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3章 众神之约

后来神灵们又商议,决定只有在人间侍奉神灵的仆人才有资格掌握神灵所赐予的神奇力量,懂得怎样去歌颂神灵并记录神灵的谕示,这个传说就是世俗文字与神文的来历。如今在大陆各国,只有贵族获得神殿允许才有资格修炼神术与学习神文。

至于那座通天塔,建造了一半便停工了,成了矗立在旷野中的巨大遗迹。后来众神之战爆发,马尔都克率领众神击败了金古特与阿玛特,夺到天命书简献给阿努,那座通天高塔在神战中化为废墟,千里沃土家园也变得一片荒凉,再后来才有了都克镇。

马尔都克成为阿努纳启神系中与恩里尔分庭抗礼的两大主神之一,也是巴伦王国所信奉的王神。历代巴伦国王为了向伟大的神灵马尔都克致敬,于巴伦城修建了一座高塔,名叫天神之门。此塔宏伟壮丽,高达三百尺,顶端是为马尔都克修建的人间宫殿。

巴伦王国修建天神之门的目的,当然不像当年的“罪民”那样是为了登上神灵所在的天国,而是为了聆听神灵的声音、将人间最美好的一切享受献给神灵。据说天神之门落成的那一天,马尔都克曾在云端中显露身形,落在塔顶上向着子民赐福。

人们并没有见过神灵所生活的天国,只是按他们心目中的想法来构建一切,塔下有民众向马尔都克献祭的神庙,塔顶有马尔都克的“神宫”。这座神宫里没有马尔都克的神像,而是人们为马尔都克修建的居所,用蔚蓝色的琉璃瓦镶嵌黄金做成屋顶。

豪华的卧室里有一张舒适的大床,挑选王国最年轻美貌的女子住在这里陪伴马尔都克。人们并不知神灵的享受,只是按照世俗生活的理想,像对待帝王一样来侍奉天神。只有国王和神殿大祭司才有资格登上塔顶,象征着为马尔都克服务并聆听教诲。据说登上塔顶就可以面对天神接受神谕,所以那里被称为天神之门。

通天塔的传说就是这样,而如今的巴伦城郊确实有一座宏伟的高塔叫做天神之门。阿蒙听完之后露出恍然之色,笑着冲伊索道:“谢谢你,这个故事解答了我心中长久以来的疑问。……你随林克回去吧,现在就开始准备好道路修通后的一切。”

林克操控飞梭带着伊索走了,阿蒙坐在沼泽中陷入了沉思。传说听起来有些荒诞不经,就算人们将一座塔修的再高,也不可能通往所谓的神国,但神话往往又是一种象征的隐语,在含蓄的告诉人们什么。阿蒙读过伊西丝档案馆的秘藏典籍,是古时吟游诗人写下的诗篇,今天再对照这则传说,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在传说中,那通天高塔就象征着凡人获得一步步成就通往神灵的道路,而“语言”便是成为神灵的秘密、那本源力量的修炼法则与重重考验。在吟游诗人写下的传说中,伊西丝女神也曾让安·拉天神告诉她“真正的语言”。

众天神变乱了人们的语言,使地上的子民造不成通天高塔,很显然是指人间并没有流传本源力量的修炼秘诀,而是被分为体术与神术。神术看似神奇,而且只有贵族获得神殿的允许才能修炼,有非常系统明确的体系,内容也是繁杂无比,却并非本源力量的真正成就。

成为神灵的秘密掌握在神灵的手里,他们组成了神灵的集团,便是大陆上已知的神系。只有得到神灵认可、被指引入神系的人,才能分享这个秘密并发誓保守秘密,因为他们也属于这样的集团,明确了与凡人的界限。

这便是众神之间最重要的约定!

如此还有一个问题,在漫长的历史中,人间不乏具有探索精神的天才,比如老疯子、贝尔等人,而阿蒙则自行探索出了这条道路,这些人又会怎样选择?他们有可能建立了自己的神系,也有可能被指引到已知的神系当中,毕竟就算知道这条道路,想渡过重重考验也是艰险无比。当他们真正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之后,也与众神一起继续遵守这个约定。

蝎子王泗水的愿望便是如此,他要建立自己的神系与神域。阿蒙穿越叙亚沙漠时立下了宏大的愿心,却是另一种愿望。

阿蒙终于明白了通天塔这个传说的含义,一低头却看见云梦正趴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他,长长的尾巴还垂在沼泽里,仿佛在说:“阿蒙神啊,您把我叫来了,怎么不理我呀?”

