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5章 您要做什么生意

一场精彩的决斗结束了,虽然众人没有看见谣里奥与阿蒙暗斗的那一幕,但感觉仍是目眩神驰,这是大陆上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啊!阿鲁卡看完这场决斗已没了与阿蒙争胜的念头,心中暗自思忖,假如换成他上场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而阿蒙在谈笑之间赢的很轻松,显然未尽全力。

叙亚城邦的卫队长、大武士木恩看的是目瞪口呆,他曾是洪水暴发时黑火丛林驿站的守兵小队长,被歌烈所救,亲眼见过这位大神术师的神奇。后来歌烈又成为九级大神术师,指挥哈梯大军战无不胜,木恩心中只服歌烈,将这位老人家视为神灵一般的存在。如今又出了一个阿蒙,不仅是威震列国的大将军,而且战斗力如此强悍,于是在木恩的心目中,阿蒙成了排在第二位值得崇拜与敬仰的人。

至于西莉娅当然输的心服口服,她很清楚自己的召唤兽有多厉害,而阿蒙“召唤”出的那只铁甲兽王虽然不弱,但明显并没有帮上太大的忙,基本上就是凑个热闹而已。她倒是能拿得起放得下,法杖被夺时粉脸涨得通红,但决斗结束后也就释然了,回到席上向阿蒙敬酒。

西莉娅看着阿蒙觉得万分的惋惜,倒不是因为自己输了,而是惋惜阿蒙这样的人才没有被哈梯所用。她敬酒时忍不住又说道:“大将军,您已经离开了埃居,是不可能再回去了,更何况埃居帝国将派高手来追杀您。您曾率领大军与哈梯作战生擒了前国王,但也是您促成了两国的和谈,受到双方将士的敬仰。

如今亚设国王已继位,哈梯政局从动荡中恢复平静,急需您这种威震大陆的人才。叙亚城邦是您的家乡,既然回来了何苦不为家乡效力呢?歌烈大人与萧墨州长刚才的建议请您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也是宫廷大神术师、哈梯王族,可以联名举荐您。亚设国王本人也非常赏识您,您在哈梯一定会受到重用!”

阿蒙看着酒杯道:“西莉娅公主,多谢您的好意。我这次来也是为家乡效力,刚才与歌烈大人已经做了约定,我赢了这场决斗,下面就应该谈谈我们的约定了,还想请公主殿下帮忙。”

西莉娅是亚设的堂妹,亚设继位后册封她王国公主的名衔,但是说实话,一位普通的王国公主还比不上大神术师的地位更尊荣,所以平常大家仍然叫她大神术师,阿蒙此刻换了称呼,显然别有意味。

萧墨州长说话了:“大将军,您刚才说有一笔生意,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意,需要您来和我们谈?如果你想要财富或领地,直接开口就可以,不需要自己做生意挣钱。”

阿蒙笑了:“我要谈的生意不是自己挣钱,而是让叙亚城邦挣钱。都克镇是我的家乡,而且诸位都很清楚,如今叙亚城邦已经失去了对都克平原的控制,它的北部与东南角分别有亚述王国和巴伦王国建立的城邦。

那片千里沃土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开发,未来可以容纳数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安居,它富饶而美丽,却必然伴随着人间的纷争。我不希望朋友与族人们安居的撒冷城在尚未完全建成时就被摧毁,所以需要支援。我要谈的生意当然与此有关,首先是修一条路。”

阿蒙挪开杯盘器皿,取出了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从他们目前所在的地点通往黑火沼泽的东端,画了一条蜿蜒曲折的路。他希望在叙亚城邦雇佣工人开路,沿着这条路线修筑路基填平路面,按照两辆马车能够错行的规模,途中还要在沼泽间的开阔地上修建三个驿站,供来往的商队休息。

自然也不能让工人们白干,阿蒙会支付足够的报酬。萧墨州长看了半天,沉吟道“这项工程可够大的!不知多长时间能修好?”

阿蒙似笑非笑道:“我既然求到您这里,又愿意出重金,自然是越快越好,希望在三个月之内修通。”

萧墨州长摇头道:“这么快不太可能,组织人手是一方面,但沼泽中无路通行,也无法就地取材,很多东西都要从城邦各地运来,一点点向里推进修通,难度很大。”

歌烈看着地图补充了一句:“如果有人事先开一条能够行走的窄路,后面再组织足够的人手加固拓宽,三个月完工倒也不是不可能。……阿蒙,这条路曲折蜿蜒,好像只适合通商不适合行军征战啊?”

阿蒙一摊双手:“没办法,这里是黑火沼泽。能找出这样一条路来,已经是铁甲兽王的功劳了,它叫云梦,从小就生活在沼泽中。……云梦,和大家打声招呼!”

决斗之后,云梦就一直趴在沼泽边的空地上,听见阿蒙召唤,抬起硕大的身体向大家点了点头。萧墨州长又皱了皱眉头道:“这需要用官方的名义大举征调民夫,如何向王都解释呢?”

