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80章 封印之眼对秩序之刃

乔治苦笑道:“这里的人称呼你为阿蒙神,而你就像神灵。我已经去过了撒冷城,也亲眼看见了刚才那一幕,这里的一切确实可称神迹,令人叹为观止啊!”

加百列却没有客套,面无表情的说道:“阿蒙,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

阿蒙答道:“我清楚二位的来意,是奉埃居帝国的命令来追杀我。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吧,这里的人太多,不好叙旧。”

继续向前走,都克平原目前四处都是荒野,几人一路上默默无语,终于来到一片小山环抱的无人幽谷中。阿蒙停下脚步一招手,凭空摆下一支金顶大帐,帐篷里摆好了桌椅和美酒,坐下道:“乔治大人、加百列大人,无论有什么事,先坐下,请让我敬一杯酒。”

阿蒙当年刚到埃居时,尚是一位来自异乡的平民,加百列救过他、乔治帮过他。当他离开埃居时,已经是威震列国的大将军,加百列与乔治都曾经是他的下属,在战场上曾听命于他。如今敬这一杯酒,阿蒙的身份还是帝国大将军,他并未被公开解职。

乔治举杯缓缓的饮下,自从一见到阿蒙,这位大神术师一直在苦笑。而加百列抓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道:“阿蒙,你既然知道我的来意,就不耽误时间了。我现在以一名大武士的身份,正式请求与您决斗!”

决斗?阿蒙闻言想笑又笑不出来,他这一路已有过两场决斗了,先是在沙漠中与狮子王人云,后来又在沼泽边带着云梦与西莉娅还有她的召唤兽谣里奥。没有想到进入都克平原后还有第三场决斗,对手竟是他的救命恩人加百列。

阿蒙放下酒杯,站起身来提醒道:“你的任务是来杀我,突袭行刺还有可能完成,假如正面格斗的话,你几乎没有机会,为何要以决斗的方式来解决呢?”

乔治与林克直皱眉,阿蒙居然这么说话,好像在提醒加百列如果想杀他应该怎么办,也是在委婉的告诉加百列,双方面对面都做好准备再动手,如今她不是他的对手。

加百列肃容道:“阿蒙大将军,我清楚你为埃居立下的功勋,埃居帝国并没有公开治您的罪,只是命令我来刺杀您。那么我只能以一名武士的身份,向另一名武士提出决斗的要求。乔治大祭司,我这么做可以吗?”

乔治点头答道:“当然可以,而且对你来说,这好像是唯一能做的。”

阿蒙又问道:“尊贵的大武士,如果是决斗的话,需要对方的答应,如果我不答应呢?”

加百列答道:“阿蒙,我救过你,并不要求你报答,只想请你帮助我解脱这个困境,答应决斗的要求。”

阿蒙缓缓点了点头:“你这样说,让我无法拒绝,好的,我接受你的决斗请求!……既然是决斗就有决斗的约定,你想让谁来做仲裁,又想做什么约定?”

加百列:“我请乔治大神术师与这位林克先生一起做仲裁,没有什么特殊的约定,就按交战时敌对双方武士的决斗结果来处理,遵守高贵的礼仪。”

加百列要求的并不是民间的私人决斗,而是按照敌对双方武士交战时的决斗来处理。胜利的一方可以杀死失败的一方,如果没有杀了对手的话,那么失败者将是战俘的身份,而所属的国家或城邦可以赎回。这倒不是什么明文的法律,而是大陆各国的一种贵族礼仪。

阿蒙看着加百列神情颇有些无奈,又点头道:“好吧,如你所愿。”

加百列又向阿蒙鞠了一躬,从怀中取出一个牛皮信封递了过去道:“在决斗开始之前,按照圣女大人的吩咐,我要将这封信交给你,请你看完之后再动手。”

阿蒙赶紧伸手把信接了过去,既然加百列接受任务来刺杀他,玛利亚不可能不交待些什么。阿蒙一直想问却又不好开口,原来早有这么一封信。他打开信封取出一张草茎纸,扫了一眼不禁微微一怔,随即又把信装好,小心的收入怀中。

加百列并没有问他信中写了什么,只是问道:“您看完了吗?”

阿蒙很平静的答道:“看完了,你想什么时候与我决斗?”

加百列解下腰间的长剑放在桌子上,向着乔治一伸手。乔治叹了口气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柄银色的战斧交给了她。这支战斧就像半轮圆月,散发着皎洁的银白色光芒,它的表面仿佛还有流动的花纹,似丝丝缕缕的电光在流转,并非是镂刻的纹路,而是对周围空间影像的奇异映射。

阿蒙微微吃了一惊,这不是一般的武器,也是一件神术器物,而且好像能随着身心变化,可以称之为圣物了!其实这把战斧最初是阿蒙给加百列的,得自贝尔陨落的那个神秘山洞,那里能够保存完好的武器都是大陆上的珍品。