阿蒙笑道:“云梦啊,我刚才在想事情,让你久等了。叫你来想问一个问题,你想不想化为人形?就像我这样。”

云梦眼中露出狂喜之色,用力的点着大脑袋,摇着尾巴搅的沼泽中泥水四溅。阿蒙又笑道:“我倒忘了,你虽然会写字但还不会说话,其实这对你而言并不难,只要知道修炼的方式。你和我的经历不同,有些东西没法教只能靠自己领悟,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还需要难得的幸运。不过你很走运,我对开启灵智之后的修炼已有一点经验,可以传授给你印证。”

阿蒙所谓的经验,自然就是薛定谔当初从一只猫开启灵智,最终接受伊西丝女神的指引成为贝斯特女神的过程。薛定谔的情况与铁甲兽不完全一样,但总可以借鉴,只要云梦能够听懂,然后自己去一步步印证。

这天阿蒙就坐在沼泽边为云梦讲法,看上去静悄悄的并未开口,却是在灵魂中的直接交流。云梦瞪大眼睛听的非常仔细,到最后渐渐入神了,缓缓的将眼睛闭上若有所思。第二天清晨,阿蒙站起身来理了理袍角,冲云梦道:“你以后慢慢领悟吧,现在我们要去参加一场决斗,战场就在此地不远,听我仔细交待。”

阿蒙的灵魂中传来一个声音:“我们这就要去和人打架吗?”

阿蒙呵呵笑道:“你真的很聪明,这一步点透之后,已经会说话了!不是打架,是去与人切磋,你可不能伤了对方,我要借此机会做个约定。”

……

两天后,就在当年阿蒙生擒哈梯前国王路西尔的营地原址,来了一队车马。最前面是一辆洁白的雪杉木打造的马车,车体经过神术的处理,显得晶莹而尊贵,却没有多余的华丽装饰。这辆马车叙亚城的所有人都认识,远远望见就会退到道边行礼,它是歌烈的坐驾。

车上坐着歌烈,旁边是美丽可爱的西莉娅,而歌烈的学生拉斐尔则手捧老师法杖站在一旁。拉斐尔如今是叙亚城邦的大祭司,地位相当尊贵,在颠簸的马车上站着,是为了表示对老师的尊敬。坐在车辕上的驾车人阿蒙也认识,就是路西尔身边曾经的侍卫队长大武士阿鲁卡。

阿鲁卡因保护国王不力,后来受到削爵两级的责罚,在亚设继承王位之后,他更是被免去了宫廷侍卫将军的职务,如今只是一名闲散的贵族大武士。阿蒙当年偷袭得手也让这位大武士的威风扫地,但阿鲁卡确实不是阿蒙的对手。

因当年之挫,耀武扬威的阿鲁卡成了人们嘲笑的对象,又失去了高贵荣耀的职位,但这位大武士并没有放纵沉沦,被免职之后便潜心修炼体术,竟然突破了八级成就。体术到了高阶,倚仗强悍的血脉力量继续修炼格外艰难,自从恩启都死后,大陆上还没有听说有另一位九级武士出现,八级武士已是现有的最高阶。

阿蒙也是一位大武士,虽然与他决斗的人不是阿鲁卡,但阿鲁卡也想来看看阿蒙的手段究竟如何、自己是不是对手?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服气。

第二辆马车中坐的是叙亚城邦的州长萧墨,萧墨身边居然还带着财政署与物产署的两位署长,车辕上坐的驾车人是城邦的侍卫队长、大武士木恩。

这个场面有点意思,如果说阿鲁卡为歌烈驾车还说得过去,尊贵的大武士怎么也为州长当起马车夫了?自从恩启都驾着吉尔伽美什的战车上了战场,埃居法老又让大将军阿蒙坐在车前当一位象征性的车夫,难道大陆上的大武士们都流行赶马车了吗?

木恩也是来看热闹的,旁观这场大陆上难得一见的决斗,既然八级大武士阿鲁卡赶第一辆车,他就自告奋勇当第二辆车的车夫。至于歌烈是西莉娅请来的,也只有这位德高望重的大神术师才有资格做这场决斗的仲裁。

歌烈把学生拉斐尔带在身边开眼界,萧墨州长按耐不住好奇也要跟来。歌烈答应了,将华莱特留在城邦主持政务,让州长大人一起过来看决斗,并且让萧墨把财政署和物产署两位署长都带来,书记官以及公文印鉴也都带在身边。

萧墨州长问歌烈这是为什么?歌烈只是笑着说等决斗之后可能会有事情谈,这样最方便。萧墨在好奇的等待,他想不明白一场决斗和城邦的财政与物产事务有什么关系,尊贵的大神术师歌烈真是高深莫测。

后面还有马车与卫队,随行仆从人员一共有五十多人。这个阵容足够强大,假如他们想对阿蒙不利,逃出埃居的大将军可处境不妙!

一行人来到当年路西尔国王扎营的地方,远远就看见靠沼泽旁的林间空地上已支起华贵的金顶大帐,大帐中放着宽大的白橡木长桌,桌子两端和一侧各放着一张椅子,桌边坐着一个人举杯而饮,正是名震列国的大将军阿蒙。

大帐和桌椅是狮子王留下的,阿蒙带在身边正好派上了用场,桌子上摆的东西都是阿蒙刚才自己做的,烤肉与面饼之类,看似普通却相当美味。狮子王留下的器皿都很精美,美酒已经盛好。

阿蒙远远看见车队过来,竟是如此强大的阵容,他倒没有一丝惊慌,放下杯子起身行礼道:“诸位尊贵的大人们,你们来了,怎会有这么多人?”

