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9章 华丽的转身

破灭之眼展开的并不是一种攻击神术,卷轴消失化为透明的气浪迅速的在空中蔓延,离阿蒙刚才立足之处大约三十步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形,此人手持一根灰白色的尖刺,曲着身体就像一张蓄势拉满的弓,随时就能将自己激射出去发起攻击。阿蒙吃了一惊,他认识这个人,正是在黑火沼泽中企图刺杀他的明月夜。

明月夜是阿蒙所遇见过最擅长潜行的对手,刚才阿蒙一直紧紧锁定飞遁的杜姆兹,注意力全被吸引到前方,没想到明月夜竟然在半空中已经潜伏到这么近的位置。再好的潜行技动手时也会暴露身形,但是离的越近、发起的攻击越突然,威胁也就越大。像明月夜这种高手在这么近的距离全力突袭,就算是阿蒙也很难防住,幸亏他的反应机警没有犯任何错误。

明月夜显然和杜姆兹是一伙的,杜姆兹未能制服阿蒙便把他引来这个地方,阿蒙飞过的时候,明月夜正可以发出致命一击。他早已准备好正要出手,阿蒙却突然停下身形紧接着就在原地消失,一支破灭之眼被展开,竟然让他在半空中显露身形。明月夜比阿蒙还要惊讶,第一反应是事情败露了,阿蒙早有准备要对付他!

阿蒙可没有给他时间去仔细琢磨,一看见明月夜现身,立刻低喝一声从百步外激飞而来,人未至,全身骨节就已发出一连串脆响,一股狂暴的气息弥漫而开。明月夜出现在这里让阿蒙非常意外,因为他了解这位刺客强悍的变身技能。

今天不是月圆之夜而是月晦之时,现在是白天阳光正浓烈,正是明月夜变身技能所发挥的力量最不利的时候。而且根据约翰的判断,明月夜至少要休养半年才能完全恢复巅峰状态,像他这种刺客刺杀绝顶高手并不是没有限制的,否则未免太恐怖了。

但就算明月夜不使用狂暴力量的变身技能,也是一位冷静而可怕的刺杀者,暗杀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阿蒙根本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地遭遇明月夜,从这一点来看,这位刺客做的很成功,但不幸的是他很偶然的暴露了。

明月夜会在此时此地动手,一方面就是为了出人意料让阿蒙毫无防备,另一方面还没有恢复巅峰状态就敢再次来找麻烦,肯定是因为有杜姆兹联手。同时对付这么两位高手很棘手也很危险,所以阿蒙的第一反应是要赶在杜姆兹回来夹击之前解决掉明月夜,立刻进入了短时间内能使反应速度与力量最强悍的狂暴状态。

使用狂暴的力量并非没有代价,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增强某种力量的同时也限制了其它的力量,阿蒙不能再使用飞行神术,将会从天空掉下去。但他进入狂暴状态前已经向上飞冲,依靠极快的速度惯性射到明月夜身前,挥起封印之眼狠狠的劈了过去。

锋利的剑带着耀眼的金光,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削成两半,强大的威压与爆发的能量已经将明月夜在半空中锁定,刺杀者变成了遇袭者。明月夜慌乱中挥起尖刺格挡,尖刺带着长嗥形成一道冲击波将身体包围。剑芒斩在尖刺上凭空消失,又在他的身后不远射出,就像被一片空间莫名屏蔽然后再出现。

明月夜的法力不弱,也擅长在格斗中使用神术技巧,勉强挡住了阿蒙威力无比的一剑。身形震颤着向下方飘飞,被阿蒙一剑从天空砍落。阿蒙可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跟着他从天空坠落又是一剑斩下。明月夜在下坠中只能举刺格挡,剑芒与尖刺相击又是同样的一幕,刚刚稳住的身形再度加速坠落。

