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6章 神灵的面目

人们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有一个孩子的声音喊道:“我们有唯一的神,已接受他的指引,请不要来动摇我们的信念。”说话的人就是大卫·所罗门。

巴克里的声音冷笑道:“那位神灵又给了你们什么,是食物、希望、还是守护?既然如此,你们为何又会在饥寒交迫中挨过这漫漫长夜呢?他能给你们的我一样能给予,他所不能给予的我也能给予。只要你们奉我为神灵、立下誓言向我献祭。”

大卫答道:“我们不需要你,请你离开。”

然而这时又有另一个人大喊道:“巴克里,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请你证明你自己!”

巴克里的声音答道:“那我就向你们证明,然后再等待你们的答复。大家都很饿,对吗?天亮之后草叶上的露珠会变成美食,这是我赐予你们的神迹。”

第二天早晨,当他们从茅屋中走出来时,惊讶的发现草叶间的露珠纷纷掉落在地上,变成了很多白霜似的小圆球。有人拣起来放进口中品尝,味道就像可口的点心。这是什么?大家议论纷纷,谁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它确实可以吃而且很好吃。

露珠变成的点心不多也不少,刚好够让营地里的所有人当天吃饱。人们难得不劳作、不捕猎也能得到美食,就像溺水绝望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当天晚上人们没睡好,都在等待那位神灵的声音是否还会出现?

到了深夜,巴克里的声音果然再度响起:“都克镇的矿工一族,我赐予你们食物与希望,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草叶上的露珠仍然会化为美食。我再赐给你们一头黄金打造的牛,那是象征我的图腾,抬着这头金牛你们可以通过马尔都克城。当你们到达家乡的时候,将它放在神坛上为我修建神殿。今晚就点燃火堆围着金牛跳舞、朝着金牛膜拜吧,我能听见你们的祷告!”

到了第三天,摩西仍然没有回来,而十二士师还是不见踪影。有人在议论,摩西与十二士师得到了阿罗诃赐予的力量,是不是已经自己走了?却把其他族人留在了这里。

草叶上的露珠滴落,仍然化为了白霜球似的小点心,吃起来美味可口,而在茅屋间的空地中央,赫然出现了一头闪闪发光的小金牛,两个强壮的矿工才能抬起来。仅仅这么多黄金也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更何况它是象征着神灵的图腾、巴克里展现的神迹!

约书亚与大卫等人劝阻大家拒绝诱惑,可更多的人却心动了。既然阿罗诃能给的食物与赐福巴克里也能给,何必不供奉这位神灵呢?更何况阿罗诃不再帮助他们穿过马尔都克城,一切都需要族人们自己去想办法,那么这也是办法之一。人们聚在一起商议,如果摩西与十二士师不再回来,大家就按照巴克里的指引去做。

这天晚上,吃饱了点心休息了一天的人们来到麦场空地上,有人点燃了火堆,围着金牛开始跳舞,还有人跪成一圈向着这头金牛祷告。如果他们去过几年前林克的穴居野人部落,见过那些穴居野人如何在点燃火堆的大山洞前跳舞,会发现这个场面与自发的原始部落宗教仪式十分相似。

假如阿蒙在这里,也会发现这也是感召神灵降临的一种仪式,让那位巴克里化身依附在金牛上。但是这个仪式没有完成,因为摩西赶了回来,一声断喝惊醒了族人,打断了大家正在做的事情。

约书亚讲完了事情的经过,摩西气愤的走上前去,挥起手杖将那头金牛打成了碎片,朝着众人喝道:“难道你们忘记了信念吗?忘了唯一的神吗?忘了是谁指引我们渡过了那么多艰险?这是背叛,是耻辱!”

有人惭愧的低下头,也有人小声的辩解道:“巴克里赐予了我们食物,使我们免于饥饿。在困境中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都应该感谢。”

摩西喝道:“如果这么说,阿罗诃又给了你们什么?神灵并不要求你们的感谢,只让你们看清内心中的信念!你们只是吃饱了两天,就忘记了所有?不劳作而得食,这就是你们期待的指引吗?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能永远在草地上拣取露珠果腹吗?

我们在那么多艰险威逼面前没有放弃希望,难道就仅仅因为几天的食物与一头金牛的利诱就改变信念吗?这样难道不应该羞愧吗?邪神巴克里给了你们食物,但不要忘记,阿罗诃也曾展现这样的神迹,给了你们更多更多,你们是否理解那唯一的神是什么含义?

山中的猎物无故消失,我刚才注意感应了一下,这附近有人施法驱赶生灵留下的气息。那所谓赐给你们食物的邪神正是夺走你们食物的人,而你们却向他舞蹈与膜拜,背弃了自己的坚持!这样做,怎能得到真正的光辉指引?”

