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9章 沼泽女神

拉斐尔解释道:“想听懂确实不太容易,因为很多人并不清楚幻想、理想、妄想的区别。我的老师歌烈教导我去亲身印证其中的道理,我可以对你讲述自己的感受。无权无势的平民常常会幻想自己成为一位帝王,这并不是不可实现,因为人间就有帝王。但大家要是都这么想,便是妄想而非理想。

真正的理想是不论你是否能成为帝王,在拥有这样的念头时,你要意识到什么是你内心的主宰。我见过很多君王、无数平民妄想中的君王,在他们的内心中也许并不如你这只铁甲兽更幸福,同样有着自己的幻想,本源的人性不会因为身份地位而改变。”

拉斐尔说到这里沉默了片刻,低头看着云梦,见这只铁甲兽一直默默无语的在思考着什么,他突然问道:“云梦,你今天为何要问我这些?”

云梦仿佛从梦中惊醒,回过神来答道:“因为阿蒙神对我说过,我修炼的积累早已足够,也通过了很多考验,但是想拥有七级成就将身心融合,对我而言可能很简单也可能很艰难,需要一种豁然开朗式的指引,就像睁开眼睛看见了亮光。能指引我睁开眼睛的人,未必一定是他。”

拉斐尔又问道:“阿蒙是什么时候对你说的?”

云梦:“就是前几天在来的路上啊,当时你跟在后面,他悄悄对我说的,所以我今天要请教你,请将你的领悟与感受告诉我。”

拉斐尔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的老师歌烈曾问过我一个问题——凡人最大的妄想是什么?”

云梦脱口而出道:“当然是成为神灵一样的存在。”

拉斐尔点头道:“是的,这就是答案。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一种妄想,但神灵又是存在的!那么人性中包含的神性的真谛是什么?我们生活在身边的世界里,也生活在自己的想法中。不要依据所拥有的欲望来看待生活,你的理想就是你的道路,你是一个怎样的生命,取决于你如何去看待生命。只想着要成为神灵一样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真正有意义的考问是神灵何以成为神灵……”

拉斐尔看着月亮正在讲解,突然听见云梦又开口道:“谢谢您,让我闻声而悟!”

拉斐尔随口答道:“不必客气,这些是老师曾经的教导,而我也在亲身求证其含义,今天只是将我的体悟告诉你。……嗯,你的声音怎么变了呢?”

说话间拉斐尔突然意识到云梦的声音不对,不再是灵魂中的信息交流,就是直接在耳边开口,而且成了一个柔和的女子声音,听在耳中酥酥的非常舒服。他立即扭头看去,有那么一瞬间的发怔,等反应过来脸都红了,赶紧低下头小声道:“你,你……也不穿件衣服!”

那只硕大的铁甲兽不见了,月光下坐着一位身形窈窕的女子,约十八九岁的模样,披着金褐色的长发,容颜甚是娇美甚至有几分妖异,颧骨微微有点高,嘴唇微微有点厚,眼窝微微有点深,但五官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是个体态玲珑的美人儿。更要命的是,她此刻一丝未挂,月光下的体态展现着最原始与自然的美。

听见拉斐尔的话,女子才突然反应过来,带着惊羞的语气道:“我忘了,一时没有注意。”她站起身原地一转,披上了一件很常见的麻布长裙,又说道:“衣服穿好了,我没有吓着你吧?”

这女子当然不会是别人,就是云梦化成人形的样子,她的确没经验,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连自己都觉得很突然。拉斐尔又扭头看了一眼,连忙把头扭正道:“你这件衣服,普通人看着没什么破绽,但在高阶信息神术面前,还是等于什么都没穿。”

云梦却问了一句:“等于什么都没穿?你故意偷看我!你是大神术师,当然会高阶信息神术,在高明的侦测神术面前,普通人穿不穿衣服有区别吗?藏什么东西都知道!”

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大神术师拉斐尔此刻说话竟有点打结:“我,我没有啊!就是提醒你,侦测神术侦测物品,那,那和这种情况是不一样的。你这身衣服,不过是信息神术的伪装而已,还要时刻运用法力……对不起,我忘了你本来就没带衣服在身边。”

云梦的脸色也红了,幸亏月光下看的不是太清楚,她一转身又说道:“你再看看,现在这样呢?”

拉斐尔小心翼翼的扭头看了一眼,微微惊叹道:“是一身铠甲!”

只见云梦身上那一件幻化的麻布长袍下面,又出现了一件贴身的暗金色软甲。云梦笑了笑说道:“你忘了?我是铁甲兽,变化这身铠甲是天赋的本事,在战斗中很有用处,平时也可以当衣服穿。”

拉斐尔又问道:“你的声音怎么也变了?”

