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9章 阿蒙神的胜利

那四只大铁甲兽多年来一直是云梦的手下,这次也被带到了要塞中,但此前的战斗中一直没有露面,在最后关头突然冲上城墙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战斗结束之后,云梦重新化为人形,娇艳的脸庞上已经失去了血色,她伤的不轻,而且累的快抽筋了。

在地下大厅里的拉斐尔当然毫发无伤,但他也是脸色惨白,坐在那里几乎都站不起来了。至于魔法师们,已经无力再战了。

这一天的战斗并不是只在这座要塞发生,否则无论拉斐尔和云梦有再大的本事,也挡不住巨人军团孤注一掷的全力猛攻。与昨天一样,撒冷军团这一天又出城列阵了,集合军队向着战场的方向缓缓推进,非利士决定保持警戒但暂时不予理会,先集中全力攻下要塞再说。

撒冷军团行军的速度很慢,中午的时候还停下来吃了顿午饭,下午继续向前推进。非利士眼看要塞就要攻下来,当然不肯放弃,他自负有足够的兵力可以两线作战,于是命令属下,当撒冷军团行军到十里之外时便列阵迎敌,没到这个距离则不用管。

没想到撒冷军团这次是来真的了。

当攻城之战最惨烈的时候,非利士集合一千名刀盾兵与骑兵在大道上列阵迎敌。就在这时,突然发起反击的却是另一座要塞,林克打开城门带着二百名骑兵冲向了巨人军团的战阵。在他这个方向,非利士也摆下了五百名刀盾兵在警戒,当即就列阵迎战。

骑兵的冲击力很强,却没有彻底击溃巨人战士以重盾长梭布下的军阵。林克还带了十名魔法师出城,就裹挟在骑兵中施展神术攻击。非利士并没有为林克的袭扰所动,他相信五百名巨人刀盾兵的方阵能够挡住那二百名骑兵,而且下了死战的命令。

林克出城是因为另一座要塞的情势危急,他也看出了对方的投石车不可能调过来攻打自己的要塞,而最让人畏惧的弓弩手也全部不在战阵中,所以才派骑兵出城作战。林克本人也是一名大魔法师,队伍里又有十名魔法师协助,一出城就杀了个人仰马翻,斩杀了上百名巨人战士,自己也损失了几十骑。

可是对方苦战不退、军阵严整,骑兵无法持续发挥冲击力有些抵挡不住了,林克赶紧下令回城。没有战场经验的骑兵撤退时难免有点乱,巨人战士趁机掩杀上去,竟然冲进了要塞的城门。就在这时突然嗡声大作,已经冲回城内的林克第一时间运转了防护大阵向城外发起了反击,守城士兵也全部涌向了城门。

城门被关上了,已冲入城门的巨人战士一番激斗之后全部被斩杀或活捉。而巨人军团的神官都在陆斯恩的指挥下攻击拉斐尔的要塞,弓弩手和投石车也全在那个方向,暂时缓不出手来向林克所在的要塞发起攻击,城外的巨人战士们也只得退下来继续警戒,这一战打得也是惊心动魄。

……

当四只大铁甲兽最终也投入战斗时,乔治率领撒冷军团的军阵,远远望见了非利士已经摆好的巨人军阵。约翰在战车上小声道:“你看见他们的军阵了?骑兵很少,几乎是清一色的刀盾兵。”

乔治沉吟道:“巨人战士的力量很大,冲锋到百步之内时,要小心他们投出的梭枪。”

约翰叹了口气道:“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要正面一战,此时是最佳战机。他们的军阵里没有投石车,也没有弓弩手,连战车都不在,我们可以从容列阵。”

乔治微微点头道:“他们的马匹本来就少,亚述高原很多地方战马无法通过,还得靠强壮的高原巨人把马扛过来,马少战车就不可能太多,骑兵则更少,我们要好好利用。他们的战车全部架着高台让弓弩手去攻打要塞了,非利士未免太自信,就想用刀盾步兵来抵挡我们的战车冲锋吗?”

约翰眯起眼睛道:“他有自信的资本,巨人战士组成的枪盾方阵很难对付。况且现在他已经把弓弩手全部调去攻打要塞,射了一天箭早该累了,无法再上战场。多亏了拉斐尔和云梦啊,把他们最有威胁的战斗力都消耗了。”

乔治原先的计划是让两座要塞坚守七天之上,消耗与牵制巨人军团的战斗力,使他们短期内无力猛攻撒冷城,将决胜战打成消耗战。不料计划没有变化快,没想到非利士用兵如此生猛,盯住一座要塞连续发动猛攻,而拉斐尔和云梦守城如此顽强,已经提前完成预计的目标。

再让巨人军团休整几天补充作战物资,继续这样猛攻的话,那座要塞肯定是守不住的。乔治与约翰领军出城本来就做了两手准备,见此情形顺势进军,正面决战提前到来了。

当双方的军阵在夕阳下摆开时,攻城之战终于结束了,打了一天没有攻下要塞,弩箭与火石耗尽,战车与投石车也被牵制,另一场决战却正要打响。此时最苦的人恐怕就是巨人军团的神官们,他们组成神术阵辅助攻城已经激斗了一天,但现在又必须回到大阵之中,这样的两军交战不可能没有神官助战。