车队停下,歌烈首先走了下来笑道:“阿蒙大将军,在这里你才是客人,却让你备下酒席等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大家都想领略大将军今日之风采,也想亲眼见证大陆上难得一见的决斗,所以都来了。至于我嘛,是西莉娅请来做仲裁的。”

仆从们开始建立营地,歌烈带着西莉娅、拉斐尔、萧墨、阿鲁卡、木恩一共六个人走进了大帐。阿蒙略带歉意道:“没想到有这么多客人,椅子准备少了。”

拉斐尔一笑:“无妨,我这里也准备了。”然后他一挥法杖,桌边又摆下了四张椅子。阿蒙点头赞道:“不到两年时间,你也成为大神术师了,恭喜恭喜!”看拉斐尔刚才的动作,显然是一位大神术师才能施展的空间神术,他身上也带着空间器物。

拉斐尔谦虚的说道:“神术再高明,也只是个人的成就,不敢在大将军面前炫耀。”

众人落座,阿蒙坐在长桌的一端,歌烈坐在对面,其余五人坐在两侧。除了萧墨州长之外,对方有三位大神术师和两位大武士,就算阿蒙有恩启都之能,在这里也很难玩出什么花样。虽然在人家的地盘上,阿蒙却像一个主人般坦然的招手道:“我虽是为决斗而来,但决斗之前先一起饮酒吧,大家好好叙叙旧。”

众人举杯饮酒,场面真的很像老朋友见面。歌烈放下酒杯后开门见山道:“大将军,我这次来不仅是应西莉娅之邀给你们的决斗做仲裁,也想问问大将军本人今后的打算。”

阿蒙愣了愣道:“我的打算?”

歌烈笑道:“是的,我们就不必绕弯子了,我知道你离开埃居之前击杀了斯内克亲王,显然是不打算再回去了。从埃居境内传回来的消息,埃拉赫特法老虽然没有公然下令通缉你,却派了高手来追杀,来者是你的恩人与朋友。”

阿蒙叹了一口气道:“歌烈大人,您真是消息灵通啊。要来的总会来的,阿蒙做出决定的时候,心里就清楚要面对什么。”

萧墨在一旁道:“大将军本是哈梯人出身,在战场上为埃居立下了不世功勋,也促成了埃居与哈梯的合谈,您并不是逃亡的奴隶,回到家乡应当受到尊敬,何必受埃居帝国的鸟气呢?既然歌烈大人已经开口,叙亚城邦欢迎您回家,哈梯王国也欢迎您效力。”

歌烈含笑点头道:“来的路上,我就和萧墨州长谈过这件事,可以向你保证,以往的恩怨都不会再提。”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可能不够分量,但是歌烈开口,整个哈梯王国上下没有人会反对,这就是最好的保证与承诺。他们一坐下谈的却不是决斗,而是希望阿蒙为哈梯效力。

阿蒙站起身来,绕桌一圈给诸位大人们斟酒,除了歌烈之外,其他人都赶紧起身致谢。阿蒙一边斟酒一边说道:“我是为了与西莉娅大人的决斗而来,决斗之后再谈这些事吧。我的家乡是都克镇,我的朋友们已在都克平原定居,这次想来与叙亚城邦谈一笔生意。”

歌烈手捻胡须笑道:“我听说这件事了,目前都克平原的局势很复杂,但那里名义上还是叙亚城邦的属地,却成为一片失去控制的飞地。既然今天是来决斗的,阿蒙,我们不如以决斗的结果来做约定。如果你胜了,我就同意萧墨州长和你谈生意,如果西莉娅胜了,希望你能为哈梯效力。”

阿蒙倒完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那好吧,就以决斗的结果来约定!”

歌烈又补充道:“你们谁也不允许伤害谁,虽然是决斗,但我希望只是一场尽展手段的比拼,只需分出高下即可。”

阿蒙很干脆的点头道:“那是当然,我从来没有打算伤害西莉娅大神术师,也请求西莉娅大人手下留情!”

见他说的话口气很大,西莉娅微微一皱鼻子道:“大将军威震各国,就连乌鲁克军团都能击退,我恐怕不是对手,但会尽全力一试。歌烈大人这么说,更多的是为了保护我,但我和我的召唤兽也不会伤害大将军的!”

阿鲁卡终于忍不住插话问道:“自从两国的和谈宴会之后,已经好久不见,只是不断听闻大将军的威名。我只知道您是一位大武士,不知今日已取得几级成就?”

阿蒙不好多解释,只是含糊道:“若说成就,不久之前刚刚突破九级。”

在座的好几位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萧墨州长差点连酒杯都没端稳。九级大武士!继恩启都之后,大陆上又出现了一位九级大武士!西莉娅的神色有些紧张,做了个深呼吸道:“阿蒙大将军果然是人间奇材,我首先该说一句恭喜!与您的决斗不论胜负如何,我都会尽全力的。”

拉斐尔则指着西莉娅道:“阿蒙大将军,西莉娅大人不久之前也刚刚晋级,成为八级大神术师。她的召唤兽强大而神奇,就算您是九级武士,交手时也要小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