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6章 坚壁清野

非利士接到信之后惊怒不已,将面前沉重的桌子一脚踢到了大厅门外摔的粉碎,手捧着歌利亚的头颅仰天怒吼。非利士早就想一举征服撒冷城,但他也在等待巨人军团陆续集结,如今已经休整好的巨人士兵达到了三千名,是巨人军团的大部分精锐。

他在神灵的指引下派出歌利亚去截杀都克镇的矿工,一方面是因为这批矿工很有用,另一方面也是在试探撒冷城的布防情况以及实力与反应。没料到这个计划完全失败了,派出的一百名巨人战士一个都没回来,伊索却将歌利亚的头颅送到。

暴怒之下不战也得战,否则非利士还怎有威望指挥军团与领导这个城邦?他当即下令集结军队,三千名巨人战士排成军阵杀气腾腾奔赴撒冷城邦。他手中掌握的是亚述王国最精锐的正规军团,由清一色的巨人战士组成,正式的名称是阿达多军团。

阿达多是神话中的恩里尔之子,阿努纳启神系中的暴风神,但在民间,人们还是习惯称呼这支军队为巨人军团。非利士根本不相信撒冷城中那一帮部落野人和流浪者组成的乌合之众能是自己的对手,他以前唯一忌惮的是阿蒙,听说那位大将军非常会打仗。但此刻阿蒙已经成为神坛上的神灵,是不会直接出现在战场上了。

……

非利士猜的没错,不到万不得已,阿蒙是不会亲自参加这场战争的,他如今的潜修正在紧要关头,就连伊甸园的凿建工作也都全部交给珀兰罗丝负责。他的身份变了,生命存在的方式也变了,看待很多问题的心态当然也发生了变化。

他是撒冷城民众所信奉的神灵,只要他的神像还矗立在神殿中,总能给人信心与希望,但如果在战场上出了任何意外,对士气都是致命的打击。他还清晰的记得荷鲁斯在云端上展现出巨鹰化身,却被恩启都一剑斩灭,当时那一幕给埃居军心造成了何等的震撼,红岬防线差点就守不住了。

撒冷城已为这场战争投入了全部的力量,如果还是不敌的话,阿蒙一个人在战场上也扭转不了大局,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并非是无敌的。他现在是一种守护与赐福的象征,对于军队来说,信念坚定、士气高涨、舍生忘死时爆发的战斗力,甚至是士兵们平时连自己都难以想像的。

阿蒙虽远在伊甸园中,仍能通过人们的祷告以及祭祀获知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但他正在修炼,将以前一切所学在灵魂中融会贯通,需要不受干扰甚至没有刻意去多看。他却不知道,在遥远的埃居,玛利亚正仰望着星空默默呼唤着伊西丝女神的名字。这位信仰无比纯净的圣女,第一次在祷告时走神了,呼唤伊西丝女神时脑海中竟出现了阿蒙的影子。

塞特对玛利亚说过,三个月之后会再来问她做出了何种决定,都克平原的战争打响时,时间已过去了两个月。

……

非利士率领巨人军团浩浩荡荡的杀往撒冷城邦,他当然知道撒冷城在城邦以北五十里的地方修建了两个堡垒,攻打撒冷城,必须先拔掉这两处战斗要塞。假如撒冷城想要摆开军阵决战,最佳的地点也是在这两个要塞间的开阔地上。非利士等着两军就在那里交锋,一举将撒冷军团的主力击溃。

然而一路上并没有遇到撒冷城的军队,从撒冷城通往北部矿场的道路,是目前都克平原中最宽阔的一条路,非利士就是沿着这条路行军的。他坐在战车上远远望见两座要塞,孤零零的位于道路两旁的高处,相隔大约有三里远,周围却看不见一个人影,要塞的城墙上也看不见士兵。

要塞后就是撒冷城近两年开垦的大片田庄,田地里的麦穗已经紧急收割完毕,但秸秆还留在那里。远处山坡草地上的羊群也不见了,被牧人们赶回了城中。出人意料的是,撒冷城并没有在此摆开军阵。

此时侦骑回报,撒冷城的军队已经出城了,人数大约有一千多,就在城外摆开战阵等待,并没有到这里来迎敌。非利士看着那两座堡垒冷笑道:“听说那座城邦是穴居野人建造的,他们到底会不会打仗?我要是修了这么两座堡垒,一定会在这里摆开军阵,左右呼应可进可退!”

身为巨人军团的军团长,非利士的看法一点不错,但撒冷城的情况却不同。如果乔治率领的是当年的安·拉军团,尽管士兵个人的战斗力比不上巨人军团,也会在这里列阵,依托左右两翼的堡垒足以一战。但如今撒冷军团中很多人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倒是叙亚城邦送来的那批民夫有不少是打过仗的。

所以乔治并不想一开始就摆开军阵硬碰硬的大战,如果第一战就失利的话,全军士气会从最高点瞬间跌落到最低谷,弄不好会军心崩溃。

非利士看着空荡荡的原野皱起了眉头。身边的将领问道:“军团长大人,您看怎么办,我们是否继续向前进军在撒冷城下交战?”