阿蒙一指地图上的都克平原道:“您做了很多年的州长,以前那里只有一个都克镇,居民两千多人,大部分生活物资需要从外面运输,但那么一个小小的地方已是叙亚城邦重要的赋税来源。……如今那里建立了城邦,但是亚述与巴伦王国的城邦不会给您带来任何好处,只有这座撒冷城可以合作。”

原先的都克镇只有两千多人,除去老弱妇孺,最多的时候也不超过八百名在册矿工,但他们开采的神石与冶炼的精铁已经是叙亚城邦的重要物产。那一带资源丰富,附近山地中还有矿脉,都克镇矿工一族早就清楚,却没有那么多人手去开采,只是选择了矿藏最丰富、开采最容易的地带建立矿场。

都克平原在将来如果全面开垦,足以容纳几十万人,就算如今的撒冷城,也可以提供几万人安居。这个城邦如果发展起来,获利最大的就是叙亚城邦,因为那里的物产得运出来,需要的物资也要运进去。通过阿蒙想开的这条路,不仅有通商之利,还能增加大量的赋税收入。

大洪水过后这几年,叙亚城邦在歌烈的治理下一直很安定,但经过了两场大战又失去了都克镇这么重要的赋税收入来源,明显不如以往那般繁华富庶。现在阿蒙又提供了一个打开财源的机会,只是撒冷城地位已经与当初的都克镇不一样了。

撒冷城不仅需要后援,也需要更多的人,叙亚城邦内失去土地的游民、四处碰运气的流浪探险者、破产的手工艺人都可以从这里进入撒冷城寻找机会,只要服从那里的管理,都将受到欢迎。撒冷城发展的越繁华,这条商道就会越繁荣,叙亚城邦获利也会越大。

阿蒙之所以要亲自谈这件事,是因为撒冷城的归属很微妙,它并不归哈梯王国管辖,只是通商互利的关系。从名义上看,哈梯王国可能不会公开接受,但都克平原上已建立三个城邦也是哈梯王国无法阻止的事实。

阿蒙的合作计划有三个步骤:第一步,出重金在叙亚城邦雇人修路。第二步,组织埃居的一家大商行运送物资经叙亚城邦的关卡,经过这条商道与撒冷城做生意,需要叙亚城邦放行,他们会按照规定缴纳通关赋税。第三步,叙亚城邦可以与撒冷城进行人员和商贸的交流。

萧墨虽然身为州长,也不敢轻易点这个头,所以需要和歌烈谈。歌烈如果支持阿蒙的建议,以他在哈梯王国的地位以及威望,就连亚设国王也不好反对。

众人都不好表态,纷纷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歌烈。歌烈捻了捻山羊胡子道:“刚才的决斗,是阿蒙赢了吧?”

西莉娅苦笑着答道:“当然是阿蒙大将军赢了,您老人家做的仲裁呀!”

歌烈又冲萧墨道:“那我们就得说话算数!州长大人也不必担忧,不论哈梯王国愿不愿意,都克平原上已经建立了城邦,而且我们无力介入。至少有这条路总比没这条路好,对现在有利对将来更有利!就以阿蒙出钱雇人修建道路的名义,先开通这条商道。我们与埃居之间有和平通商协议,自然也应该允许人家的商队通过。如果一切顺利,我们自己能做更多生意当然更好。……这就当作民间贸易往来吧,叙亚城邦应该默许。”

萧墨州长这才点头道:“既然您老人家如此表态,那就这么办吧,从实际利益来说,叙亚城邦也是受惠的。难怪您会让我把两位署长与书记官都带在身边,原来早就想到了。”

阿蒙站起身来举杯道:“那就祝将来合作愉快!”

歌烈也举起酒杯道:“且慢庆祝,大将军要求的时间这么紧迫,想必撒冷城目前的压力也很大吧,都克平原上的冲突很快就会到来。叙亚城邦可以征集民夫尽快修商道,但前提条件,还需要大将军在前面打开一条可以行走的路。”

阿蒙点头道:“我立刻就办,会在一个月内将路打通,至于叙亚城邦的民夫们不必管我已走到哪里,沿着那条路铺平拓宽就可以。”

歌烈也点头道:“大将军说的话,我当然信得过,那么叙亚城邦就立刻去组织人手与物资,用不了多久就能开工。”

拉斐尔插话道:“都克平原上如今已有三个城邦,亚述修建的恩里尔城、巴伦修建的马尔都克城,而阿蒙大将军并没有一个王国的支持,却也指引人们修建了一座撒冷城。这座仿佛是凭空变出来的城邦,我很好奇,希望能去见识见识。”

西莉娅也插话道:“我也想去看看热闹,简直像个神迹啊!”

