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4章 魅惑人鱼

武士的作战方式与神术师有很大的区别,通常情况下只要有所准备,同级的武士不是神术师的对手,因为神术所使用的力量是常人所不理解的神奇。但是拥有高阶成就之后,这种差异就会变得越来越小,据说一名九级武士与一名九级神术师在力量方面已经没什么差距。假如被武士近身破了神术防护,九级大神术师也是性命堪忧。

这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情况,但恩启都那种人是例外。恩启都不仅是九级武士,而且是修炼到境界巅峰的人间大武士,如果大陆上还有其他突破九级成就的大武士,也不能与恩启都相提并论,就如同九级大神术师之间也有实力的差距。

西莉娅与阿蒙决斗当然是有备而来,不会让他近身格击,而且声明要带着召唤兽一起动手,可能早就想好了如何对付一名大武士。就算阿蒙刚刚拥有九级成就,西莉娅也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只是比以前预想的要艰难。——在座众人纷纷如此思忖,只有歌烈意味深长的笑而不言,他清楚阿蒙的底细,既然阿蒙拥有了九级成就,那么同时也是一名九级大魔法师。

其实就算是歌烈也不了解阿蒙最新状况,阿蒙不再是一名简单的九级魔法师与武士,如今掌握了本源力量,只有修炼与天赋的侧重,手段本身已没有区别。

……

众人并没有多喝,饮完三杯之后,西莉娅主动站起身来道:“既然还有事情要谈,那么就赶紧决斗吧。”

阿蒙放下杯子走出大帐外,在沼泽边的空地上站定脚步道:“您真的很痛快,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我是一名武士,先退出五十步,请大神术师从容施术。”

西莉娅解开斗篷,身着劲装走到空地上,在阿蒙对面五十步外站定,她的仆从谣里奥捧来一支洁白的法杖躬身递上。阿蒙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看出这是一支很罕见的骨杖,物性精纯适合施展各种属性的神术,虽然没有镶嵌神石,却比他给梅丹佐与林克的那种镶嵌着七枚神石的珍贵法杖还要好用的多。

此物不知已有多少年的历史,经过神术的加工,至今仍灿然如新,通体洁白晶莹泛着象牙色的光泽,尾端却是磨尖的像一根长刺。它和一般的法杖不一样,非常坚韧可以当作武器使用,近身格击时就相当于一支锐利的短梭,这样的法杖既奇特又罕见。

以阿蒙今日的本事,施展神术早已不需要法杖了,遭遇强大的敌人时,他需要的是能够同时运转法力的武器。这种法杖倒是提供了很好的思路,他的门徒需要的法器就是这样的,神灵的使者们使用的也大多是类似的武器。

西莉娅手里的这件东西来历的确很特殊,与阿蒙身上的某件东西出自同源,它就是众神之战中那被穆芸斩杀的蛮牛腿骨制成。神灵将它赐予了人间的神殿,哈梯王国历代收藏,身为宫廷贵族的西莉娅成为大神术师之后得到了这支珍贵的法杖,平时从不轻易携带,今日取出,可见对这一战的重视。

见西莉娅拿起了法杖,阿蒙笑着问道:“您的召唤兽呢?”

西莉娅答道:“需要他动手时自然会出现,大将军的那只猫呢?”

阿蒙叹了一口气:“你是说薛定谔吗?她已离我而去,去找寻那解脱后的自由。我今天带来了另一只兽王,需要它动手时,它也自然会出现。”

西莉娅点头道:“既然如此,小女子就先出手了!”说完话信手朝阿蒙挥出了一杖。

阿蒙见过很多大神术师出手,但都是在大军对阵的战场上高举法杖吟唱,施展大范围的神术辅助战斗,如此直接攻击,除了吉尔伽美什之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那娇美可爱的女子一杖挥来,秀气的娃娃脸还带着笑容,但出手可一点都不客气。

骨杖化为了一片残影,空地周围的沼泽、树丛中竟传来了万马奔腾之声,那无数杖影带着咆哮的冲击力,仿佛一群草原上的野牛朝着阿蒙狠狠的撞了过来。这不是大神术师常规的作战方式,西莉娅借助了这一根特殊的法杖施展,以攻为守让一名武士根本冲不到近前。假如换一个人,面对此景说不定已惊慌失措。

阿蒙大喝一声,冲开了万马奔腾的威势,上前一步一拳挥出。他赤手空拳没有带拳套,但拳头上却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金光,这是人间最高明的武技,就是纯粹的力量与能量爆发,只要足够强大,可以对抗一切神术!

