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2章 伊甸园

珀兰罗丝看着阿蒙,眼中似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突然张开了手臂。阿蒙微微一笑很坦然的也张开手臂,与这位女神来了个温柔的拥抱。珀兰罗丝小声说道:“谢谢你的建议,我擅长呼唤生灵苏醒的力量,你所说的白天黑夜,就是我所经历的春夏秋冬,我这就去找埃雷彼女王。”

阿蒙又劝道:“何必着急呢?现在正是盛夏,你等到隆冬再去不迟。如此交替轮回,总有人承受、总有人解脱,总有磨难、总有希望。”

珀兰罗丝抬起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我又该怎么感谢你呢?”说话时她花冠上的蔷薇又恢复了娇艳的颜色,在寒风中吐露着柔嫩的花蕊。

阿蒙拍了拍她的肩头笑道:“如果愿意的话,我想请你帮个小忙,听说埃阿神宫是阿努纳启众神宫中最美的,是你帮助埃阿天神建造的。我正想建造一座伊甸园,园中的一切自会让门徒去凿建,但那与世隔绝空间法阵必须要有九级成就才能布置,能否助我一臂之力?”

珀兰罗丝笑了:“神宫的分界是一个能自行运转的稳定神术空间,其实九级神术师也可以去做这些,只要告诉他们其中的原理与奥妙。但像你我这样的九级神使更合适,这正是我最擅长的,这半年就去你的伊甸园吧。我知道神宫所在是每一位神灵的秘密,你放心,我不会把它告诉别人,更不会告诉杜姆兹。”

……

摩西按照阿蒙的吩咐来到“伊甸园”,与林克和梅丹佐汇合,这里还有加百列和约翰、忒弥斯绯。如今撒冷城的事务有伊索和乔治打理,一切井井有条,阿蒙就命门徒来到远离人烟的“伊甸园”潜心修炼。

所谓的“伊甸园”此时尚不存在,阿蒙选的地址就是林克原先的穴居野人部落所在。它位于幼底河谷险峻的高山上,是适合隐居修炼的好地方。穴居野人们早就迁到撒冷城去了,但是村庄房屋和山崖上的石窟仍在,稍微清理一下就可以暂时居住。

阿蒙给了摩西一枚大地之瞳,里面记录了伊甸园的蓝图。其范围很广,不仅包括穴居野人部落原先的村子,东边的界限还包含了云梦曾在村外生活的水潭,而西边最远处竟然与贝尔最后藏身的山体洞窟连为一体。也就是说伊甸园跨越了两座高山,中间有一片是凌空的,需要有飞行之能才能走遍整个神宫。

伊甸园中有水源甚至还有矿山,有四条溪流环绕分布,门徒们的居所便散布在这些溪流与山林间,他们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去凿建神宫。贝尔最后藏身的那个巨大山洞在白云环绕中,只有脚踏云彩才能进入,那是阿蒙给自己准备的修炼场所,也算是对过往经历的缅怀。

如果按照这个蓝图将伊甸园彻底建成,需要很多年的时光,阿蒙并不着急,先让它初具规模,再让门徒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建造。这个可以窥见神灵天国的人间乐园,对于摩西来说便是他心灵中的家园,阿蒙给的蓝图并不包含每一个细节。

首先第一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布下空间法阵,利用天地之间自然的元素力量运转,使这片空间从世上“消失”,超出人们的感知之外。先要有这么一个轮廓,再去构建伊甸园中的种种奇观,这一步工作必须要由九级神使或九级神术师才能完成。

伊甸园中的很多景观也颇有意思,比如阿蒙指定摩西建造一眼寒泉,就在伊甸园西部的山林中,与老疯子在黑火丛林中曾布下的寒泉是一模一样的,这也是一种无声的祭奠。

林克等人听说杜姆兹去找阿蒙的麻烦,都有些担心。摩西赶到伊甸园已经是两天后了,如果阿蒙和杜姆兹起了冲突,早就应该有了结果。这几位门徒正琢磨着结伴赶去看看情况,却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阿蒙。

就在这时,穆芸女神的精灵侍女舒布拉来了,告诉他们不必担心,穆芸女神已经派人协助阿蒙拿下了杜姆兹,众门徒在这里等着便是。尽管有思想准备,但众门徒见到阿蒙的时候都惊讶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尤其是林克,他越吃惊嘴张得越大,简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让人忍不住担心下巴会不会脱臼。

人们都知道杜姆兹是穆芸女神的前夫,杜姆兹去找阿蒙的麻烦自有原因。而阿蒙从穆芸神宫出来,不仅把杜姆兹给解决掉了,怎么顺手还把杜姆兹的姐姐珀兰罗丝也给拐到伊甸园来了?看两人的样子,关系好像还不错,众门徒嘴里不说心中难免猜测,是不是阿蒙又用什么手段博取了珀兰罗丝的欢心?这也太神了吧,简直比众神还要神!嗯,不愧是阿蒙神!

