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3章 你不是唯一的天才

文森特卜刚刚被送走,穆芸女神就出现在阿蒙对面两步之外,笑盈盈的看着他,俏丽的红唇却微微有些撅着,似乎笑意中还带着几分生气。她没有拿着常春藤法杖,头上也没有戴金冠,披散着棕色的长发,胸前戴着一串青金石项链,身上穿的是带靛青色条纹的棉布长裙,正是阿蒙曾在苏美尔镇花六十枚铜币给她买的那件。

她并不是以女神的面貌出现的,除了那一串项链,眼前的姑娘就是阿蒙当初遇到的牧羊女奴尹南娜。阿蒙也看着她,他比她高了半个头,微微低下视线眼角眉梢含笑。两人就这么笑着对视,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似乎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那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承诺,如今阿蒙终于做到了。

远处的小楼上,加百列看见了这一幕,一转身消失在窗前。很难猜测人们第一眼看见真正的神灵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加百列从小信奉的是九联天神,但对于凡人而言,看见真正的神灵总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敬畏。

可是加百列不一样,她并不畏惧,这位武士平生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神灵,震撼与困惑难以言述,却转身不再看,或许是不想打扰那两人说话,而且阿蒙此时也不需要任何人在旁边保护。

良久之后,对视中的尹南娜突然瞪了阿蒙一眼,上前两步抱住了他的胳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上,以略带幽怨的语气道:“阿蒙,你真坏!”

阿蒙愣了愣,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坏了?听女神的语气像是在撒娇,就算阿蒙经历过无数风浪凶险,但对付女人撒娇的经验可不多,更别提对付一位女神了。女神的发丝蹭得他的耳垂和脖子痒痒的,阿蒙低头问道:“我有什么事做的不对吗?指引人们在都克平原建立城邦并为你建造神殿,这是当年我的承诺,如今你看见了它的实现。”

尹南娜侧身靠在了阿蒙的怀里,伸手抓起他的一只手揽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说道:“你见过那样的神殿吗?”

阿蒙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没想到他们会那样修建神像,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可以让他们重建。”

尹南娜:“我没说不满意呀,当初我就是那样出现的,就是我们现在这种姿势。”

阿蒙:“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说我坏呢?”

尹南娜扑哧一笑:“不是我想说你,这样的神殿出现在都克平原,有些神灵的鼻子恐怕都要被气歪了!”

阿蒙:“只要你没意见就好,我走出埃居这么长时间,你直到此刻才现身,就是在等我完成承诺吗?”

尹南娜:“是的,我就是在等这一天,真的没有看错人!你做出了让世人震惊的事情,今天又让我大吃一惊!”

阿蒙:“怎么了?今天的仪式不是早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尹南娜:“你居然在神坛上搂住了我!这说明你已经渡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领悟了神力源泉之领域,能与我共享这片神域。”

阿蒙笑了:“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离开那神像,我最早做出承诺时,并没有奢望这一点。”

尹南娜握起粉拳轻轻打在他的胸前:“我没说不愿意呀,这是你应得的!我一直想指引你,没想到你已经接受了指引,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蒙:“你一直不见我,我怎么告诉你?”

尹南娜:“你是受到了哪位神灵的指引?这必须要由神系中的主神点头,难道你加入了九联神系?无论如何我很高兴,你已经加入了神系,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成为神灵的秘密,却仍然为我修建了神殿、归还了我的神域。这是最令我感激的,但又觉得有些可惜。”

阿蒙问道:“可惜什么?”

尹南娜在他胸前仰起脸,俏皮的一笑:“可惜不是我指引的你,无法让你对我发下誓言。”

她的脸离的很近,阿蒙只要一低头就可以亲在她的嘴唇上,他却轻轻叹了口气道:“那种誓言的意义是你想要的吗?我见过蝎子王与狮子王,誓言犹在,但指引他们加入阿努纳启神系的阿玛特早已陨落。”

尹南娜不轻不重的踩了他一脚:“就是开个玩笑嘛,看你认真的!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谁指引你加入了哪个神系?……我并不想逼问你的秘密,但如果你是九联神系的使者,你的神像不能出现在这里,因为从今天起,这里也是你的神力源泉之领域。”

阿蒙答道:“我不是九联神系的使者,告诉你实话,我没有加入任何神系。”

他说的是实话,尹南娜能听得出来,惊讶的站直了身体看着他道:“那么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是那只猫告诉你秘密的吗,贝斯特因为违反了誓言而陨落,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阿蒙露出了哀伤的神色,摇头道:“她不是因为违反誓言而陨落,是为了解脱而离去。至于本源的力量,是我自己领悟的,如果说有什么未知的秘密是她曾告诉我,那就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薛定谔在离去之前,曾向我展开了神魂印迹。尹南娜,你难道早知道我身边那只猫的来历?”

