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4章 神使交锋

这时天已经亮了,约书亚正准备派人去找大卫,却见大卫拿着一把巨剑走出丛林喊道:“我抓住了二十八个,全部打晕扔趴在树林里呢,要不要派人去把他们都拖回来?”

父亲冲上前去抱住大卫道:“你怎么可能抓住那么多巨人战士?”

大卫抬头笑道:“神灵派出使者一直在指引我,告诉我那些敌人躲在何处。”

……

指引大卫的人是梅丹佐。阿蒙在伊甸园中隐约“听”见了族人的祷告,立刻派出梅丹佐去看情况。梅丹佐出发后不久,端坐在山腹中的阿蒙忽然又眉头一皱,正在随珀兰罗丝凿建神术空间大阵的林克又听见了阿蒙的声音:“我有些不放心梅丹佐,林克,你也去一趟都克平原。”

梅丹佐的速度很快,午夜之前就赶到了都克镇的矿工与巨人战士们的交战场所。此时战斗已经停息,十二士师正率领着精悍的矿工在夜色丛林中搜索逃走的巨人战士。独自进入密林的大卫拿着猎刀,展开侦测神术也在追击敌人。

这种情况下就看出神术师的神奇了,在漆黑的夜晚、杂树丛生的荒原中,巨人战士们根本找不到路,想跑都跑不远,只能躲在某个角落等待天明。而神术师却可以用侦测神术探明周围的情形,行动不受影响。

梅丹佐在那么多人中偏偏看中了大卫这个门徒,是因为这孩子的天赋非常好,他不仅有着都克镇矿工一族的血脉,而且聪明极有悟性,小小年纪就辗转大陆各地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却灵性未失总是充满了勇气和斗志。

在某些方面,这个孩子甚至比当年的阿蒙更强,阿蒙在当年都克镇的少年中,也许并不是最出色的,但老疯子偏偏看中了阿蒙。此时的大卫还不满十六岁,却已经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五级成就,这是相当惊人的。

当然了,成就不能完全以年龄来衡量,这只是起步的基础,并不能代表最终达到的高度。比如卷轴制作大师尼禄,二十出头就成了大神术师,但终身也只是七级神术师,而老疯子那样的天才,最终也没有突破九级成就。

梅丹佐发现大卫提着猎刀已经悄悄找到三个巨人战士,黑暗中绕到背后突然出手将对方打昏,甚至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并没有与那些力大无穷的巨人乱舞着兵器格斗。他看见门徒有今日的成就非常高兴,于是在暗中指点大卫附近还有哪些巨人战士躲藏。

密林中的大卫突然听见了梅丹佐的声音,伴随着声音还有奇异的景像直接映入脑海,显示出巨人战士的藏身地点,连他们的身体姿势都清清楚楚。大卫一直忙到天亮,终于把最后一名巨人战士给制服,歌利亚的手下一个都没跑掉,他这才走出密林回到营地。

……

梅丹佐看着大卫走回族人中间,终于松了一口气,站在水晶飞梭中披着初升的晨光舒展了一下双臂。他连夜飞天赶来,紧接着就以侦测神术搜查荒原密林,然后用信息神术将巨人战士的藏身地点以及清晰的情形直接“传送”给大卫,忙到现在也稍有些倦意。

一个懒腰还没伸足呢,他的身体却莫名绷紧了,云朵状的水晶飞梭瞬间化为一团雾气,无数锋利的冰晶凭空凝成指向四周,强大的法力蓄势待发。他放下手臂在云端上缓缓转过身,只觉得日出的光芒刺眼,眯起眼睛看见了一个火焰燃烧中的人。

此人全身散发着火焰,梅丹佐却看不清他的面目,因为他正站在梅丹佐与初升的太阳之间,那火焰的光芒也化作了刺目的飞翼状。

“你是谁?”那人开口了。听见他的声音,脑海中莫名有一种被灼伤的刺痛感。

梅丹佐感应到了此人强大的气息,缓缓抽出了命运之匙,这支长长的梭枪尖端闪耀着金辉,就像阳光下正在蒸发的晨露。他冷冷的反问道:“这个问题我正想问你,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答道:“我是阿努纳启的烈火神基比尔,恩里尔天神的使者,你又是什么人?”

梅丹佐突然笑了,甚至轻佻的吹了声口哨,一撇嘴角答道:“哦,原来如此!难怪那些巨人战士在这千里荒原中恰好截住了都克镇矿工的道路,一直是你在暗中指引。”

梅丹佐有个毛病或者说是特点,他越紧张的时候表面上就越轻松,压力越大处境越危险,他反而显得有些吊儿郎当。面对基比尔他并没有把握获胜,对方展开的气息十分强大。

难怪歌利亚能够带领队伍成功的从幼底河谷绕进都克平原,恰好找到了都克镇矿工一族。恩里尔城的城主非利士会派出这样一支队伍,估计也是受到了这位神使基比尔的指引。超脱永生的神灵通常不会亲自干这些脏活累活,众神之间也有一些特殊的约定,他们一般不能直接对付凡人,但可以派出神使完成一些任务。

梅丹佐和九联神域的神使打过交道,如今这位基比尔使用的手段也差不多,他指引了恩里尔城中的一支军队来截杀都克镇的矿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一次完美的奇袭,可惜谁也没料到都克镇的矿工战斗力如此强悍,居然把歌利亚的军队全部解决了!