阿蒙来到伊甸园没说太多废话,直接告诉众门徒,从现在开始就建造属于自己的神宫,按照蓝图先构建外围法阵,一切听从珀兰罗丝女神的指挥。然后他就去了有着巨大山腹空洞的山峰闭门修炼,除非有紧急的事情否则谁也不要去打扰他。

在阿蒙到达之前,众门徒早已把那个山腹空洞清理好了,虽然还没有进行精心的凿建,但环境非常安宁祥和。

梅丹佐陪着阿蒙进入隐居之地,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他挤眉弄眼的问道:“阿蒙神啊,您真神!谁都说杜姆兹的前妻穆芸为了您而抛弃了杜姆兹,现在倒好,您把杜姆兹的姐姐都拐带了,也不怕穆芸女神吃醋?”

阿蒙给了他一拳:“你胡说什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穆芸女神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所想象!”

众门徒在珀兰罗丝的指挥下开始凿建伊甸园的神术空间,类似于修建人间园林的庭院围墙。加百列在这里的身份很特殊,她并非是阿蒙的门徒,目前还是阿蒙的战俘,但众人却把她当做伊甸园中的客人来看待,加百列也帮忙建造这座神宫。

十来天后,云梦把拉斐尔也带来了,于是伊甸园中又多了一位客人。阿蒙曾接受歌烈私下的请求,早有指引拉斐尔之心,却以这样一种间接的方式让他自己去学习。

阿蒙为何要隐居修炼?他太需要这么一段不受打扰的安宁时光了,这些年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所获得的成就也越来越高,但遭遇的事情是一件又一件。人可以在经历中成长,但也须在反思中成熟。

撒冷城的神殿落成之后,阿蒙还没有来得及去仔细的体会那神力源泉之领域的微妙玄奥。换做任何一位神灵,第一次拥有这样的神域之后,都会潜修很多年去巩固境界、感受收获,阿蒙却一直在忙碌不停。

以阿蒙今日的成就,在人间已经可以被称为神灵,他必须要去求证这神灵的含义,从那源源不断能修复灵魂的力量之中去感悟仿佛无穷无尽的生命。其实修炼到这个境界,很多事情已经不必着急甚至不必去在意了。当阿蒙静下心来沉浸入灵魂世界中,有了与以往不同的全新感受。

当你生命存在的形式发生了变化,那么对生命的理解也会发生变化。当死亡不再是几十年内迫切的威胁,人也不愿意去无端经历世间的凶险,只愿过着悠闲而舒适的生活,比如珀兰罗丝几百年来就是这样度过的。

他们的内心中当然不愿意与凡人生死相搏,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若遇到人间的大成就者一样会受到伤害,这么做不值得。人们在战场上可能会与另一位勇士同归于尽,但是没有哪个战士会愿意与山林里的老鼠拼命。这个比喻也许不恰当,但是反应的心态却是真实的。

当神灵听见神殿中的祷告与祈求,派出神使去协助信徒执行任务时,那些神使往往是暗中协助,在关键时候出手一击,不是迫不得已不会直接冲锋在前。赛特派出的神使比如娃神海奎特,只是使出种种手段来阻挡摩西等族人的脚步,并不与林克或梅丹佐直接拼斗。像贝斯特那样经常斩杀妖魔的神使毕竟不多,而贝斯特的力量在九联神系中仅次于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

阿蒙在伊甸园中修炼,他需要将以前的经历以及所学的一切融会贯通,冷静的反思得失,随着生命的变化去考虑新的存在意义。他虽然远在伊甸园中,但对撒冷城中发生的事情却很清楚。他重点修炼的就是神坛上的化身,能够清晰的听见人们的祷告,透过祷告还能查知人们内心中真实的情绪。

只要他愿意,就能在神坛上获悉撒冷城中的情况,如果他不愿意,也可以不受其扰。

神灵确实能听见信众的祷告,但有时候不会去听或者懒得理会。比如街坊邻居吵架,有人跑来祈求阿蒙神让邻居得病遭殃;或者婆媳不合,有妻子跑来祈求阿蒙神让自己的丈夫变得更“坚强”,不在那么“软弱”受婆婆的摆布。

对于这些祷告阿蒙只当做没听见,听得多了也只能苦笑,再后来就干脆不听了。但人间万众的心念确实是一种力量,当你能够聆听与感受时,就像是以自己的灵魂包容了无数的灵魂,使灵魂更强大,在受伤时能源源不断的修复。

阿蒙目前的地位,相当于撒冷城中与穆芸并列的城邦主神,这是其他的神使甚至是某些神灵所未享有的,有不少神使不知会怎样羡慕他!

