的军队则需要穿过都克平原。

大军团很难进入都克平原,但在黑火沼泽中的商道开通后,这种战术成为了可能。商道的出口掌握在撒冷城邦手里。所以亚设国王请求借道进军,从撒冷城控制的地盘经过,然后南下攻击马尔都克城。这个要求让伊索既不好答应,又无法拒绝。

哈梯国王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向巴伦王国发起战争呢?原因很复杂,最重要的是这位年轻的国王想弥补心中的一个遗憾,也是为了实现开疆拓土的伟大帝王梦想。

亚设当年还是王子的时候,就以主帅的身份在歌烈的协助下与巴伦大军进行了一场大战,明明已经大获全胜,却因为父亲的突然暴亡、哥哥的趁机篡位而功败垂成,反倒让巴伦王国前来谈判的冯钮王子捡了个大便宜,这是亚设一直无法释怀的遗憾。

亚设也有在王国历史上留下千秋功业的梦想与雄心,当地位稳固、国内形势稳定之后,便欲起兵惩罚当年曾冒犯哈梯的巴伦王国。这场战争几乎不需要借口,因为巴伦王国新建立的马尔都克城就在哈梯境内,虽然哈梯王国从未真正控制那片地方,但那里毕竟是王国的名义领土。

战争的另一个目标就是要获得当年本应该取得的战绩,将巴伦王国击退到幼底河以东。至于下一步更大的战略目标,亚设没说但也可以猜测,假如攻占了马尔都克城以及幼底河以西的土地,未尝不可以控制整个都克平原。但这只是一个远景,首先要取得前面的胜利才行。

歌烈获悉亚设国王的打算之后,既没有鼓励也不便反对,他只是推辞自己年事已高、想潜心研究神术,将不再过问与参与这件事。歌烈已经誉满全国,成为仅次于神灵一样的人物,亚设国王在他老人家的身影光辉下已经忍耐了太久了。这一次国王本就打算完全依靠自己的威望与才智建立功勋,作战计划也是亲自指定的。

歌烈很明白这位年轻国王的想法,知道亚设为何要发动这场战争,清楚自己就算想劝也劝不了,于是便没有发表意见。其实亚设国王发动这场战争还与一则神谕有关,恩里尔恰好在此时降下神谕,指示哈梯王国去攻打巴伦王国。这则神谕完全迎合了亚设国王的心思,想让他改变主意已经不可能了。

两线夹击的作战计划,派出阿努军团进入都克平原,必须要经过撒冷城控制的商道出口。亚设国王在文书中写的很清楚,他派出军团只是借道行军,并不会威胁撒冷城,进攻目标是东南部的马尔都克城。

亚设国王也很清楚撒冷城正在与北方的亚述王国作战,承诺将保证黑火沼泽的商道畅通,让撒冷城能得到持续的后勤物资支援。言下之意,假如撒冷城不答应,他将命令叙亚城邦关闭商道。

伊索如果答应,就等于将哈梯王国的一个精锐军团放进了都克平原,难保不是一个威胁。如果哈梯王国真的攻下了马尔都克城,也难说将来不会顺势攻占包括撒冷城在内的整个都克平原。如果他们趁着撒冷城与恩里尔城交战的时候,从背后发动突袭,弄不好首先会把撒冷城拿下。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伊索绝对不希望出现这种局面,但如果拒绝这个要求,亚设国王只要一道命令就可以封锁黑火沼泽中的商道,切断撒冷城目前急需的后勤物资补给线。伊索和乔治等人无法定夺,于是来到神殿呼唤阿蒙的指引。

此时林克已换防拉斐尔原先所守卫的要塞,约翰则被派去镇守另一座要塞,留在撒冷城中的伊索、乔治、云梦、拉斐尔都来到神殿中,向着神像祷告呼唤,宣读了亚设国王送来的文书。他们知道阿蒙一定能听见,只要想关注的话就会回复。

文书读完之后,他们果然听见了阿蒙的声音:“对于无法拒绝的要求,只能考虑用怎样的方式去答应,你们一定已经商量过了吧,究竟决定怎么做呢?亚设要派一支军团进入都克平原,也应该知道撒冷城会担忧什么,他不可能不设法打消你们的疑虑,又做了何种承诺呢?”