加百列曾用这支战斧激斗恩启都,上面出现了很多缺口与无数道裂纹,但是她并没有丢弃这件武器,又用秘银熔合缺损处将之修补完整。所谓秘银的原料就是银,却经过神术师的特别加工,传导那激发的力量效果最佳,是加工武士所用武器的珍贵材料。但是将它融合在武器的表面,需要经过神术炼制并非是普通的镀层。

这柄斧头不知经过多少次强大的力量激荡,材质也发生了奇妙的改变。加百列无论以秘银怎样的熔合修补,斧头上始终带着缺口和裂纹的痕迹,就像磨灭不去的印记。

这件武器她修复不了,就算把形状修补完整,激发力量挥动之时,那漫射的银毫总会出现无法控制的空间裂隙,发出的攻击就像缺了齿的梳子,力量总有莫名其妙的缺失。当她接受追杀阿蒙的任务出发之前,便向圣女大人提出了一个请求,集中伊西丝神殿所有的力量,将这件武器彻底炼化完成。

玛利亚答应了,结果却有些不可思议,她召集了神殿所有的炼器大师,最后又调动了所有的大神术师布下神术阵,将这支战斧放在神术阵的中央淬炼,最后连玛利亚本人都手持圣女法杖亲自出手,才将这支战斧上的缺口与裂隙的纹路彻底弥合,形成了那些流动的花纹。

此刻加百列将战斧取出,阿蒙以侦测神术扫过,就感觉斧刃两侧的空间仿佛被切开了一个无形的缺口,划分出一条界线,就连神术的侦测都仿佛被切断。这是一件能开辟空间的圣物啊,假如使用者的法力足够强大,这件武器的威力不可思议,阿蒙不禁暗暗称奇。

加百列手提战斧走入山谷中,转身说道:“阿蒙,请你也取出武器吧,就在此时此地决斗。”

林克也隐约感应到她手中的战斧不同寻常,开口劝道:“尊敬的大武士,阿蒙神刚刚在黑火沼泽中开了一条道路,连续用了一个月的功夫,想必极为耗力,我看还是休息一段时间再决斗吧。”

乔治也趁势劝道:“林克说的很有道理,阿蒙在沼泽中开路很辛苦,暂时需要休息,等什么时候完全恢复了体力与法力,什么时候再决斗吧。”

这两人都想拖延,不想看见加百列与阿蒙真的决斗,反正拖下去对谁都没坏处。加百列望着阿蒙道:“这里的人们都称呼你为阿蒙神,您需要休息吗?”

阿蒙笑了笑,大有深意的问道:“如果你希望休息的话,那就等到力量恢复之后再决斗,如果你坚持在此时此地决斗,我也不反对。”

加百列很干脆的答道:“那就动手吧!”

阿蒙的神色有些奇怪,也不知在想什么,缓缓走进山谷来到加百列对面十步之外站定,凭空取出了一件武器。远处的乔治与林克同时吃了一惊,因为阿蒙拿出的武器也很特别,是一支厚而长的阔剑,剑格很宽,看上去像一根细长的十字架。

剑锷的正中嵌入了一枚晶石,在阳光下是半透明的,中间有一条细细的纹路看上去就像猫的眼睛。林克认出来了,那是猫神贝斯特的法杖,曾经也是一件能随身心变化的圣物,后来其残损的遗骸落入林克手中,林克又把它给了阿蒙。

阿蒙穿越千里叙亚沙漠,又走过茫茫的黑火沼泽,这一路上竟然将之祭炼完成,打造成了一柄剑。此剑看上去很沉重,可提在阿蒙手中却轻飘飘的,以侦测神术扫过似有一种湮灭的力量,仿佛它散发的气息能够封印各种感应。

阿蒙站定身形之后,加百列问道:“大将军,你准备好了吗?”

阿蒙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加百列干脆利索的出手了。只见她提起战斧发力前冲,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斜挥起一道银光斩向阿蒙。阿蒙侧身持剑一挑,避过斧刃,攻击加百列的手臂。加百列并没有撤斧躲闪,顺势一旋身,斧面在空中打了个旋,拍向阿蒙的剑尖。

战斧和剑尖击在一起发出叮的一声响,嗡鸣声尖锐刺耳,两人的移动速度极快,已经交换了位置又重新斗在一起。观战的乔治和林克都有点纳闷,他们本以为将看见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斗,乔治紧握法杖做好了被力量波及的防备,不料眼前的场面却非常的奇怪甚至是诡异。

加百列的武技一流,她自幼学习各种格斗技巧,用功之勤苦超出常人的想象,也执行过各种凶险的任务。就算她不是一名大武士也是一名格击大师,使用各种武器的技巧近乎完美,速度和力量的结合天衣无缝,出手的判断极为准确,无需去思考,格斗中的反应已经是一种本能。

阿蒙可没有经过这么系统的格斗技巧训练,但薛定谔曾是九联神系的贝斯特女神,经过无数次险恶的战斗。阿蒙曾展开她的灵魂印迹,也继承了她的格斗技巧与经验,与加百列如此相斗并不落下风。

银光与剑影交错,两人的身形进退之间令人眼花缭乱,武器偶尔会格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但战场上并没有漫射的光毫,也没有爆发的能量冲击,这不像两位大武士在决斗,更像两位格击大师在比拼技巧与经验,看阿蒙的剑术更精还是加百列的战斧更妙。

林克不由自主的惊叹道:“原来他们想这么打,乔治大神术师,您看见了吗?像您这样的大神术师,假如被这种武士近了身,一样能轻易刺杀您。”

乔治点头道:“他们是大陆上最顶尖的格击大师,任何人不及防备都很难抵挡。但他们为什么都不使用大武士那强大的力量呢?”

