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7章 攻城之战

云梦已下令,让驻守城防的士兵都在城墙根部安全的地方躲好,马匹也牵到巨石砸不中的角落。城外的非利士见此情景面露喜色,大喝一声道:“他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发起强攻!”

两列巨人战士举着巨盾遮住前方与上空,提着一根巨大的撞锤冲向了城门,在其它方向,也有举着巨盾的战士提着梯子冲向了城墙的低矮处。陆斯恩集合神官在战阵前布下一座神术阵,无数吟唱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光华落下给攻城士兵们施加种种守护,一道道风刃与能量冲击将守护要塞的神术大阵切开一个个缺口。

非利士在关键的时刻使用了神官,让他们组成神术阵掩护战士冲锋,此时要塞中的神官应该已经累了。无论是撞开城门还是登上城墙,巨人战士的战斗力应该不是守城的士兵们所能抵挡。

弩手站在高台上,如果城墙上有人露出头来反击,立刻就会遭到强弩的齐射,这是巨人军团攻击城堡时最惯用的战术。要塞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士兵的身影,带着头盔穿着皮甲晃动着,受过训练的士兵已经形成了下意识的习惯,弩箭瞬间就朝着目标齐射过去。

这第一轮齐射是又快又准,巨人战士的重弩果然威力不凡,有些箭矢居然插进了城墙。城墙上的士兵几乎全中箭了,却没有立刻倒下,空中箭矢如雨,有的士兵接连中了好几箭。这时主神官陆斯恩大喝一声:“看清了再放箭,那些是假人!”

巨人弩手们这才反应过来,是有人用木杆挑着头盔和皮甲伸到了雉堞之外,但是高台上的巨人弩手已经把第一轮的箭了射出去,重弩需要重新上弦。就在这时城墙上又出现了士兵,拿着已上好弦的重弩架在雉堞的缺口处齐射而来。他们的准头还是差了点,远不如巨人弩手那么训练有素,但是这一轮突然的齐射也射中了不少巨人战士,十几名巨人弩手从高台上摔了下去。

喊杀声终于响起,攻城的士兵也冲了上来,举着盾牌架起了长梯,巨人弩手不再齐射,而是瞄准攻城士兵上方的城墙交替射箭,让守城者无法阻挡巨人士兵登城。空中突然传来嗡鸣声,有几十道火蛇落下,顺着巨人士兵架起的长梯化为一片火海,这是神术大阵发动的反击。

巨人军团的士兵也冲到了城门下,撞锤击中城门发出轰然巨响,城门纹丝未动,可是附近的整片城墙都微微颤了颤。神术大阵将城门承受的冲击力与城墙连为了一体,要么破阵,要么连整城楼都给撞塌才行。城楼上有炙热的油泻落下来,在空中被点燃,落在巨人们的盾牌上化为一片火海。

攻击城门的巨人战士就算没有被火油浇中,片刻之后巨盾也会烫得根本拿不住,怪叫着扔下盾牌,随即被城上飞掷下的石块砸中。巨人弩手射出箭矢,城上反击的士兵也有不少人中箭,有人插着箭趴在雉堞上,有人摔落下来,双方都出现了死伤。

巨人军团先用火石轰了大半天,消耗要塞的神术阵防护力量,双方一旦接战场面就异常惨烈。环绕城墙的神术阵突然有一道闪光,巨人弩手射出的弩箭仿佛都被粘稠的空气牵引,射程大减纷纷于中途落地,这座神术阵的威力突然又恢复了!

非利士转身看了陆斯恩一眼,神情分明在责问这位主神官的判断失误,对方的神术阵怎么突然恢复威力了,不是说大半天之后就难以坚持了吗?陆斯恩的脸色也有点难看,小声道:“这是垂死挣扎,他们就快顶不住了,我们已经攻到了城下!”

非利士随即下令,架设着高台的战车向前推进,再好的神术阵也挡不住近距离这么多强弩的射击。可是弩手的位置向前移,就进入了守城士兵的弓箭射程,双方的箭弩在空中互射,城上不断有人用火油和巨石顺着长梯砸下去,哀嚎声与呐喊声响成一片。

在要塞的地下大厅中,云梦已经替换了拉斐尔的位置,刚才在一旁辅助布阵的十名魔法师也全部轮换了一遍。拉斐尔正在对城中的六名将领吩咐道:“第一轮攻势一定要挺住,消耗他们的火石与重弩箭矢,这些东西是不容易补充的,锐气一失接下来就好办,只要打退了这一次进攻,我们的士兵们也会拥有真正的信心,学会该怎么作战。”

非利士之所以会调集攻城器械,集中力量攻打一座要塞,因为他展开军阵后不久就得到了侦骑回报,撒冷城出城列阵的军队在城外待了一会儿就扛着旗号回去了,并没敢奔赴前线增援要塞,于是便放心的猛攻。

在非利士的作战计划中,用半天时间攻下这座要塞,另一座要塞也就失去了呼应,守城士兵看着这座要塞被攻陷,孤悬于平原中会陷入绝望,顺势就可以拿下。这两座要塞将成为进攻撒冷城的前进基地,接着向前进军会势如破竹。

