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7章 明月夜

阿蒙原本想让云梦连续不断的开路半个月,由于途中休息了两次,云梦最终坚持了二十天。他们到达的位置是沼泽中的一片开阔地,这里是隆出地面的一座小山丘,覆盖着柔软的草坡,灌木丛中还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将来也要在此处修建一座供商队休息的驿站。

云梦就留在这里休息,阿蒙布下了一座神术阵并留下了一顶帐篷,让拉斐尔也待在这里保护云梦,第二天又独自前行。

这时更能看出阿蒙长久以来的修炼与经历所磨砺出的力量与意志了,继续开路,前段时间由云梦和拉斐尔所做的工作,接下来都由他一个人完成,但前行的速度仍然未变。披荆斩棘、碎石填土,脚步踏过便已夯实。不时还有怪兽袭扰,阿蒙一边舞动长牙与各种怪兽相斗,同时脚步丝毫未乱,日复一日行走。

阿蒙倒不是故意与自己为难,心里很清醒,人们其实能办到很多事,只须要有大恒心与坚持,偏偏这是世上太多的人所做不到的。

阿蒙独自又走了三天,黑火沼泽中下起了天雨,风时大时小在树丛间刮过,到了第三天夜里终于放晴,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天空。阿蒙迈步走过沼泽丛林,身后留下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道路,天上洒落的月光仿佛是温柔的沐浴,阴森森的黑火沼泽中也多了几分静谧安详的气息。

周围是那么寂静,除了阿蒙开路的动静,远处几乎没有一点声音。不紧不慢前行的阿蒙突然一挥长牙,淡淡的金芒划出一道弧光向左前方飞出,沼泽里恰好有一条硕大的身形无声无息的突然扑出,正被金芒击中,发出一声沉闷的怪吼重重的摔回泥水中。

又是一条偷袭的巨型水蚺,刚刚发起攻击就被阿蒙随手制服了,这一路上已经遇见好几次,并没有构成威胁,甚至连他的脚步都没被打断。但这一次却显然大不相同,阿蒙挥出长牙的同时第一次停下了开路的脚步,急转身又向着右后方挥出长牙,但那里毫无动静也没有敌人的踪影啊!

长牙在空中划过,夜间寒冷的空气仿佛化为了水波,荡起一圈圈波纹状的涟漪,沼泽与树丛的景象在涟漪中晃动,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沼泽上空凭空出现了一条人影,他在潜行中突然现出了身形,手持着一根尖刺状的武器,正凌空跃起无声无息的刺向阿蒙。

此人的身材不算魁梧,但飞扑而来的身影看起来极为彪悍,像一支张满的弓弹出的箭。他手中的武器呈灰白色,没有光泽似半截梭枪又似一根长刺。有刺客!而且这名刺客选择的时机实在太好了,与前方的巨型水蚺同时发起攻击。

水蚺是生活在沼泽中的冷血动物,阿蒙刚才遇到的是变异的巨型水蚺,天生就能将气息与这里的环境融合在一起,在发起袭击前非常难以察觉,而那名刺客竟然潜伏的比那条水蚺还要隐蔽。

虽猝然遇险,阿蒙也不得不佩服,这是迄今为止他所遇到的最出色的刺客,不仅擅长潜伏,而且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出手时机、利用环境来配合刺杀。阿蒙首先发现了巨型水蚺,出手之后才察觉到身后有危险,差一点就不及防备。这名刺客应该跟踪他很长时间了,行走中的阿蒙突然遇到巨型水蚺的袭击,此人趁机在背后出手,这一击几乎无从防范。

阿蒙手中的长牙挥出,刺客就像月光下的一道残影,出现时已经扑击到眼前。长牙与短刺撞击在一起,一道震荡的冲击波在两人之间散射开来。地上应声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沟壑,延伸向两侧的沼泽中,泥水瞬间飞溅而起,就像被无形的巨犁划过。

阿蒙退后两步才站稳,手中的长牙发出嗡鸣声。而刺客也在这巨大的力量冲击下借力向回弹去,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地一闪不见。

阿蒙一跺脚已经飞到了空中,展开侦测神术扫过黑压压的沼泽丛林,察觉到此人在泥水和空气中留下一线淡淡的痕迹,但人已经消失不见。这么短的时间内,刺客无法逃的太远,而是再度潜伏了。

他隐藏的是这么好,以至于阿蒙在半空以侦测神术扫过也发现不了,除非施展大范围无差别攻击将这大一片沼泽全翻一遍,逼到近前才能把此人揪出来。可如果阿蒙真的那么做,在这么大一片地域又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搜错方向的话,刺客可能早就从另一个方向溜走了。

阿蒙在半空中停留了片刻,又缓缓地落回地面,他开的那条路被一道深深的沟渠切断,显示了刚才的险遇,月光照在沟渠上,周围仍然静谧安祥。阿蒙一挥手,土石涌起填平了这道沟渠,然后转身做了一个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决定——继续开路!