战阵相对摆开的时候,非利士已经气急败坏,他渴望的两军正面作战却在他最不希望的时候到来了。他挥舞巨剑正想破口大骂,忽听马蹄声隆隆,撒冷军团的战车突然发起了冲击。

约翰行军时慢吞吞的,但到了近前是说打就打,连一句废话都没有。战鼓声响起,乔治飞到了半空,撒冷战阵最中央是十二名拿着法杖的神官,正是十二士师。乔治已经把所有的魔法师都派到了两座要塞中,十二士师是撒冷城中最后能动用的神官,他们不仅能施展神术而且能近战攻击。

每辆战车由两匹马拉着,车上有一名御手、一名持盾佩刀的梭枪手、还有一名弓弩手,冲到阵前便乱箭齐发,车阵的两翼是铁甲重骑协助冲击。箭雨过后巨人战阵也投出了梭枪,马嘶与惨叫声不断,就见一位将军挥舞长剑在亲卫的簇拥下,跳下战车直冲非利士所在的位置,射向他的梭枪全被狂风卷开。

这人真是个二愣子啊,眨眼间已经杀入了非利士的亲卫队中,双方的亲卫随即战在一起,非利士大喝一声挥剑跃起道:“你是何人?”

那位将军喝道:“约翰!”

紧接着一团耀眼的白光炸裂,巨大的能量冲击使周围的战士纷纷倒地,约翰已经与非利士斗在一起,后面的战车也撞入了巨人战士的枪盾方阵,黄昏下一番厮杀全面展开。

巨人军团的主神官陆斯恩暗暗叫苦,对方那名叫约翰的将军发起的冲锋声势骇人,战车冲到一半竟然跳下车步行杀入了军阵,将主帅非利士卷入了混战,而其他人根本靠近不了。大战刚刚打响,军团长本人已经无法指挥军阵,指挥作战的责任就落到了他这位主神官的身上,这是事先没有想到的。

撒冷军团似乎看准了巨人军团的兵种配置不齐的弱点,用战车发动冲锋,而铁甲重骑兵护住战车的两翼,这正是步兵方阵最害怕的战术。好在巨人战士孔武有力,手中的巨盾沉重惊人,一时之间还能够抵挡。

但大战爆发的时间有点不对,眼看已经快天黑了,时间一长势必陷入视线不清的混战,这对结阵的步兵很不利,很难保证前后军阵轮番进退的整齐。

想到这里陆斯恩下令发起穿插反冲锋,不惜代价先消灭对方的神官。因为他发现对方有一名大神术师在指挥全军作战,但是神官数量很少,只有十二人结阵跟随着战车向前推进。他们的位置靠的太前了,对方的指挥官似乎犯了一个错误,不应该把神官放在离战线这么近的地方。

战场中央有一片真空地带,那是约翰与非利士激斗的场所,两位将军的亲卫骑兵也在周围反复冲杀。在陆斯恩的指挥下,众神官合力给最精锐的巨人战士施加种种防护,绕过这一处战团,拼死反击插入撒冷军团战车阵的中央。

这一轮猛突之后,巨人战士们向十二士师投出了梭枪,呼啸的梭枪如雨点般射了过去,他们在几十步外投出的梭枪甚至可以扎穿一堵墙。然而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神官竟然挥出了铁棒,一阵霹雳声中就似漫天剑芒组成的大网,将射来的梭枪卷飞,然后他们竟然冲了过来。

十二士师身前出现了激射的风沙与一道道火光,地上的尘土卷起打在巨人武士的盾牌上发出轰然响声,使得巨人战士连盾牌都拿不稳。乔治在空中向下一挥法杖,无数道白光如箭射落,巨人军团发起的反冲锋被击溃了。陆斯恩看的是目瞪口呆,那是什么神官啊,居然在阵线上玩起了冲锋战!

两军交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可陆斯恩一直在苦苦等待,他怕主帅非利士出意外。一旦战阵中央被击破,全军就会士气大弱。非利士很烦躁啊,他也没想到对方会有一名大武士能穿透亲卫直接与自己交手,而且此人会神术,强大能量冲击随剑芒爆发,霹雳电光四射将他死死的缠住。

高原巨人大多天生神力,但凡事有利有弊,他们大多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虽然比同级武士战斗力强悍的多,但是想修炼到高阶却很困难。巨人军团的战士由清一色的高原巨人组成,是亚述王国的精锐,但是只有两名大武士,前阵指挥官居肥在攻城时已受伤,这才让约翰突袭主帅得逞。

巨人军团的神官们可不是高原巨人出身,受过训练的高原巨人大多是武士,神术师非常罕见。所以陆斯恩指挥军队很有些让人不放心,非利士想尽快解决与约翰的战斗,他有八级成就,而且比一般的八级大武士更强悍,一柄重剑带着风雷之威。不料约翰竟然能够挺住,全身骨节爆响带着一股狂躁的力量,硬碰硬丝毫不退。