阿蒙曾在与杜姆兹及明月夜的战斗中化为两面四臂,当时运用的还不纯熟,如今在修炼中体会清晰,才彻底掌握了这种手段。这种修炼相对于人间岁月来说可能是漫长的,如果没有特别紧迫的事情,人们可能很多年都见不到阿蒙。

但是阿蒙现在也有很多迫切的事情,比如伊甸园要尽快完成神术空间的凿建。按阿蒙的推测,梅丹佐、林克、约翰这些门徒很快都要面对失去力量的考验,届时他们需要在伊甸园中渡过。

珀兰罗丝在伊甸园中住了半年,从盛夏直至隆冬。在这半年时间内她基本完成了空间神术大阵的轮廓,幼底河谷高山上这一片空间,从此便在人间消失了,人们再也看不见。但这座空间神术阵还需要加强力量,以保护伊甸园不受外界的影响,只能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慢慢去凿建了。

半年后珀兰罗丝离开伊甸园前往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将杜姆兹交换出来,她与埃雷彼做了一个约定,以后每半年时间就交换一次,她与杜姆兹两人轮流在冥府服役。就像阿蒙所说的,冥府中的苦难并非无穷无尽,阳光下的欢乐也并非永恒,黑暗中总可以看到解脱,阳光下也要学会珍惜。

多年之后,人间有了一个传说,春夏秋冬万物的枯荣交替,是两位神灵轮流来到人间的象征。——这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珀兰罗丝离开伊甸园时并没有见到阿蒙,当时撒冷城邦与恩里尔城邦之间的大战已经展开。此时除了摩西,阿蒙的所有门徒都已经离开了伊甸园,就连穆芸女神以及她手下的神使也都离开了穆芸神宫,大家在天枢大陆各地寻找着阿蒙。

阿蒙为何会失踪?人们为何焦急的四处寻找?事情还要从都克平原上的一场大战说起。

……

如果不出意外的状况,阿蒙也不会像传说中的神灵那样潜修百年,毕竟这世上还有很多牵挂的事情,但他至少好几年都不会离开伊甸园。只可惜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仅仅在山中潜修了一个月,沉浸在灵魂世界的阿蒙突然有了一丝冥冥中的感应,仿佛有什么声音在呼唤他、向他祷告与求助。

这种祷告并非是阿蒙不愿理会的,更意外的是,祷告并非来自撒冷城中的神殿。祷告者呼唤的是阿罗诃的名字,应该是约书亚等族人遇到麻烦了。假如阿蒙没有同时修炼成阿蒙神与阿罗诃的化身,这种祷告他是听不见的,现在尽管听见了感应也很微弱,并不能体会的清晰。

都克镇的族人还在路上,他们将摩西留下的金顶大帐带在身边,宿营的时候,就将书写着十条约定的金板放在大帐中,当成一个流动的神殿。阿罗诃既然不准他们建造神像,他们就想向着金板祷告,阿蒙所感应到的正是这种祷告所发出的心念。

……

摩西离去之后,族人们在约书亚的带领下穿过马尔都克城进入了都克平原,他们步行不可能走得很快,到达撒冷城还要有一个月的时间。有十二士师在队伍中,沿着荒原中商队踩出的小道行走,可能出现的强盗与猛兽也造成不了威胁。

就在他们快要到达撒冷城时,伊索城主派出了一小队城邦士兵前来接应。小队长告诉约书亚,离撒冷城只有两天的路程了,但最近的局势不太平,伊索城主怕出意外,所以派人来护送他们。

撒冷城与恩里尔城之间又有了最新的摩擦,苗头很不对劲。按照伊索与恩里尔城邦先前的约定,亚述高原山脚下的矿场是都克镇的族人所有,但允许恩里尔城派出高原巨人去开采铁矿与神石,收获的一半作为他们的报酬,倒也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

但是随着恩里尔城中有源源不断的人马穿越高原汇聚,他们又派人来到撒冷城提了两个最新的要求。第一是要向撒冷城购买生活物资,因为他们的很多物资还需要通过翻越高原运送,显然在撒冷城这边买更容易。

撒冷城邦建立的时间更早,周围的土地早已开垦播种收获了两季,城中的各种手工作坊也不少,物产要比恩里尔城丰富的多。可伊索当然不愿意,因为恩里尔城所要购买的物资也正是撒冷城所缺的,他们自己还要通过好不容易开通的商道从外界补充,这一次谈崩了。

紧接着恩里尔城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既然他们的人在开采矿场,那么这片矿场就应该属于恩里尔城,他们将不再交出一半的精铁与神石。理由很简单,都克镇的族人早就全死光了,那里是无主之地,是神灵指引他们来占有的。

伊索很明确的告诉对方,都克镇的族人还在,他们拥有合法的继承权。恩里尔城则给了一个月的期限,若是一个月内还见不到都克镇的族人,他们就将彻底占有那一片矿场。伊索意识到真正的冲突将不可避免,加紧训练城邦军队在各个位置布防。

伊索在准备对方也在准备,恩里尔城的城主派出了一支军队,规模约有百余人,化整为零乔装打猎,消失于附近的丛林中,然后在都克平原西侧的幼底河谷悄悄集结,绕过撒冷城截击即将赶到的都克镇矿工一族。这支军队接到的命令很明确,将最强壮、技艺最精湛的矿工抓住带回去,带不走的老幼就地灭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