但情况出乎预料,从早上一直猛攻到黄昏,付出伤亡近百人的代价,这座要塞仍然没有被攻破,守护要塞的神术大阵还在运转,威力随着攻城的强度调整,并且在防守的同时冷不丁发起反击。

当空中的火龙顺着攻城的长梯泻下,陆斯恩也指挥巨人军团中的神官发动神术阵,一道道冰雾卷起吹散火龙,场面既惨烈又炫目。陆斯恩觉得很是心惊,要塞的守护大阵强弱不定的运转了大半天了,主持大阵的那位大神术师难道还不累吗?他指挥神官布阵辅助攻城,激斗到现在,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

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能挫了锐气,否则将前功尽弃。陆斯恩将重点照顾的方向避开了防守最严密的城门,一道道光华落在登着长梯冲向城头的巨人战士身上。守城士兵射出的箭矢和砸下的石块被巨盾挡开,守城的神术大阵也被陆斯恩的神术冲开了几个缺口,已经有士兵快登上城墙了。

要塞里响起了传达号令的鼓声,即将被攻占的城墙上出现了披甲守兵的身影,操演娴熟的巨人弩手随即配合攻城士兵朝着这一段城墙齐射,有不少守城士兵中箭,已经有巨人战士挥舞着砍刀跳上了城墙。只要这些人在城墙上站稳脚跟,后面的巨人战士就会源源不断的冲上来。

危急关头听见一声怪吼,一条闪着金色光点的硕大长尾突然从空中卷起狠狠的向城下扫去,接连打翻了架设在城墙上的三支长梯。守城军士涌了过去围住了已登上城墙的五、六名巨人战士,趁机一顿砍杀。

城外观战的巨人军团将士一瞬间被惊呆了,要塞中竟然有恐怖的怪兽!难道主持大阵的那位神术师还精通召唤神术?陆斯恩大惊之下高举法杖,周围的神官齐声吟唱,空中的烟尘与火焰迅速凝聚,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的巨蛇,散发着浓烟与火焰向城上扑去。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缺口冲开,用这条神术化成的巨蛇去斗怪兽。

但那长尾扫过之后便再无怪兽的声息,城外的巨人弩手只觉得眼前一花,竟看见一位美丽的姑娘突然跳上了雉堞。这姑娘身形娇小,穿着一件火红色的战袍,在战场上显得是那么的鲜艳夺目,弩手们一瞬间甚至都忘记了向她放箭。

姑娘虽美,但她手里拿的东西却很恐怖,芊芊玉手高举过头顶,托着一个直径比她半个身子还要大的石球,上面缠绕着燃烧了一半已熄灭的火麻,正是刚才巨人军阵用投石车射入城中的轰城火石。姑娘一现身,便轮起这个大石球向着陆斯恩狠狠的砸了过去!

石球带着尖利的哨音,与空气的剧烈摩擦重新燃起了火光,这一下要是砸中了,陆斯恩这位大神术师非得当场化为横飞的血肉。太突然了,陆斯恩正在指挥神术阵协助战士们攻城,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急忙一挑法杖,那空中刚刚凝成的巨蛇迎向巨石,巨蛇被砸的身形涣散,飞石却落向了神术阵中。

这么大一块石头滚过去,砸死两、三个神官没问题,此时又听见一声大吼,一道耀眼的光华斜飞而来,将硕大的石球斩的粉碎炸裂。原来是巨人军团的军团长非利士在战车上突然一个腾空踏步,挥起巨剑跳到了神官的阵式之前。非利士本人也是一名八级大武士,由于高原巨人的天赋,他的力量强悍的惊人。

云梦一看非利士出手了,在城楼上高喝道:“又笨又蠢的大个子,有种就到城上与我决战!”

陆斯恩赶紧在后面喊道:“军团长大人,您是全军主帅,不可亲自登城!”他怕非利士真的冲上了城墙,万一主帅被困在要塞中而士兵们又攻不上去的话,那军心就乱了。没想到城中不仅有大神术师,那姑娘显然是一名大武士,看她徒手扔出飞石的那一掷,与非利士也有一战之力。

非利士就算再厉害,也毕竟不是恩启都那种无敌武士,更何况他是全军主帅,就算能独自冲上城墙,也不能有如此妄举,他在阵前挥舞着巨剑叫道:“姑娘,有种你就出城决战!”