这一拳就像巨石击中了装满坛坛罐罐的商铺仓库,伴随着一连串的破碎声,漫天杖影湮灭无形,阿蒙硬接了这一击。杖影消失,西莉娅并未慌乱,手中法杖一抖,一道圆柱状的白光激射而出,似白虹、似闪电,本是夹杂在杖影中最犀利的一击,此刻已射到阿蒙胸前。

阿蒙不退反进,左手又挥出一拳迎面打在白光上。白色光柱竟爆出七色烟花,那是凝聚的能量被震散之后折射出的杂乱光线。虽然离得有五十步远,但是西莉娅闷哼一声向后被震退了两步。她后退中将法杖举起向下一击,阿蒙的头顶上光影凝聚,突然出现了一支巨大的骨杖虚形砸了下来。

阿蒙喝了一声:“好手段!”原地跃起一拳打了上去,那巨大的骨杖阴影尚未凝成实质就被打的四分五裂,残影渐渐消散。只听“砰”的一声,阿蒙稳稳的落地。

就在阿蒙落地的一瞬间,西莉娅横着一挥法杖,又传出一片尖锐的哨音,风云变色宛如天地倒悬。阿蒙周围的景物全变了,脚下坚实的土地瞬间化成沼泽,在蠕动旋转要将他陷落。这是最高明的土元素涌沙术,还带着信息幻象,将泥土变成了半液化的状态,对于一名武士来说这是最要命的攻击,让人有力气也使不上!

阿蒙却没有陷进去,大武士也是可以修炼辅助神术的,他一步踏出,那呈流沙状的地面凹了下去仿佛撑开了一张薄膜,恰好托住了他的脚步。这是空间神术,可以借助很微弱的依托凝聚能量,不直接用于攻击却可以辅助战斗,并不是很高深却运用的相当巧妙娴熟。

西莉娅反应很快,见阿蒙并没有陷入流沙状的沼泽,将法杖一举,这根晶莹的骨杖表面浮现出金色的神文,光芒爆射掩住了她的身形,站在她身侧观战的谣里奥也消失在光芒中。然后阿蒙眼前一花,看见的居然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沼泽与黑土都化成了涌动状,真实的涌动中还夹杂着虚幻的影像,四面传来惊涛拍岸的声音,放眼望去不见尽头。遥远的海平线上站着一个“人”,他是人首鱼身,尾巴在波浪中游曳,直起上身吹着一支短笛。短笛中传出的却不是笛声,而是古老的歌谣。

在汹涌险恶的无边黑色海洋中,这歌声却显得是那么动听,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力量,使人就想闭着眼睛沉迷其中,忘记一切苦难和忧愁。这是冲击灵魂的攻击,能让人的意识恍惚陷入沉睡,同时展开的神术半真半幻,使人陷入分不清真假的交错世界中。

西莉娅的召唤兽终于出手了,用这样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他就是那位谣里奥。

这是阿蒙所面对的场景,旁观的众人只看见西莉娅手中的法杖发出刺目的光芒,这光芒吞没了她自己与谣里奥的身形。而阿蒙停下了脚步,眼神定定的似乎穿过西莉娅所在的地方望着远处,双脚也向着泥土中缓缓的陷落下去。

谣里奥一出手,就将这位强大的九级武士暂时牵制住了,如果是在战场上,随时有神官会将阿蒙唤醒,军阵也会冲过去策应掩护,但是在个人的战斗中,这简直是对付一位武士的绝佳手段。

西莉娅自然不会错过这绝佳的取胜良机,光芒中射出几道半透明的飞索,这是气元素神术凭空汇聚而成,卷向阿蒙的身体,眼看就要把他捆个结结实实!

一声沉闷的巨吼从流动状态的泥土下传来,一支金色带着深褐斑点的巨尾突然破土而出。这只尾巴很长,从阿蒙背后抽出,又绕到半空卷落,击散了飞索。紧接着土地开始涌动,一只硕大的变异铁甲兽钻了出来。阿蒙的身形也在上升,他正站在这只铁甲兽的背上。

旁观者吃了一惊,原来阿蒙的“召唤兽”竟是一只变异铁甲兽王,而且早就潜伏在阿蒙的脚下,除了歌烈之外,其他人事先都没发现。激斗中的西莉娅更是吃惊不小,铁甲兽就是生活在沼泽水潭中的动物,这么一只硕大的变异铁甲兽出现在阿蒙脚下,那么她施展的神术效果将大打折扣。

隐身在刺目的光芒中,西莉娅将法杖往下一压。铁甲兽身边半流动状态的土地突然变得坚实无比,仿佛瞬间凝成一层又一层的岩石牢牢的将它禁锢在原地。云梦扭动身躯奋力挣扎,土元素神术凝结成的地表岩层在咔咔作响,不断的碎裂又不断的重新凝聚。

