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8章 何为灵?

凶悍的明月夜从地上蹿起来一把抓住了阿蒙的胳膊,利爪划开了衣服,将里面的蛇鳞软甲撕裂了好几道缺口。阿蒙一拳打在了肩膀上,变身后的明月夜竟然能够硬接他这一拳,喉间发出痛吼,低头就咬阿蒙的手。

阿蒙一甩手堪堪避过,屈指弹在了他的下巴上,这一弹的力量足以把坚韧的巨石击碎,就算换做一般的猛兽,脑袋也会被敲成肉酱。就听咔嚓一声,明月夜的下巴脱臼了,他竟然还能凭着奇快无比的反应向后倒纵卸力,凌空翻滚落进了水中。

水花涌起,又像被一只巨手突然抹平,诡异的恢复了平静,他的气息竟然在水底淤泥间消失了。阿蒙并没有追进怪树丛生的水中,站在水边全身骨节又发出了一连串的脆响,那弥漫的狂躁气息也缓缓消失了。

阿蒙也会使用类似的狂暴力量,是借鉴约翰的经验领悟的,但在以前从未用过。那种狂暴状态虽然能够提高速度与爆发力,但也有明显的缺陷,让人凶性大发甚至心智迷失。阿蒙既能控制自然不会迷失心智,但也会影响到侦测神术精微的感应,并限制了大范围法力的运用,只能以惊人的能量冲击格斗,混战中还容易误伤自己人。

当年他在战场上面对恩启都的时候,还不像今天这么强大,也没有领悟如何掌握与控制这种状态,而今天遇到了一位如此难缠的对手,索性以牙还牙。明月夜显然很了解这种狂躁状态的特点,知道阿蒙进入状态会影响侦测神术的感应,逃遁时又潜入水中隐去了行迹。

以明月夜的速度,这么一会的功夫可能已经逃出很远躲了起来。阿蒙暗叫一声可惜,想在这黑火沼泽中将这名刺客揪出来很难,要是云梦在这里就好了,有那只铁甲兽王在一旁侧应的话,明月夜刚才肯定是跑不掉。正在这么想着,阿蒙突然眉梢微动似是察觉了什么,抬头喝道:“什么人!”

低低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出很远,半空有一个人答道:“阿蒙神,是我!”

阿蒙微一皱眉:“约翰,我不是要你与林克在沼泽边缘等着吗?怎么进来了?”

约翰飞落在山坡上,收起飞梭行礼道:“我和林克按您的吩咐,在黑火沼泽的边缘修建要塞关卡,算算日子您应该到了,却迟迟没看见您从沼泽里走出来,所以我特意来接应。刚才在远处听见了激斗的声音,所以驾驭飞梭加速赶来。……咦,这里是怎么回事,有大军交战吗?”

这片山坡上一片狼藉,树丛与乱石全被移平,谁能搞出这么大动静?阿蒙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时间是一个月内,三天后才是一个月,在路上休息了三天,比预计的时间慢了一点。至于这里嘛,当然不可能有军队来过,只是来了一名刺客。”

约翰吃了一惊,拔出佩剑左右张望道:“刺客!在哪里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行刺您!”

阿蒙摆手道:“不用找了,他已经带伤逃匿。这人的胆子确实不小,自称是天枢大陆的杀手之王。你来的正好,与这名刺客有关的情况,我正想找你聊聊。”

阿蒙对约翰讲述了刚才遇刺的经过,约翰听完后倒吸一口冷气道:“这人好厉害,可惜他遇到了阿蒙神您,这次吃了大亏,估计至少好几个月都不能露面了。”

阿蒙“哦”了一声道:“他两次偷袭未能得手,后来与我力战,那种狂暴的状态感觉很熟悉,我第一念就想起了当年的你。”

约翰眨着眼睛道:“您是想说——当年我若没有受到您的指引,那狂躁的力量一直无法控制,继续修炼下去也会变成他那样吗?”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不,你若是无法控制最终只会迷失心智,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更别提继续修炼到那么高深的境界了。我看此人与当初的你差不多,也是被唤醒了那狂躁的力量,却受到了另一种指引。”

约翰皱眉道:“什么样的指引呢?”

阿蒙沉吟道:“就是教他如何控制和运用这种力量,使之越来越强大,而平时又能保持冷静和清醒。此人所走的道路与你不同,他就是专门追求这种力量,到了一定的境界,甚至可以变化形体。”

约翰的眉头紧锁:“什么人能指引他如此修炼呢?”

阿蒙想了想,突然冷笑道:“我在你的经历中有所领悟,也可以进入那种狂暴的状态,限制其他的一些能力,短时间内极大的提高速度与爆发力。这是我拥有生生不息的九级成就之后才能办到的,可是此人就是专门如此修炼。能够指引他这么做的人,成就必然不亚于此时的我。那刺客自称是神灵的使者,我猜十有八九是恩里尔派来的,指引他的人也应该是恩里尔。”

约翰不解的问道:“恩里尔为什么要指引他专门修炼这种力量呢,到最后居然能变成怪物的样子?”