林克一耸肩:“我怎么知道,他们商量好了吗?”

阿蒙和加百列都没有使用那强悍的超人力量,就像两名强壮的普通人那样格斗,山谷间草叶纷飞,战场已经被踏成一块平地。但格斗中也暗含着看不见的凶险,来自于他们手中的武器。

阿蒙能感觉到,加百列的战斧之锋利几乎能够切开一切。形容武器的锋利,通常情况下要看材质有多么的坚硬,刃口又能开的多细。但这柄战斧不一样,它有切开空间的力量,无论多么坚韧的铠甲,假如所在的空间被划出裂隙,也就失去了防御的意义。

斧刃划过就像一种奇异的秩序分割,别说坚硬的铠甲,就连斩不断的流水都能切开,假如借助强大的法力施展,是世上真正无与伦比的锋利!阿蒙如果不使用附加的神术防御,他身上穿的蛇鳞甲不论再坚韧,被这柄斧子砍中了也一样无法阻挡。

加百列感觉到阿蒙手中的剑也很特别,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湮灭力量,武器的攻击不论多么有力,可是在这支剑面前仿佛是泥牛入海,就像被封印了,或者切断了力量与发出力量者之间的联系。

两人斗了半天,阳光下的影子飘忽不定,虽然武器多次相击,但阿蒙都没有让对方的斧刃直接斩在剑身上,只是用剑尖点在斧面上卸力。阿蒙出剑非常巧妙,假如换一名武士,被剑尖点中战斧,那冲击力的牵引会使整条胳膊的关节都脱臼,但是加百列运用步法身形以及挥动武器的惯性,总能以最合理的方式化解。

他们从上午一直斗到下午,太阳已经改变了照射的方向。以两名大武士的体力如此相斗,几天几夜都能坚持,就看谁先不小心露出破绽。

林克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对乔治说道:“他们这么斗是因为手中的武器,加百列的战斧能切开空间,能量冲击总会划出缺口。而阿蒙的长剑能湮灭力量,也能将能量冲击切开使之失去牵引,所以他们干脆以格斗技巧比拼。”

乔治皱眉道:“武器确实很神奇。但就算是圣物,也要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够发挥最大的威力,两人这么斗恐怕不仅是武器的原因,也许另有玄妙。”

林克:“你的意思是我猜错了?但是他们这么打下去,还要多久才能分出结果啊?其实你我都很清楚,真要放开了力量决斗,加百列绝不是阿蒙神的对手。”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战场那边就突然起了变化,一声震耳的剑斧相击,阿蒙的身形被震飞出几十尺远。那声音的震荡冲击力将桌上的器皿全部击碎,玫瑰色的美酒流满了桌子。乔治惊呼一声举起法杖,层层叠叠的各种护罩掩住了金顶大帐。

战斗场面突然间发生了变化,加百列手中的银斧发出了万千道光毫,斩在泥土中似毫无痕迹,但扫过的树木都无声无息的折断,坚硬的山石也不断的滑落,仿佛与山体莫名其妙的分割。

阿蒙喝了一声:“来的好,我一直在等着呢!”他手中的长剑也化为了无数道虚影,所过之处银光纷纷碎灭。加百列大踏步挥斧前冲,银色的战斧已经化为一道飞旋的光弧,就连剑光的虚影都能斩开。

惊人的能量冲击散射,在战场外已经分辨不出两人的身形了,就连最近的一座小山丘也被削平,化为蠕动的粉尘泻落。此刻就算有人想阻止两人的决斗,恐怕也无法插手了。

大帐就像在惊涛骇浪边缘的孤岛,不时承受着各种冲击波及,就连林克也出手施展神术防御。幸亏帐篷这边只是力量激散的余波,乔治与林克还能坐得住。不时有一道银光斩落,击碎一层护罩,却诡异的从帐篷后面出现。又不时有一道剑光飞来,无声无息的将周围的元素防护击散。

乔治紧握法杖,皱眉问林克道:“你能看清他们打成什么样子了吗?”

林克也握着法杖直摇头:“我可看不清,连侦测神术都被搅乱了!这怎么做仲裁呀?”

乔治苦笑道:“仲裁什么仲裁,他们不需要别人仲裁,我们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这番激斗直至黄昏,奇异的嗡鸣声与爆裂声不断,就连阳光也时明时暗,穿过战场看远方的景像也是扭曲折转不定,这片山谷已是面目全非。激斗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震响,就似大铁锤砸中巨钟,林克感觉脑海中嗡的一声,耳膜都在发烫,乔治晃了晃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然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