西莉娅手中的法杖在轻轻的颤抖,这只铁甲兽王好大的力气,而且天生也擅长土元素一类的神术。尽管西莉娅已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云梦不破土冲出来,已经无暇再展开其它的攻击。

云梦也是第一次如此吃瘪,它有一身本事横行黑火沼泽,所遇见的种种怪兽从不是它的对手,今天还没来得及施展呢,就被一位大神术师远远的凌空摁住了,怎么挣扎也冲不出地面。

与此同时,阿蒙与谣里奥却在另一场奇异的战斗中。阿蒙脚下出现了一条如岩石般坚硬的脊背,那是云梦拱出地面的后背,却在黑色的海洋中化为了一条小船。这船无帆无桨,在黑色的海洋中向前激射而去,海浪仿佛就像粘稠的面汤,越往前走阻力越强。

那迷离的歌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激荡起一圈圈涟漪带着拒绝的力量,将人的身体往外推,但歌声中又有一种神奇的诱惑力,吸引人的灵魂向它飞去。这是一种灵肉分离的错觉,一旦灵魂失去了掌控陷入歌声中,身体也就失去了控制。

阿蒙举起了手臂,身体仿佛变得比平时沉重许多,全身骨节在歌声中酸酸的、麻麻的,感觉却又是那么舒服,让人懒洋洋的不愿意动。

阿蒙手指远处那人首鱼身的吹笛男子说道:“谣里奥,我连狮子王的吼声都曾承受,你的歌声虽然神奇,却动摇不了我心。这是你的天赋吧?它不仅可以用来攻击,也是很好的疗伤手段,能让人忘却痛楚。想当年阿努纳启神系中有九种强大的怪兽,其中的魅惑人鱼与你是什么关系?”

谣里奥吃了一惊,抬头答道:“您怎会知道这个传说?那位人鱼王在古时也是我的族人出身,我的族人们在海中建立家园,我是来到大陆的探险者。”

原来如此,当年那九种怪兽中,魅惑人鱼出身于某种海妖,开启灵智修炼有成,来到天枢大陆,受阿努纳启神系指引成为神使。众神之战后魅惑人鱼不知所踪,而这位谣里奥也出身那海妖一族,与当年的人鱼王一样来到大陆上修炼。可能是为了获得人间的典籍与各种帮助,他成了一位大神术师的召唤兽。

阿蒙笑道:“天赋异禀果然不凡,你的力量比西莉娅还要强大,但要学习怎么去掌握与运用,只可惜仍不是我的对手!”

阿蒙已经穿越了奇异的黑色海洋,冲到了谣里奥的近前,虽然在旁观者看来他站在那里没动也没说话。谣里奥面露惊慌之色,在海面上一甩尾向后游走,挥出手中的短笛化成了一支笔,左右两笔点出,竟然在海面上画出一座巍峨的高山,恰好挡住了阿蒙的来路。

这是画出来的山,看实是虚,阿蒙却未管它是虚是实,从小船上跃起一拳打出,仿佛是天地崩塌,从中间将这座山的画面打裂了。他直接冲到了谣里奥的面前,笑着说了一句:“原来你会画画,还会唱歌?”

旁观的众人发出低低的惊呼,阿蒙站在挣扎的铁甲兽王背上出神的望着远方,只是片刻功夫而已,紧接着又高高跃起一拳打了出去。西莉娅身边光华耀眼看不清人影,而阿蒙的拳头带起一团金光却在虚空中“打”出一个人来,正是谣里奥。

大家都听见了阿蒙说的那句话——原来你会画画,还会唱歌?

谣里奥大惊失色,阿蒙已从他天赋的奇异神术中脱困而出,又是一拳打来。他从腰间抽出一柄带着锯齿鱼鳍状的长刀,斩向了阿蒙的拳头。刀拳相击砰然有声,阿蒙退后两步,而谣里奥则被震飞了十几尺远,随即舞刀又冲了过来。

这条魅惑人鱼妖竟是一位武士,如果按照人间的体术成就来衡量,他应该是一位八级大武士。至于刚才施展的奇幻神通,是他的天赋,随着力量增长而增长的能力,被阿蒙破去之后,此时还可以近身格斗。

阿蒙又是一拳击出,带着震颤的冲击力量,淡淡的金光包裹住拳头闪烁不定,运用了都克镇的矿工技艺。阿蒙曾用这样的一拳击杀斯内克亲王,但不想伤人的话,也可以将对方的力量震散导致全身麻痹,暂时失去反抗的能力。

