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8章 蛇引

阿蒙很坦然的摇头道:“我不认识你,只是在神殿的壁画中见过你手中的蛇杖,那壁画上画的杜姆兹神与你本人一点都不像,丑的很,但蛇杖是一样的。”

杜姆兹缓缓逼近,以蛇杖指着阿蒙道:“你既然认识我,还敢这样说话,知道我是谁吗?”

阿蒙继续摇头道:“以前不清楚,以为你是一位神灵,后来我才知道,你是掌握了九级成就的半神、阿努纳启神系中的一位神使,但还是不清楚你是干啥的,只知道你曾经是穆芸女神的丈夫。我们并没有打过交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杜姆兹喝道:“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提穆芸!我们是没有打过交道,但并不意味着你我之间没有仇恨,你如果要怪的话就怪她吧,这全是穆芸惹的祸!”

阿蒙一直在摇头:“我没有什么事情好怪穆芸的,我刚刚从穆芸神宫出来,也没听说她惹了什么祸。”

杜姆兹眼中怨恨之色更浓,怒目道:“你从穆芸神宫出来?可知我从哪里出来吗?”

阿蒙终于点头了:“我知道啊,你从埃雷彼女王的冥府里出来,恭喜你成功脱困。上次你的姐姐珀兰罗丝还来找过我,就是想救你出来,看来真把你救出来了!”

阿蒙一提珀兰罗丝这个名字,杜姆兹就像受了什么刺激,勃然怒喝道:“是你害她在冥府中受苦!”挥起手中的竹杖,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光影和粉尘状的雾气,迅速凝聚成一条百尺长的巨蛇,张开大口向着阿蒙扑了过来。

那巨蛇未扑到近前,空中就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其中还夹杂着奇异的暗香,这气息有毒,而且能让人的意识恍惚。阿蒙早就在戒备了,一股无形的空间力量隔绝了毒息的侵袭。

他凭空挥手祭出了封印之眼,向前狠狠一挥,半空中幻化出一柄巨大的十字长剑正斩在蛇身上。周围的空间好似向着一个点收缩塌陷,一股力量将一切东西都向中间推卷,十字长剑与巨蛇的光影同时绞碎湮灭,仿佛消失在塌陷的空间中。

杜姆兹也被空间收缩的力量向前推,发丝飞起长衫舞动。他一握竹杖在空中定住了身体,显得既潇洒又威武,然而紧接着就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又一抖竹杖,杖上的蛇雕突然变活了,又化成一条激射的飞蛇在空中迅速膨胀身体,缠绕着张嘴咬去。这次不是法力幻化的虚蛇,就是一条实实在在的灵蛇!

阿蒙并没有与他一样摆开架子,取出法杖潇洒的隔空相斗华丽的手段。空间塌陷的一瞬间,阿蒙的身形也被向前推,他顺势疾飞而去,穿过刚刚碎灭的长剑与巨蛇光影,在一片混沌的气息中突然射出,挥拳打向杜姆兹的面门。

身为阿努纳启神系多年神使的杜姆兹,根本就没见过这种打法,阿蒙哪像一位高高在上带着无尚荣光的神灵,这简直就是人间的街头斗殴嘛!还好他反应快,将自己祭炼多年与心神联系一体的法杖灵蛇击了出去。

阿蒙要是被这条蛇咬住了,就算灵魂再强大肉身也会有一瞬间的麻痹,将直接从云端上掉下去。假如被蛇缠住了,那么灵魂的力量也会被禁锢,将被杜姆兹生擒。如果换成一般的神灵,谁也不会愿意纠缠这种打法,肯定会飞退而去再摆好架式从容施展各种手段。

可是阿蒙根本就没躲闪,灵蛇刚飞出他就到了,一翻腕拳头张开变成一只带着金光的手掌顺势一抓,掌缘几乎是擦着蛇口中的獠牙只差毫发没被咬中,一把握住了蛇头,硬生生将那灵蛇张开的上下颌握在一起,同时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蛇身。

