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8章 虚虚实实

可是他们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午夜明月当空,还是没有看见撒冷军团的影子。终于又有侦骑回报,撒冷军团一路推进还在路上打起了火把,远望就像一条火龙,出城三十里之后却突然调转队形又回去了!非利士白等了大半夜。

身边的将领问道:“军团长大人,他们在夜间突然撤退,可能是派侦骑发现我们已经列阵等候,不敢接战,追还是不追?”

非利士瞪眼喝道:“怎么追?难道要我大半夜摆开军阵追五十里吗?这个距离恰好追不上,到城下的时候,我们就等于一天一夜没休息了!回营休整,派出卫队随时警戒。”

……

要塞的地下大厅中,拉斐尔通过两座神术阵中的传讯神石仍在与林克说话,只听林克笑道:“非利士整军列阵,在冷风里站了大半夜,终于熬不住要去睡觉了。路有点远啊,他们不方便回恩里尔城,退后三里扎下大营。”

拉斐尔苦笑道:“这仗打的挺缺德啊,绝不是正规的战法,是谁制定的作战计划呀?不像是乔治大人的风格。”

林克呵呵笑道:“我多年前在山中率领族人围猎那些凶猛的兽群,就是这么干的,不能跟那些野兽硬拼呀。”

云梦在拉斐尔身边扑哧一笑:“就知道是你的主意,不让人好好吃饭,还不让人好好睡觉。”

林克:“不论怎么样,要塞能守住才行,否则一切都是空谈。你们好好休息吧,后半夜就交给我了。”

……

撒冷军团仿佛早就料到非利士在路上会首先攻打要塞,而且一天时间攻不下来,他们一大早出城列队摆出要做战的架式,然后就收兵回去吃饭了。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又列队出城,摆出要夜间增援要塞的架式,走了一半又收兵回去睡觉了,把非利士折腾的够呛。

巨人军团劳累了一天的士兵终于休息了,非利士派出巡逻队伍轮流警戒。到后半夜的时候,大家睡的正香,远处林克所在的要塞突然光芒大盛,神术大阵莫名开启射出一片巨大的光幕笼罩周围,一扇城门打开,华拿尼将军率领一队衣甲鲜明的骑兵冲了出来。

还有数百名士兵出现在城墙上,敲响战鼓吹起号角,杂乱无章的喊杀声直冲云霄震耳欲聋。城堡里冲出来的是一支百人规模的骑兵,由阿蒙当年的亲卫华拿尼将军率领,清一色的披甲武士,论战斗力并不亚于巨人战士,人数虽不多,却是撒冷军团精锐中的精锐。

巨人军团早有警戒,非利士已下令盯住要塞,警戒的巨人战士紧忙拔出武器冲上前去接战,仓促之间一片人仰马翻,火把丢的满地都是。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动了大营中沉睡的士兵,纷纷拿起武器披上铠甲钻出了帐篷,非利士紧急集合一支骑兵队冲了过来。

华拿尼一看把大队人马惊动了,他们拨马就走,朝着要塞疾驰而去。后面的巨人战士追到城堡外,空中突然有无数锐利的光芒射来,那是神术大阵发起的反击,瞬间放倒了几十名追到近前的敌人,而出城的骑兵已在神术大阵的掩护下逃进了要塞。

紧接着大阵的光芒突然消失,四野又是一片黑暗。林克的战术并不是冲过去增援拉斐尔,纯粹就是不让巨人军团好好睡觉,但出城袭扰也是很大的冒险,因此派出的都是精锐的骑兵。这一战的规模不大,突然冲锋斩杀敌人二十余名,林克也损失了八名骑兵,然后就闭门无声了。

非利士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终于有点摸清撒冷城的战术了,就是利用这两个要塞强大的神术阵防护,牵制袭扰巨人军团,让他将战斗力消耗在这里。所消耗的不仅是攻城作战物资,也是士兵的体力与士气。巨人战士虽然强悍,但毕竟不是铁打的,需要休整也需要胜利的鼓舞,不能不断的被牵制袭扰。

第二天上午,巨人军团的将领们都在非利士的大帐中商议军情,从昨天的战事来看,对方的打法十分无赖,并不想摆开战阵一决胜负,主要目的就是坚守、牵制、消耗、袭扰。但非利士的目的是要攻占与征服撒冷城,亚述王国翻越高原的后勤补给代价太大,一旦发动大军团作战,就必须速战速决。

摆在非利士面前的有三个选择——

一是继续进攻拉斐尔所在的要塞,步步进兵取得第一场胜利,蚕食敌人的有生力量,拔掉撒冷城的战略据点。但要塞的守卫力量出乎了巨人军团的意料,一天的猛攻没有拿下,小小一座堡垒中竟然修建了那样一座神术大阵,不仅有大神术师主持,还能召唤出恐怖的怪兽,就连城墙上跳出来的一位姑娘居然也是大武士,显得深不可测啊!

如果在攻打要塞时消耗的战斗力过多,短时间内将无力继续进攻撒冷城甚至给敌人反趁之机,目前最难判断的是,还需要花多大代价才能把那座要塞攻破?