阿蒙反问道:“你说呢?”

约翰一转念,突然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恩里尔指引明月夜,并不是想让他有朝一日能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就是为了培养一名可怕的杀手。”

阿蒙点头道:“想当年阿努纳启神系的阿玛特女神指引了九种强大的怪兽,其目的可能也是如此。但是蝎子王和狮子王我都认识,他们修炼的还是真正的本源力量,阿玛特教了他们这些,只是让他们自行去修炼,并不给予真正超脱永生的提示,但总归这条道路还是通往正确的尽头。

但是恩里尔做的更绝,他只是指引明月夜如何控制与修炼那种狂暴的力量,培养出一个恐怖的怪物杀手。其实这些我如今也能做到,但既然指引门徒,不论他们自己有何天赋,也要指出那所印证的道路通往何方,而不是一条未知的迷途。”

约翰叹道:“阿蒙神啊,我幸亏遇到了您!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以我的切身经历去推断那明月夜,说不定他受到这种指引还乐在其中呢。”

阿蒙也叹息道:“是啊,可能他自己并不认为这是迷途,因为确实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刚才说他至少有几个月不会再露面,为什么判断的如此肯定呢?”

约翰笑了笑:“我亲身经历过,当然很了解,虽然我不太清楚他为何会变身,但过度使用那种狂暴的力量,事后会变得很虚弱。他与你斗了那么久,把这座山折腾成这样还是被打败了,而且肩膀和下巴都被你打脱臼了,一旦从狂暴状态中恢复,会感觉到加倍的痛苦和虚弱。如果过是我的话,至少也要半年才能完全的恢复,他刚才能逃掉一条命已经算是很走运的了。”

阿蒙微微松了一口气道:“看来他并不能无限制的频繁出手,否则未免太可怕了。其实我觉得,他最危险的地方倒不是那狂暴的变身,而是冷静时突然的刺杀。”

约翰笑出了声,抬头望着天上的圆月道:“阿蒙神啊,这地方远离人烟,他才会毫无忌惮的变身发挥狂暴的力量,否则一名刺客怎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能公然变成一只怪物招摇。而且今天是他最强大的时候,仍然不是你的对手,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秘密手段。您也会使用那种力量,但毕竟不是单独唤醒与专门修炼它,对此我更有经验,它是一种压抑不住的躁动,就像强烈的欲望冲击,是随着环境变化的,月亮最圆的时候最强。”

阿蒙眯起眼睛道:“看来他的确要藏匿很长时间了,这黑火沼泽可不是什么养伤的好地方。”

此时天空一块云彩飘过遮住了月光,黑暗笼罩了沼泽,周围起了风,沙沙的响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潜伏着无数看不见的危险,丛林中显得格外阴森。

约翰说道:“云梦呢?若是刺客还没有逃远,云梦或许能把它搜出来,现在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阿蒙:“提起云梦,我倒有点担心,也不知道刺客伤的究竟有多重?看他逃走时潜行的速度,或许还能坚持。此人的偷袭防不胜防,当他最强大时,你们都不是对手。云梦耗尽了力量正在休息恢复,身边只有拉斐尔保护。你既然来了就去做一件事,驾驭飞梭立刻赶到云梦那里,提醒拉斐尔多加小心。等到云梦恢复之后,你们三个一起从这条路走出来,注意谁也不要落单。如果云梦能在路上发现明月夜的踪迹,就合力将此人拿下。”

……

年轻的大神术师拉斐尔留在沼泽丛林间的一座小山上休息,保护筋疲力尽的铁甲兽王云梦。云梦冥想的时候总是弯起尾巴趴着,无边无际的沼泽中只有他们俩,没事就在一起聊天。

云梦并没有去过幼底河谷与都克平原之外的地方,与当年的林克一样对外界繁华人间的种种事情非常好奇。拉斐尔是世系大贵族出身,受过大陆上最好的教育,而且在歌烈的培养下经历过很多事情。他说的什么话云梦都很感兴趣,一闲下来总是缠着拉斐尔讲故事。

与阿蒙在一起的时候,云梦不敢这样,因为他对阿蒙像神灵一样的敬畏,自然不好东家长、西家短的乱打听,但在拉斐尔面前就随便多了。拉斐尔的涵养非常好也很有耐心,不论云梦问他什么幼稚可笑的问题,都会很细致的解答,有时候就像在哄一个孩子。两人的交谈并不是开口说话,而是直接使用类似信息神术的手段在灵魂中交流。

阿蒙离开后,沼泽中下了两天雨,第三天夜里终于放晴了。柔和的月光洒在山坡上,草叶间还挂着水珠,云梦趴在帐篷边叹道:“好美的月光,朦胧照亮。说来好奇怪,我以前在山里那么多次看见过月亮,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没发现它的美。”

拉斐尔坐在帐篷里笑道:“真没想到,铁甲兽也会赏月,这就是因为开启了灵智吗?我对你的情况很好奇,能告诉我开启灵智是什么感觉吗?与过去那只铁甲兽又有什么不同?”