非利士摇了摇头:“那样的话会腹背受敌,先把这两个堡垒攻占,做为我们的前进基地。暂时不要同时进攻,在大道上摆开两列军阵,防止撒冷城方向和另一个堡垒的反击,全力先攻下其中一座要塞。”

巨人军团迅速散开,分别面朝东侧堡垒与撒冷城的方向摆开防御军阵,将原本用于攻打撒冷城的器械全部调到了西侧,准备攻占另一座堡垒。身强力壮的巨人士兵测算好距离,架起投石车,点燃了火把,一队队士兵举着盾牌扛起了梯子,战车上也搭起高台站好了弩手。

奇怪的是,堡垒中竟毫无动静,就像一座空城,静静的等待巨人军团做好所有的攻城准备。负责指挥攻城的将领有点纳闷的对非利士说道:“根据情报,这堡垒里明明有好几百名士兵,怎么城墙上看不见一个人?难道都吓得不敢露面了,我还从来没打过这种仗!”

非利士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想当缩头乌龟?那也避免不了被攻破的命运,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攻打堡垒不必围困,非利士并不担心堡垒中的士兵出战,恰恰就希望他们冲出堡垒作战,因此只需选择一面猛攻,只要占领城墙或打开城门就意味着胜利。寂静的平原上突然传来呼啸之声,数十个硕大的火球飞起,向着堡垒狠狠的砸了过去。

这是在山中开采的石球上面缠绕着燃料,点燃之后用巨型投石车抛射出去,它能砸塌石墙还能点燃城中的房屋引起大火。高原巨人建造的投石车尤其巨大,发出的飞石份量沉重、射程相当远,是攻城利器。

见不到敌人,没有喊杀声,数十枚飞石带着火焰呼啸而去,哪怕是最强壮的武士也很难正面承受这一击,第一波进攻的威势就令人胆寒。然而巨大的火石飞到城墙上空时,要塞却仿佛化成了镜中的虚影,空气荡漾光影一阵晃动,就似被透明的水波所包裹。

火石就像射进看不见的水面中,火焰熄灭只留下淡淡的青烟,速度迅速减缓,还没有越过城墙便纷纷坠落地面。非利士低低的惊呼一声:“神术阵!他们有多少神官啊?能布成这样一座大阵!”

巨人军团主神官陆斯恩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道:“非利士大人,那是一座笼罩住整个要塞的法阵,不是神官临时布成的。和我们的王都尼微城的守城大阵类似,筑城时布好、作战时开启,需要由神术师来运转。看这个场面,必须要有一名大神术师主持!”

非利士惊喝道:“大神术师?难道这两座堡垒中都有一名大神术师吗!他们会把大神术师派到这里,撒冷城就不用守了?”

陆斯恩答道:“撒冷城的主神官乔治,原先就是埃居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谁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又招揽多少大神术师卖命?这座神术大阵的手笔可真不小,撒冷城挺有钱而且有高人指点啊,建造这样的要塞,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可不是小数字!”

非利士阴沉着脸道:“撒冷城确实是个好地方,只要征服了它,今后的一切收获都将归我们所有。”

投石车还在不断的发射火球,要塞一面的天空上升起一道道青烟,空气就像透明的水波在荡漾,被火球冲击出现一道道裂痕紧接着又消失,而要塞纹丝未动,连城墙上的一块皮都没擦着。

战车列阵架起高台,高台上的巨人端着巨弩一直瞄准着城墙上方的雉堞,可是瞄了半天眼睛发花手都酸了,也没见一个守城士兵冒出头来,箭在弦上却找不到目标发射。

非利士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又问主神官道:“这仗应该怎么打?”

陆斯恩沉吟道:“不把这座神术大阵给破了,我们的远程攻击很难伤到城里的人。但大阵运转如果受到的冲击力量过大,会损毁布阵的神石,他们需要随时补充,到一定程度就难以为继,这是强攻的笨办法。另一方面,大阵必须要由神术师来发动,特别是这样的阵式必须有一名大神术师主持。神术师不可能无限制使用法力,只要对方一累,法阵也就会停下来,届时是我们攻上城墙的机会。”

非利士又问:“那你认为他们能挺多长时间?”

陆斯恩想了想答道:“就这个场面,假如是我在城中主持大阵的话,顶多能支持半天。”

非利士:“这么久!”