阿蒙在空中挥剑临空下击,带着一股近乎疯狂的力量,每一剑劈的都是又狠又准。那明月夜真是个狠角色,被追着从天空坠落时连连格挡化解。两人就像两块不断碰撞的流星向着山脚下飞落。明月夜落地时发出轰然一声巨响,震的丛林中一大片树木残枝横飞,竟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未等他从坑里跳出来,阿蒙已经落地站在巨坑边缘,挥起剑芒仍是当头便斩。就算明月夜的身法再快,此刻已经来不及从坑中脱身了,只要招架中稍有破绽恐怕就会被阿蒙一剑斩成两截。他挥舞着尖刺动作并不大,来回格挡带着长嚎声与冲击波,将周身上下护的严严实实,一面高喝道:“杜姆兹,你还在磨蹭什么!”

此时一道碧光又从杜姆兹刚才飞落的山腰间射出,直冲两人激斗处赶来,杜姆兹的声音喝道:“你不是自夸潜行术天下无双吗?怎么会暴露了?我还没把这臭小子引入陷阱呢!”

明月夜怒吼道:“一定是你出了什么问题,让他看出了破绽!”

明月夜已经陷入苦斗之中,嘴角甚至都渗出了血丝,显然被阿蒙那一顿狂砍震伤了,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力量,就再次于很不利的处境下与阿蒙动手,已经吃了不小的亏。但此刻他与杜姆兹之间的谈话,语气却没有把阿蒙放在眼里,也许在这两人看来,形成联手夹击之后一定能稳操胜券。

阿蒙没说话,就在杜姆兹将要赶到之时,突然回手一剑斩向了自己,剑芒贴着后背斩落,他瞬着剑势一转身。这个转身太奇异、太华丽了,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力,他转过身来但仍然面朝原地,因为此时出现的是两面四臂的阿蒙,这一转身化出了另外两只手臂与一副面孔。

手持封印之眼的“阿蒙”仍然站在大坑边接连斩出剑光,让明月夜不得脱身,那狂暴的力量将地底深处坚硬的岩层斩的尘屑四起。飞射的碎石也成了攻击利器,击打在明月夜护身的冲击波上发出不断的嗡鸣声,大坑底部已经成了粉末状。

转过身的“阿蒙”手持吉尔伽美什的神弓,拉开弓弦向着飞来的碧光射出一箭。这次射的并不是有形之箭,而是一股纯粹的能量,弓弦一响便瞬发而至,杜姆兹的速度再快也避不开。就听“砰”的一声,不远处碧光炸裂现出了杜姆兹的身形,他手持竹杖惊喝道:“你怎能会这样的手段!”

面朝明月夜的“阿蒙”正处于狂暴的状态中,发丝飞扬目射精光,而转过身面对杜姆兹的“阿蒙”却神情如常,话音中甚至听不出一丝烟火气,淡淡答道:“这是我所印证的境界,同样的九级成就也有高下之分,你面对的我,可以叫作阿罗诃。”

阿蒙使出这种手段出乎杜姆兹的预料之外,这可不是使用信息神术化出的幻影,也不是使用变形神术变化的一个相貌。两个“阿蒙”都有其印证的境界,拥有完整的“人格身份”,甚至修炼的法力与擅长的手段都不太一样。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它就像一个人以不同的身份在与世上不同的人打交道。

这是拥有生生不息的九级成就后所修炼印证的境界,是法力更强大、见知更玄妙后的突破。没有人教过阿蒙,阿蒙是在西奈山上向摩西显露面目之后自行领悟的,就像冥冥中睁开了另一双眼睛。

本源的力量修炼是否必须经历这个过程?阿蒙并不清楚,如此手段虽然神奇但是也有代价,必须将各个完整的“身份”都修炼到九级成就的巅峰,并融合无碍,才能自主的迈出最后一步达到超脱永生的境界。

