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2章 女神来了

十天后,落成不久仍在修建中的撒冷城邦,五千多居民聚在一起,参加了一场盛大的庆典仪式。城邦建立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城主与主神官,城主是大家都尊敬的伊索大人,主神官曾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乔治大人。

这位乔治大人曾经与阿蒙神并肩作战,当阿蒙神还是埃居安·拉军团军团长时,乔治大人就是安·拉军团的主神官。这里的人们把阿蒙当作真正的神灵,想当年他威震列国的征战经历,便是神灵行走人间展示的神迹。

阿蒙与伊索都没有筹办庆典的经验,不过乔治倒是内行,这场感召神灵降临的仪式就由他来主持。神殿在撒冷城的西部,大门朝东迎着初升的太阳,大殿中的主神像是头戴金冠手持常春藤的穆芸女神,阿蒙神比她高半个头,伸出一只手轻轻揽着她的腰,微微侧身站在神坛上。

乔治在神殿外的长阶上向满城民众宣讲阿蒙神的神迹,然后在伊索的带领下,神殿的大门打开,城中的重要人物鱼贯进入神殿向着神像献祭,在宣讲与吟唱声中召唤神灵降临。民众们在广场上匍匐行礼,虔诚的祷告着,祈求神灵的赐福。

那冷冰冰的雕塑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温情脉脉,目光穿过宏伟的神殿大门望向广场上的众人,乔治适时敲响了钟声。在悠扬的钟声中,天空的云层变化着形状,汇聚而来成了一根常春藤的模样,微风带着草叶清香的气息从天而降,从每个人的身上拂过。

这感觉是那样的轻柔舒适,仿佛是春天苏醒的气息,人们闭上眼睛,似乎能看见神殿中的神像,这一刻,他们召唤的神灵真正的降临了,穆芸女神在向着众人赐福!

……

阿蒙并没有出现在这场庆典上,或者说他只能以另一种方式出现。登上神坛之后,阿蒙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在人间可能是一种尴尬,他被林克塑上了神坛,也只能坦然的面对这种处境。

他能清晰的感到人们的心念,人们向着神坛上那位神灵献祭,他本人不必也不方便再现身。如果他出现在广场上,让人们究竟向谁祷告行礼?这是神灵的困境吗,阿蒙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撒冷城的面积很大,当初它是在一片露出水面的巨大孤岛上修建的,城中甚至有好几座山丘,各种建筑还在不断的建造中,远远没有最终完成。最外圈的城墙之内,还有田地能耕种庄稼,城中也有饲养牲畜的羊圈与牛棚。

所谓外城只是一道防御工事,规划中还有内城与各种建筑,主体分为东西两片。外圈的城墙内有田地,主要是预防整个城邦被长期围困,届时城中还能提供少量的新鲜米粮与肉食,更广大的田地、农庄、牧场、矿场当然还在城外。

撒冷城的规模容纳数万人毫无问题,但如今的居人只有五千多人,城中百业待兴,到处都在建造新居。但在城东有一片地方却是空着的,就是原先的都克镇所在,林克特意把它划出来,等着摩西等族人到来。

这片空地很大,原先的都克镇有两千多居民,将来都属于摩西等六十多人。阿蒙的意思是要族人们亲手建造家园,但林克命人在空地边缘堆放了很多材料,给摩西等人做好了准备。阿蒙到达撒冷城之后没有住在神殿里,就在这片空地上亲手修了两座建筑。

阿蒙首先建造的是自己居住的房舍,他站在空地上一挥手,远处的石料与木材飞起,在空中被法力切割纷纷落下,就像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在垒砌,渐渐出现了房舍与院落的轮廓。阿蒙闭着眼睛并没有看,只是按照灵魂中的印迹让面前出现了这个小院。

前院有一圈矮围墙,围墙没有门,穿过前院有一座房舍,房舍后面还有个院子,院中有一座单独的屋子,屋子里垒着火炉与砧台。有些东西并不是用此地的建筑材料砌成,而是随着阿蒙的手势凭空飞过去的,比如一柄矿工的大锤。

加百列当时就站在阿蒙身旁,看的是目瞪口呆,她并不清楚阿蒙的底细,万没想到一名大武士能施展如此神奇的技艺,站在那里凭空造了一座房子。任何普通人都可以建造房舍,但亲眼见证这一幕的过程却是不可思议的神奇。

这首先要掌握最高明的信息神术,闭着眼睛在灵魂中清晰的呈现本不存在的房舍,一砖一瓦都如同实有。同时还要运用最高明的空间神术,将信息幻化的房舍凝聚成真正的空间构造,它存在于脑海中同时又出现在真正的空地上。然后运转的法力已经分不清是何种神术了,操纵各种材料很短时间内建成了院落。

等院落建成,阿蒙转身问道:“加百列,在大洪水之前,你曾经到过都克镇,也很多次从这个院门前走过,还有印象吗?”