陆斯恩又解释道:“这需要神官的配合,还需要损毁的神石能及时补充,在目前的攻击强度下我本人能坚持这么久。但这只是无用的挣扎,他们杀伤不了我们,只是早死晚死而已。”

非利士不满道:“可是这么长时间的消耗,纯粹用飞石轰城是不够的,还需要发动军阵强攻。”

陆斯恩:“我建议等一等,攻城必有伤亡,伤亡还是越小越好。下令投石车不要散射,都集中在一个方向,尽量穿透大阵防护,也能损毁对方的布阵神石。”

漫天飞射的火石突然停歇了,然后就见那些巨人士兵在调整投石车的摆放位置和方向,等到第二轮攻击开始,硕大的火球都朝着一段城墙集中飞射。

远处的另一座要塞中,林克站在堡垒最高处一扇窗户后,远远的看着巨人军团集中攻击拉斐尔与云梦驻守的要塞,苦笑着说道:“他们可真会选地方,先打那边,大概想不到,小小一座要塞中有两名大神术师吧?……嗯,果然很有办法呀,朝着一个地方集中轰城。”

他身边站着一名将领,原先是阿蒙的亲卫之一,名叫华拿尼,如今已成为撒冷军团中的将军。华拿尼将军不无担忧的问道:“拉斐尔大人与云梦大人能支持多久?”

林克:“拉斐尔我不清楚,但云梦的体力惊人,一个人支撑三天都没问题,如果有拉斐尔换班轮流主持大阵的话,就这场面当然能支撑七天以上。乔治的命令,如果巨人军团攻击要塞,尽一切努力拖住他们七天,我觉得没问题。”

华拿尼又说道:“那两位大人自然没问题,可是巨人军团也不会总是用火石攻击,那样的话储备了再多的攻城火石也是不够的。就怕要塞中储存的神石数量有限,而其他的魔法师也挺不了那么久。”

林克冷笑道:“如果非利士那个傻子为了攻一座要塞,就把火石和重弩箭矢都给用光了,那他就不用再攻打撒冷城了,最好把攻城物资全消耗在这里,撒冷城可没有神术大阵守护,乔治军团长的用意就是如此。至于我这两年训练的魔法师嘛,恐怕真会有点顶不住,考验他们的时候到了。”

林克这两年也在部落中培养魔法师,考察信得过的人并让他们对阿蒙神立下誓言坚定信念。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真的很难,别看都克镇一族六十多名矿工中就出了十二士师,但是林克在上千人中也就培养了几十名魔法师而已。这些魔法师被唤醒了神术的力量,却很少有人能掌握一体两面的力量。

撒冷城的几十名魔法师被乔治分成两组,都派到了两座堡垒中,协助大神术师运转大阵守护要塞。

正在被攻击的那座要塞,中央建筑的地下大厅中,拉斐尔正手持法杖端坐,法杖上的神石发出一阵阵的亮光,显示出防护大阵遭受到的攻击。他身边还围坐着十名魔法师,其中有半数都是穴居野人出身,手持法杖帮助拉斐尔一起运转大阵。

当城外的巨人军团调整攻击,所有的飞石都集中向一个方向投射的时候,拉斐尔耳中听见了微弱的碎裂声,急忙命令在要塞里休息的魔法师去更换城墙下已损毁的神石,保持大阵的威力不减弱。

城外打的热闹,可是要塞中仍是静悄悄,就似镜花水月中的景观,在光影恍惚中始终不动。攻城的指挥官有些沉不住气了,跑到非利士的车前说道:“我们准备的飞石是要轰开撒冷城的,这样消耗下去可不行,是不是下令强攻?负责投石车的士兵也累了。”

非利士不动声色的答道:“换人接着进攻,第一波士兵退下去休息,攻击不能停止,他们应该就快挺不住了。神术大阵的防御一旦减弱,就立刻发动强攻,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通知弩手准备接战,将所有露出城墙的人全部射下去。”

高原巨人擅用重弩狩猎,经过战阵训练的巨人军团自然更精通,巨人战士的弩威力大射程远,向来是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利器,能在普通武士的弓弩射程之外射中敌人,巨人弩手们站上高台已经等了很久了。

要塞之中,云梦走进了地下大厅,她今天在暗金色的贴身软甲之外又穿了一套红色的战袍,显得特别鲜艳夺目,柔声劝拉斐尔道:“你累了吧,换我来。”

拉斐尔轻轻摇了摇头:“我还能挺得住,魔法师们有一半该休息了,就在此时轮换吧。”他命令周围布阵的魔法师换下去五人。

云梦又劝道:“军团长交待过,不要一次耗尽力量,就算能支持也该适时休息,才能坚持的更久。”

拉斐尔笑了:“我没那么娇贵,比你想像的要坚强。只是这座神术大阵不能一味硬抗,要适当减弱防护的威力,否则神石损毁的数量太多,那才会真的支撑不住。”

说完话他手中的法杖发出的光芒暗了下去,顶部的神石明显不如刚才那么耀眼。要塞外的情景发生了变化,飞在高空的火石穿过神术阵,火焰熄灭但速度却没有延缓太多,纷纷越过高墙落进了要塞中。要塞里传来一片东西被砸中、塌陷的声音,还有惊恐的马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