弩手们终于放箭了,数十支重弩弦响,巨箭带着破空之声射向云梦。云梦一哈腰从城墙后突然拎出来一根长柄狼牙棒,凌空一挥,带着一阵狂风将弩箭砸的七零八落。这支狼牙棒的长度比她的个子还高出两倍,硕大的锤头上布满尖刺,如此挥舞骇人至极,将对面的巨人战士都看傻了。

云梦击落箭矢,提着狼牙棒遥指非利士道:“你当本姑娘和你一样傻吗?出城与你决战?想的美!……你不是正在攻城吗,那就自己进来!”说完话转身跳下了城墙不见身影。非利士手持巨剑瞪眼看了半天,恰在此时又有派往前方的侦骑飞驰回报,撒冷城的军队又出动了。

……

黄昏时分,巨人军团的猛烈攻击终于告一段落,厮杀声平息下去,这座要塞顶住了第一轮冲击,守城士兵也付出了伤亡近百人的代价。五百名士兵就有这么大的伤亡比例,假如是在开阔地列阵的话,战阵恐怕早就被冲溃了,幸亏是依托堡垒的死守。

除了叙亚城邦送来的一部分民夫,这些士兵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攻城之战刚刚打响时大家都很紧张,紧张到一定程度,人们要么麻木要么崩溃。成功顶住巨人军团的猛烈进攻之后,大家才有了真正的信心,而不是毫无道理的狂热自信,原来他们也是可以打仗的!

在城堡中央的地下大厅中,拉斐尔在休息。两座城堡神术大阵中都有一枚神石可以显示彼此的影像,拉斐尔正在与另一座城堡中的林克说话。林克问道:“伤亡情况怎么样?”

拉斐尔答道:“有神术大阵和堡垒依托,仍然有近百人伤亡,守城之战竟然与攻城方的伤亡差不多,巨人军团的战斗力确实强悍。”

林克:“乔治军团长说过,军队的战斗力是打出来的,当年的安·拉军团便是如此。巨人军团气势汹汹而来,第一波进攻是最猛的,你顶住了便是胜利。”

拉斐尔:“这样的攻城消耗太大,巨人军团不能无限制的耗费,但我也不清楚他们还能再来几轮这样的猛攻?就算战士们能坚持,可是神术大阵受到的冲击太大,我这里储存的备用神石今天已经消耗了一半。”

林克:“我一直在观望战场呢,他们的轰城火石和重弩箭矢消耗量非常大,这些东西可不是短期内能随意补充的,五十辆投石车使用时也损坏了七辆,根本就没想到你这块骨头会这么难啃。已经付出这么大代价,他们应该会发动一轮更强烈的猛攻,你还要再做一次恶战的准备。如果挺不住,我立刻增援。”

拉斐尔摇了摇头道:“无论如何,我还会顶住下一轮进攻的,乔治有命令,在前两轮进攻中你不能轻举妄动,除非神术大阵给破了,让云梦带着我们突围去你那边。突围之前,需要你开启大阵派兵出城佯攻接应,我想撒冷城那边现在也该按计划行事了。”

……

到黄昏时,攻击不得不停止,巨人军团也该休息了。战士们轮换发起了三波攻击,并没有拿下要塞,而列队警戒的军阵也站了一天。天黑之后不适合展开大军团作战,射箭的弩手都看不清目标,需要整军扎营吃饭休息,派出侦骑在四面警戒。

这两座堡垒所在的位置有点不尴不尬,非利士想退回恩里尔城稍微有点远,大军必须得在路上过夜。他本打算退后三里扎营,明天接着组织强攻,军需官报告了这一天作战的消耗,除了伤亡近百人之外,随军携带的攻城火石和重弩箭矢竟然消耗了三分之一。

投石车抛出的是石头,理论上只要重量不超出极限,差不多大小的石块都可以扔出去。但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用特定规格和形状的石球,才能打出最远的射程和最精准的命中率,轰城火石都是专门开采加工的。重弩箭矢当然也需要专门的工匠制作,有很多道工序,是重要的战略物资。

军阵中不可能携带太多的火石与重箭,都是根据作战需要配给,持续作战中的物资,需要后勤军需队伍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前线。非利士原本是打算攻破撒冷城的城墙,占领堡垒只是顺势一击,没想到今天未能得手。看这个架式,军团随身携带的火石和重箭在攻占这两座要塞时就得耗尽,他赶紧下令后勤队伍从恩里尔城紧急调运。

后勤民夫在扎营,军团中的大部分士兵却不得休息,攻城战阵退下去之后,其余两千名士兵又在大道上摆开了军阵,黄昏中一片肃杀之气。

根据侦骑回报的消息,撒冷军团上午有一千多人在城外列阵,但过了不久就收兵回城了。到了下午,又有一千多人出城,排开队列向着两座要塞的位置推近,有不少士兵举着尚未点燃的火把,显然是想趁晚间来增援,难道他们要打一场夜间的混战吗?

夜战最怕混乱中人马践踏分不清敌我,所以非利士严整军阵,下令一定要保持最严密的冲击队形不能乱,只等待决胜的一战。如果能够打溃撒冷军团的主力,那两座孤守待援的要塞迟早不攻自破。

非利士立于战车之上,手握重剑威风凛凛,夜幕降临温度渐凉,晚风泠泠吹过衣甲,将士们都感觉到一阵阵寒意。从撒冷城到要塞有五十里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撒冷军团应该在午夜到达,巨人军团正可以逸待劳,非利士已经命将士们准备好火把。在天枢大陆的战争史上,几乎从未出现过大军团夜间列阵对决,难道对方的指挥官根本不会打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