震惊中的加百列做了个深呼吸道:“这就是你原先居住的地方,你重建了它!我有印象,曾经在门前走过,现在这座房子是崭新的,而你家原先的院落却要破旧的多。”

阿蒙轻轻叹了口气道:“旧房子在当初刚落成之时,也是崭新的。我家的院落在大洪水中随着都克镇一起消失,今天我在原地又修建了它,是它新落成的样子。”

撒冷城所信奉的阿蒙神,就住在了这座他自己修建的院落中,晚上还睡在他从小居住的低矮石屋里。修建了自家小院的第二天,阿蒙又以同样的手法修了一座二层小楼,它与阿蒙家院落的相对位置、建筑结构都和玛利亚曾住过的小楼一模一样。空地上刚刚出现地基时,加百列就认出来了。

阿蒙对加百列道:“这是你来到都克镇时曾居住的地方,现在也暂时住在这里吧。”

加百列望着小楼道:“您是在回忆吗?”

阿蒙若有所思的答道:“也许是回忆,也许是新生,也许是在轮回中发现。”

加百列又问道:“我很震惊,一位大武士竟能拥有如此神奇的技艺,在我的概念中,这确实是神灵才能展现的神迹,难怪这里的人奉你为阿蒙神。我也很好奇,您是怎么办到的?您不仅是一名九级大武士,掌握的力量甚至超过了一名九级神术师。”

阿蒙笑了笑:“世上很多人对你也一样好奇,你强大的威严从何而来?如果你认为眼前是神迹的话,那就仔细观察这神迹。”

加百列又问道:“我现在是您的战俘,而圣女大人又在信中吩咐,让我保护您,可是你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我又能做些什么?”

阿蒙答道:“在这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忘记曾学过的体术与力量二次唤醒中所学习的神术,不要去想它们的分别。看见我建造的房屋了吗?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语言。”

加百列的脾气倔强,但是并不笨,此时也明白过来阿蒙想指点她什么。阿蒙是让她重新去唤醒力量,忘记以前所学的分别以及心中既有的成见,直至能够掌握使用。

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就像大洪水摧毁了都克镇,而阿蒙挥手间凭空重建了自己的庭院,房子与原先一样却是崭新的,一念之间同时出现在灵魂中以及世界上,神奇而完美的融合。

加百列并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办到,但神迹就在眼前,阿蒙已经办到了。当她走进院子时,阿蒙轻轻的说了一句:“如果你能领悟这本源的一体力量,将来有机会,别忘了将你的体会告诉圣女大人。”

阿蒙果然有用意,他指引加百列自行领悟本源的力量,再通过加百列将这个秘密告诉玛利亚。这与他指点其他门徒的方式都不一样,只是做出示范,以一个凡人的身份向她展示了“神迹”,并告诉她如何去唤醒与领悟。只有加百列做到了,才能够把自己清晰的体会间接转达给玛利亚。

玛利亚不是阿蒙的门徒,他在她面前不会以信念中的神灵自居,连这个念头都不会有,他了解那位圣女大人的信仰是多么的精诚,但又想告诉她成为神灵的秘密。

阿蒙就在撒冷内城这一片只有两栋建筑的“小镇”住了下来,每天在后院的工作间里劳作,也不知在打造什么东西,夜里在自己的小屋休息。撒冷城中举行庆典仪式的那天,阿蒙终于走出了院落,停留的位置便是原先穆芸女神殿所在,静静的坐在那里,眉心微动睫毛也在轻颤。

看似静悄悄一言不发,但阿蒙仿佛身处大海惊涛之中,他感受到了无数人心念折射汇聚成的召唤力量。这一幕他曾经在薛定谔的灵魂记迹中经历过,而如今是亲身去印证,众人召唤的就是他——阿蒙神。

很难形容这种感受,身体坐在空地上,而灵魂仿佛以另一种状态存在,听见了无数人的心声向他发出召唤。当神殿的钟声响起时,阿蒙的灵魂脱离了身体却并不虚幻,五官意识融合一体,突然出现在那神坛之上,清晰的看见了膜拜的众人。

这一瞬间,一个人的脑海中有着几千人的意识,普通人的灵魂根本无法去容纳与承受,只有度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才能够做到这一点。阿蒙一时还有些不适应,神殿的钟声在耳边响起,令他一阵阵恍惚,只有最深最明晰的定境里才能保持清醒。

他静静的体会着这一切,神坛上的目光似温情脉脉又冷冷无言,他终于感觉到众人的欲念能够凝聚灵魂,就像另一个清晰的自我站在神坛之上。神力源泉之领域,原来如此!