云梦走进帐篷坐在拉斐尔的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从未开口说过话,你不觉得以前与你交流时的声音与林克还有阿蒙神都有点像吗?那只是用信息神术模仿我熟悉的说话声,现在你听见的才是我自己的声音,好听吗?”

拉斐尔点头道:“好听。”

云梦:“真好听假好听?”

拉斐尔认真的答道:“真好听!……你是第一次变化成这样吗?”

云梦看着月亮长出一口气道:“我不是变化成这样,现在的我就是这样,如果说我与一只铁甲兽有什么不同,这就是不同,多年的修炼到了地步,就像山中那些虫儿的蜕变。阿蒙神说过,我迈过这一步可能很艰难也可能很简单,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难怪他要让我耗尽力量,又让你留下来保护我,原来阿蒙神早就料到了。所以我要谢谢您,是您指点了我!”

拉斐尔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下巴:“千万不要这么说,那是你修炼的积累足够,此刻就像轻轻打开了一扇窗就看见了亮光,再回头时恍然大悟,原来月亮一直在那里。”

云梦喃喃自语道:“是啊,月亮一直在那里,原来是这么美,这感觉真好。”说着话情不自禁的靠在了拉斐尔的肩上,变异铁甲兽王出身的她,身体感应非常敏锐,随即就问道:“拉斐尔,你的半边身子都突然发紧了,就像发现了什么敌人,是我让你如此紧张吗?”

拉斐尔赶紧解释道:“不不不,只是你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一时还有点不适应。”

云梦又问道:“你不喜欢我靠近你?”

拉斐尔:“不是的。”

云梦:“那你的反应为何就像在暗中戒备?”

拉斐尔被她问的脑门都冒汗了,连声解释道:“身体的反应的确差不多,但情况是不一样的。人们的很多习惯与反应都很复杂,你还需要好好学习体会与分别,我紧张并非是不喜欢你坐在这里。”

云梦:“可我总觉得你现在有点怪怪的,和前几天不一样。”

拉斐尔无可奈何道:“你现在和前几天也不一样啊。”话音未落,这位年轻的大神术师突然语气一顿,全身的肌肉也令人不易察觉的都收紧了。

云梦有些委屈的说道:“你分明就是不喜欢,这就是有危险时的反应,难道我对你来说是危险吗?”

拉斐尔没有开口,而是在灵魂中说道:“小心,神术阵刚才好像有感应,触动的力量很微弱,难道有人在暗中窥探?”

云梦吃了一惊,立刻以信息神术交流道:“真有敌人啊?我怎么没感觉,不对呀,我的反应比你灵敏。”

拉斐尔:“我运转的是神术阵,阿蒙临走前布下的,侦测范围覆盖了周围的沼泽,当然比你天生的感应还要强一些。刚才确实有波动,很微弱但带着法力,我不应该搞错的。”

云梦:“会不会是沼泽中的变异怪兽无意间经过?”

拉斐尔皱眉道:“可能吧,但还是小心为妙。”

云梦笑了:“不用怕,我可是沼泽之王,在这里遇到什么敌人,我能保护你!”

拉斐尔苦笑道:“沼泽之王?不,你应该是沼泽女神,黑火沼泽的守护女神。看你现在的样子,在将来的人间传说中,如果人们这么称呼你,我也不会感到意外。现在是我在保护你,你的力量还没恢复呢。”

云梦晃了晃胳膊:“我的恢复速度很快,这也是一种天赋。”

拉斐尔:“你的体力恢复了,但是法力恢复不可能那么快,这与天赋无关,还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继续上路才安全。”刚说到这里他突然站起身抽出法杖,抬头喝道:“什么人!”

“是我,约翰!阿蒙神让我来的……”半空传来答话声,约翰尚未落地就收起飞梭,凌空跳到了帐篷前,随即愣了愣:“拉斐尔,云梦哪去了?这位姑娘又是……?”

云梦站起身拉着拉斐尔的衣袖,眨着眼睛道:“我是沼泽女神,传说中黑火沼泽的守护神,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约翰摸了摸脑袋:“什么传说,我怎么没听说过?”

云梦笑眯眯的答道:“刚刚拉斐尔讲的传说啊,人间的那些传说,也许就是这么流传的吧。”

约翰瞅了她半天,又皱着眉头问拉斐尔:“阿蒙神让您在这里保护云梦,也让我过来,你却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云梦呢,你怎么没在保护它?”

云梦插话道:“云梦就在这里呀,约翰,你找找她试试!”

约翰有些莫名其妙,只能拿眼去瞪拉斐尔,拉斐尔以眼神示意,并悄悄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女子。约翰突然意识到什么,嘴张的下巴都快掉了,眼珠子瞪的溜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云梦!真的是你吗?”

云梦站在那里扭了扭身体:“是我呀,你才认出来啊?”

约翰揉了揉眼睛:“我根本就没认出来,是猜的!你还真是沼泽女神呢,眼睛一眨,铁甲兽成大美人了!”