这条灵蛇与杜姆兹心神感应一体,它一把被抓住,杜姆兹的脸色都青了,惊骇的运转法力。灵蛇的反应极快,头颅和颈部被抓住的同时,尾巴一甩顺势就缠住阿蒙的身体正准备绞紧。杜姆兹一开始还想将阿蒙生擒活捉,不料场面瞬间就变得这么凶险,立刻要把阿蒙当场绞杀。

阿蒙比灵蛇更快,双手紧握也是用力一绞,就听一连串的脆响,那缠绕他的灵蛇化为碧绿的光芒节节爆炸。阿蒙的外衣瞬间化为飞灰,贴身蛇鳞甲一片焦糊破损多处。这灵蛇是蛇杖所化,被阿蒙绞杀之后又恢复成蛇雕的样子出现在杜姆兹的竹杖上,但杜姆兹祭炼多年的灵力大损,他一阵气血翻滚好悬控制不住身体。

但是阿蒙受到的冲击比杜姆兹要大的多,杜姆兹受损的是与灵蛇联系的心神,而这条灵蛇是缠在阿蒙身上爆裂的。无论是元素召唤还是空间移转的力量都被打碎为一片混沌,阿蒙再也控制不了身体继续飞行,会重重的坠落地面。

杜姆兹当然清楚这一点,瞬间失去血色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蔑笑,一挥法杖又准备施展手段去擒拿将要坠落的阿蒙。然而法杖还没提起来,他便惊喝一声,双手握杖全力向前一推。原来是阿蒙在遭受巨大冲击、无法控制神术飞行的情况下,居然飞起一脚踹向了他的胸口。

刚才一系列变化虽然复杂,但都发生在眨眼之间,阿蒙是在空中飞扑,一把抓住灵蛇绞碎,那巨大的冲击力使他瞬间失去了对神术的控制,但是身体仍然以惯性往前飞。双手上的金光都被震碎,两只手臂也瞬间发麻酸软,可他顺势一扭腰,在即将坠落之前抬脚就踹。

杜姆兹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啊,神灵哪有这样斗法的!面前这人是神坛上的阿蒙神还是市井中的野汉子?他在心神受冲击的瞬间也运转不了什么强大的神术,只有凭借强悍的身体力量握住法杖去格挡。

“砰”的一声闷响,阿蒙一脚正踏在竹杖中间。这一脚的力量连城门都能踢碎,可这根竹杖却坚韧的惊人,发出剧烈的震颤仍完好无损。阿蒙借力翻了个跟头,被反弹之力抛向了天上。杜姆兹的身形向下方震颤着飞出,恍惚了好几下,快时就像一条虚影,然后在空中定格片刻,接着又像一条虚影飞落,如此闪烁几次,已经站在下方的山坡上。

杜姆兹是被阿蒙踢下来的,还好是凌空被踢中,空中并无依托,并不是完全硬生生的依靠身体来抗。杜姆兹落地之后站定身形,发丝飘飞衣衫未乱,看上去比阿蒙从容多了,朝天一挥竹杖又在凝聚法力。他要站在地上攻击坠落的阿蒙,如果阿蒙能在这一瞬间恢复飞行能力,聪明的话应该赶紧闪远。

但阿蒙根本没有浪费法力控制身形,他翻个跟头被弹到高空之后,就像一块石头般摔了下来。半空又有无数碧绿的烟尘与雾气弥漫,马上就要凝结成蛇影将他缠绕,然而杜姆兹冷笑的脸色又突然变了,因为他看清了阿蒙的动作。

阿蒙在空中转身,呈一道抛物线坠落下来,已经取出了一张弓,到达地面时恰好将弓拉满。四面传来如万千头野牛咆哮的声音,一股冲击灵魂的力量牢牢将杜姆兹锁定,阿蒙没有理会自己坠落何处,就是蓄满法力指着杜姆兹目不转睛,他手中拉开的是吉尔伽美什的神弓!