看见摩西回来了,很多人已经觉得羞愧与后悔,回过神来感觉这两天有些恍恍惚惚就像受了什么迷惑。当摩西告诉族人这附近有人施法驱赶生灵的气息,大家这才恍然大悟,那位巴克里是故意让大家饥饿然后再展现神迹,幸亏摩西及时赶回。

又有一个人小声的嘟囔道:“可是巴克里说过,抬着那头金牛就能穿过马尔都克城,你现在把金牛给打碎了,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摩西怒气未消道:“我接受神的指引,来告诉大家怎样返回家乡并守护我们的信念!神从未要求我们做什么,但是今天到了必须做出约定的时候,我带回了神与族人的十条约定。这是神的许诺也是神的帮助,就把这头金牛的碎片融化为金板,将与神的约定铭刻在金板上。神灵赐予了我一顶帐篷,我们就用它来安放铭刻着约定的金板。”

摩西一挥铁枝法杖,空地中央出现了一顶华贵的帐篷,便是狮子王曾用来招待阿蒙、阿蒙又用来招待歌烈与西莉娅等人的金顶大帐。他施展神术将金牛的碎片熔化凝铸为金板,金板上出现了阿罗诃在西奈山上与族人的十条约定,并让约书亚当众朗读。

醒悟过来的族人们又朝着帐篷中的金板匍匐行礼,诉说着对阿罗诃的感激,同时也在忏悔刚才的行为。

……

阿蒙操控水晶飞梭,与梅丹佐、林克、加百列在云端上看着这一幕。梅丹佐撇嘴道:“阿蒙神啊,您猜我想起了什么?父母费尽辛苦养大的孩子,差点因为一块糖就管别人叫爹娘!”

加百列插话道:“如果真是这样,恐怕父母也有责任,但这样的孩子确实不招人喜欢,你这个比喻也许不太恰当。”

阿蒙淡淡说道:“是不太恰当,他们还不懂什么是信仰,却经历了太多太久的苦难,人在绝望中最容易迷失。今天我已经做出了约定,遵不遵守这个约定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只给出自己的许诺。摩西倒是个很好的领袖与指引者。”

林克说道:“我们刚才已经清除了周围施法的痕迹,被惊走的猎物又回来了。这个巴克里的手法很高明啊,阿蒙神啊,您听说过他吗?”

阿蒙皱眉道:“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位神灵,你们听说过吗?”

梅丹佐一拍脑门:“我隐约听过一次,是伊索讲故事时提起的,在天枢大陆以东很远的地方有个波兹帝国,那里的人们好像信奉一位叫巴克里的神灵。但那波兹帝国远在亚述与巴伦之外,几百年来几乎没和这里打过什么交道,人们了解的情况非常少。”

阿蒙疑惑道:“远方帝国信奉的神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前方不远就是马尔都克城,他居然能够承诺抬着象征他的图腾就能够通过。”

加百列突然说了一句:“接受阿罗诃指引的都克镇矿工一族,将前往的是信奉阿蒙神的撒冷城邦!”

这一句话让阿蒙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原来如此,还真有这个可能!就算巴克里不是马尔都克的另一个化身,这两位神灵的关系也绝不简单。”

阿蒙想到了什么?他想到了自己!都克镇矿工一族信奉的阿罗诃,是否就是撒冷城民众所信奉的阿蒙神?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二者之间肯定有所区别。但他们都是阿蒙的不同身份,只有阿蒙本人才能清晰的体会其中的关系。

马尔都克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当年并没有接受神系的指引,就像今天的阿蒙一样是自行探索出了本源力量的道路,而且比今天的阿蒙走的更远,不仅成为了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之后还成了两大主神之一。

既然阿蒙能够化身为阿蒙神与阿罗诃,那么成就远远超过他的马尔都克为什么就不能同时化身为马尔都克神与巴克里?从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马尔都克与巴克里之间一定有着特殊的关系,很可能就是同一位神灵的不同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位马尔都克大神倒是很有意思,他给了都克镇矿工一族很特殊的考验与诱惑,也只有神灵才能运用这么巧妙的手段。都克镇的矿工一族,众神之战中罪民的后代、都克平原上的原住民,如今成了各路神灵的试金石。围绕着他们的争夺,其意义已经超出了这群矿工本身,有着另一种重要的象征。

梅丹佐长出一口气道:“也许众神都小看了马尔都克,他恐怕不仅仅是巴伦王国信奉的主神,但在阿蒙神面前一样也没有得逞。大卫倒是个好孩子,可惜年纪还太小,而这些人的领袖摩西,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选择。”

阿蒙在云端上遥望着摩西道:“他已经把我的约定转达给族人,等完成了最后的使命,我会告诉他一切的。今天晚上我们要守好,看看那位巴克里会不会再出现。”

摩西打碎金牛铸成金板的这天夜里,巴克里的声音再没有出现过,第二天草地上也没有露珠再变成点心。人们走出房屋看着涧流边的田地,麦苗已经长到齐膝高了,大卫突然喊道:“快看,那边有只兔子!被邪神驱走的猎物回来了!”

