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神性源流
第181章 超出世人的想象

天空有无数乱七八糟的碎片飘落,阿蒙站在那里,长剑插在地上。加百列单膝跪在他的身前,双手捧起战斧高举过头顶道:“阿蒙,你赢了!”

阿蒙接过战斧随手收进了空间法器,站在那里问道:“乔治,你要仲裁吗?”

乔治刚才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这两人是怎么分出胜负的,但眼前的场面已经说明了结果,赶紧站起身来大声道:“不需要仲裁了,加百列大人已经认输。”

阿蒙拔起了剑,将剑身轻轻的在加百列的肩头上拍了一下,微笑着说道:“那好,决斗结束,你起来吧!”

加百列说道:“您可以杀了我。”

阿蒙不动声色的答道:“我可以杀了你,也可以不杀你,按照决斗的约定,这应该由我来决定。你现在是我的战俘,我将要求埃居帝国支付赎金,赎回你这位贵族大武士。如果埃居帝国拒绝,你将成为我的奴隶,而我也有权还你自由。”

加百列点头道:“是这样的,您打算怎么办?”

阿蒙笑道:“我平生第一次与人如此斗武技,真是痛快!斗了这么长时间也累了,好好喝顿酒吃点东西吧。赎金的事情我自会派使者给法老送信,你只能等结果。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还要和乔治好好谈谈。”

乔治已经迎上来道:“二位大陆上的顶尖武士,刚才这一场决斗实在太精彩了,可惜后来我没看清。加百列大人,您什么时候成为一名八级武士了?连我都不知情。”

加百列站起身来答道:“就是刚才。”

乔治吃了一惊,愣了愣才惊呼道:“战斗中晋级?这种情况我都没听说过!”

阿蒙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听说过又怎样,现在不是亲眼见到了吗?没想到这场决斗只打了一天,我们继续喝酒吧,事情还没聊完呢。”

众人回到完好无损的帐篷中,看时间也该吃晚饭了,林克清理掉桌上残碎的器皿,阿蒙又取出了各种美食,招呼大家坐下说话。乔治与林克都坐下了,加百列却在旁边站着。林克问道:“你为什么不坐下呢,难道不累吗?”

加百列一脸严肃的答道:“我现在的身份是阿蒙的战俘,阿蒙坐在这张桌边,我应该站着。感谢阿蒙让我解脱,也感谢眼前的食物!”

这位大武士的脾气可够固执的,做什么事都很认真,阿蒙只得说道:“那你就站着吃吧,多喝几杯酒,我特意为二位大人准备的。……乔治,加百列大武士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你也是来追杀我的人,又想怎么办呢,是否也要向我提出决斗的请求?”

乔治直摇头道:“我又不是西莉娅那种大神术师,没有召唤兽驱使,怎么与您这位大将军决斗?真要是想出手的话,应该是加百列大武士顶在前面,我在后面配合战斗,那才是对付您的最佳方式。埃居帝国派我们两人来追杀您,无非就是希望我们这么做。”

阿蒙:“可是你没有啊,究竟想如何完成任务?”

乔治坐在椅子上伸展了一下手臂,神情似是很放松的样子:“我接受了命令,但这世上的任务分两种,能完成的和完不成的。我出发前曾经说过,如果完不成任务便不再回去,我早知您的本事,神威远胜当初率领千军万马之时,看来我得好好修炼,否则是完不成任务的。阿蒙,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能让我留在此地修炼吗?”

阿蒙与乔治对视,然后两人都呵呵笑了,这笑声越来越大,差点没把眼泪都笑出来。阿蒙举起酒壶给乔治斟了一杯酒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完不成任务的。”

乔治:“我可以继续修炼,会变得更强大,说不定有朝一日能超过现在的你。”

阿蒙眨了眨眼睛道:“你可能会进步,但别忘了我也会继续修炼。当初的我远不如你,而现在已拥有九级成就。”

乔治:“那我恐怕就得留在这里了,你管吃管喝管住吗?”

阿蒙还没答话,林克忍不住插话道:“乔治大人,您如果肯留在撒冷城,我们求之不得!什么事情我都会安排好的,您尽管放心舒舒服服的住下去,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乔治突然长叹一声道:“继续突破,谈何容易?世上有很多人被唤醒了力量,但几乎有一半的神术师至死都是一级神术师,甚至终身无法突破二级成就。世上还有那么多武士,能拥有高阶成就者又有多少?当代的九级武士,在恩启都之后就没听说过别人,如今又有了阿蒙。一位大神术师的晋级有多么的困难或者说有多么的幸运,不知我能否拥有那种幸运?”

