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90章 拯救珀兰罗丝

杜姆兹为什么会来找阿蒙的麻烦,他又是如何从冥府中脱身的?事情还要从头说起。他与阿蒙的出身不一样,他的姐姐珀兰罗丝很早就受到智慧之神埃阿的指引,成为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并帮助埃阿在人间建造了神宫。

阿努纳启众神的某些习惯与埃居九联神系不一样,埃居九联天神共同建造了一处范围非常广大的九联神宫,让众神使居住修炼,而阿努纳启的天神都倾向于建造各自的神宫。珀兰罗丝并不擅与人争斗,脾气安宁而温柔,据说她能让微风和山泉发出如歌曲般动听的声音,埃阿的神宫是最美的。

珀兰罗丝也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被称为珀兰罗丝女神,据说是众神使中最接近于神灵的人。在她的请求下,埃阿同意指引杜姆兹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但这只是一种允许,本源力量的秘密是由珀兰罗丝而非埃阿传授给杜姆兹的。

杜姆兹是阿努纳启神系中着名的美少年,几乎没受过什么磨难便获悉了成为神灵的秘密,能在人间最美的神宫中修炼,还得到了最悉心的指点。他英俊而骄傲,修炼的力量也很强大,手中的竹杖曾是阿玛特的遗物。在众神之战中阿玛特陨落,这支竹杖成为了埃阿的战利品,埃阿又把它赐给了珀兰罗丝,珀兰罗丝则给了杜姆兹。

竹杖上的蛇雕包含了一段阿玛特的灵魂印迹,竟然是一条蛇的经历。这段印迹也是一种奇异神术的修炼秘诀,祭炼这根竹杖与心神一体,可以掌握这种神奇的技艺,不仅能化身为一条蛇,还拥有种种强大的手段。

这是阿玛特所掌握秘诀的一小部分,当年她能指引洪巴巴这样的怪兽,灵魂印迹中有这种秘诀并不意外。埃阿身为智慧之神早已超脱永生,对这种秘诀不感兴趣,珀兰罗丝也不想修炼这门神术。杜姆兹却用百年时间去祭炼竹杖,不仅将之与心神祭炼一体学会了这门神奇的秘诀,还拥有了一件强大的武器。

尽管杜姆兹很厉害,但手段还是没有穆芸女神狠,当初穆芸女神暴怒之下,派出三名神使拿着缠情藤网设伏,一举生擒杜姆兹,将他送到了埃雷彼女王的冥府。珀兰罗丝去找阿蒙,此事就是因为阿蒙进入冥府所引起。

珀兰罗丝认为阿蒙身陷冥府应该自负其责,不能让杜姆兹去替他受苦,结果她找到阿蒙时却被穆芸女神阻止。阿蒙告诉了珀兰罗丝,自己并不是被杜姆兹换出来的,而是自行从冥府中脱困。珀兰罗丝想救杜姆兹的话,就应该自己去找埃雷彼。

珀兰罗丝去了冥府,冥府女王埃雷彼是出了名的不好惹,就连穆芸都忌惮她三分,如无必要绝不会去打交道。珀兰罗丝哀求了半天,埃雷彼女王终于点头同意释放杜姆兹,但同时提出了条件,除非珀兰罗丝能用另一位神灵来代替杜姆兹在冥府中服役。

埃雷彼所谓的神灵,并不是真正超脱永生的天神,而是渡过生生不息考验的神使。珀兰罗丝无奈之下,只得用她自己代替了杜姆兹留在冥府中。杜姆兹离开冥府之后一直想去找阿蒙,他也认为此事因阿蒙而起,真正该负责的人应该是阿蒙,他要抓住阿蒙将珀兰罗丝换出来。

想抓阿蒙可不容易,阿蒙那时已经是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后来又成为帝国大将军,一直待在埃居九联神域中。前不久阿蒙离开埃居进入都克平原,撒冷城中修建了穆芸神殿,却同时供奉了穆芸女神与阿蒙神,并举行了感召神灵降临仪式。

杜姆兹在埃阿神宫听说了这个消息,告诉他消息的是来到神宫中养伤的明月夜。阿努纳启众神的各处神宫中,环境最适合休养伤势的就是埃阿神宫。杜姆兹确定了三件事,一是阿蒙已经离开埃居来到阿努纳启神域中,二是阿蒙也拥有了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三是阿蒙获得了穆芸女神的欢心。

一想到珀兰罗丝还在冥府中受苦,阿蒙却过的这么逍遥滋润,杜姆兹怎能不怒火中烧?他拿起竹杖立刻就想去找阿蒙,却被明月夜劝阻。明月夜告诉杜姆兹,自己与阿蒙动过手,不仅没占到便宜还带伤逃跑,杜姆兹一个人恐怕不是阿蒙的对手。

而且阿蒙的行踪很隐秘,身边总有一批很强大的帮手,想抓住他并不容易,只有找机会等他落单时下手。这次伏击是明月夜策划的,这位杀手之王认为阿蒙肯定会出入穆芸神宫,身边不方便带太多的手下,就在穆芸神宫附近悄然等待,肯定能找着最好的机会。