天很快就黑了,撒冷军团发起战车冲锋的伤亡也不小,旷野上留下了遍地的车马残骸,但他们冲开了巨人军团的两重防线,打退了一次反击。陆斯恩将后面的战阵顶到了前面,所有的士兵都发出嘶哑的呐喊,不断有箭矢飞来,刀枪格击、战车与巨盾的碰撞声不绝。

一声暴喝传来,战团最中央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激荡而开,两条人影分开翻着跟头射出。非利士终于发出了最强大的一斩,巨剑带着弧光与约翰的剑相击,两人的剑硬生生的崩出了缺口,冲击力使他们都向后震飞,主帅终于在混战中脱身了。

陆斯恩见此情景赶紧下令吹响了号角,最后一排枪盾阵留出间隙向前推进,前方疲惫的战士如潮水般且战且退,他要在夜幕降临时稳住阵脚结束这场混战。与此同时,撒冷军团中也传来号角之声,战车不再发起冲锋,大战因为夜幕的降临而结束。

这一战的结果是不胜不负,虽然撒冷军团在战术安排上占尽了优势,但是巨人军团依靠强大的战斗力仍然斗了个旗鼓相当。双方伤亡都超过三百人,加上强攻要塞的伤亡与消耗,巨人军团已无力一鼓作气挥军攻击,必须后退休整。乔治也无力趁势对恩里尔城发起反攻,但他将战线推进到两座要塞之间,并且增援了苦守三日的要塞。

从战场的情况看是难分胜负,但这个结果对于撒冷城来说就是胜利。这一战虽然没有打败巨人军团,却扭转了整个战局的态势,形成了相持的局面,守住了前沿防线,保住了后方的稳定。而且经过这一战的洗礼,撒冷军团的将士们也获得了真正的自信,在战场上成为了一支可以打硬仗的力量。

战事最惨烈的自然是拉斐尔所守卫的要塞,五百名守军阵亡过半,剩下的一半也全部带伤。巨人军团猛攻的那一段城墙几乎都被轰酥了,如果没有神术大阵的守护,像约翰这样的大武士全力一脚就能踹塌一大片。

守卫要塞加上两军列阵作战,撒冷军团三千战士的伤亡超过了九百人,这个数字是惊人的。乔治暂时也无力反守为攻,撒冷军团急需休整。

但是城邦民众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鼓舞,因为他们自己组建的军团竟然击退了巨人军团,所有人都将之视为一场大胜!在民众的观念里,这也是阿蒙神的胜利,大家不约而同走进神殿,向着高台上的穆芸女神与阿蒙神献祭。然后人们都听见了阿蒙神的神谕,神灵鼓舞民众要有信心建设与保卫家园,撒冷城一度沸腾了。

……

阿蒙远在伊甸园中,通过神殿里的神像获知了撒冷城发生的一切。与恩里尔城的作战原则早已制定,阿蒙并没想插手战事,除非乔治的指挥出了什么错误。乔治自然没有犯任何错误,阿蒙已是久经沙场,在他看来,是非利士犯了一个错误。

非利士不该那么猛攻要塞的,更聪明的做法是长期围困,打击与消耗撒冷城的增援力量,巨人军团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非利士对要塞的防守能力估计不足,一味猛攻到最后已是骑虎难下。另一方面非利士也是不得不如此,他想的是速胜,解决恩里尔城在都克平原的补给问题,不愿意与撒冷城长期对峙,但是乔治一战偏偏打出了这个结果。

现在两座城邦的军队都在休整,谁都无力发动决定性的一击。随后再爆发的战斗,只要指挥者不出现严重的失误,无论是胜是败,双方都没有办法打垮对手。除非力量对比发生转折性的变化,否则这个态势已经形成,彻底消灭对方已经成为既得不偿失又不太可能的计划。

战事如此,阿蒙本不必再关注太多。

但是阿蒙却必须关注,当万众一心向着他的神像祷告时,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力量,将阿蒙从灵魂世界中“唤醒”,仿佛是立在神坛上的神像睁开了眼睛。阿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建立神殿接受民众的献祭,使灵魂能汲取生生不息的力量,也并非没有任何限制。当所有人都集中信念召唤他时,他的灵魂也会被扰动,甚至不得不注视着这一切。

凡事有得有失,阿蒙第一次被信众的信念所“逼迫”,在神坛上睁开眼睛,伊甸园中的潜修受到了短暂的干扰。他汲取了这种力量,在这种时候受到这种力量的“裹挟”,也是理所当然应付出的代价。既然如此,阿蒙干脆顺势降下了鼓舞民众的神谕。

……

城邦中的欢庆只是一个小插曲,随后阿蒙依然在伊甸园中潜修,都克平原上的战事正如他所预料,又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冲突,但是双方都不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进入了一种相持消耗的状态。伴随这场战争,阿蒙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和心态渐渐有了一种超然感,他真的就像一位人们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的神灵。

但是没过几天,又有一件大事发生,乔治与伊索等人无法擅做主张,只得请求阿蒙神的指引。他们并没有来到伊甸园,而是在神殿中对神像祷告呼唤,阿蒙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这样的呼唤不得不关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