拳头与长刀在极短时间内又第二次交击,发出的声音却很怪异,就像什么粘稠的东西摩擦在一起。阿蒙这一拳的力量竟然产生了奇异的扭曲折转,就似打在了什么滑不溜丢的东西上,脚下的泥土和远处的沼泽一片泥水飞散。

这只魅惑人鱼妖,竟然也能运用天赋的神术本能辅助格斗,没有让阿蒙一拳打倒,他的身体被震得飞起,凌空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脚下的泥土也呈漩涡状随之涌动。阿蒙却没有再理会他,转身又挥出一拳打向不远处光芒最耀眼的中央,对西莉娅出手了。

云梦怒吼一声带着横飞的土石终于跳了地面,扬起利爪与长尾扑向刚落地的谣里奥。阿蒙换了对手,让脱困的云梦去对付那只召唤兽。

那刺眼的光芒是看不见的屏障,阿蒙的身形冲进了光芒中,就见西莉娅向后飞退现出了身形。她在后退的同时向前一挥法杖,光芒突然收缩成了透明的光影,将阿蒙牢牢的禁锢在其中。

她果然是一名高明的大神术师,各种手段运用的极为合理,阿蒙即将打碎她的神术防护时,她果断后撤施展了气元素禁锢术,而不是防护效果最好的气元素护铠。

阿蒙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粘稠,凝结成一个巨茧将他包裹,所有的动作都受到了极大的牵制,速度越快,无形中遭遇的阻力就越大。

一般情况下,大神术师施展了这种手段可以做两种选择,一是赶紧飞天远走,让武士追不上;二是施展手段攻击行动不便的武士,或者让身边的武士展开反击。但此时是约定胜负的决斗,西莉娅如果飞走了就等于认输,谣里奥本可以趁此机会反击,可他正与云梦在沼泽边打的泥水飞溅,暂时抽不出空来。

西莉娅在三十步外停住身形,一挥法杖又是无数道杖影浮现,夹杂着凌厉的白光,层层反击漫天而来。

阿蒙可不能困在这里硬抗她的攻击,气元素禁锢术在猝不及防间是最难对付的,因为它像一个粘稠而有弹性的巨网,就算一剑斩开一个缺口,如果不能彻底破了神术,随即又会弥合阻滞行动,让神术师有充分的时间和空间施展强大的攻击。这个西莉娅确实不好对付,是一名出色的八级大神术师。

阿蒙被气元素禁锢术包裹的一瞬间,嘴角就露出了微微的苦笑,挥手取出了一根尖刺状的东西,那是洪巴巴的獠牙,一直赤手空拳的他终于掏出武器了。獠牙带着尖锐的咆哮声向前一划,他凭借着力量和速度划开了一个缺口,身形如闪电般冲了出去。

漫天杖影在咆哮冲击中消失,正在与云梦激斗的谣里奥被云梦一尾巴扫到沼泽中,因为他分心了。危急时刻谣里奥一挥手中的刀遥遥的画了两下,西莉娅身前凭空出现了一座石山,竟然还生长着灌木显得恍然如幻。

此山看虚是实,阿蒙手中獠牙发出的咆哮声击散了漫天杖影,一头撞在了山上,竟凭着蛮横的力量穿山而过,把这座的山也给撞碎了。前后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西莉娅刚刚挥杖,阿蒙就手持獠牙冲到了身前。

这位大神术师一咬牙,竟然一转法杖像舞剑般对着阿蒙一杖刺出。她从小也酷爱学习剑术,后来却成了一名神术师,但是近身格击怎能与阿蒙相比?这一杖刚刺出,她就觉得眼前一花手腕一麻,法杖已被阿蒙夺走。

西莉娅明白自己输了,大神术师与人相斗,结果法杖让人给顺走了,这情况也太罕见了,不由得站在那里脸涨的通红。

那边的谣里奥被扫飞到水潭中,云梦却感觉自己的尾巴一滑好像没吃上力。只见谣里奥在泥水中打了个滚,竟然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他把云梦硕大的身体凌空给抡了起来,啪的一声砸进了沼泽里。

云梦被拍得有些发懵,扭动身体正要发狠还击,却感觉周围的空间一紧,然后就听见歌烈的声音喝道:“住手,决斗结束!”

谣里奥抓住云梦长尾的那只手已经松开了,铁甲兽王晃了晃晕乎乎的大脑袋,在泥水中转身抬起头来,只见阿蒙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谣里奥身边,手拿一根洁白晶莹的法杖,正架在谣里奥的脖子上。

听见歌烈的声音,阿蒙微微一笑,手腕一旋双手托起法杖道:“替你的主人收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