阿蒙此刻展示的变化也与他曾经修炼的一体两面力量有关,在领悟本源的力量之后,阿蒙已经明白真正的道路无所谓一体两面,但他本人的修炼毕竟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有着他人不曾拥有的感悟。此刻的阿蒙就像一位九级大武士与明月夜挥剑相斗,又像一名九级大神术师手持神弓与杜姆兹对峙,两种身份之间还能彼此借取力量。

杜姆兹气急败坏的喝道:“是穆芸教你的吗!她难道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阿蒙冷笑道:“你为什么总要这么想?此境界你没有领悟,学是学不会的,它又不是读书写字。等到你真正能领悟的那一天,不需要谁教你。可怜的杜姆兹神,这几百年你是白活了!”

杜姆兹脸色铁青:“你竟敢嘲笑我!”

阿蒙一撇嘴:“你是自取其辱,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从来没想过要打什么交道,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这两人说话间出手可一点都不含糊,阿蒙手中的弓弦连拨,一道道无形的能量凝聚而成的飞箭,出现在杜姆兹的各个方位激射而来。杜姆兹挥动竹杖,天地之间仿佛都充斥着滋滋之声,听上去令人骨头都发麻,将那无形的能量箭一一击散。

他手中的竹杖还分出碧光,就像一条条飞舞的电蛇向着阿蒙袭来。阿蒙手中的弓弦连颤快的已经看不清弦影,身前有一朵朵能量爆发的光芒闪现,不断击散飞袭的电蛇,已经渐渐处于守势,主动攻向杜姆兹的箭越来越少。分身变化同时对付两个人,阿蒙还是差点火候,看样子不可能取胜,时间一久必败无疑。

而明月夜见杜姆兹已经与阿蒙交手,振奋精神怒吼一声,身形凭空暴涨又变身为半人半狼的凶悍模样。在阿蒙的挥剑攻击下,大坑中已经成为乱石、烟尘、剑芒击散的恐怖世界,他带伤快坚持不住了,很不利的环境中也发狠进入了狂暴状态,虽然事后可能会伤得更重,但此刻先求把阿蒙解决掉再说。

听见阿蒙身后传来的吼叫以及一连串炸雷般的格击声,杜姆兹便知道明月夜发狠了,神色恢复了平静,带着冷笑的语气道:“阿蒙,你果然有两下子,竟然连我都敢追,可你一个人绝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赶紧束手就擒吧,落在我手里还能活命,若是让明月夜处置,他一定会杀了你!”

阿蒙突然笑了,不紧不慢的对杜姆兹说道:“你刚才逃得挺快,但你忘了我也是会逃的?我很佩服你的速度,假如我逃跑的话,你一定能追得上,但是你一个人敢追吗?我之所以还没有逃走,只是想把话问清楚,你说珀兰罗丝在冥府中受苦,又是怎么回事?”

阿蒙这番话把杜姆兹给噎住了,一时忘了回答。是的,阿蒙也可以逃跑啊,打不过转身飞走便是!明月夜已经受伤,狂暴状态下不能飞行,一旦结束狂暴状态,他会变得很虚弱伤势也会变得更重,是不可能追上阿蒙的。杜姆兹的速度倒是很快,但是他一个人还敢去追阿蒙吗?

阿蒙打不过他们是可以逃跑的,之所以到现在还没逃,只是想把话问清楚。杜姆兹一愣神间正准备说什么,场面又起了意外的变化。半空中本有无数道激散的风与扭曲的光影,此刻突然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凝聚成了长条状为常春藤的实形,密密麻麻向着杜姆兹缠绕过来。

有人赶到了,突然出手偷袭杜姆兹。杜姆兹怪叫一声顾不上进攻阿蒙,竹杖上炸裂无数道碧光绞碎了空中缠来的常春藤,一跺脚正准备飞走,一侧虚空中突然又伸出一根长柄巨锤,带着丝丝电光狠狠的砸了下来。

杜姆兹手中的竹杖幻化成一根巨大的长棍,迎面架住巨锤发出震耳的轰鸣声,长棍虚影被打碎,他借力向另一个方向倒飞而去,同时挥出一片碧刃斩开了拦路的常春藤,这小子逃跑的时候反应可真快!