阿蒙笑着宽慰道:“事在人为,就像任务一样,有完不成与完得成。您不是一生下来就为了成为一名大神术师而活着,对吗?……乔治大人,撒冷城中也有神殿,如今需要一名主神官来安抚民心,如果您留在城中,将是最适合的人选,不知是否愿意?”

乔治看了阿蒙一眼:“您自己才是最合适的吧?”

阿蒙摇头道:“我不合适,我已经站在神坛上了。”

乔治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也不能白吃白住,总得做点事情,在完成任务之前,我就先做撒冷城的首席大祭司。反正对我来说是熟门熟路,这活好干。”

加百列惊讶道:“乔治大人,您要做撒冷城的首席大祭司?可是他们的神殿……”

乔治扭头打断了她的话:“加百列大武士,您还不清楚我的来历吧?我是一名魔法师出身,以魔法师的身份取得了高阶成就,指点我的人叫尼采,他就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也是一位大魔法师。如今都克镇变成了撒冷城,而我来到了这里,可能正是指引我领悟更高境界的幸运。……阿蒙,您让我做撒冷城的主神官的话,有两件事要声明。”

阿蒙端着酒杯道:“说吧。”

乔治不紧不慢道:“既然我是撒冷城的主神官,那么就不要用神术师这个称呼,干脆就叫魔法师,您看如何?在撒冷城邦,不仅是贵族,所有人都可以接受指引学习神术,不,干脆就叫魔法吧。”

阿蒙与林克对望一眼,一拍桌子道:“当然没问道,其实我们都是魔法师出身!只不过魔法也好神术也罢,是不能随便乱传的,它有考验的要求,只能指引适合指引的人,与身份无关。”

乔治笑道:“这些我当然清楚,我是主神官,这些具体的事务是由祭司们去办的,我会说清楚该怎么办的。还要提醒你一件事,我的任务仍然是追杀你,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动手。”

阿蒙也笑道:“我等着就是。”

乔治摆了摆手:“你也不必太紧张,我动手之前,会先和你打招呼的。反正时间嘛,埃居帝国的命令中也没规定,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如果我活的够久的话,一百年也说不定。”

阿蒙举杯道:“那就祝您健康长寿!”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加百列一看这个场面,就已经明白乔治不打算再回伊西丝神殿做大祭司了,他选择留在撒冷城做主神官,一方面是不想执行追杀阿蒙的任务,另一方面应该也有自己的考虑。像他这样的大神术师追求的已不是财富地位甚至荣耀,而是这一生的成就,可能已遭遇到修炼无法突破的瓶颈,在寻找新的契机。

加百列正在那里琢磨呢,阿蒙突然转身递过一个牛皮信封道:“想知道玛利亚对我说了什么吗?是关于你的,自己看吧。”

加百列接过信封取出里面的草茎纸,只见上面写道——

“加百列不得不接受帝国的命令去追杀你,我了解她的脾气,只会与你决斗,如此才不违背自己的信念。她如今失去了力量,就像当年的你一样,这是一种考验。我希望你能帮助与指引她渡过考验,但一切在于她自己的选择,我祝福她也祝福你。阿蒙,我一直都清楚你在做什么,了解你的爱与你的追求。”

加百列拿着这张草茎纸看了半天,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反复默念,手指轻轻有些发颤,良久之后才抬头道:“我对谁都没有提起,原来圣女大人看出来了,知道我失去了力量,难怪会让我在动手之前将这封信交给您。”

阿蒙叹息道:“你根本就没看过这封信,虽然它一直在你身上。一位武士在决斗之前交给对手一封信,信中告诉对方自己失去了力量,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玛利亚可能是怕我误伤了你,我问过你是否要换个时间地点,但你仍然坚持要在今天决斗。”

加百列答道:“就算我没有失去力量,也明知不是您的对手,我提出决斗要求便知道结果。决斗时我忘了自己曾经拥有怎样的力量,只是尽我所有的力量,不论您是多么强大,在战斗中晋级是不知不觉的。”

阿蒙饶有兴致的追问道:“我有一个私人的问题,像您这样的七级大武士,在晋级到八级成就时,通常都会失去力量吗?”