基比尔看着歌利亚准确的到达目的地,当时就离开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事情与他无关。一位高高在上的神使通常不会参与人间的厮杀格斗,谁也保证不了会遇到什么意外状况,一次没事但说不定十次八次就会遇到麻烦。就算只有百分之一受伤的可能,谁也难说在一百场争斗之后还能安然无恙。如果总是亲自卷入争斗,那么在漫长的岁月中大部分神使恐怕早就死光了。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有点特殊,基比尔刚刚离开不久,突然察觉到歌利亚身边的两名神官出了变故。基比尔赶回来查看时,歌利亚已全军覆没,却发现天空有一个身份可疑的人,应该是另一位神使,于是忍不住现身了。

听见梅丹佐吹着口哨说话,基比尔怒道:“你是哪位神灵的使者?明知我奉恩里尔大神的命令来执行任务,还敢捣乱!”

梅丹佐晃悠着手中的金矛,笑着说道:“阁下孤弱寡闻了,不知道这里是撒冷城的地盘吗?撒冷城中供奉的是阿蒙神和穆芸女神,我是阿蒙神的使者。堂堂的天神恩里尔,却派你来干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那些巨人战士也有了他们该有的下场。他们恐怕想不到,神灵是指引他们来送死的!”

基比尔冷喝道:“歌利亚之所以会死,是他自己轻敌无能!神灵自有神灵的原则,会给世人指引,但不会代替世人去做所有的事情。你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不该当面羞辱另一位神使。据我所知,阿蒙并未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你我并不是同一神系的使者,我是可以杀死你的!”

梅丹佐手中的金矛不再晃悠,双手平端稳稳的握住,脚下的水晶飞梭化为一朵巨大的白花。他站在花朵上沉声道:“想与我作战?那就来吧!我曾经上过战场,与大陆第一勇士恩启都激斗,亲眼见证了他的陨落。”

基比尔突然一伸手,在漫天霞光中凭空扯出一片刺目的光带,向前一挥化成了燃烧的火焰,他背后的金光也成为无数道火翼,向前延展卷向梅丹佐。梅丹佐只觉得周身都被火焰环绕,对手已经看不见了,四面都是炽烈的气息。

水晶飞梭化成的白色巨花外层花瓣展开,在火焰中不断的消失融化,又不断的生长舒展,抵御着火翼的侵袭,内层花瓣收拢卷住了梅丹佐的身体,化成了一件冰晶状的铠甲隔绝那炽烈的气息,他奋力向前挥出命运之匙。

锐利的金光划过,天空分出一道明亮中发暗的缺口。基比尔的身形在缺口中显露出来,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他没想到梅丹佐手中的武器竟然如此厉害。他占据了有利的位置,背对初升的太阳发挥了火翼最大的威力,蓄势一击,本有把握让梅丹佐无法还击只能苦苦的支撑招架。

不料那支金色的长矛竟能划开光明与黑暗,并不改变基比尔火翼的威力,两侧被划开的火焰变得更加热烈,但是中间却分出一道冷却的切口。基比尔连忙一躬身,背后卷出的火翼将白花拢的更紧,伸手从旁边一扯,火焰红光凝成一面巨大的盾牌。

金光刺在盾牌上,弥漫的金辉炸裂,一瞬间法力激射两人都看不清对方。

远处的营地中,约书亚等人正在命令那些被俘的巨人战士反捆着双手站好列队,远处高空突然有一团金光爆发比太阳还要明亮,大家眼前都一阵发花,等眯着眼睛抬头看去时,除了一朵白云轻轻飘荡,天空上并无任何异常。

梅丹佐与基比尔都隐起了身形,地面上的人看不见,但那激烈交锋的一瞬间,还是控制不住的显露了形迹。

金光炸裂,梅丹佐脚踩硕大的白花向后飞退,命运之匙也向后挥出,在火焰中划出一条道路,他想趁机脱离对方的火翼包围。就在此时,那弥漫的炙热气息却突然消失了,再抬头看去,对面是初升的太阳,基比尔借着逆光的掩护竟然走了。

梅丹佐有点纳闷,刚才只交手一个回合,但显然基比尔的力量更强大,双方一出手已经试出了彼此的底细,他明明占了上风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刚皱起眉头,只见天边有一支飞梭激射而来,林克的声音远远喊道:“梅丹佐,你没事吧?刚才和谁动手呢,差点让人烤糊了!”

梅丹佐擦了擦冷汗,喘着气喊道:“什么烤糊了?你没看见吗,我一出手就把他打跑了!”

