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7章 都是穆芸惹的祸

阿蒙抬头看着黄昏中的云彩道:“这要从很久远的传说开始讲起了,与都克镇矿工一族的来历有关,还有阿努纳启众神之战……”他对摩西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最后提到了穆芸女神与恩里尔之间的赌约。如果穆芸女神赢不了这个赌约,都克镇的矿工一族就算能经过马尔都克城,仍然会受到恩里尔派出的神使阻挡甚至追杀。

神灵也要遵守自己的誓言,如果穆芸女神赢了,都克镇矿工一族将从此摆脱罪民的身份,这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恩里尔不得再为难他们。阿蒙自己倒不怕恩里尔,但他也见过恩里尔手下的神使,比如那位明月夜,如果恩里尔真的派出神使袭扰摩西等人,的确是防不胜防。

现在摩西做出了选择,穆芸女神赢了赌约,都克镇的矿工一族将不再受到阿努纳启神系的骚扰与惩罚,只需去面对人间的考验与苦难。尽管这个赌约不是阿蒙提出的,他也很反感恩里尔,但是同样希望穆芸女神能赢,却需要摩西做出牺牲。

摩西的牺牲不是没有回报的,阿蒙最后说道:“现在你有一个机会,接受阿努纳启神系的指引,获悉成为神灵的秘密,将成为一名超越凡人的神使。”

摩西愣了愣才答道:“我的神,难道您不愿意再继续指引我吗?”

阿蒙笑道:“我当然愿意,只要你的信念坚定。”

摩西:“您已经与我立下十条约定,我铭记于灵魂,当然不会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阿蒙站起了身:“我只是告诉你这一切的原因,很显然你做出了另一种选择,那么我将指引你本源的力量。你离开族人的时间到了,随我来吧。”

摩西也站起身问道:“您要带我去哪里?”

阿蒙:“先去穆芸神宫见穆芸女神,然后再去一个叫伊甸园的地方,让立足之处成为理想的家园。”

摩西不解的问道:“为何要去见穆芸女神?我已经拒绝了她。”

阿蒙解释道:“指引你加入神系,这不是要求,是一种好意与奖励,因为你所做出的牺牲帮助了族人。你可以不接受,但也应该感谢。无论你是否喜欢穆芸女神,也要学会正视一位神灵,况且你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学习如何建造神宫,我们的神宫就是伊甸园。”

说着话阿蒙一挥手,一股力量包裹住摩西,身边的空间仿佛错位移转,他们原地站着不动就升到了半空。摩西赶紧说道:“这就要走了吗?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阿蒙:“你当然要去打声招呼,我送你下山。”

摩西行礼道:“我的神,请您先把我送到山腰。”

阿蒙点了点头,没见什么动作,两人的身形很快就凭空移至半山腰,来到涧流发源的泉眼附近。那移转的空间突然又与周围的光影融合,摩西身形一松又站在了地上,他惊叹道:“我的神,您怎么知道我要到这里来?”

阿蒙微微一笑:“因为我了解你,动手吧。”

摩西挥起铁枝法杖重重的敲在泉眼旁的山石上,并没有石屑纷飞的场面,低沉的嗡鸣声带着奇异的震颤冲击入山体深处,这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用浑厚的法力施展。泉眼旁的岩石突然同时出现了好几条细缝,一股流水将碎石冲了出来,泉水的流量增加了一倍。

远处的山脚下麦苗即将抽穗,正是最需要灌溉的时候,原本这条细细的山涧将不能满足灌溉那么一大片田地的需求。摩西打开泉眼引下更多的山泉,这是他离开族人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

这天夜里,熟睡的族人们再次听见了灵魂中响起的声音,不是巴克里,而是他们的领袖摩西——

“族人们,神在西奈山上召唤我,我将随神离去。约书亚将成为你们新的领袖,十二士师继续保护族人前进。前路还有很多险阻,不要放弃希望,你们将返回家园、建造它并守护它,不要背弃与神的约定,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家园的真正含义。”

……

摩西离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他命令族人中年纪最长的约书亚担任新的领袖。在云端上最后望了族人营地一眼,摩西问道:“我的神,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吗?”

虽然近在眼前,阿蒙的声音却在灵魂中响起:“那也说不定,如果将来他们有人能够得到我的指引,你可以在伊甸园中见到,就由你来做为指引的使者。至于都克平原,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担忧恩里尔会伤害族人,那么自然可以去,你并未与恩里尔有任何约定。”

摩西有些疑惑的问:“不再担忧恩里尔会伤害族人?”