人们又纷纷聚到摩西周围问道:“神已经做出了指引和约定,我们已经可以穿过马尔都克城,什么时候动身啊?”

摩西一指麦地道:“等到十二士师回来、等到秋天收获之后,我们准备好了再出发。大家看到了播种的希望吗?随我一起向神祷告吧!”

十二士师陆续回来了,他们带来的消息好坏不一。在各个高峰上遥望都克平原,那里确实是一片沃野,原野中生长着诱人的无花果、石榴、野葡萄,非常适合开垦耕作,将是一片流淌着奶和蜜的家园。但是没有秘道可以通过马尔都克城控制的范围,马尔都克城拥有近万居民和近千名勇士,其中不乏威猛的高原巨人。

十二士师回到营地,每个人都是愁眉不展,但是看见了金顶大帐和大帐中铭刻着约定的金板,又纷纷露出了笑颜。等大家都聚齐了,摩西说道:“我将再次登上西奈山聆听神的声音,你们作好动身的准备,不久之后就该出发了。我可以欣慰的告诉神,没有丢下任何一名族人!”

摩西拿着铁枝法杖又一次登上了西奈山,穿过涧流、攀援峭壁走了一整天才到达山顶。放眼四望蓝天下云朵飘荡,晚霞金辉壮观无比,却没有阿罗诃的身影。他跪在黄昏的落日下开始祷告,很快就听见了神的声音——

“摩西,我很欣慰,作为他们的领袖,你没有舍弃任何一名族人。我能问你两个问题吗,请凝视着内心回答。”

摩西虔诚的答道:“我的神,请您问吧。”

阿罗诃:“你曾经对我发下誓言——‘我的神灵、希望的拯救者!我向您呼唤,请求您听见我的声音。不要让那希望的火光再度熄灭,指引我的族人返回家园,哪怕奉献我全部的身心以及生命,只要他们重回都克镇的土地。’是这样的吗?”

摩西:“是的,这是我在离开埃居途中对您发下的誓言。”

阿罗诃:“你也曾经对族人说过——‘身体是灵魂寄居的庭院,立足之处就是身心所在的家园。如果身心失去了依托,不知灵魂在何处、不知自己在追求什么,那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是这样的吗?”

摩西:“是的,这是父亲曾对我说的话,我一直牢记在心。”

阿罗诃叹息一声:“这是你所守护的信念吗?哪怕为此付出牺牲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摩西点头道:“是的!”

阿罗诃:“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以放心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现在就让你做出真心的选择。如果想让族人安全的回到家乡,从此摆脱罪民的身份不再受到邪神的滋扰,需要你付出一种代价,你愿意吗?”

摩西:“我愿意,请问那代价是什么?”

阿罗诃缓缓答道:“这代价就是你自己——率领族人的领袖!你不能进入都克平原,只能遥望着族人与子孙后代生活在那家园中。先不要问我是为什么,如果必须做出这种选择,你会答应吗?我并不勉强你,只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摩西跪在地上直起了身体,张开双臂朝向天空道:“我的神!为何要给我这种命运?”

阿罗诃的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悲,仍然缓缓问道:“我已经说过,先不要问为什么。”

摩西用双手捂住了脸颊:“如果命运就是这样残忍,必须做出这种选择的话,我愿意自己留下,但我并不满意这命运的安排!”

阿罗诃说道:“我也不满意,请问你已经做出选择了吗,不会反悔?”

摩西:“我做出了选择,不会反悔。但我的神,请您告诉我原因!”

阿罗诃:“摩西,你现在可以抬起头来,将看见我的面目!”

摩西松开捂住脸颊的双手,带着泪痕抬起双眼,却愣在那里愕然道:“你!怎么是你?”

阿蒙终于现出了身形,站在摩西面前指着他手边的铁枝法杖道:“我赐给你的手杖,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在埃居帝国的时候,就没有听说过阿蒙大将军在战场上用的是什么武器吗?”

摩西:“是一根树枝,我早该想到的!”

阿蒙笑了:“想到想不到都没关系,今天你终于看清了我的面目,我是不是阿蒙,对你的信念而言,有区别吗?”

摩西看着他,良久之后仿佛是突然惊醒,俯下身亲吻着泥土道:“我的神,这没有区别,我不知怎样感激您所做的一切!从您夺下抽打我的那根鞭子起,就一直在指引着我与族人,也只有您才这么了解我们,能够做到这一切!”

阿蒙坐了下来:“你见到了我,又有什么愿望与要求吗?”

摩西:“您给族人们的已经足够多,我别无所求,只想知道答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