弓拉开的时候,阿蒙刚好落地,脚下烟尘四起,硬生生将一块巨大的山岩踩塌了半边,单腿跪在了碎石中。半空中无数条幻化的碧光之蛇已经成形,杜姆兹只要一挥法杖就可以向阿蒙展开攻击,但同时也意味着要硬抗阿蒙这一箭。

他有一闪念的犹豫,但阿蒙可没犹豫,弓弦一松,化成了几十道虚影在弓脊中荡漾而开,发出了如波浪卷起的声音。他射出的箭却不是在弓弦上,半空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啸,一柄十字长剑直射杜姆兹。

阿蒙射出的是封印之眼,这柄剑刚才被他扔出去化成百尺长剑斩灭了巨蛇,空间塌陷收缩,巨剑光影也被绞碎消失,然后重新变成普通的长剑模样从天坠落,而此时杜姆兹与阿蒙已经落地。阿蒙在坠落时开弓,其力量牵引的却是空中的封印之眼,落地之后恰好射出。

杜姆兹已经顾不上攻击阿蒙了,法杖一悬,那半空中凝聚的蛇影瞬间爆散成一道道碧光缠绕向封印之眼。带着尖锐咆哮声的封印之眼刺穿一片片光幕来势被延缓,杜姆兹趁此机会倒地一滚,身形化为一条发着绿光的金蛇遁去。

金蛇贴着树梢蹿起,又在空中化为一道碧光飞走,他居然逃了!

杜姆兹身为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早已拥有九级成就,法力不可谓不强大,手段不可谓不高超,手中的蛇杖也是神奇无比。可是他今天犯了一个很要命的错误,就是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对手阿蒙。他在冥府中待的太久了,不完全了解外面发生的变化,就算知道一些,恐怕也不屑于去研究阿蒙这个凡人。

在他心目中,阿蒙不过是一个低贱的都克镇矿工,虽然已有高阶成就,但这才几年时间,怎能与他这位高高在上的神灵相比?他以为自己一现身就能把阿蒙镇住,没了穆芸女神的庇护,这个臭小子只能乖乖就范。

不料阿蒙根本就没害怕,不仅如此,而且镇定的让他感到可怕。阿蒙看着杜姆兹的目光甚至就像看着一位街头艺人在耍蛇,真动手时却一点都不含糊,而且没有理会杜姆兹是什么套路,也不管神灵斗法都是怎样的习惯,完全按自己的方式来。

他虽然不怕杜姆兹,但出手时就像在战场上时刻面临生死抉择的冲杀,竟然连飞脚踹人这种招数都使出来了!

有一件事是杜姆兹万万想不到的,阿蒙虽然只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但却拥有当年猫神贝斯特经历中的心境。杜姆兹的感觉一开始是怒,后来是惊,惊之后是恨,恨完了就是怕了。阿蒙在那么近的距离,以吉尔伽美什的神弓射出的封印之眼太吓人了!

假如被这支箭击中了,不死也得重伤,就算他的攻击同时也能重创阿蒙又有什么意义呢?阿蒙的死活哪有自己的安危重要,这种打法他可受不了,不值得与这个浑小子拼命,还是赶紧闪吧,反正后面还有手段能收拾阿蒙!

金蛇刚刚化为碧光飞走,封印之眼就刺破一道道光幕插在杜姆兹刚才站的地方,随即被一只手拔起。阿蒙见杜姆兹逃跑,一跺脚飞纵过来拔起剑也向天空飞去,大喝道:“杜姆兹,你站住!话还没说完呢,谁害珀兰罗丝在冥府中受苦?你给我说清楚!”

杜姆兹怎会听他的,在空中继续飞遁,阿蒙手持封印之眼紧追不舍,就这么追了不知多久,群山渐渐低伏,已经快到亚述高原的边缘了。远方又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山脉,这是穿过亚述高原到达都克平原的最后一道屏障,山势高耸怪石嶙峋,半山以下生长着茂盛的丛林,山中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隙与洞穴。

杜姆兹化成的碧光向下一折,突然加速朝着山腰飞去,他大概是被阿蒙逼急了,想躲进这巨大的山脉中。假如阿蒙一不留神没有锁定他的位置,在这样的山中想把他搜出来几乎不可能。

阿蒙凌空飞落向着山腰扑去,却突然间定住了身形。他本应该加速牢牢盯住杜姆兹的,却停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杜姆兹消失在侦测感应之外,追了这么久,却说不追就不追了,令人大感意外。