可是早有人防着他这一手,当他冲出常春藤的缠绕时,迎面突然展开一张碧绿色的大网。这网也是藤蔓编织而成,上面还带着新鲜的叶片,叶片的边缘锋利就像一支支短刀。杜姆兹撞在网上暗叫一声不好,一滚身想化为金蛇再遁走已经迟了。这张网似有灵性,随即收缩将他裹在其中,重重的摔落地上。

山林里走出来三个人,中间正是穆芸女神的精灵侍女舒布拉。左边是一位披着皮甲赤着胳膊的精壮男子,手持一根长柄巨锤,他是穆芸女神指引的神使,名叫塔库,右边是一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袍,名字叫夏拉,他与塔库一样也是穆芸女神指引的神使。

穆芸女神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已经很多年了,拥有自己的穆芸神宫,在天枢大陆的各个地方有多处神殿,也有好几片独立的小神域。这么多年她不可能没有指引过其他人,夏拉与塔库是她手下最得力的神使,前两天阿蒙还在穆芸神宫中与这两人见过一面。

塔库曾是一位大武士,而如今已拥有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而夏拉曾是巴伦王国的一名大神术师,幸运的受穆芸女神指引加入阿努纳启神系,如今也拥有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

阿蒙一看见这三个人就意识到一件事,杜姆兹在穆芸神宫外盯上了自己,穆芸女神恐怕有所察觉,派了这三名神使过来接应,结果恰在此时赶到,擒下了最难抓住的杜姆兹。

阿蒙收起神弓问道:“你们怎会出现在这里?”

夏拉提起地上缩成一团的藤网一抖,杜姆兹的身形又露了出来,身上却被黄绿色的绳索缠绕呈五花大绑状。这些绳索想必就是那藤网所化,能够锁住杜姆兹的变化与力量,杜姆兹的脸色难看无比。

舒布拉答道:“女神发现杜姆兹曾出现在玫瑰园附近,怕出什么意外,叫我们三人赶过来看看你的情况,没想到他伙同明月夜设下陷阱企图对付你。但你的手段高超本不必我们帮忙,只是这个杜姆兹十分溜滑,我们借机将他拿下,他既然想杀您,就交给您本人处置吧。”

塔库提着巨锤说道:“杜姆兹善于变化,尤其是飞遁的速度极快,一旦让他逃了就很难追上。上次女神要拿下他送往冥府,也是派我们三个人在他必经之路上设伏出手,并给了我们这张缠情藤网,要不然还真抓不住。今天这次可要轻松多了,一出手就捆个结结实实。”

他们在这边说话,巨坑那边阿蒙与明月夜仍然激斗呢,他点了点头道:“辛苦三位了,稍等一会儿,我先把那个狼人制服再说。”

塔库一晃巨锤:“需要我们帮忙吗?”

阿蒙摇头道:“不必了,我清楚他的力量,想留活口问点事情。”说完话一转身,两面四臂合二为一,收起封印之眼怒吼一声跳下了大坑,狠狠的扑向明月夜,拳头上又发出了耀眼的金光。此时的明月夜已是强弩之末,奋力舞动尖刺直击阿蒙的胸膛。阿蒙挥手抓住了尖刺用力一抡,竟把他的身体凌空抡了起来摔向坑边。

明月夜飞出去将大坑的边缘砸塌了一大片,阿蒙发出“嗷”的一声吼,扑上去在烟尘中将他按住挥拳一顿扭打。等烟尘散尽之后,舒布拉等人望向坑中,只见明月夜已经恢复成正常人的模样,衣衫破碎蓬头散发,被阿蒙揍得是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已经动弹不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