第二个选择是基于一种假设,假设那座要塞中都是撒冷城的作战精锐,他们恰好遇到了最坚固的堡垒,那么去攻击另一座要塞有可能要容易的多。但是昨天后半夜发生的事情显然证明,另一座要塞也建有神术大阵守护,其中也有一位大神术师主持。至于其守卫力量究竟有多强,不发动猛攻是无法搞清楚的,也许另一座要塞更好攻打,如果成功占领也能扭转战略态势。

第三个选择就是直接攻打撒冷城。假如撒冷城把最精锐的力量都放在了两座要塞中,那么主城防御必然单薄。非利士和陆斯恩都一致判断,撒冷城不可能有与这两座要塞一样的神术大阵。

那样的城邦想构筑那种规模的神术大阵,需要百年的经营,投入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在战争时全力开启的消耗也只有一个王国才能够承担,如果没有足够的大神术师与神官队伍轮流主持大阵,根本运转不了。所以将攻城火力调到撒冷城下,全力攻占一段城墙并冲进城内,也许比攻打这两座要塞还要容易。

这三种选择究竟该如何取舍,诸位将领商量了一上午,最终还是决定集中力量猛攻拉斐尔所在的要塞。原因很简单,他们已经花了很大的代价,也许只差一点就能破了要塞中的神术大阵,此时放弃等于前功尽弃。继续攻击要塞有一个前提条件,不能让那座要塞得到增援,非利士随即制定了作战方案。

巨人军团的兵种有骑兵、战车兵、配梭枪的刀盾兵、弓弩手、投石兵。他们的骑兵数量不多,因为巨人武士的体魄过于高大,一般的战马很难承受巨人武士的骑乘长途奔驰。战车兵是他们列阵冲锋的主要兵种,因为恩里尔城缺少足够拉车的战马,所以战车数量也有限。

投石兵是远程作战力量,主要用于攻打城墙与要塞,也可以轰击军阵。弓弩手在战车上架起高台放箭,也是攻城的战术之一。至于数量众多的刀盾兵可以用于作战的各个场合,巨人战士能够拿起沉重的盾牌挥舞长刀作战,同时每人还配了梭枪,在交战时能远程投掷。

非利士将巨人军团分为两部分,一千多名骑兵与刀盾兵在两座堡垒间列成两个战阵,一方面防止林克所在的要塞有人冲出来袭扰,另一方面主要还是警戒撒冷城方向的反攻。剩下的弓弩手、战车兵、投石兵和数百名精锐的刀盾兵都集中在拉斐尔所在的要塞外,欲一举将其攻破。

非利士并没有立刻发起战斗,第二天的战场上是平静的,他派出士兵们轮换警戒,其余大部分人都在原地休息,已经折腾了一天一夜,很多战士连觉都没睡好。

就在众将领召开会议的时候,侦骑回报,撒冷军团又出城了,这次比昨天的动静大多了,在城外列阵向前推进,战鼓齐鸣喊杀声不断,就像真的和谁在打仗一样。他们在战车冲锋时还万箭齐发,然后派人把射到地上的箭拣了回去,又重新列阵,后面战车带着刀盾兵再冲出来,如此交替轮换打的是有模有样。

非利士听说这个消息愣了愣,然后拍着桌子骂道:“妈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操演军阵!早干嘛去了?是吃定了我们不会攻到城下吗?”

陆斯恩皱着眉头道:“对于乌合之众而言,此时列阵操演效果最好啊,大兵压境人人自危,不似平时空服苦役。只不过那主帅胆子也够大的,就不怕仓促之间与我们接战吗?”

非利士骂道:“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接战,只要我们的大军一动,他们肯定收兵回城了,就是想打依托坚城的防守战。昨天出城列队就是个幌子,想搅扰我们不得休息。今天在城外操演军阵,就是要激怒我放弃要塞挥军前进,我偏不上这个当!传令下去,只要他们不推进到离城三十里外,我们就不理会,今天全军休整,明天继续攻打那座要塞。”

这一天没有战事发生,巨人军团原地待命休息。果不出非利士所料,撒冷军团在城外操演军阵,见非利士不上当,黄昏时分便收兵回城了,并没有向前进军增援要塞。

在要塞的地下大厅里,拉斐尔面沉似水,对云梦说道:“巨人军团这一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像出拳之前先要收拳,明天必然会发动最猛烈的进攻。这是关键一战,伤亡必定不小,明天需要你带着武士上城墙了,一定要小心。”

云梦神情也稍微有点紧张:“实在挺不住的话,就提前向林克发信号,林克与乔治会从两个方向发起进攻,掩护我们突围的。”

拉菲尔摇了摇头道:“如果是那样,整个作战计划就被破坏了,无论如何明天要尽全力守住,我这里有一批神石,你把它交给协助守城的魔法师,大阵一定要保持完整。”他伸手凭空一抓,拎出了一个大皮兜,打开一看,是满满一兜子普通神石。

云梦惊叹道:“你埋伏的挺深啊,竟然藏了这么多神石,连我都不知道?”

