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6章 路在脚下

阿蒙吃了一惊,有些尴尬的答道:“他们真的这么建造神殿?我确实曾在那里搂着穆芸女神出现过,他们居然就这样雕刻了神像!建就建了吧,我不在乎,这本就是我所作所为该承担的后果,只是这后果有点滑稽。”

阿蒙听说林克在撒冷城中修建的神殿,神坛上的“神灵”居然是他搂着穆芸女神的形像,起初有些愕然,但转过念头只是一笑而已,没有介意也没什么得意。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与一般人不太一样,林克不为他立神像自然无所谓,立了神像他也不会怪罪,敢做还不敢当吗?

况且他已经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在神殿中立像也没什么不可以,而穆芸女神并未现身找麻烦,说明并无不满,只要女神乐意就行。

歌烈笑够了,这才认真的说道:“早在几年前,我就尝试着动用过一次传说中的大预言术,意识到都克平原将成为千里沃土,也将引起众神与周围各国的纷争。你我都清楚那洪水的由来,恩里尔将都克平原重新变成沃土,可以让几十万人安居,确实受到万民的赞颂。”

阿蒙冷哼一声道:“我自然清楚,当年若不是您率领民众抵御洪水,叙亚城邦也会被摧毁。”

歌烈的神情有淡淡的哀伤:“我是被恩里尔所利用的人,曾经是多么的敬仰他!我们曾经下过两盘棋,而自己也是神灵棋盘上的棋子。连当初的我都动用大预言术得出了结论,发动洪水的神灵怎会不清楚?恩里尔必然要让信奉他的子民占据那片沃野,让他的神殿布满都克平原。”

阿蒙用不置可否的语气问道:“您看他能成功吗?”

歌烈仰头看天:“在那神灵恩里尔的设想中,只需考虑马尔都克会不会答应,我虽然不愿意再为他效力,可仍然指挥大军击退了巴伦王国的军队,这是我必须做的。亚述王国派出巨人军团突然翻越高原出现在都克平原,这应是早就准备好的计划,而事先谁也没有想到。

亚述王国要开疆扩土,而他们信奉的主神也是恩里尔,到现在我才明白,恩里尔手中最重要的棋子是亚述王国。他算计的真好,大陆上多少智者也不是对手,这才是神灵啊!”

阿蒙有些无奈的叹息道:“马尔都克当然会插手,有个叫尤西尔的神术师联合高原巨人部落,在都克平原东南角的咽喉要道上建立了马尔都克城。这一点恩里尔恐怕早已想到,北方的亚述王国也建立了恩里尔城,从局部战场来看,马尔都克城不是恩里尔城的对手,亚述王国将从北向南占据整个都克平原,最终击败马尔都克城。”

歌烈苦笑道:“从当初的形势看,这应该是合理的预言,却不是现实的情况,高高在上的恩里尔大神也没有掌控一切。如今最大的变数就是撒冷城的出现,你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有一个王国的支持,却在都克平原的中央建立了城邦,出乎了众神的预料。”

阿蒙冷笑道:“恩里尔一定不会愿意看见撒冷城出现在那里。”

歌烈扭头道:“那倒未必,神灵之心难测,就看你愿不愿意建造他的神殿?”

阿蒙反问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您曾是恩里尔神殿的主神官,如今又是哈梯神术学院的首席荣誉元老,但对王国的主神恩里尔似乎并无好感?”

歌烈答道:“岂止是没有好感!我知道有很多祭司对神灵并未献出真心,他们只不过以神灵的名义在人间满足自己的虚荣与私欲。但我不一样,我曾真心信奉神灵,虔诚的等待着神灵的感召。

我没有你那么幸运,小小年纪就当众搂过女神。我身为神官那么多年,真正与神灵交流只有一次,就是当洪水围困叙亚城邦时,在神殿中听见了恩里尔说话,那曾是我期待了多年的声音!说来真好笑,当我真正见到他时,便开始远离了他。”

阿蒙说道:“就连您都已远离了他,我怎会让他的神殿在撒冷城立足?我宁愿让自己的塑像搂着穆芸女神,站在神坛上让恩里尔好好看看!”

歌烈咧嘴笑了:“那神像是无声的嘲笑吗?你毕竟还有点孩子气,这么做就像在赌气。有没有想过,也许并不值得呢?阻止恩里尔的愿望,代价可能很大。”

阿蒙在月光下眯起眼睛道:“人总要有所坚持,有些事明知艰辛,但也必须去做,否则还活在世上干什么?”

歌烈看着他:“你身上有尼采的影子,但你并不是他。”

阿蒙突然又问道:“亚述王国与哈梯王国信奉的是同一位主神恩里尔,这两国的关系又怎样?”

歌烈答道:“两国的关系很紧张,潜在的冲突很激烈,有很多矛盾恰恰是因为信奉同一位主神。两位国王都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恩里尔的人间代言化身,要不是哈梯王国过去几十年的战略重点都是摆脱埃居帝国的控制,恐怕早就与亚述暴发战争了。”

阿蒙皱了皱眉头:“这两个王国都信奉恩里尔,却又声称自己才是真正的信仰,若动起刀兵互相残杀,神灵会怎么看待呢?”