云梦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我说出来,你可别笑我。”

拉斐尔眯着眼睛把脸一板:“好的,我不笑。”

云梦望着月亮,出神的答道:“最早我就是一只铁甲兽,但是后来却变得与别的铁甲兽不一样了,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发生的,总之更强大更有力量,还有着神奇的本能。现在回忆起来,人们所谓的开启灵智,对于我来说最早可能就是——幻想。”

拉斐尔不解的问道:“幻想?”

云梦有些腼腆的答道:“是的,我学会了幻想。一只铁甲兽莫名其妙的也会幻想,挺可笑的吧?不知从何时起,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也明白了自己拥有什么,与其他的铁甲兽有什么不一样。”

拉斐尔哦了一句:“灵魂中拥有了自我意识?这就是灵智开启吗?”

云梦轻轻摇了摇脑袋:“不能这么说,世上的其他生灵包括铁甲兽,都有自我意识,但是开启灵智的情况更为特殊。从那时起,我会幻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作为一只铁甲兽所不可能拥有的。比如我在水潭里看见鸟儿飞过,就会胡思乱想——有朝一日我能不能也飞起来?假如能像鸟儿一样飞翔,会是什么感觉?”

拉斐尔:“你学会了思考?”

云梦:“当时还不能称之为思考,我的头脑里只是一些简单的念头而已,并不能像现在这样用语言的含义去组织这些念头,就是超出我实际存在的幻想而已。怎么形容呢?就像人们所说的——白日梦。”

拉斐尔:“学会幻想的感觉如何?”

云梦眨了眨眼睛道:“感觉非常好啊,它是我未曾体验过的快乐!比如我幻想像鸟儿一样飞翔,并不是因为我真的能飞起来,而是想象自己在飞翔时的快乐。”

拉斐尔饶有兴致的追问道:“那个时候,你发现了自己的改变吗?”

云梦:“当时没有意识到,现在回头看,我确实在改变。铁甲兽栖息在水边的洞穴里,只要能够生存的舒适、每天觅食能吃饱,便不会有什么别的行为。但我不一样,我把洞穴修建的越来越宽敞,宽敞的超过了栖息的必要,还喜欢收集一些东西来装饰我的洞穴,这是其他的铁甲兽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还有一些习惯也变了,我在本能的行为中发现了乐趣,使之脱离本能。比如铁甲兽吃饱了之后,便不会再觅食,而我这么大的铁甲兽,有时也会猎杀一些山林中的动物。以我的本事,根本不用担心在山林里吃不饱,但有时候我发现,追逐猎物比抓到猎物更有趣。于是我无聊的时候也会去追逐猎物,超出了纯粹进食的必要,只是觉得很好玩。我听你说人间那些贵族也会打猎,但他们并不是因为缺吃的,这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吧?”

拉斐尔叹了一口气道:“你是说贵族的游猎,他们的确不是为了生计的猎人,只是一种玩乐而已。如果开启灵智是这样的话,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是祸是福未知啊。你那时并不清楚猎杀的含义,只是体会到追猎的乐趣。如果无限制的放纵甚至跑到了人间,会被视为恐怖的怪兽或恶魔。我曾奉命消灭过那样的怪兽,它们袭扰过哈梯王国的村庄。”

云梦吓得一哆嗦道:“幸亏我是现在才遇到你!”

拉菲尔略带歉意道:“我不打断你了,请继续说。”

云梦却把脑袋低下去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想听你说。”

拉斐尔扭头道:“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云梦低声道:“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你是怎么看的呢?人们比铁甲兽更会幻想,而且天生就会,也会做出与怪兽或恶魔一样的行为,你又是怎么看的呢?我认识的人当中,除了阿蒙神就属你最有学问,请告诉我好不好?”

拉斐尔也抬头望着月亮说道:“人间的学者也经常讨论这个问题,有人认为幻想是人性的本源之一,因为它总是超越自身处境的现实。就如一只铁甲兽,会希望自己能像鸟儿一样飞翔。其意义与乐趣不是在飞翔本身,而是对飞翔的希翼。于是人们的心目中需要神灵,正是人性的本源包含了这种神性的存在,神灵的光辉才能照进人们的内心。”

云梦听的直眨眼:“这些你是在哪儿学的啊?”

拉斐尔微微一笑:“当然是哈梯神术学院了,我从小就在那里接受各种培训,我的老师歌烈如今是那里的首席荣誉元老。”

云梦用佩服无比的语气道:“我不打断您了,请继续说。”

拉斐尔继续说道:“曾有人说过,幻想总是超越现实,不是因为你能得到而去幻想,而是因为你明知得不到所以怀有期待,就像你明知自己不会飞却希望能飞翔。一只铁甲兽不会幻想自己能在沼泽中爬行,因为你本来就会。

有人沉浸在白日梦中,去体会梦的快乐,有人则不断向着梦想接近,这就是人间自古至今的变化。很多人认为——想什么就有什么是人间最大的快乐,但他们如果真的能得到想要的,反而无所谓快乐。”

云梦歪着脑袋插话道:“我没太听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