伊索苦笑道:“刚才我们只是宣读了文书,西莉娅还送来另一份任命呢。亚设国王任命您为撒冷亲王、荣耀大将军,名衔地位比您在埃居时只高不低!哈梯王国还封给您一大片领地,就是撒冷城周边的方圆二百里,当年拉西斯二世法老封赏给您的地方。并且承诺开放通商、自征赋税,撒冷城只需在征战时给王国提供服务。”

阿蒙的声音带着笑意:“这是我们自己打拼得来的东西,他倒很会做人情,以王国名义又送给了我。假如我接受了这个任命,就等于将撒冷城正式纳入哈梯王国的版图,如果我拒绝这个任命,又表示撒冷城不会合作。其实这项任命是哈梯王国对撒冷城的一种承诺,你们看该怎么处理呢?”

乔治答道:“其实很好办,您是阿蒙神,已在神国修炼,就算是国王的命令也难以送达。我们把这些文件留在城邦,却无法送到您的手上,您既不需接受也不需拒绝。”

阿蒙:“好的,正应该如此处置。如果答应了哈梯王国的请求,自然有利有弊,那么最大的坏处是什么呢?”

乔治:“如果我们允许哈梯王国的军团进入都克平原去攻击马尔都克城,那我们与马尔都克城之间的商道就会被切断,物资必须都依靠黑火沼泽的商道补充。”

阿蒙:“黑火沼泽中的商道比马尔都克城方向的商道重要的多,如果你拒绝,更重要的后援就会被切断,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哈梯王国开放通商正是撒冷城所需。”

伊索又说道:“从长远来看,放一支军团进入都克平原的腹地,总是潜在的威胁。”

阿蒙打断他的话道:“都克平原的争夺必然会有更多势力的介入,或迟或早而已。没有今天这件事,也会有明天别的事,就连撒冷城现有人口都明显太少,更何况这千里沃土?在将来,都克平原上也绝对不止现在这三个城邦。”

乔治连连点头道:“确实应该有此等远见,亚设国王选择的时机非常好,我们抵挡住了北方的侵占,他则趁机进入腹地,就算不进攻马尔都克城,也完全能选择合适的地方建立城邦。”

最终商量的结果,自然是答应亚设国王的要求,不仅答应,而且主动提供更多的协助,撒冷城将做为哈梯王国远征军的后勤中转站,提供军需物资的交易、囤积、转运服务,也成为这个军团大批后勤人员进入平原后的落脚点,显示出全面合作的态度。

这种合作正是远征军所急需的,如此一来,也意味着将给撒冷城邦带来更大的繁荣。别的不说,一个正规军团的后勤人员上万,如果都在撒冷城中转落脚的话,不仅需要运送大量的物资,而且还是一笔很挣钱的大生意。

另一方面,哈梯王国的正式作战人员不得进入城邦,黑火沼泽商道出口的要塞防务也必须由撒冷城独立负责,远征军团不得插手。撒冷城在外围一共修建了三处要塞,其中两处在北部大道的两旁,就是对抗恩里尔城的。

另一座要塞则在黑火沼泽的边缘,扼守商道的出口。如果哈梯王国那边有什么异动,只要关闭这座要塞,也等于切断了哈梯远征军团最重要的后勤补给线。

答应提供后勤服务也基于同样的思路,如果真心合作的话双方都有利,如果哈梯王国另有所图,那么远征军团的后勤补给掌握在撒冷城邦手里,不是那么好翻脸的。亚设国王若无诡计,就应该答应这对方都有利的条件。

这些对策,伊索等人本已商量的差不多了,只是请示阿蒙最终决定而已。阿蒙点头赞同,并最后说道:“你们将我立在神坛之上,而我需要潜心修炼,去追求那真正超脱永生的境界,可能很多年都不会出现,就算出现也未必以阿蒙的身份。城邦诸事,在于城邦诸人,既然已经决定,那就去把它做好。”

事情已商量完毕,伊索等人也不敢多打扰阿蒙神的潜修,正准备行礼告退,拉斐尔却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道:“阿,阿蒙神,歌烈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还提到了另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和您说一声。”

阿蒙:“哦,他老人家还有何交待?”

