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1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之所以不杀你,只是为了珀兰罗丝,你这条命对我毫无意义!杜姆兹神,你应该知道我的来历,我出身于都克镇很低贱的矿工人家,自幼生活艰苦,连吃剩的面饼都得留着下顿再吃,从来不浪费东西。现在留着你,也只是废物利用而已。”这是在飞天赶往冥府的路上,阿蒙所说的话。

杜姆兹气的是七窍生烟,可是被缠情藤网束缚无法挣脱,只能红着眼愤然道:“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如此的折辱我!”

阿蒙淡然道:“我不是在折辱你,只是实话实说,如果对你是一种羞辱,那只能证明你自己的可悲。在冥府中受苦对你而言也许是个机会,否则你的境界恐怕永远如此,不论再过几百年、不论力量多强大,也不能领悟到更多。

你已经度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这很幸运也很了不起。在那考验中你是否见证了世上无数的生灵?我想你能做到的只是冷眼的旁观而不动念,可你并没有想过甚至印证过另一种可能,那些生灵就是你自己、你的前生后世!你守护了自己的灵魂,却仍然不明白那考验的意义。你太幸运了,以至于幸运到此为止。”

杜姆兹被他说得有点发懵,过了一会儿才喝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想指点我吗?指引我的人是智慧之神埃阿!”

阿蒙冷冷答道:“可惜他的智慧不是你的智慧,你该去的地方到了。”然后伸手一抖收起了束缚杜姆兹的缠情藤网,将他从云端上直接扔了下去。

他们此时已经站在一片荒凉的高原上,周围没有青翠的颜色,地上遍布粗糙的岩石,灌木低矮稀疏,偶尔还能看到积雪的痕迹。下方有一道狭长幽深的山谷,宛如无形巨斧在高原上劈出的裂隙,裂隙两旁是陡峭的悬崖一直延伸到地底深处,弥漫着莫名的阴森气息。

阿蒙将杜姆兹扔进了这道山谷,那地底的尽头就是冥府的门户,想当年阿蒙已经去过一次。他也不想离冥府太近,在附近找了个避风的山坳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一边等待珀兰罗丝女神出来,一边看着那阴森的冥府入口若有所思。

这件事看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人们可能很难理解。阿蒙也清楚穆芸当初并不愿意去找埃雷彼,但在阿蒙的请求下勉强答应了,她必须要满足阿蒙的愿望,阿蒙才会给她承诺。埃雷彼女王之所以会发怒要扣下阿蒙,因为阿蒙进入冥府后并非只见了父亲一面,而是唤醒了都克镇矿工一族的灵魂,将他们莫名其妙的都释放了。

埃雷彼要穆芸女神用另一个人来交换阿蒙,并特意强调是她爱过的男人,这么做一方面是羞辱穆芸女神,因为她那着名的魔咒,另一方面也有其用意。阿蒙原先并不明白,如今才清楚为什么。穆芸以前爱过的男人都有九级成就,也就是说埃雷彼需要一位半神在冥府中服役。

冥府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兼有神宫和神域的特点,但与其它的神宫或神域又不太一样。阿蒙已拥有了神力源泉之领域,能够在人们的祷告与献祭中汲取修复灵魂的力量,而冥府这种神域更特殊,在一个类似神宫的空间内禁锢亡灵,这些亡灵的欲念就是向着冥神的祷告。

阿蒙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见过奥西里斯教授的《亡灵书》,那上面记载的就是亡灵神术,从中也能窥见冥府的构造,虽然奥西里斯的冥府与埃雷彼的冥府不完全一样,但其中的奥妙大体相同。冥府是一座奇异的空间大阵,借助了很独特的元素能量,但是就像一所房子也需要有人打理,这类工作必须由一名九级成就以上者出手。

冥府守门人内提应该有九级成就,埃雷彼女王本人更是已超脱永生的神灵,但有别人来做这种苦役何乐而不为呢?杜姆兹被穆芸女神送来,正是埃雷彼所需要,珀兰罗丝愿意代替杜姆兹,埃雷彼女王也会答应。冥府暗无天日,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与阴森,置身其中生不如死,在这里劳作比人间任何一种苦役的处境都要悲惨。

阿蒙正在这么想着,忽然心念一动,抬头向对面望去。隔着那道裂隙般的幽谷,对面的山峰高处,寒风最凛冽中寂然端坐着一个人,衣袂不起安定无声,正是他在沙漠中曾见过的大悲地藏。阿蒙一抬头,就听见地藏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又见面了,刚才还见你扔了一个人下去。”

阿蒙答道:“大悲地藏,你怎会在此处?”