歌烈望着黑沉沉的沼泽丛林:“他们眼中的恩里尔就是真正的恩里尔吗?至少在我眼中又有另一个恩里尔!我曾经给吉尔伽美什和罗德·迪克都写过密信,在预见到都克平原将发生的变化之前,希望能建立一个和平共处的城邦国度,但没有成功,其实也是不可能成功。如今你做的比我更多,已经建立了撒冷城,它却成为了冲突的中心。”

阿蒙:“就算没有我建立的撒冷城,都克平原就不会发生流血纷争了吗?”

歌烈摇了摇头:“一样会的,即便没有神灵,人间的王国也不会放弃争夺。……阿蒙,你连女神都搂过,而自身的成就也已经相当于传说中的很多神灵,那么你认为在神灵眼中,会如何看待都克平原这样的纷争呢?”

阿蒙沉默了半天,似在苦苦的思索,良久之后才答道:“人和人之间如何共存,是人们自己决定的,可能并非某一个人的意愿,但却是所有人的意志相加。假如将所有人看成一个人,那么人间的纷争便是此人内心的冲突、无数个自我的挣扎与纠结,就像人们心中常有着各种矛盾,会感受到种种苦闷。……这可能是神灵才拥有的境界,我也只能去描述而无法去印证,因为我毕竟还不是神灵。”

歌烈点了点头道:“我们只是在谈论而已,假如真能在修炼中超脱这一切,也许很多神灵都做不到吧。……阿蒙,我愿意帮助撒冷城对抗亚述王国的入侵,但也请你帮个忙。”

阿蒙:“您老人家有话便说,何必提帮忙呢。”

歌烈:“我派学生拉斐尔跟随在你身边,协助你在沼泽中开辟道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历练。”

阿蒙:“只要他自己不嫌艰险,那就跟着我一起开路吧。”

自始至终,歌烈都没有开口询问阿蒙——那神灵掌握的本源力量是什么?这不禁令阿蒙深为佩服,看来这世上几乎没有意外的纷扰能动摇歌烈的心灵。歌烈有自己的信念与道路,所谓诱惑,不仅仅是人间的地位财富。

叙亚城邦征调的大批民夫赶到了内陆湖东岸、黑火沼泽的南端,阿蒙已经离去,但沼泽间却出现了一条小路,蜿蜒曲折绕过难以通行的地段,斩开荆棘填平低洼,一直延伸向沼泽深处,其宽度恰好容两人并行。

不需要地图,也不需要人去探路,人们用碎石和干土铺设路基,拔掉两边的树丛与荆棘并将沼泽填平,用就地砍伐的树木烧火,将路面上的泥土烤成半干结的状态,不断向前推进,建成一条可以让两辆马车并行的坚实道路。

不提民夫们如何赶工修路,阿蒙正在黑火沼泽的深处前行,他站在铁甲兽王云梦的肩背上。云梦硕大的身形有十几尺长,相比一般的铁甲兽,它的体形比较细,肚皮游过的地方恰好是两人宽。不论前方是什么地形,这只大铁甲兽爬过,身后就留下了一条道路。

再看前方,阿蒙手持一支很特殊的法杖或者是武器,就是洪巴巴的长牙。他站在铁甲兽王身上轻轻挥舞着长牙,就像武士的弯刀或长剑,淡淡的金光扫过,拦路的怪石化为碎末。遇到低洼时,奇异的力量涌起,远处的泥土卷来填出一条通道。

前进中的云梦不时挥舞着前爪,锋利的爪影化为一道道寒芒,树丛被连根拔起抛向两边,长尾也在空中不断的落下,将身后的路面拍实。拉斐尔手持法杖走在后面,无法通行的黑火沼泽在他脚下已是通途。

拉斐尔自愿跟随阿蒙来开道,他也想看看这位大陆上的传奇人物如何创造另一个奇迹,但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离奇之处。阿蒙挥舞长牙发出的剑芒,就是一位九级大武士的武技,而泥土涌起填平路上遇到的沼泽低洼,用的就是最简单的低阶土元素神术,每一位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大武士几乎都可以做到。阿蒙的力量无非是特别的强大,这些对于他来说,只是平凡的手段。

但是一天过去了,拉斐尔开始感到惊讶,第二天又过去了,这惊讶变成了震撼,等到第三天的时候,这震撼终于成为深深的赞叹!