杜姆兹倒是听了明月夜的建议,但他却不信阿蒙有那么厉害,一个刚刚渡过生生不息考验的人,怎能与他相比?杜姆兹很骄傲,除了穆芸女神之外他也没吃过别人的亏,还是决定自己拿下阿蒙直接送到冥府去。

明月夜劝说无效,只得对杜姆兹说道:“你要是想一个人去,我也不拦着,假如你万一不是对手,我们还是做第二手准备。我在亚述高原的边缘设一个陷阱,以你的速度一定能逃掉的,就把他引到那里去。等他撞入陷阱,我们在外面趁机动手,他一定是跑不掉的。我现在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么做是最佳的选择。”

明月夜是阿努纳启神系中最擅长伏击与刺杀的,按照他的建议,杜姆兹果然截住了阿蒙,结果却招架不住拼了命的阿蒙,这才想起明月夜做的第二手准备,于是赶紧逃走。他刻意放慢速度将阿蒙引向陷阱,却没料到阿蒙在关键的时刻看出了不对劲,定住身形逼出了潜藏的明月夜。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关于珀兰罗丝女神的处境,是穆芸的三位手下告诉阿蒙的,其它都是明月夜说出来的。阿蒙在前方山脉的绝壁间果然发现了一个陷阱,布置的非常巧妙,假如他真的一不小心追着杜姆兹落到了山坡上,绝对没有好下场。

陷阱的核心是个很隐蔽的小型法阵,如果不去触动几乎没有任何异常,它需要很强大的法力瞬间引爆,仅仅只是炸开几块石头而已,却利用了山体的构造。陷阱上方是向外伸出的千丈悬崖,布满裂隙千疮百孔,岩层风化的非常严重。山腰上突然炸出一个空洞,这一面山壁就会塌陷下来。

为了防止阿蒙逃走,这个法阵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将崩塌的山壁所有的力量瞬间连为一体,将阿蒙立足的空间牢牢的禁锢。当陷阱引爆的时候,明月夜与杜姆兹合力出手阻挡,阿蒙再大的本事也很难脱身了,就算是一位超脱永生的神灵一时不防,恐怕也下场堪忧。

阿蒙根据明月夜的交待,小心翼翼的查探清楚这个陷阱的构造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也是后怕不已。

明月夜肯老老实实将这些全部交待出来,是因为阿蒙答应了不杀他而且会放他走。舒布拉告诉阿蒙,阿努纳启神系中的神使有可能会互相争斗,但未经主神的允许,不能杀死同一神系的神使,这也是当年的众神之战后众神之间的约定之一。

舒布拉等三人可以帮助阿蒙拿下杜姆兹和明月夜,却不好杀了他们,但阿蒙并非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既然杜姆兹与明月夜已经对他下了杀手,他杀了这两位神使也是理所应当。明月夜已经被揍得半死,阿蒙问他为何刺杀自己,明月夜则回答是恩里尔所指派。

明月夜本人与阿蒙并无恩怨,此刻命也落到了阿蒙的手里,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恩里尔为何要派他刺杀阿蒙。恩里尔是指引他的神灵,明月夜已经接受了这个任务,不得不这么做。

阿蒙则问道:“我如果放了你,你养好伤势之后还会来刺杀我,否则无法从使命中解脱,对吗?”

明月夜低头不语,阿蒙却从他的内心中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情绪,那是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以明月夜的成就,阿蒙那种特殊的能力通常不起作用,但此刻却能体会的这么清晰,说明明月夜已经绝望了,意识到自己今日必死。

明月夜这种人可能并不怕死,但无法回避面临生死时那种大恐怖。人的恐怖有很多种,比如在山中遇到猛兽、担忧亲近的人受伤害、在黑暗的房间里与尸体共处等等情形,恐怖的含义是不一样的,并不一定是单纯的害怕。

在战场上杀气沸腾之时,全然无惧的冲向敌人的刀枪,战士们阵亡时甚至根本来不及想,这样的勇士有很多。但是让他们冷静的面对死亡的逼近,清醒的感受着生命将消失的滋味,其中大部分人都会受不了。而对于明月夜这样的“神灵”来说,情况更为特殊。

他们已经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仿佛拥有生生不息的生命,还拥有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的希望,对生命价值的判断自然不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拼命,甚至连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事情都不会做,因为不值得。

明明拥有仿佛无穷无尽的生命,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也像凡人一样死亡,这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不到境界是很难理解的。阿蒙感受到了明月夜的情绪,却慢条斯理的讲了一个故事,伊西丝神殿的大武士加百列奉命来追杀他的故事。

讲完之后他对明月夜说:“我可以不杀你并放你走,还能给你一个从使命中解脱的机会。但你要答应一个条件,你觉得自己完全恢复巅峰状态,可以来找我公开决斗。不要再搞什么伏击或刺杀,等到你有把握的那一天再来,而在此期间,不许伤害我的门徒与撒冷城的民众。”

阿蒙让明月夜自己选,要么现在就死,要么就立下誓言答应这个条件,将之融入灵魂印迹中。明月夜站起身来向阿蒙行礼道:“我现在明白了,你为何会搂着穆芸女神站在神殿中?而杜姆兹却如此愤怒。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个选择的机会,我立誓答应你的条件,等到将来准备好的时候,会正式向你提出决斗的请求。”

明月夜向阿蒙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然后被放走了。舒布拉又问道:“杜姆兹还在这里,您想怎么处置呢?”