大悲地藏:“无量光渡十方苦厄,我追随世尊从奥西里斯冥府来,又往此地观照,愿以灵台化转幽冥世界,引逝者入中阴光明境,知何为轮回。如今誓愿已起,世尊赐号大愿地藏。”

阿蒙愣了愣:“誓愿已起,那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大愿地藏一笑:“现身一见与尔言说,便当离去开辟幽冥。”

阿蒙皱起了眉头,一指面前的深谷道:“你也想建造这样一座冥府?我虽然不是神灵,但也多少知道其中的奥妙,这是超脱永生之后继续修炼印证的一种方式,但我并不喜欢,你完全可以做别的,何必去当什么冥王呢?”

大愿地藏合掌答道:“我亦不喜,见此地发悲心而已。若无此行,亦无机缘成就誓愿。”

阿蒙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的追问道:“那你进去了吗?”

大愿地藏答道:“此间主人埃雷彼甚为骄横,命我死后再来。然而我已超脱生死之外,成就不生不灭之法体,故不得入。”

阿蒙摇了摇头道:“你不进去就不进去吧,我去过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大愿地藏隔着幽谷立掌颔首道:“愿闻其详,请赐教。”

阿蒙微微吃了一惊,有那么一会儿坐着没答话,仿佛在静静的体会着什么。阿蒙以自己所见过的神灵来衡量,这位大愿地藏应该已拥有超脱永生的境界,只是他用了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追求的信念应有所区别。他此刻向阿蒙求教,说话的同时却传授了阿蒙一段法诀。

这两人说话当然不是隔着山谷在寒风中扯开嗓门大喊,就是定住不动在灵魂中的直接交流。根据阿蒙的经验,这是信息感应与侦测神术的高明境界。大愿地藏的手段却略有差异,但是效果是一样的,并非是什么神术,而是灵魂共鸣中包含着各种信息的一种心念,直接印入脑海,仿佛定住时间展开不存在的空间去演化事物。

阿蒙尚不能做到他这么高明,但此种手段却是一点就透,大愿地藏开口时演示了这一种特殊的法诀,阿蒙只要掌握了其中关窍,简单运用起来并不复杂。

阿蒙朝着大愿地藏遥遥点头道:“此地是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看似无形却是有形,以阵法运转与世隔绝,共展开七层空间。第一层是无始无终之虚空,五官皆无用;第二层是欲念之显相,为世人向冥神所祷告;第三层为欲念之衍射,映入心神种种涟漪;第四层为逝者一生未满心愿,或怨人或悔己;第五层为灵魂心念闪回,可见过往种种如重历人生,诸事明晰却无可奈何;第六层复归孤寂虚无、无始无终,亡灵若欲念未平,则禁锢难脱;第七层为冥王之府,埃雷彼法座所在。”

他回答了大愿地藏所问,就用刚刚领悟的心念演化手段,将自己在冥府中的经历直接化为一段展开时空的心念印了回去,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清楚,否则无论用什么语言都是难以形容的。

阿蒙最后又说道:“这座冥府禁锢了逝者的灵魂,使人不知己身已死,沉浸此生不得解脱,又以法阵之力成为冥王之神域。我很反感甚至忿恨此地,因为我的族人在横死之后,灵魂曾禁锢其中。你刚才见我扔了一个人下去吗?前因后果皆因此而起。我早想把这个地方拆了,我看你不像恶神,何苦构建这种鬼东西?”

阿蒙又将他当初释放都克镇族人的灵魂以及后来的一系列争端,告诉了大愿地藏,这是两位大成就者之间的一种印证、交流与相互劝诫,并没有什么私心可言。

大愿地藏连连点头道:“善哉善哉,你心中已拆此冥府,此世修行无论成与不成,都不会入此冥府。我所欲建与你所见并不相同,非神宫、神域,而是灵台开辟演化之世界。按你的说法,便是我的灵魂展开。

它禁锢不了任何人,只是让逝者见证一生受何所困。临终时入中阴光明境,一生所作所为清晰。他人所受皆反射己心,由此生悔恨心与轮回心。何谓轮回?己所施与世所受,已明晰却仍不得解脱,便是轮回。所谓幽冥者,如是而已!”

大愿地藏答完了这番话,身形便凭空消失了,但心念仿佛仍在原地。透过这道心念,阿蒙窥见了另一个世界,并不是这世上曾存在的时间或空间,也不是阿蒙所见过的神宫或神域。他见到了种种景象,有无数人临终一瞬的闪念,一生所有的经历,从母亲的产道中出生时起都无比清晰的回现。

阿蒙曾在冥府中也见到过类似的景象,但心念继续深入时,却起了很多微妙的变化。一个人不可能孤立的存在,所谓生灵首先要有自我意识,能分清主体与客体,知道自己是和周围的世界在相互依存。当一生的经历清晰,所作所为带给这个世界的影响也全部清晰的反射回来。

这是逝者一生在这个世界上所留下的痕迹,比如给他人带来的爱恨悲欢,此刻都化为了自身的感受。这一念只有弹指一瞬,然后灵魂就会消散不知去往何方。但这一瞬间若不解脱,就像无穷无尽无始无终的永恒。人们生出了不平心、悔恨心与轮回心。