阿蒙笑道:“欢迎诸位到撒冷城做客,不过最好等到道路修通之后,一切才方便。”

拉斐尔答道:“大将军,您就放心吧,既然歌烈老师已经答应了与撒冷城合作,那么这条路一定会在三个月内修通,只要他老人家说句话就行。”

谈完了合作事宜,众人举杯畅饮,席间又聊起了列国大战中的种种见闻,尤其是阿蒙在战场上亲眼见证恩启都的最后归宿,众人听的是不胜感慨,同时心中也充满未知的疑惑。酒席散后,歌烈却没有立刻离开,他要约阿蒙私下谈谈。

当天夜里,铁甲兽王云梦硕大的身躯懒洋洋的浮在沼泽中,而拉斐尔则站在它的背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身边的烂泥潭也不知在研究什么。这位贵族大神术师和铁甲兽王刚刚认识,居然相处的还不错,他们可以在灵魂中交谈,云梦也愿意带着拉斐尔在黑火沼泽里四处逛逛,告诉他哪儿有什么好吃的。

远处一块露出沼泽的怪石上,歌烈与阿蒙并肩而立,以信息神术密语相谈。歌烈问道:“恩启都的陨落,你清楚是怎么回事吗?”

这世上只有几个人能让阿蒙毫无保留的说出秘密,除了已经离去的薛定谔、远在埃居的玛利亚,剩下的一位就是眼前的歌烈大神术师。说来也有意思,他们曾是战场上率领大军作战的敌人,但歌烈是老疯子的朋友,也是阿蒙尊敬的长辈。

阿蒙坦然答道:“我当时并不清楚,后来因为一段特殊的经历才明白,那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为一生所选择承担的最终后果。请原谅我不能向您解释的太清楚,因为您知道它可能并没有好处。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凡人想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那是必经的考验。”

歌烈微微吃了一惊:“你是说恩启都修炼到了人间境界的尽头,可能成为一名神灵了吗?”

阿蒙叹息道:“是的,他已拥有那种成就,只可惜没有成功,但已无愧于此生了!您当初的设想也许是对的,无论是您这样的神术师还是恩启都那样的武士,修炼到人间境界的尽头,都可能触及神国的光芒,只是这种希望太渺茫也太偶然。我曾对您讲过一体两面的力量,在埃居的时候,才明白其实无所谓一体两面,力量与身心本就是一体。

一位武士或神术师也有可能因为超人的幸运、天资、毅力走到人间成就的尽头,但世间流传的修炼秘籍中缺省了很多内容,除非身心在无意中已经符合这些考验的要求,否则不可能迈出最后一步。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拥有仿佛生生不息的生命,而人间的九级大神术师虽然很长寿,却无法与那些神灵的使者相比。”

歌烈又问道:“神灵的使者?”

阿蒙笑了笑:“就是某些所谓的神灵,比如今天的我在神话传说中已经可以被称为神灵,就像洪巴巴也曾被称为幼底河神。但这与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还是有所区别,至于区别是什么,我尚未求证。当然了,这需要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并非所有的神使都能达到这种境地,他们只是了解了本源力量的秘密而已。”

阿蒙说完这番话便住口不言,等待着歌烈的追问。关于本源力量的秘密,如果歌烈不问,他不会主动说出来,但歌烈若想知道,阿蒙也不会隐瞒。他可以告诉歌烈其中的秘密,至于信念的指引,那是歌烈自己的事情,就算知道秘密,也不意味着就能成为神灵。

歌烈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叹了口气道:“阿蒙,你要开通这条路,想得到的不仅是物资,更重要的恐怕是人口吧?吸引哈梯与埃居两国的贫困游民到撒冷城邦安居,这样才能拥有不断壮大的力量来对抗另外两个城邦。从私人角度,我甚至愿意派解甲回乡的无业士兵过去,稍加组织就可以变成军队。但有一个问题,假如那样做的话,你在撒冷城邦为谁修建神殿?”

阿蒙很干脆的答道:“撒冷城邦已经为穆芸女神修建了神殿,这与原先的都克镇一样,我想谁也不能有什么意见吧?至于我的族人们,他们有自己信奉的神灵。”

可能换一个年代、换一片地域,人们不太理解阿蒙与歌烈所说的话,但在当时的天枢大陆,对神灵的信仰是人们必不可少的精神依托。日复一日的劳作、在世上活着,与并无灵智的飞禽走兽或无知无欲的行尸走肉有何区别?那就是人们心中的向往和希望,这个世界是物质的,但人生活在精神中。

假如一个人失去了味觉,世上再好的美味对他也没有意义,假如失去了视觉,多美的色彩也不复绚烂。信仰的意义就在于此,它未必是有神、无神的争论,而是找寻存在意义的信念。不论神灵存不存在,人们心目中需要神灵或象征神灵的寄托,可以面对生命中的苦难以及世界上的未知。

而另一方面,王权依托神权,也利于各王国的统治,使人间帝王们有了不证自明的超然地位。两者一结合,天枢大陆上每个城邦都有自己的神殿,不论阿蒙怎么做,也不能脱离现实,城邦里必有神殿才能安稳,区别无非是信仰哪位神灵或什么样的神灵。

歌烈笑了,这笑容有些古怪,他习惯性的捻着胡须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还没去撒冷城看过吧?你说的那座神殿已经修好了,神坛上确实塑着穆芸女神的神像,不过嘛,是被你的雕像搂住腰的!阿蒙神啊,呵呵呵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