阿蒙反问道:“女神派你们来的时候,有什么吩咐吗?”

舒布拉答道:“女神只是吩咐若发现杜姆兹企图对您不利,就用缠情藤网把他拿下并交给你,没有说怎么处置。他刚才分明想杀你,就算你杀了他也是可以的,女神的意思应该是让你自己看着办。”

阿蒙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个人交给我处理吧,多谢三位!”

舒布拉悄然将缠情藤网的使用秘诀告诉了阿蒙,与夏拉与塔库一起消失了,他们可能已经回去向穆芸女神复命,也可能还在不远的地方暗中保护阿蒙。刚才爆发了一场激战的大坑边,只剩下坐着的阿蒙与五花大绑的杜姆兹。

阿蒙一直看着杜姆兹不说话,目光中几乎没什么表情。这眼神让杜姆兹心里直发毛,终于撑不住涨红了脸喝问道:“你究竟想对我怎样?告诉你,我是不会向你求饶的!”

阿蒙淡淡一笑:“我没有让你求饶,杜姆兹,你今天是想生擒我,但在格斗凶险之时又使出了杀招。既然想杀我,就要想到被我所杀的可能,你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我只是想问一句,你死在我的手上,值不值得?”

这一句话击中了杜姆兹的软肋,他恨阿蒙一方面是因为珀兰罗丝身陷冥府,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穆芸女神。阿蒙的成就便象征着他的失败,阿蒙站在神坛上搂着穆芸女神便是对杜姆兹无声的嘲笑。高傲的杜姆兹打心眼里看不起阿蒙,但事实上无论他怎么想,阿蒙反而是这个世上最有资格嘲笑他的人。

就算杜姆兹不怕死,但是死在阿蒙的手上是最不值得的选择,可惜看上去好像已经没得选择了。杜姆兹瞪着眼睛喘息道:“你可以杀了我,反正今天我已经落到了你手里,但你也要清楚那么做的后果!”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后果?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杀了你,会引来神灵的报复?我以前没有招惹过你,也根本不认识明月夜,你们今天不是一样要对付我吗?无论是杀了我还是把我送到冥府,世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结果吗?你搞错了一件事,应该报复的人是我!”

这话说的很对啊,难道阿蒙还会因为害怕得罪神灵而放过刺杀他的神使吗?不得罪已经如此,就算得罪了又能怎样?杜姆兹一时哑口无言,阿蒙也感应到他内心中渐渐升起了强烈的恐怖。

阿蒙又说道:“我若是你,死在我的手上确实不值,就算要死,也要死在埃雷彼女王的手上,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杜姆兹抬起眼帘,恶狠狠的盯着阿蒙道:“你是想让我冲入冥府与埃雷彼女王战斗,将珀兰罗丝救出来?这是妄想,在冥府中不可能是埃雷彼的对手,明摆着送死。”

阿蒙冷笑道:“那么死也比这么死强,至少你尽了自己的力量,不论选择的方式是否错误。我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惧意,你骄傲、你看不起那些低贱的生命,但你本可以无穷无尽的生命行将结束的时候,灵魂也在战栗!

既然你很清楚强攻冥府只是送死,仍然救不出珀兰罗丝,我就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死在这里、死在我手中!二是回冥府去,将珀兰罗丝女神交换出来。她是无辜的,不应该替你承受苦难。”

杜姆兹嘶声喝道:“你竟然给了我这种建议,在冥府中与死有什么区别?”

阿蒙:“当然有区别,因为你可以救出珀兰罗丝,如果我是你,一定会这么做的!好好想想吧,反正你不去就会死,何苦不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呢?请你做出选择。”

杜姆兹闭上了眼睛,缠绕着身体的黄绿色绳索在不住的震颤,他似在想着什么又似在企图挣脱。阿蒙凌空一弹指,绳索上出现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又牢牢的束缚住杜姆兹。杜姆兹睁开眼睛喝道:“我选择去冥府,交换出珀兰罗丝!但我了解她,这么做没有用的,她仍然会向埃雷彼女王提出要求将我交换出来,最终的结果没有区别!”

阿蒙点了点头:“这些我也想到了,会亲自把你送到冥府去,并在冥府之外等着珀兰罗丝出来,和她好好谈谈。”

杜姆兹怒喝道:“你要告诉她,是你将她救出了冥府吗?阿蒙,你就是这么讨女人欢心的吗?勾引穆芸还不够,竟然又要向珀兰罗丝献殷勤!”

阿蒙让他气的差点笑了,连连摇头道:“这不是讨女人的欢心,我只是在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事,去实现生命本来的意义。我知道珀兰罗丝还会将你交换出来,所以才会找她谈谈,你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那我们就出发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