拉斐尔淡淡一笑:“这不是撒冷城邦的,你忘了我的出身吗?我也是哈梯王国地位显赫的大贵族世家继承人之一,这里是我的大部分财产。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老师歌烈交给我的,说关键时刻可能有用,还真让他老人家给说中了。我一直存放在空间戒指里,这枚空间戒指也是老师给的。”

云梦将皮兜接过去道:“我一定会点清楚,这些都是你的私人财富,将来等战争胜利了,要伊索连本带利都还你!备用的神石是有了,可是帮你运转大阵的魔法师不知能不能挺得住?”

拉斐尔背手道:“战争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一样的残酷,非利士用一天时间让攻城士兵休息,而这一天的喘息时机对于我们的魔法师更重要,今天晚上好好休养,明天准备迎接生死恶战吧!”

云梦看着他,眼神中掩饰不住的佩服,突然露齿笑道:“非利士真是攻错了要塞,他不清楚你在这里。人们只知道阿蒙神战无不胜,却忘了哈梯王国的大神术师歌烈用兵如神,他老人家只是没有阿蒙神那么走运而已。你是歌烈最得意的弟子,跟随老师也参加过不少大战,如今的身份还是叙亚城邦的大祭司。让你守住一座要塞实在是太屈才了,以你的才能,完全可以作为大军团的主帅!”

拉斐尔摇了摇头:“不要这么夸我,我和老师相比还差的太远,老师派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接受历练。既然是历练,就要面对艰险的考验,是我主动要求来守这个要塞的。”

……

第三天,都克平原上最惨烈的一场大战终于爆发了。非利士集中了所有的弓弩手和投石车,并于昨日从城邦中紧急调运了攻城火石和大批箭矢。这种硬碰硬的攻防之战,就是在考验双方的意志,巨人军团从上午开始用火石狂攻,消耗要塞神术大阵的防御力量。

拉斐尔并没有全力运转大阵抵挡,只是熄灭了石球上的火焰,无数巨大的石球都越过城墙砸进要塞了,他在全力保护城墙的薄弱处不被火石崩塌。在漫天呼啸的火石飞舞下,陆斯恩指挥神官布阵,掩护刀盾兵驾着长梯攻城。巨人弩手们也站在高台之上,由战车推着向前逼近,空中箭矢如雨,射杀城墙上的守兵。

守城的神术大阵在激战半日后,虽然还保持完整,但力量已经开始减弱,因为协助拉斐尔运转大阵的魔法师们经过反复轮换之后都累了。到下午的时候,终于有巨人刀盾兵冲上了城墙,首当其冲的是巨人军团的前阵指挥官、七级大武士居肥。

要塞中有六名阿蒙当年的亲卫,如今已是撒冷城领兵的将军,云梦带领着六位将军与城中所有的后备力量都冲上了城墙激战。拉斐尔只能发动大阵极力阻止更多的援兵冲到城下,而陆斯恩则率领巨人军团的神官,也布阵攻击神术大阵,冲开攻城缺口。

云梦在城墙上化出了铁甲兽的原形,浑身坚硬的鳞片箭矢难入,利爪与长尾扫过锐不可当。居肥拼死相斗才勉强抵挡住云梦,城墙上形成了混战,这番激战一直打到接近黄昏。

由于是在防护神术阵被撕开的缺口处攻城,不可能展开太多的兵力,非利士集中了所有的弓弩手齐射掩护,刀盾兵轮番攻击,就在一段数百尺的城墙上,付出了伤亡愈两百人的代价。至于守城的士兵也阵亡两百多人,剩下的都负伤了,只是或轻或重而已。巨人军团的投石车几乎用光了大营中储备的所有火石,包括昨天刚刚从恩里尔城运来的,巨人弓弩手的箭矢也所剩无几,打到最后,已成为神官掩护刀盾手冲城的肉搏战。

非利士为什么要耗费这么大的代价?因为到后来他已经骑虎难下了。他心中总有一种想法,已经打到这个程度,要塞就快拿下了,只要再来一波攻击,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那只骆驼却始终压不死。

上午的时候他一直这么想,中午的时候还是这么想,结果一直打到黄昏,已经没有火石和重弩箭矢可用了。那座要塞的城墙之内,所有不坚固的建筑全部被砸塌了,但是城墙还在。非利士也看出了自己的劣势,如果不能破了神术阵将城墙打开一个缺口,刀盾兵驾着长梯冲城作战的代价很大。

他想扭转这个劣势却始终未能成功,到最后,要塞神术大阵的力量已经减到最弱,只是将城墙正面防御连为一体,死死保护着城墙。这场攻防战最终以居肥被云梦一尾巴扫下城,前阵指挥官身受重伤、冲上城墙的巨人战士全部战死而告终。

巨人军团攻占要塞的计划失败了,云梦化成的铁甲兽也是伤痕累累。在激战的最后时刻,又有四只大铁甲兽上了城墙协助云梦一同作战,才勉强稳住了局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