阿蒙似笑非笑道:“超脱永生的神灵也会陨落,你暂时不必想太多,只需建造好自己的伊甸园。”

……

三天后,阿蒙带着摩西出现在亚述高原雄伟连绵的群山之上,此处十分险峻,几乎无路可攀。虽然是夏天,可是高空寒风凛冽,雪线以上时而能见到巨大的冰川。高处的岩石长年受到积雪与冰川的侵蚀,很多地方已经非常酥脆,用力跺一脚就会垮下一大片碎石。别说人,就连动物的足迹都很难看见。

在两座巨大的山峰之间,有一片广袤的开阔地带,这里长年刮着冷飕飕的寒风,碎石上凝着冰晶般的积雪,放眼望去异常荒凉,只有苔藓类植物生长在阴暗的角落里,避风的低洼处偶尔才能见到稀疏的怪异灌木。

阿蒙在这里停下了脚步,摩西惊讶的问道:“穆芸神宫就是这个地方吗?怎会如此荒凉!”

阿蒙解释道:“神灵不必居住在人间,但也会在人间建造宫殿,可以让接受指引的使者居住修炼,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也可以在这种地方调养。神宫是普通人看不见的,除非打开门户让你进去,你现在的成就还差那么一点点,难以发现它的存在。穆芸女神应该知道我们来了,你马上就能看见神迹,将来你自己所要创造的也是这种神迹。”

话音未落,旷野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户,是翠绿的常春藤缠绕编织的一道拱门,穿过这道拱门看见的是另一个奇异的世界。绿草如荫铺展而开,点缀着各式各样的鲜花,起伏的山坡间有清澈见底的溪流,远方有一座秀美的高山,山脚下有一座华丽的宫殿。

阿蒙拉着目瞪口呆的摩西穿过了这道门,摩西诧异间一回头,那常春藤缠绕的门户已经消失了,他就站在一片四季常春的广袤旷野中。阿蒙又解释道:“这是利用高原山地的元素能量,以法阵运转的空间,就像另一个世界。但我们还是在原地,仍站在亚述高原上,只是这里与外界有神术分隔。”

阿蒙也是第一次来到神灵位于人间的神宫,但他有过在薛定谔灵魂印迹中出入九联神宫的经验,因此并不像摩西这样惊讶。穆芸是一位爱美的女神,她的神宫里长年生长着天枢大陆各地美丽娇嫩的奇花异草。所谓神宫,并不是指一座宫殿,而是指这样一片空间。

穆芸女神就站在一条小溪边,手拿常春藤法杖,身穿金色星光般的紧身长裙,头上戴着一顶花冠,正笑盈盈的看着远方走来的阿蒙与摩西,她的精灵侍女舒布拉站在一旁。

摩西也是在都克镇长大的,从小不知进过穆芸神殿多少次,今天终于第一次看见了活生生的神灵,竟是一位如此娇媚动人的姑娘,一时间无法与神坛上那庄严而冰冷的石雕联系起来。

他看见穆芸女神时的心情是复杂的,这位女神曾是都克镇矿工一族的守护神,但都克镇连同两千族人一起已消失在洪水中。如今幸存的族人们不再信奉这位女神,然而阿蒙却把他带到了这里,而且阿蒙神与穆芸女神的神殿又重新出现在撒冷城中。

阿蒙来时交待过摩西——无论你是否喜欢她,也要学会正视一位神灵。摩西跟随阿蒙来到穆芸女神面前,终于还是向她行礼。

阿蒙笑着说道:“尹南娜,我把摩西带来了,你赢了与恩里尔的赌约。”

低着头的摩西愣了愣,没想到阿蒙这么称呼穆芸女神,他随即就听见了女神的声音:“当年迷失的小羊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草原,还在同一片土地上。摩西,我要谢谢你,将指引你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成为神灵的使者并获得永生的秘密。”

摩西答道:“谢谢您,女神!但我有我的神灵,内心中已有信念的指引。”

穆芸女神看了阿蒙一眼,走过去搂住了阿蒙的胳膊说道:“这只是一种许诺而不是要求,如果你将来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既然你并没有打算接受这个邀请,那么今天为何要来到这里?”

摩西答道:“一是当面感谢您做出这样的许诺,虽然我并无此要求。二是来参观您的神宫,我的神想修建自己的神宫,命我负责那里的事情。”

穆芸女神朝精灵侍女舒布拉道:“你就领着摩西四处看看吧,告诉他凿建神宫有哪些奥妙。但是以他的成就,有些事情还是做不到的。”

阿蒙解释道:“我要修建的地方叫伊甸园,最重要的工作我将亲手完成,开辟出一片独立的空间之后,神宫中的园林、宫殿还需要门徒们去凿建,那是他们在人间的驻足修炼之所,凿建的过程也是在寻找内心中的家园。”

舒布拉领着摩西向着远处走去,穆芸女神将脸颊贴着阿蒙的肩头,娇滴滴的说道:“你是第一次来我的玫瑰园,先去参观我们的宫殿好不好?”

……

七天后,阿蒙带着摩西离开了尹南娜的玫瑰园,在亚述高原上空舒卷的云层中飞行。阿蒙问道:“在穆芸神宫中的这几天,你的感觉如何?”