人的一生有太多没有满足的欲望与遗憾,世上也有太多不平之事,人无论善恶都有不平心,随之而来的是悔恨心。一个很自然的念头会涌起——“我已明了这一切,假如重生再来,我将如何如何,又会如何如何……”

此世重生之念,便是地狱无间缘起。又有无穷无尽的反射心与不平心,不平心复与悔恨心交替,所受无间永不停息。大愿地藏消失前对阿蒙解释了一个概念,而阿蒙自己也有所领悟,就像他将杜姆兹扔进冥府前说的那番话,只是道理的角度不同。

在这个世界中,逝者灵魂所要面对的竟然极似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在不平心与悔恨心的交替中若不得解脱,便是轮回。假如有灵魂在这样的世界中得以解脱,那就意味着直接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可他们如果有这样的成就,又怎会落入这个世界中?逝者见证一生受何所困,生出了妙不可言的轮回心,弹指间消散而去。

这是大愿地藏灵魂所衍化的世界,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是刚才他向阿蒙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弹指之间而成。阿蒙心念却无法再深入到这个世界的最尽头,他还不能跟随那些灵魂去看他们究竟去了何处。只听见大愿地藏的声音又传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借今日之机缘,获此成就,多谢!”

一切消失了,大愿地藏就如同从未来过。阿蒙深为震撼,他明白此人就在眼前突破了一种大成就、比超脱永生的神灵更高的成就,他能够体会但还不能去印证,坐在那里默然良久,低头望着幽森山谷喃喃道“我在人间建造伊甸园,若有朝一日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不仅要窥见那向往中的天国,也要演化人们所选择的地狱。伊甸园的道路究竟通往何方,就是人生的考问。”

“你要考问谁?是我自愿将杜姆兹换出冥府,你又何必多此一举!不要以为这是在拯救我,违反了我的意愿,我不会感激!”突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这声音清脆悦耳很是好听,却带着一股明显的斥责之意,珀兰罗丝女神飘然从幽谷中飞到了半空。

她还是老样子,赤着脚穿着浅白色的纱裙,头戴树枝编成的花环,但是花环上的五瓣蔷薇却显得憔悴枯萎,看来在冥府中的日子很不好过。

阿蒙站起身答道:“我并不需要你的感激,只是送杜姆兹去该去的地方。”说话的同时以刚刚领悟的法诀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演化为一道心念,直接印入珀兰罗丝的脑海中,瞬间解释清楚了一切。

珀兰罗丝眼中责怨之色消失了,无奈的叹息道:“原来如此,谢谢你没有杀了他。但是你这样做并不能使我解脱,我有我的责任,还会去冥府将他交换出来的。埃雷彼正在等着我回去呢,但我这次会向杜姆兹提一个要求,让他不要再那样做。”

阿蒙也叹息道:“我是因为你才没有杀了他,我理解你为何要这么做,但是理解并不等于认同。杜姆兹变成今天这样,自然有你的责任。是你让他得到一切都太容易,是你让他变得如此骄傲,在得不到时便生出不平心与怨恨心,可是你能给他的幸运如今已到尽头。

他是你的弟弟,你爱护他,但是众神与世人并没有义务给他什么。你就算再这样把他交换出来也毫无意义!你可曾想过,就让他去承受自己该承受的一切?在冥府中服苦役,正是他所需要的经历,而不是你应该承受的代价。”

珀兰罗丝低头道:“你说的话我很清楚,但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他就永远没有机会解脱。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陷身于冥府中承受无穷无尽的苦难,更何况你已指出了我的错。”

阿蒙看着珀兰罗丝,神色变得很柔和,渐渐露出了笑容道:“我很清楚,你如果将杜姆兹留在冥府中就这么自行离去,恐怕永远也得不到内心的安宁。我能给你一个建议吗?它可能通往解脱之路。你应该知道我从埃居来,这个建议是埃居流传的神话故事。”

珀兰罗丝飘然落在阿蒙对面,抬起眼问道:“在你没有成为神灵时,语气就像一位神灵,而今天的你说话时仿佛是众神之神,你又能给我、杜姆兹、埃雷彼什么建议呢?”

阿蒙不紧不慢的答道:“埃居九联天神中的众神之父叫安·拉,很凑巧,安拉也是父亲给我起的名衔之一,白天与黑夜的意思,象征着一种轮回的交替。传说中安·拉在黑夜中体会人间的苦难,在白日里带给人们光明与希望。

你如果一定要交换杜姆兹,谁也不能阻止你,但是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让他去承受苦难再感受光明与希望。冥府中的苦役并非没有尽头,阳光下的欢乐也并非永恒。如果有一天他或你能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冥府将再也无法束缚。如果不能,你所指引与给予他的一切,在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真正到来时,又有何意义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