加百列答道:“有人会,有人不会,情况不尽相同,据说这是神灵对子民的考验,给了一些人更多的困难。”

阿蒙:“会与不会,有何区别呢?”

加百列:“从掌握的力量上来看,似乎差别不大,但应该是有区别的,这一点我还不是太清楚。”

阿蒙又扭头问乔治:“您当初晋级为八级神术师时,是否也曾失去过力量?”

乔治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有一段时间施展神术总觉得法力不足,于是在神殿中隐居修炼,直至法力足够可以瞬发高阶神术。就我所知,八级大神术师们的经历与成就不尽相同,又比如已阵亡的朱利安大神术师,他当年晋级时根本就没失去过力量。这其中必然缺少了某种清晰的指引,是我尚不了解的。”

阿蒙想了想又问道:“像李奎徳、沃尔德、吉尔伽美什、歌烈这些九级大神术师,他们当初从七级晋级为八级时,也曾失去过力量吗?”

乔治摇头道:“这我怎么会清楚呢?没有人会说出来。……听您的意思,似乎明白其中的奥秘?”

阿蒙笑了笑一弹指,酒壶中的美酒奇异的涌出,在桌上凝成了一座山峰的形状,从一个起点出现了好几条道路,各自通往不同的高度。他解释道:“就像登一座山峰,有很多条道路可以达到同一个高度,有的路能走的更远,有的路可能绕过某些阻碍却登不到山顶。可能只有那么一条路或几条路,才可以最终达到巅峰。”

乔治的眼神一亮,一指桌上那座美酒凝成的小山道:“同样一条路,不同的人能够攀登的高度也是不一样的,有人永远只能停在山脚,有人可能会达到山腰。……阿蒙神,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与您私下好好谈谈。”

林克呵呵笑道:“乔治大人,您也终于称呼阿蒙神的名号了?这一次不太像开玩笑。您要留在撒冷城中做主神官,机会当然有的是。”

他说完话又瞟了加百列一眼,见她还拿着玛利亚的信站在那里发愣,又问阿蒙道:“阿蒙神,加百列大人如今是您的战俘,您打算让埃居帝国付多少赎金呢?”

阿蒙也看了加百列一眼,这才淡淡答道:“我不要赎金,只是想向埃居帝国要一样东西。”

乔治问道:“什么东西呢,大将军想要的一定很特别,不会是某个人吧?”这句话其实是在开玩笑,他指的某个人当然是玛利亚。埃居帝国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阿蒙也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阿蒙又一弹指,将桌上的美酒收入壶中,面无表情的说道:“想赎回加百列大武士,我开的条件,就是安·拉的帝国主神地位!”

乔治手一抖,差点没把杯子给摔了,颤声道:“天呐,这算什么条件!”

阿蒙冷冷答道:“埃拉赫特法老的神系改革,立安·拉为唯一的天神,塞特为代表天神的众天使之长,这本与我没什么关系。但他却以神谕的名义派加百列与你来追杀我,那我的要求就是要剥夺那神谕的名义!这个条件可能让人觉得难以想像,但对于这件事来说,我提这种要求是顺理成章。至于答不答应,那也是埃居帝国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这番话的隐含义恐怕只有神灵才能听懂,塞特以信奉安·拉为唯一天神的名义,占据了九联神系主神位,并指引埃拉赫特法老进行宗教改革,却降下神谕让埃居帝国派人追杀阿蒙,并阻止他的族人返回都克平原。现在阿蒙提出的条件是,如果想赎回加百列,那就用埃居帝国所信奉的主神地位来交换。

这简直超出世人的想像力,恐怕最疯狂的疯子也说不出这种话来。但是冷静的去分析前因后果,阿蒙提出的条件虽不可思议但并非没有道理。埃居帝国不可能为了赎回一名大武士而答应这种条件,连说出来都是亵渎神灵,而阿蒙并不是要他们答应,就是提出来!

乔治与林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悄悄的望着加百列,心中暗道这位大武士恐怕永远都回不去了。加百列的震撼之色难以形容,仿佛听见了世上最不可能听见的语言,夜幕已经降临,山谷中没有点灯,加百列站在黑暗中终于开口道:“阿蒙,你提出这样的条件,就是想让埃居帝国不可能将我赎回。那您打算怎样处置我呢,是做为您的奴隶还是释放我?”