阿蒙用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内心的感受,其中投射了众人的欲念。众人看见的是神像,有着种种祈求,五千人的眼中恐怕就有五千个阿蒙神,而他们并不知阿蒙在何处。

钟声悠扬,阿蒙渐渐明晰,开始能够掌握这种状态。所谓的神灵是能听见祷告的,但如果无法控制的话也不能称之为能力,他需要不受干扰,除非真的出现了他刻意想关注的事情。

当无数人的欲念清晰的映射,就像镜中倒映的鸟儿飞过,阿蒙身心感应与神像融合,神坛上的他突然觉得怀中柔软而温暖,揽着的不是冷冰冰的神像,而是穆芸女神的身体,——这位女神也降临了。

就在这一刻,坐在空地上的阿蒙突然睁开了眼睛。远处小楼上的加百列正站在窗前看着阿蒙,手中已经取出了秩序之刃,因为有一个人正穿过空地向阿蒙走去。此时的阿蒙不适合受打扰,加百列正想跳出去拦住那人喝问。

加百列刚刚拿起战斧,耳中就听见了阿蒙的声音:“不用阻挡,让他过来吧,我认识此人,应该是特意来找我的。”

暗中吩咐加百列的同时,阿蒙已经站起身迎了上去招呼道:“文森特卜,你怎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找我的吗?与你一起的其他人呢?”

来者中等身材,圆圆的脸微微有点胖,总是笑眯眯的样子,阿蒙上次见到他时剃了个光头,此刻长出了一指长的短发,如此打扮在天枢大陆很少见。阿蒙一眼就认出来了,此人就是曾跟随无量光、维摩诘、弥勒法舟、文殊师利、大愿地藏一起出现的文森特卜,此刻却来到了撒冷城中。

那人行了一个奇怪的礼,双手在胸前相合,微微点头道:“我在世尊座前聆听妙法,又游历大陆各地增长见知,撒冷城是荒原中出现的奇迹,我是特意来参观的。”

阿蒙微笑道:“今天城中有一场盛大的庆典,你若为了见知而来,应该在神殿广场上看热闹,为何跑到这片无人的空地?”

文森特卜答道:“我在神坛上看见了神像,正是在沙漠中遇见的你,而你本人并没有出现在广场上,我想一定就在城中某处,最有可能的就是这片无人的地方,所以特意寻来,果然见到了你。我该称呼你为阿蒙还是阿蒙神?”

阿蒙:“想怎么称呼随你的意愿,但不要叫错了名字,找我有事吗?”

文森特卜:“只想请教几个问题,我在神坛上看见了阿蒙神,又在这里遇到了你,究竟哪一个才是阿蒙?那跪在广场上的民众看见了神像,就真能见到你吗?当他们见到你时,你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灵吗?”

阿蒙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对此有何指教?”

文森特卜又合掌鞠躬道:“不能说指教,只是想说一声谢谢,世尊所传之妙法,见到今日场景有所证悟。”

阿蒙:“哦,你想到什么了?”

文森特卜:“神坛之上,众人求圆满心愿抱身显相;此时此地我见到了你,行走人间化身如常。不亲眼见证一番,终究难以明悟。”

阿蒙呵呵笑道:“有意思,很有意思!你的话对我也很有启发。”

文森特卜又说道:“有明悟又有疑惑,世尊无量光曾言‘如来真法身者,无色无现无着不可见。’又曾言‘若以色见我,以声音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可见如来’。此刻广场上祈祷的众人,便是以声色向你献祭,他们见到的是你吗?若是若不是,那个你又在何处?”

阿蒙眉头皱了皱,眨着眼睛答道:“我不是你追随的无量光,你也许问错了人,广场上的人们接受的是内心中信念的指引。我不清楚你从哪儿来,更不清楚你所追随的那位无量光去了何处,但他一定也经历过这些,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我尚未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你问我并不是想求得答案,只是想让我也那样去思考吗?”

文森特卜点头道:“是的,只是想请你想一想,人们的声色所求与你所求,再想一想狮子王为何会追随文殊师利而去?”

阿蒙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想指引与劝说我,与狮子王人云做出一样的选择!……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是否经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

文森特卜怔了怔才答道:“惭愧,苦海未渡。”

阿蒙露出了一丝苦笑:“那你刚才只是与我空谈了?”

文森特卜正色答道:“也不能说是空谈,先悟后证而已,望山有路可登峰。”

阿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望山有路,你就尽管走吧,我有我的追求。我知道你想指引我,想当初你那位世尊无量光尚且未开口,你却动了这个心思,特意在撒冷城中找到我说这些。”

文森特卜:“无量光朗照十方,我只是为愿而实行。”

阿蒙笑道:“无论如何,我得谢谢你,听你一番话我也有所得,相信你一样自有所得。可惜我现在不能招待你了,眼下还有事情要办,请你去别处多走走看看。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你从神殿广场那边来,而此刻我们所站的地方,就是原都克镇穆芸神殿所在,你能告诉我,这位女神究竟在哪里吗?”

说话间一挥手,阿蒙用空间移转的大法力将文森特卜送到了很远之外,光影移转景像改变,文森特卜又出现在众人聚集的神殿广场边缘。阿蒙倒不介意与他多聊一会儿,但此刻真的有事,因为穆芸女神来了,而文森特卜没看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