阿蒙皱着眉头似在思索,突然又一转身挥剑,仿佛将空间割开了一个通道,身形在原地消失,光影一片恍惚瞬间出现在数百尺之外。就在他消失的地方,却落下了一支卷轴,打着旋展开,一股无形的力量激散。

阿蒙放弃了追击,突然离开了立足之地还展开了一支高阶卷轴,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是莫名其妙,而且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阿蒙曾拥有的最珍贵的卷轴当然是毁灭风暴,在尼禄单独留下的三支卷轴中,另外两支分别是空间乱流与信息湮灭。

依靠那两支卷轴以及奥西里斯的肋骨,阿蒙当年才能从埃雷彼女王的冥府中脱身。世上再难寻找尼禄那种卷轴制作大师,阿蒙后来虽然又拥有了很多支卷轴,却再也找不到能与空间乱流或信息湮灭相媲美的。

他此刻展开的是一支高阶信息神术卷轴,名叫破灭之眼,能在瞬间破坏各种信息神术的伪装,同时让这一片空间变得法力乱射谁也难以侦测。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卷轴,其效果虽不能与信息湮灭相比,但已经是阿蒙目前拥有的最好的信息卷轴了。

自从与乌鲁克军团的大战之后,阿蒙再没使用过卷轴,甚至把手中的卷轴大部分都给了门徒,自己只留下了几支而已。一方面是因为他没有再遇到过生死相搏的场合,另一方面掌握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之后,卷轴对他本人的用处也越来越小。

卷轴的好处是可以施展各种神术却无需消耗自己的法力,但是展开卷轴需要时间,也需要使用者控制神术的攻击范围与方向。这个时间虽然极短,但对于世上的顶尖高手来说,往往足以决定胜负或生死。

比如面对恩启都那种对手,激斗中根本来不及使用卷轴,一般人就算能够展开卷轴,以恩启都的反应和速度,也能及时的避到卷轴的攻击范围之外,它毕竟不是使用者本人随心控制的瞬发神术。而且威力很大的攻击卷轴还有一个弊端,在混战中使用难分敌我,往往容易形成误伤。

但是今天阿蒙突然又用了卷轴,攻击的范围是自己刚才站的地方,祭出这么一支珍贵的卷轴仅仅是为了“看”一眼。因为他觉得有点不对劲,突然意识到一种可能,杜姆兹是在逃跑中故意想把他引到这个地方来。

刚才那番激战,如果是一般切磋的话,当然是杜姆兹输了。可如果是生死相搏,杜姆兹并没有失去反击之力,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继续与阿蒙相斗。逃跑可能是被阿蒙吓着了,或者他不愿意拼命,如果是这样,那应该以最快的速度消失才对,可杜姆兹偏偏没有。

阿蒙并不是每一种手段都比杜姆兹高超,至少杜姆兹在空中飞遁的速度相当快,比御风飞梭还要快的多。他在山腰上滚地变身金蛇再化为一道碧光飞起,阿蒙射出的封印之眼都没射中,假如就以不变的速度逃走,阿蒙是没法追上他的。可是他飞到半空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恰好能让阿蒙的侦测神术远远的锁定,一路追了过来。

有可能是他累了,或者他那种瞬间飞遁只是一种爆发技能,就像人的短距冲刺与长距离奔袭的速度不可能一样。但是阿蒙追到这座大山附近时,杜姆兹又在空中突然加速,直接扑向了山腰,这说明杜姆兹刚才也完全可以飞得更快。

如果杜姆兹真的是想逃命的话,早就逃脱阿蒙的追踪了,何苦拖延到现在再加速,几乎都快跑不掉了!阿蒙惊讶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杜姆兹对速度非常自信,他能保证不让阿蒙在半路追上,却故意将他引到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地方。

不论有没有这种可能,阿蒙心念决绝,立刻就定住身形不再追赶,并且随即闪身移换位置顺手扔出破灭之眼。他使用卷轴从来不心痛,而且干脆利索,不管有没有埋伏、埋伏在哪里,先确定身边没有问题再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