云梦咯咯笑出了声,看样子别提有多开心了,约翰与拉斐尔都在一旁看着她笑。云梦笑完了才问道:“约翰,你怎么到这儿来了,阿蒙神有事吗?”

约翰又揉了揉眼睛,点头道:“当然有事情,有个怪物在半路行刺阿蒙神,被阿蒙神打伤了逃入沼泽。阿蒙神怕这里不安全,所以特意派我过来。”

拉斐尔与云梦都吃了一惊,拉斐尔道:“这人好大的本事,居然能在阿蒙手下逃走!”云梦喝道:“这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行刺阿蒙神!”

约翰解释道:“这人的来历确实不简单,但他现在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暂时不会有什么威胁了,可阿蒙神还是不放心。坐下来说话吧,我告诉你们详细的经过。……云梦啊,看见你这样,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差点都忘了来干什么。”

……

三天后,阿蒙终于走出了黑火沼泽,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从沼泽的最南端一直延伸到东部的边缘,出口在距离撒冷城最近的地方。林克与伊索就在这里等着呢,现在的撒冷城中有来自大陆各地的流浪者,还有山中的各个部落的穴居野人,也包括一些迁徙到平原的高原巨人。

伊索挑选其中最健壮的工匠,在此地修建关卡要塞。阿蒙要开通商道,但也不希望有人通过这条路进犯撒冷城,就在这狭长道路的尽头修建要塞,不仅可以做为来往商队休息补给的驿站,而且这里的地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正适合驻兵扼守。

要塞的城墙有一半延伸到沼泽中,深挖淤泥直至岩层,然后用巨石垒起,目前刚刚修建到一半。阿蒙走过城门时,撒冷城的工匠们正在紧张的忙碌,听说他来了,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在空地上匍匐跪下。

这场面隆重而壮观,让阿蒙微感尴尬。虽然早在穴居野人的部落中他就被奉为神灵,但相处久了,大家还不至于这么夸张。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了,林克已经在撒冷城中修建了神殿,神坛上的神像是他与穆芸女神。在撒冷城民众的心目中,他不是相当于神灵、而就是神灵!

现在阿蒙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走到了眼前,对这些人而言,就是神灵在展现神迹啊!阿蒙神展现了什么样的神迹呢?独自在无法通行的黑火沼泽中,开辟了那样一条蜿蜒而漫长的道路,这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它就是神迹!

阿蒙轻轻一挥手,半空落下无数柔和的白色光幕,轻轻洒落在众人身上。这是中阶祈福神术,能够消除疲劳和痛楚,使人觉得精神振奋与畅快,中阶神术师就能施展。但是阿蒙未用法杖信手拈来,法力浑厚,神术笼罩的范围非常大,对众人而言这就是神灵的赐福。大家匍匐于地祈祷,连大气都不敢喘。

阿蒙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些人的心念,很专注也很真诚,他们的工作很劳累,所以他很自然的施展了祈福神术。身前的伊索与林克也笑眯眯的伏地行礼,似是早就料到了这个场面。

只见众人的身后,远远的站着两个人,此时显得是那么刺眼。其中一人手持法杖躬身示意,表情似笑非笑有点古怪,正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乔治。另一人手按剑柄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望着阿蒙,身姿挺拔容颜秀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形容不出的威严气息,正是大武士加百列。

阿蒙心中微微有些苦,在沼泽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刺客,而真正应该刺杀他的人却在这里等着。歌烈已经说了,埃居帝国派来的追杀者就是乔治与加百列,是他最不愿意与之为敌的人。该来的始终躲不过,这就像命运迟早要面对,阿蒙只得叹息一声走了过去。

伏地行礼的众人灵魂中都听见了阿蒙神的声音:“穿越黑火沼泽的道路已经打通,正式的商道会在两个月后到达这里。诸位为建造家园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心中的信念是真正的赐福,继续工作吧。”

阿蒙悄然吩咐伊索率领工匠们继续去忙,让林克跟在一旁。众人起身,低着头带着敬畏之色缓缓散去,林克跟在身后悄然道:“这两人到撒冷城找您,后来又听说您会到这里,又特意赶来等着。我知道他们是您的朋友与恩人,但我也听说了,埃居派来的追杀者就是……”

阿蒙打断他的话道:“事情我都清楚,自会解决的,他们是撒冷城的贵客,不能怠慢。”

林克:“这我当然清楚,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好好接待,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了。您的三十六名亲卫埋伏在旁边的房子里,我也跟在您身边,不会有问题的。”

阿蒙摆手道:“用不着让别人插手,我的事情我来处理,先找个没人的地方聊聊吧。”

说话间已经穿过空地走到近前,阿蒙躬身道:“二位大人,好久不见,远道而来辛苦了!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事,让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