阿蒙反问道:“这些问题你先不必问,等到埃居帝国正式回拒我的要求时,我再做决定。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提这样的条件在他人看来一定是疯了,但你清楚这件事的过程,它有没有道理呢?”

加百列沉吟良久,终于点头道:“有道理,但也是你自己的想法而已。”

阿蒙笑了:“确实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埃拉赫特也不能阻止我在想什么,他不高兴那就不高兴吧,哪怕在皇宫中暴跳如雷。……加百列,玛利亚托你给了我一封信,难道对你就没有交待吗?”

加百列:“圣女大人也给了我一封信,特意交待要在动手之后才能打开,我还没来得及看呢,不清楚上面说了什么。”

阿蒙一摆手:“那你看吧,如果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

加百列从怀中取出了另一个牛皮信封,打开之后抽出一张草茎纸,在夜色微光下看见上面写道——

“你失去了力量,我清楚,也告诉了阿蒙。我很了解你的性格,只有按照贵族的礼仪与阿蒙正式决斗,才能让你从使命中解脱。就算失去了力量,你仍然会提出这个要求,不如此你通过不了考验,只有在你做出选择时,才能得到真正的指引。

现在你看见了这封信,或许已经渡过了考验,又将面临着另一种决择。阿蒙会提出埃居帝国根本无法接受的赎人要求,你将成为他的战俘,而埃居帝国正式拒绝之后,他会释放你、还你自由。那时的你,信念中将会接受何种指引呢?

我很了解你的信念,不必刻意去改变它,我也清楚你对神灵的信仰,那是内心的光辉。我希望你寻找到真正的神性源流,并接受那光辉的指引。最后还想请你帮个忙,如果有一天阿蒙哀伤心碎,请你保护他,就像曾经保护我一样。”

加百列看着这封信,若有所思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最后又悄悄的将信收了起来。阿蒙等三人没有打扰她,林克说道:“这里的事情暂时都办完了,我们回撒冷城吗?我打算为神殿举行感召神灵降临的仪式,现在有主神官了,正可请乔治大人主持。”

阿蒙:“感召神灵降临?我也在那神坛上,自己就会去撒冷城,倒无所谓降临不降临。但是穆芸女神一直在等着这一天,我走出埃居之后,她还没有现身来见我,应该就是在看我何时会实现承诺?”

林克挤了挤眼睛道:“女神一直没见您?您是不是怪想她的?那这件事要赶紧办了!”

阿蒙摇了摇头:“不用太着急,这也是一场城邦的庆典。我们就在这里多等几天吧,等到云梦与约翰他们赶来再一起出发,你也许会大吃一惊呢。”

他们就在正修建的要塞中等了半个月,林克不太明白阿蒙为何说他会大吃一惊,等到半个月后约翰与拉斐尔走出黑火沼泽时,林克一开始没有认出云梦,只是看见拉斐尔身边有一位妖娆的姑娘身穿着明显不合身的长袍,是哈梯王国祭司的服饰,应该是拉斐尔的衣服。

林克左瞅右瞅,忍不住问约翰道:“云梦呢?那个大家伙哪去了?这位美丽的姑娘又是谁?”

约翰笑的有些古怪,就是不答话。那姑娘扭着腰肢说道:“我是阿蒙神的使者,人称黑火沼泽的守护女神。林克啊,你可以叫我沼泽女神,或者云梦天使!”

这姑娘竟然自称云梦,林克傻在了那里呈石化状。阿蒙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云梦,恭喜你了!拉斐尔,也谢谢你!你们有没有发现明月夜的行踪?”

云梦躬身答道:“我们沿途都在搜索痕迹,可惜没有找到他,又怕耽误您的事情,所以尽快出来了。”

阿蒙的声音又说道:“安全出来就好,他可能已经离开了黑火沼泽,既然是奉命来行刺我的,就让我来对付吧。黑火沼泽守护神,这个外号谁给你起的?”

云梦笑道:“是拉斐尔啊!他还夸我出淤泥而不染呢!”

拉斐尔赶紧解释道:“阿蒙,我只是和云梦开个玩笑。”

阿蒙的声音呵呵笑道:“这玩笑开的很好啊,云梦,今日你既然如此自称,那么来日就要保护黑火沼泽商道的安全。……先一起返回撒冷城吧,正有一场庆典要举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