阿蒙本就是为了开路而来,就算遇到世上最可怕的刺客,仍然没有改变初衷。既然刺客找不着,他就继续做自己的事。

阿蒙在月光下行走,蜿蜒的道路留在身后,他在猜测这名刺客的来历。看来有人不希望他打通这条路,或者不希望他本人进入都克平原,是谁派来的刺客呢?他在薛定谔的经历中逐个回忆九联神系的众位神使,其中哪些人是擅长刺杀的?可是想来想去都与刚才所见的那名刺客对不上。

阿蒙刚才那一击,在急切间不能发出最强的力量,但他也清楚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而那名刺客硬碰硬接了下来,虽然不占上风却也毫发无伤,还能借着冲击的力量飞出去,在最短时间内隐去了行踪。

出手之前无声无息、一击不中便无影无踪,这是世上超一流的刺客!那人使用的力量很特别,不是单纯的武技或神术,如此看来,应该是来自某一神系的使者。这样的刺客在这种时候行刺阿蒙,幕后的神灵最有可能是恩里尔。

阿蒙知道埃居也派出了追杀者,令他很无奈,追杀者是恩人加百列与朋友乔治,而这两人显然都不是刚才的刺客。赛特已经派出了狮子王,没有必要再让别的神使出手,更何况此处已经是恩里尔的地盘。

那名刺客一定还潜伏在黑火沼泽中,就在离阿蒙不远的地方,等待着更好的出手时机。被这样一名刺客盯上,换一个人就算不惊慌,也会小心翼翼的戒备,找安全的地方藏身警戒,等到天亮之后再从安全的路线离开,对于阿蒙来说,还可以直接飞离黑火沼泽。

但是阿蒙却什么都没做,仿佛在对那暗中的刺客无声的宣告——无论你刺不刺杀我,我就在这里开路。这是一种藐视与嘲笑吗?阿蒙本人也许没有这种意思,就看那名刺客怎么想了。

继续前行,前方要经过一大片漂浮着枯枝与腐叶的水面,水中有很多怪异的树木,就像从水底淤泥中伸出的手臂,仿佛想抓住半空的什么东西。这里是最适合潜伏行刺的环境,阿蒙却不动声色的迈步走了过去。

泥土在脚下涌起、被火元素神术瞬间烤干烧结,怪树丛生的水面上出现了一条小道,笔直的向前延伸。阿蒙走了很久才踏上陆地,周围毫无动静,刺客并没有出手。他仿佛放弃了,难道已经离开了吗?

阿蒙踏上陆地,这里是一段向上的小山坡,生长着两人多高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沿途还有嶙峋的怪石。他轻轻挥舞着手中的长牙,灌木被连根拔起飞到两侧,拦路的怪石也被剑芒击碎填到路基之中。阿蒙走过的时候,树木横飞碎石不断,声势甚是惊人。

没发现什么异常状况,行走间经过一段并不算险恶的树丛,阿蒙挥起长牙击碎一堆生长着灌木的乱石,飞散的碎石却没有落地而是突然炸裂开来,就像无数呼啸的箭矢都射向了阿蒙。有人在阿蒙击碎乱石堆的时候突然运转法力,操控碎石像雨点般砸了过来,每一块飞石上都带着激荡的力量,漫天散射中能湮灭侦测神术的感应。

阿蒙的反应极快,伸手向前一抓,掌中凭空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盾牌,带着淡淡的光晕是气元素凝结而成。碎石打在盾牌上发出砰砰的声音,小块的飞石被直接弹射回去,大块的飞石仿佛被粘稠的力量包裹滑落地面。漫天飞石中又出现了刺客的身影,手中的短梭狠狠的扎在气元素护盾上,带着一股螺旋的力量将之生生震碎。

阿蒙的防护神术被破,那人居高临下飞扑而来,短梭在月色下带起一道弧光斩落。这一击太突然,而且力量比上一次更强,阿蒙哼了一声,挥出长牙格击。

两人的武器没有直接碰撞在一起,树丛中金光漫射传来滚滚如雷鸣的声音。这片山坡可遭了秧,枝叶乱卷飞沙走石,就像两名大武士在战场上的厮杀,竟然是硬碰硬的打法。那人出手的速度极快,身形也极为敏捷,在月光下就像飘忽的影子,尖刺挥出带着一道道弧光,每一击的力量都是那么强悍。

阿蒙低喝了一句:“什么人派你来的,你又是谁?”说话间手中长牙带着金光连斩,稳稳地一步步走上山坡,强大的威压已经将刺客锁定。从山脚下走向高坡,这一路滚雷声不断,那人被阿蒙逼得连连后退。

刺客在激斗中开口说话了,声音冰冷:“我叫明月夜,是神灵的使者!我要刺杀的人不论多么强大、躲到哪里、逃出多远,终究都无法逃脱。你果然很了不起,到现在还没有死,但不论你如何挣扎,迟早也会被我所杀。我从不失手!”

这人好狂的口气,从他的手段来看,的确也有狂妄的资本。但他现在说这种话却显得有些可笑,因为明显是阿蒙大占上风将他逼得步步后退。

阿蒙冷笑道:“神灵的使者明月夜?今天的月亮确实很圆,月光很美,但是你好像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我根本就没想躲藏,也不会逃跑。不论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不论你想逃多远、躲在何处,我都会把你揪出来!”