林克已飞到近前,笑着说道:“看你脚下的水晶飞梭吧,一股热气还没散呢,哪是你把他打跑的,明明是因为我来了,他是被我吓跑的!什么人啊,那么厉害?我要是不来,你一个人恐怕顶不住啊。”

梅丹佐淬了他一口:“啥时候都不忘吹牛,和他动手的人可是我!此人是恩里尔手下的神使,阿努纳启的烈火神基比尔。”

林克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再开玩笑了,张大嘴问道:“基比尔?他与灰烬神努古斯是恩里尔手下的两大战将,可不是一般的小杂鱼,居然让你给碰上了!我不来帮你的话你真会吃亏,这位传说中的战将实力如何啊?”

梅丹佐心有余悸的答道:“绝对比我强,他占好了优势位置我才察觉到,那时他已经蓄满了火翼的力量,以为一击就能吃定我才出手。不过他也没料到我还能反击,假如真想杀了我,他自己也得受重伤!”

林克拍了拍他的肩膀:“难怪阿蒙神会担心,特意叫我来接应你,差点就看不着了呀!”

梅丹佐不轻不重的踹了他一脚:“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是我们俩一起把烈火神给吓跑了!……唉,说实话,你要是不来我已经准备逃跑了,实在逃不掉再和他拼命。这人的火翼实在厉害,背对着太阳一站很拉风啊,回头我也好好琢磨琢磨!”

林克安慰道:“没事就好,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未必能收拾他。他只是发现你并非没有反击之力,不愿意硬拼才走的。阿蒙神派你来看都克镇矿工的情况,那边怎样了?”

梅丹佐一指远方的小路:“有惊无险,恩里尔城派了一支巨人军队来截杀,撒冷城护送的卫队不是对手,但十二士师和大卫把他们都收拾了,现在正准备压着俘虏上路呢。”

林克点了点头:“阿蒙神果然英明,我们也跟在后面悄悄看着吧,他们到了撒冷城就安全了。”

林克收起御风飞梭跳上了水晶飞梭,梅丹佐操控这朵白云向着撒冷城的方向飘去,却突然身形一晃,脚下的云朵差点散开了。林克及时扶了他一把,稳住白云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是受伤了?”

梅丹佐抓住了林克的胳膊,有些骇然的答道:“没,没有受伤,也许是刚才那一下交手使用的法力过巨,我突然感到很虚弱。……不对呀,我不应该这么虚弱!”

林克看着梅丹佐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竟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原来阿蒙神叫我来,并不是知道你会遇见基比尔,而是担心你现在的状况。梅丹佐,你的考验来了,居然比我更快!我赶紧送你回伊甸园吧。”

阿蒙的众门徒之长、掌握命运之匙的梅丹佐竟在此时迎来了失去力量的考验,也意味着将突破八级成就。林克将他带回了伊甸园,阿蒙问清楚情况,特意交侍道:“你不必担忧什么,就在伊甸园中像以往一样修炼,有空时建造房舍种植园林。忘记你曾拥有的力量,也忘记你失去了力量。如果你真正的做到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的话,这考验自然会渡过。”

……

梅丹佐留在了伊甸园中,而约书亚等族人安然到达撒冷城,看见家乡的土地上已经建立了一座宏伟的城邦,他们都惊呆了。等进入城中,都克镇的原址还空着,只有一座院子和一座小楼非常眼熟。伊索告诉他们,那是阿蒙神亲手建造的故居,约书亚等人就在这里继续建造自己的家园,所需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撒冷城也盼望着都克镇的矿工一族早日到来,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帮忙。首先最着急的一件事,就是伊索手中的神石快用完了。

林克得到了穆芸女神的宝藏,伊索怎么会缺少神石呢?穆芸宝藏中都是特殊神石,阿蒙建造伊甸园也需要特殊神石,而且普通神石的消耗量更大。比如伊甸园中的一眼寒泉,就需要一枚幽蓝水心和二十枚普通神石。

神石不仅是大陆上的通行货币,而且是打造各种法器与神术阵的材料,撒冷城如今还没有夸张到要在城墙上构筑一座防御大阵,但伊索在撒冷城与恩里尔城之间修建了两个堡垒,为堡垒建造的神术阵几乎用光了库存的普通神石和一大半特殊神石。

这两座堡垒也是战斗要塞,就在撒冷城通往北部山区的道路两旁,每一座要塞都能驻扎近千名士兵。它们不仅扼守着通往矿场的道路,而且也守护着城外大片的农庄田地。恩里尔城如果想对撒冷城发起进攻,围城之前必须拔掉这两个钉子,否则挥军到撒冷城下会腹背受敌。

这两座要塞是近半年来撒冷城的头等重要工程,另一项重要工程自然是打通黑火沼泽中的商道,但那项工作已经由阿蒙和叙亚城邦代劳了。

伊索手中目前还有一批特殊神石,数量也不太多,是阿蒙特意留给他的,不能轻易动用,那是城邦的财富储备,将来还需要通过商道购买战略物资。这几年建造撒冷城,虽然开垦了大片土地、城中建了不少作坊,但伊索花钱也如流水一般。

这里就是神石产地,有很多矿工在矿场中采取神石,这么长时间以来产量也不少,但只有一件麻烦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