阿蒙所做的事情一开始看上去很简单,可是到了后来又成了最不简单的。拔掉灌木、敲碎乱石、填平沼泽,这些并不神奇,普通人都可以办到,所区别的就是手段快慢。但是威震列国的大将军、九级大武士、大陆上的顶尖强者却在做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旦动手便没有停下,几天几夜间别说休息,就连前进的速度都没有变。

有的地段很复杂,开路难度很大,有的地方相对则要容易的多,但阿蒙指挥着云梦都是以同样的速度过去,不紧也不慢。这不是在战场上作战,既没有敌人的逼迫也没有将士们的呐喊鼓舞,在一眼望不见尽头的丛林沼泽中,是多么的寂寞与无聊。没完没了的重复最简单的工作,使用的却是威震大陆的力量,几乎是难以忍受的枯燥。

拉斐尔没见过谁能够在这么无聊的处境中,还如此从容的将一件枯燥至极的工作毫不厌倦的做下去,仿佛永远不会停下脚步。又是三天过去了,阿蒙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拉斐尔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他在阿蒙的身上隐约看见了老师歌烈的影子。想当初洪水围困叙亚城邦的时候,歌烈也是这样不声不响的绕城而走很多天,手持法杖主持防护大阵,不断运转着神术加固城墙挡住洪水的侵袭,直到洪水退去几乎都站不稳了。

但阿蒙的情况与当年的歌烈不同,没有什么危机的逼迫,更没有任何人的急切的期盼,甚至没有十分的必要,他是在无人的沼泽中自行这样做。道路绵延不断,弯弯曲曲不知有多么漫长,阴森的黑火沼泽仿佛是看不见希望的深渊。阿蒙连续不断使用武技与神术,这份持久绵长的耐力与定力,已经让一般的大武士望尘莫及。

拉斐尔跟在后面也没闲着,既然自告奋勇要来帮忙,歌烈也派他来了,出发前阿蒙给了拉斐尔一个任务,对付沼泽中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阿蒙专心开路不想受打扰,而如今的黑火沼泽有很多怪兽出没,假如发动突然袭击,就由拉斐尔应付。

一般的野兽听到动静早就被惊走了,但有些攻击性很强的怪兽偶尔会袭扰,都被拉斐尔随手打发。沿途遇到最麻烦的一种怪兽是栖息在这里的巨形水蚺,有的比碗口还粗,被惊扰后会凶性大发。

这种巨型水蚺能吞下一个成年人,那有力的身躯能缠死健壮的公牛,潜伏在沼泽中非常不容易被发现,突然窜起时令人猝不及防。拉斐尔不得不时刻展开侦测神术,六天时间内遇见了十几只凶悍的巨型水蚺,虽然它们不可能是一名大神术师的对手,但是连续六天六夜跟着走下来,拉斐尔也累了。

看阿蒙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位年轻的大神术师终于说话了:“大将军,我建议您还是稍作休息吧,有张有弛才能持久,效率反而比一次耗尽所有的力量更高。”

阿蒙笑道:“你说的对,所以我一直并没有尽全力。现在的速度虽然比全力开路慢许多,但从连续的效果来看,是最高的效率。”

拉斐尔惊叹道:“大将军,您超出了我的预料,强大的不仅仅是力量!您虽然没有尽全力,可是我担心云梦受不了。”

阿蒙:“云梦是变异铁甲兽王,天生强悍非人可比。”

拉斐尔还是劝道:“那也要看和什么人比,与大将军您是比不了的,它照这个速度绝对不能坚持将道路完全打通。”

阿蒙头也不回的说道:“你的判断不错,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云梦帮我打通全部的道路。我的计划是一个月,速度不变的走到另一端,而云梦在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就会累趴下。我就是想让它累趴下,好好历练历练,借此机会让它体验到一种考验。”

拉斐尔:“如果云梦筋疲力尽无法前行,力量都被抽空,留在黑火沼泽中是非常危险的。”

阿蒙又笑了:“所以我才答应歌烈带着你来啊,有你这位大神术师的保护,云梦在沼泽中休养恢复应该没什么问题。你留在沼泽里保护它,我一个人继续开路。”

拉斐尔愕然道:“原来您的计划是一个人打通后面的道路,前面这一半才让我和云梦帮忙?”

阿蒙大有深意的说道:“不不不,这条路在我眼中是一体的,没有一半或另一半的说法,你们等于帮我贯穿整条道路。大神术师,将你留在黑火沼泽的中央,只为了保护一只铁甲兽,是否委屈了您尊贵的身份?”

拉斐尔赶紧解释道:“不,如果这正是您所需要的帮助,我很乐意。”

阿蒙低头看了看仍在扬爪甩尾奋力开道的云梦,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回头道:“那我们就休息一天吧,你累了。我们就按这种速度开路,行走六天再休息一天,应该能在一个月内走到另一端。”

拉斐尔道:“我还能坚持。”

阿蒙笑了笑:“你真的累了,云梦已经提醒我,我们就歇一天。”

他们在沼泽中找了一个干燥的孤岛休息了一天,云梦在附近觅食,阿蒙搭起了一顶舒适的帐篷,取出美酒并亲手做了美味的肉汤。休息一天之后继续开道,再过六天又休息一天,到了第三个六天过去之后,云梦终于累趴下了,筋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了。不仅是体力难支,而且它修炼的法力也完全耗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