尹南娜低下头道:“我最初没注意到那只猫,在苏美尔镇遇到你时,甚至不知道它在你身边。后来贝斯特现身为摩西他们分开赤海,我才清楚她一直在你身边,据我所知,贝斯特曾经是九联神系中最接近于神灵成就的神使,没想到就这样离去了。阿蒙,你是不是很伤心?”

阿蒙:“我也许该为她高兴,那是一种解脱,但当时确实很舍不得。”

尹南娜又抱住了阿蒙的胳膊:“看来不仅是我在关注你,你竟然能够自行领悟本源的力量,在天枢大陆的历史上很少有这样的人,上一个自行领悟本源力量又能成为神灵的,就是马尔都克。”

这回轮到阿蒙大吃一惊:“马尔都克!他没有得到神系的指引,却自行了领悟了本源的力量,最终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

尹南娜点了点头:“你是罕见的天才,但并不是世上唯一的天才,你能走过的道路,千年以来有无数人也曾想过。但就算了解了这个秘密,在有限的生命中也很难修炼到尽头,就算修炼到尽头,也很难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最终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这一点你还没有做到,而在你之前,马尔都克曾办到了。”

阿蒙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他为何又成了阿努纳启神系的两大主神之一?”

尹南娜眨了眨眼睛,看着阿蒙大有深意的说道:“你还不是真正的神灵,不了解神灵的世界,拥有超脱永生的成就之后,所追求的意义又是什么?难道是那不生不灭、无边无际的虚无与孤独吗?若没有神系的依托,所有神灵都会陷入这种困惑。

是阿努纳启神系中的智慧之神埃阿接引了马尔都克,埃阿是马尔都克成为神灵之后的接引者,而非成为神灵之前的指引者,马尔都克最终加入了阿努纳启神系。这样的神灵因为其经历的关系,往往是最强大的,想想恩启都吧,他若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又会怎样?

马尔都克受到的誓言束缚很小,却拥有强大的力量,因此才能在众神之战中成为主将,后来与恩里尔决裂,最终将阿努纳启神域一分为二,成为另一位主神。阿蒙,你未尝不能拥有这种成就,迄今为止你所做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

阿蒙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是希望我成为另一个马尔都克吗?”

尹南娜将他的胳膊抱的更紧了:“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你,你是独一无二的,我要守护你,等待你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再做为你的接引者让你加入神系。到那时,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才会拥有最大的意义,都克平原将成为你与我的永恒领域。”

阿蒙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尹南娜,你应该了解我,我根本不可能向恩里尔低头的,也绝不会加入他的神系。”

尹南娜:“我知道你的内心早已与恩里尔决裂,但这没关系,我一样可以接引你加入阿努纳启神系,如果你已经是神灵,只要立下一个很简单的誓言。也许有一天,你会像马尔都克那样与主神决裂,但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这就足够了。”

阿蒙不解的问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加入阿努纳启神系?”

尹南娜:“你现在还不明白,等到你真正成为神灵的那一天,就会知道为什么?你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就在都克平原,加入阿努纳启恐怕是唯一的选择。我知道蝎子王泗水在想什么,他想成为真正的神灵建立自己的神系,但是真到了那时,他就会明白那样太不切实际。当年马尔都克的选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阿蒙一头雾水道:“我真的不明白,到那时再说吧,如果我拒绝的话,希望你也不要失望。”

尹南娜又恢复了笑盈盈的表情,含情脉脉的望着阿蒙道:“你已经没有让我失望!今天我说的话并不是请求,而是希望能对你做出报答。等到你成为神灵时候再说吧,既然你已经明白什么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而且拥有了神力源泉之领域,就应该考虑如何迈过那最后一步,让我来帮助你,好吗?”

阿蒙:“你想怎么帮助我?”

尹南娜伸手一指神殿的方向:“刚才那个人与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他想指引你用另一种方式去思考,虽然没有动摇你的信念,但说的话倒是挺有意思。你已经拥有今天的成就,恐怕不合适在人间这样出没了。”

阿蒙苦笑道:“是有点不合适,人们分不清我是阿蒙还是阿蒙神,分不清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站在神坛上的神,我的每一次出现,都会被视为神迹。”

尹南娜伸出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戳戳点点道:“其实你已经没必要像以往那样出现,神像便是你的感知,有必要的话,你自会了解人们的所欲所求。如果想在人间行走,可以像我曾经那样做,还记得吗,你帮助过的牧羊女奴尹南娜?”