那人喝道:“阿蒙,你真的以为我会怕你吗?”

阿蒙摇头道:“我不需要你怕我,我只想抓住你。”

说话间明月夜已经退到了山丘的顶端,他们走过的山坡不论是树丛还是乱石都已移为平地,两人身边的光华乱射,长牙与尖梭交击仿佛将月光扯成了碎片。

阿蒙稳步登到了最高处,居高临下以强大的威压锁定了刺客,虽然对手很强大,速度之快、反应之敏捷甚至超过了阿蒙,但是正面的格斗并不是他的对手,阿蒙有信心将之当场擒获。然而就在此时,激斗中的明月夜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嗥,月光在嗥叫声中震颤,阿蒙眼睁睁看着他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明月夜全身发出一连串骨节膨胀的脆响声,身材凭空长高了两尺多,身上的衣物都被撑裂了,眼中闪着凶悍诡异的绿色光芒。他的外形竟然在变化,五官突起、牙床伸出露出满口尖锐的獠牙,双臂也在伸展延长。

撑破的衣服下,可以看见他浑身的肌肉就像无数条蛇在隆起跳动,皮肤变得灰白,并覆盖了一层诡异的绒毛,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看上去简直像一只直立行走的巨猿。不!他更像一只站起身来挺着胸脯的狼,强大的力量瞬间弥漫,带着无比狂暴的气息。

以阿蒙心志之坚定,此刻也不禁骇然,手中的长牙狠狠的向前直刺,带着冲击灵魂的咆哮之声。明月夜突然变化形体,进入了一种狂躁的状态中,阿蒙已经没有把握将他生擒,那么就当场格杀。

他这一瞬间竟想起了约翰,约翰曾经也无意间唤醒了狂暴的躁动力量,却无法抑制力量带来的冲动,受到阿蒙指引才将之与身心融合。假如约翰没有碰到阿蒙,将那狂躁的力量一直修炼下去,又能侥幸的活下来或受到另一种指引,会不会也变得与这名刺客一样呢?阿蒙并不清楚这些,只是觉得明月夜突然爆发出的气息有点熟悉。

狂暴状态的明月夜发出一声巨吼,毛茸茸的大手尖端已伸出五根利爪,握着尖刺狠狠的砸在长牙上。激斗到现在,这是两人的武器第一次直接碰撞,发出的声音就像两座金属铸成的小山撞在一起,巨大的轰鸣将周围的石头都震成了碎末。

阿蒙退后两步,觉得半边身子都有点发麻,手中的长牙犹在急剧的振颤,发出如哀鸣般的声音,一瞬间几乎有些拿不稳了,这是多么强悍的爆发力冲击!

阿蒙尚且如此,明月夜也好受不到哪里去,他的手握着尖梭颤动不已,噔噔噔连退好几步,突然扔掉武器猛扑过来,显然已进入一种凶性大发的状态。身影只是一闪,闪着寒光的爪尖就到了面前,这速度简直比阿蒙见过的恩启都还快。

阿蒙也来不及施展其他手段,向后飞退一步,放开长牙挥拳就打了过去。场面就像街头的两位壮汉在斗殴。拳头带着金光砸在利爪上,那锐利的爪尖奇异的弯曲竟然没折断,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明月夜喉间发出痛苦的低吼,又挥起另一只利爪横扫。阿蒙闪身躲过,伸手想把他的手腕扣住,结果却抓了个空,对方的反应速度太快了!明月夜如旋风般一闪身,居然窜到了阿蒙的身后。阿蒙转身又是力量澎湃的一拳,两人继续殴斗在一起。

阿蒙从未碰到过这种对手,速度快的就像鬼影,力量的爆发却如此狂躁,硬碰硬的肉搏,让他只能以能量的爆发格斗,其他手段无暇施展。

阿蒙不禁暗暗心惊,如果按约翰曾经的经验来看,此人进入狂暴的状态,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内极大地增加速度和爆发力,而且所受的痛苦还能激发凶性。这名刺客还变化了形体,不知他本身就是狼妖,或是一种奇异的变形神术,也有可能是那狂躁的力量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出现的结果?

这种狂躁的状态并不能长久的保持,如果过度使用还可能损伤自己,但阿蒙可没兴趣考验明月夜能坚持多久,只听这位大将军低吼道:“你以为我不会吗!”

阿蒙浑身的骨节也发出了脆响,肌肉在跳动,体形虽然没有变化,但无形中给人的感觉却变了,一股更强大的狂躁气息蔓延开来。阿蒙曾经对约翰说过,他走错了路需要指引,正确的道路可能有好几条,而错误的道路则谁也数不清。阿蒙见证过约翰那种狂躁的力量,也清楚融入身心之后如何爆发,此刻竟然也使用了它。

黑火沼泽中就像有两头狂暴的猛兽在厮杀,发出怪异的巨吼与连绵的长嗥。阿蒙的双拳带着金光如雨点般狠狠的砸落,将明月夜一直逼退到不久前穿过的水边,暴起一拳将他打了个跟头,纵身扑近伸手去扣他的咽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