摩西感叹道:“真是人间的神宫,我连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地方。舒布拉既美丽又温柔,我从未见过那么好的姑娘,不论我问什么,她都解答的十分耐心,有时还亲手向我演示。”

阿蒙忍不住笑了:“我没问你这些,而是问你有什么心得?”

摩西又感叹道:“我真没有想到,舒布拉竟然已经掌握了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在人间也是相当于一位神灵的存在了。我们还较量过法力,可感觉很奇怪,她的成就比我高得多,掌握很多我尚无法运用的手段,但纯粹论力量的强大却并没有超出我多少,而且也不擅长格斗。”

阿蒙笑道:“修炼本源的力量,在人间追求的是生生不息的境界,最终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并非是为了格斗。力量伴随着心灵成长,天赋所擅长因人而异。舒布拉为尹南娜打理玫瑰园,她并不是一位战士。而你的经历是不同的,从我指引的这条道路走过来又遭遇了那么多磨难,法力自然相对浑厚。”

摩西又问道:“那么在神系中,是否有特别擅长战斗的神使?”

阿蒙答道:“当然有,九联神系中当年的猫神贝斯特就很擅长战斗,而恩里尔有一名手下叫明月夜,不仅擅长刺杀,而且还掌握一种变身的狂暴力量,格斗时异常强悍。碰到这样的对手一定要小心,不要以为都像舒布拉那么温柔可爱。”

摩西:“舒布拉是我亲眼见到的第一位神使,她擅长唤醒生灵的力量,带着春风一般的感觉。”

阿蒙突然眉头一皱:“有尾巴!”

摩西错愕道:“舒布拉没长尾巴呀,就是耳朵有点尖,瞳孔的颜色不太一样。”

阿蒙瞪了他一眼:“我没说舒布拉,是我们后面有尾巴,被人跟踪了!”

摩西下意识的回头望道:“谁会跟踪我们?我怎么看不见?”

阿蒙:“不要回头,你当然看不见,如果不是风吹过一片云彩时展开的形状有点不对劲,连我都没发现。我们从穆芸神宫一出来,可能就被人盯上了,不要惊慌,看看他是什么人,顺便把他拿下问问企图。”

阿蒙速度不变仍然向前飞行,却悄悄取出了追逝之灯。这件法器他曾经交给了林克,当族人们进入都克平原后,这一次又拿了回来。此物出自伊西丝神殿的珍藏,本来由大祭司朱利安保管,朱利安当年派人追杀阿蒙时将它交给了手下,却被阿蒙得到。

林克继承了老疯子的炼器之术,掌管这件法器时又重新祭炼了一番,如今的追踪效果更加神奇。但这件东西毕竟是追踪用的,而阿蒙现在是被追踪,他悄悄取出追逝之灯后便向着下方飞去,在空中一拐弯消失于一座巨大的山峰后。

一阵风打着旋吹去,那看不见的跟踪者也绕过了山峰。不知过了多久,阿蒙带着摩西从山峰的另一侧又飞了回来,原来是绕着山峰转了个大圈,回到追踪者曾经过的地方。追逝之灯发出了光芒,光影中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是一位年轻男子,皮肤白皙看上去很年轻,五官就似完美的大理石雕,眼神中却流露着怨恨的神色。他穿着如云彩一般轻柔的长袍,手中拿着一根翠绿色的竹杖,杖顶缠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蛇雕。

阿蒙不认识这个人,却突然想起在巴伦王国某一座神殿的壁画中见过这根蛇杖,心里明白他是谁了。此人就是穆芸女神的“前夫”杜姆兹,他不是被穆芸派使者送进冥府了吗?杜姆兹的姐姐珀兰罗丝还曾为了他来找过阿蒙,企图抓住阿蒙送到冥府将杜姆兹换出来,但被穆芸女神阻止。

杜姆兹已经从冥府脱身了,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悄悄跟踪阿蒙呢?阿蒙不禁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有点麻烦,他取出一支飞梭和一枚大地之瞳交给摩西道:“你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林克与梅丹佐他们还在幼底河谷的深山中等你。这枚大地之瞳中记录了你要到达的地方,里面还有伊甸园的蓝图,我解决点事情随后就来。”

摩西有点不放心的问道:“是什么人在跟踪您,不需要我帮忙吗?”

阿蒙摇了摇头:“不需要你帮忙,他是穆芸女神的前夫杜姆兹,恐怕有点私人问题要和我私下解决。”

摩西一听这话也不好多说什么,立刻展开飞梭激射而去,穆芸的前夫来找阿蒙,这些是说不清楚的私事,还是不过问为妙。这时山峰那边又有一道旋风吹出,杜姆兹也悄然绕了过来,却见前方有一人突然展开飞梭激射而去,还有一人背手站在高空中。

杜姆兹不知该不该立刻追过去,此时就听见了阿蒙的声音:“杜姆兹,你为何一路追了我这么远,找我有事情吗?”

杜姆兹见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干脆不再隐藏,于半空中现出身形道:“阿蒙,你居然认识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