阿蒙笑着搂住她的肩头:“你现在也是啊。”

尹南娜:“你真是难得,无论我是谁,你从没有变过。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为了能成功渡过最后的考验,必须有一个地方能让你安心修炼,哪怕数百年都不会受打扰,吸取神力源泉之领域中源源不断的力量,等待最后的考验到来。”

阿蒙:“像九联神宫那样的地方吗?”

尹南娜:“阿努纳启的诸神在人间拥有各自的神宫,我把叙亚高原上的穆芸神宫为你打开,你需要修炼的时候,就进入那里。”

阿蒙笑了:“我不想占据你的神宫,而我也有自己的门徒需要指引,但我想去看看那所谓的神宫究竟是什么样子?然后指引门徒们也自行建造一处。”

尹南娜眨了眨眼睛:“那可不太容易,你若是想就是试试吧,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阿蒙:“你说吧。”

尹南娜:“你可以随意出入我的神宫,如果将来你建造了自己的神宫,我想找你的时候,也可以随时出入。”

阿蒙很干脆的答道:“没问题,建造神宫只是我的想法,恐怕还需要你的指点和帮助呢。现在就想带我去你的穆芸神宫吗?”

尹南娜:“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叫它尹南娜的玫瑰园。但是还有一件事你曾经承诺过,至今却没有办到,摩西等族人并没有回到这里,他们还在半路上流连。”

阿蒙想了想:“是马尔都克提出的条件阻挡了他们的脚步,我让他们自己选择,这是他们返回家乡前最后的考验。但我要告诉你,就算他们回到撒冷城,也不会再信奉穆芸女神。”

尹南娜的神情又变得有些幽怨:“世人的心思我很清楚,他们信不信奉我已经不重要,我的神殿已在撒冷城中落成。但这是我与恩里尔的赌约,恩里尔毕竟是这片神域的主神,既然已经做出了约定,我就要遵守。”

阿蒙追问道:“你和恩里尔当初做了什么约定?”

尹南娜答道:“大洪水过后,我想恢复神力源泉之领域,必须走出恩里尔的神域去找到都克镇的后人。恩里尔与我打了两个赌,第一个就是有这样一个人,不是因为被我的美貌迷惑,也没有吃光我手中的面饼,来到恩里尔面前,去赎回我所失去的东西,并不将赎回变成抢夺或者放弃自己的承诺。是你在苏美尔镇帮我赢了赌约。”

阿蒙:“还有另一个赌约呢?”

尹南娜幽幽答道:“都克镇的后人如果真的返回家园,将要经历重重磨难,那是多么强烈的愿望在驱使他们!率领他们到达都克平原的人,必定有着最强大的勇气与最坚定的意志。神灵最后的考验却是代价与牺牲,能区分自己的私欲与理想中的信念,如果这个人愿意为了完成族人的共同愿望而放弃自己的愿望,那么恩里尔就让都克镇的族人安然返回家园。”

阿蒙皱眉道:“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尹南娜低着头小声道:“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恩里尔的赌约就是,率领都克镇族人返回家乡的领袖,自己却愿意留在都克平原之外。这并不是强逼,而是他自愿为了族人做出的牺牲与付出的代价。”

阿蒙的眉头锁的更深:“恩里尔为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尹南娜的声音变的更细了:“因为恩里尔没有想到一件事,他以为为我建立神殿的民众将是都克镇的后人,而率领都克镇矿工一族返回家乡的人必定是你。我做了这个约定,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都克镇矿工一族的领袖能够为了实现族人的愿望,而自愿付出那样的代价,那么我将指引他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恩里尔也答应了。”

阿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神灵的约定是为我准备的!”

尹南娜:“是的,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但如今看来却变得很可笑。为我建立神殿的人并不是都克镇的后人,率领都克镇矿工一族返回家园的人也不是你,神灵的约定指向了摩西。”

阿蒙轻轻松开了搂住尹南娜的手臂,沉声道:“这是你与恩里尔的约定,我或摩西与恩里尔并无约定,不需要遵守什么!”

尹南娜拉住了阿蒙的手道:“请你别生我的气!神灵也没有预料到今天的局面,当时我是真心想指引你加入神系、告诉你成为神灵的秘密,当做这世上最难得的报答。你当然不必遵守我与恩里尔的约定,可恩里尔仍然会派出神使阻挡你的族人,除非摩西自愿做出牺牲,我却不能插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