拉斐尔却吞吞吐吐的问道:“您不觉得哈梯王国给您的任命有点奇怪吗,您并非是王室贵族,怎么会破例给了您一个亲王封号?”

阿蒙:“这位亚设国王做事倒是别具一格,你是哈梯贵族,还有着叙亚城邦大祭司的身份,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拉斐尔却没有直接回答,又问道:“您知道亚设为何特意派西莉娅大神术师为使者吗?据我所知,哈梯王国派入都克平原的远征军是阿努军团,将任命西莉娅为主神官。她的身份是王国公主,她的父亲是前国王路西尔的弟弟。”

阿蒙还没说什么,云梦却着急了,在一旁插话道:“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痛快点交待,还想让阿蒙神和你玩猜谜吗?”

拉斐尔有点不好意思的接着说道:“这是老师私下告诉我的,他了解亚设国王的用意,希望把西莉娅公主嫁给阿蒙神,说起来话就长了……”

西莉娅贵为王国公主,更兼年轻貌美,追求者自然甚众,甚至不乏周边各国的王公贵族。但是另一方面,她也是一位大神术师,这个身份使她拥有更高傲的资本,换句话说,她的眼界太高,众多的追求者谁都没看上。

路西尔在世的时候,就为侄女的婚事犯过愁,还曾经特意问过西莉娅:“你到底想嫁什么样的人?王国中所有的英雄,只要你看上眼的,我立刻就下令赐婚。”

西莉娅却答道:“我并不在意身份,追求我的人应比我更有成就,必须要在决斗中战胜我。”

这一句话等于回绝了所有的追求者,谁能战胜一名大神术师呢?追求西莉娅公主的人都没有这个本事,连想都别想。至于有这个本事的人,那些大武士或大神术师早已经成家且功成名就,也不太可能去追求这名王国公主。

可是后来有一件事人尽皆知,就是西莉娅与阿蒙的决斗,阿蒙胜了!这场决斗自然与追求西莉娅无关,但人们难免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哈梯王都中议论此事的人可不少,很多人甚至说,像西莉娅公主这样的大神术师,也只有阿蒙这种大英雄才能配得上。

这一次亚设国王特意派西莉娅为使者来谈合作,多少也是在试探西莉娅本人愿不愿意来见阿蒙,而西莉娅接受了这个任务。封阿蒙为撒冷亲王,已经是一种暗示,如果这两人见面之后真的有那么点意思,撒冷城又肯合作的话,亚设国王随即就会做媒的。这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政治婚姻的设想、控制撒冷城的一种手段。

拉斐尔道出了其中的缘由,乔治在旁边一个劲的使眼色想阻止他说下去,后来又开始咳嗽,就差拿脚踹他了。神坛上还立着穆芸女神的神像呢,当面说这些,好像不太合适呀!

拉斐尔最后无奈的说道:“据歌烈老师所知,亚设国王确实有这个想法,而且好像还与恩里尔的神谕有关,至于神灵之间的事情我就不太好评价了。但是亚设国王并没有明确说出来,老师只是让我和阿蒙神打声招呼,目前看来倒没什么操心的必要,因为阿蒙神根本就没有出现在撒冷城。”

阿蒙笑了笑答道:“此事不必再说了,我看是亚设国王自己想多了。”

拉斐尔又说了一句:“也难怪国王陛下会多想,您确实没有成家啊,而且像您这样的大英雄,什么姑娘才能配得上呀?凭心而论,西莉娅公主是一位八级大神术师,大陆上的女子难得有这种成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神坛上的阿蒙竟然一时沉默了。远在伊甸园中的他莫名想起了另一个人,就是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玛利亚。

神殿中的众人正在等待阿蒙神说话呢,却突然听见神像发出了一声惊呼:“加百列,你快来!……”然后就寂静无声,人们也感应不到那神像的目光注视。阿蒙竟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了神殿,甚至无心再聆听撒冷城的事情。

乔治等人面面相觑,伊甸园中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