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2章 通天之路

摩西等族人需要信念的指引,梅丹佐等门徒也需要信念的指引,而在独自探索中的阿蒙更需要一种信念。此时的阿蒙或许还不清楚,他穿过叙亚沙漠时所明确的信念是何等宏大的愿心,要想完成,绝不是普通的神灵所能拥有的境界,将贯穿那超脱永生之后的始终。

……

阿蒙走的不快也不慢,但一步都没有停留,他已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一连多少天没有休息也没有进食,仿佛是行走在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中。这是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从未听说过有谁是在赶路时突破生生不息的考验、掌握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但阿蒙却是如此。

当那一缕思考中的灵魂走出叙亚沙漠时,仿佛也走过了很多生生世世,如惊涛骇浪中几乎看不见的一滴穿梭的水花,最终却没有被淹没泯灭。

如何形容这种感受?在阳光下走来时,他就像一滴水,倒映与折射出世间各种色彩。经历了很多人生的体验,就像飞鸟一次次飞过镜面,留下清晰的倒影又一次次消失。当阿蒙再睁开眼睛去看这个世界时,恍然明了在不同的人眼中有无数个他,就像生生不息的经历。这无数的心念折射汇聚了他在这世上留下的影子,就仿佛是无数的化身,需要一一去印证,最后求证那个清晰的自我。

拥有这种成就,在天枢大陆上就可以被称为神灵了,仿佛拥有无尽的生命,也能够拥有神力源泉之领域,汲取壮大与修复灵魂的力量。等回过神来,阿蒙不禁感叹,不迈出这一步,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体会的,他也在想另一件事——也许需要建造一个地方。

阿蒙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经历是多么的凶险,于无声无息中冲激着惊涛骇浪,他居然是在走路时进入冥想定境、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他运转法力隐去了形迹,走在荒凉的沙漠里没有受到意外的惊扰。由于他长年以来使用神术的习惯,法力深厚绵长,竟然能够一个月中不知不觉的始终潜行,脚步一丝未乱。其中任何一点没有做到的话,他根本走不过来。

再回忆起当初他面对失去力量、重塑自我的考验时,处境也是相当之凶险,假如是在战场上或者是其它的争斗环境中,很有可能活不下来!获得成就的代价是巨大的,这代价不仅是考验本身还有人间的处境。他可不想让门徒也像自己这样涉险,如果已经知道路上的遭遇,还要依靠幸运去蛮闯,这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他想建造的地方不是撒冷城那样的城邦,而是像埃居九联神系众使者居住的九联神宫,与外界有奇异的空间分隔,有非常好的修炼环境,适合于门徒潜心冥想,在特定的时候,还能提供人间其它地方所没有的保护。这样的地方并非是真正的神国,却是神话传说中所谓神灵居住的宫殿。

阿蒙心中已经选好了一个地点,并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作“伊甸园”。眼下事情还有很多,等撒冷城在都克平原上站稳脚跟,再去召集门徒筹划建造伊甸园的事情吧。

……

一个月后,哈梯王国叙亚边境的关卡,一位无所事事的士兵正在呆望着远方,突然从荒凉的戈壁滩上走来了一个人。他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那人是凭空出现的!

等他放下手时才确定自己没看错,真的有一个人穿越沙漠走来了,此人无车无马,连个包裹都没背!他赶紧抓起武器喊道:“什么人,从哪来的,干什么的?”

那人高声答道:“我叫阿蒙,从埃居来,应贵国的宫廷大神术师西莉娅之约,来与她决斗!”

整个关卡的驻军全被惊动了,长官赶紧吹响集合的号角,带领士兵列队迎接,他站在路口冲阿蒙行礼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歌烈与叙亚城邦的州长肖墨大人早就有命令,阿蒙大将军无论从哪里进入哈梯,都要以最隆重的礼节接待,派车马和卫队将您护送到城邦去,安排好一切事宜。我们这里有一辆最好的马车就是为您准备的,我将亲自送您到城邦。”

阿蒙笑了:“我自称是阿蒙,既没有信物,你们也没验明身份,就这么隆重接待吗?”

关卡长官答道:“除了威震列国的阿蒙大将军本人,谁还有您这种气度,背手穿越千里沙漠独行而来。再说了,我曾在战场上见过您!”

阿蒙被迎入了关卡,长官要留他吃饭并吩咐马车和卫队准备,阿蒙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是去决斗的,等决斗完了再做客吧。请你们转告叙亚城邦,就说阿蒙已经进入哈梯境内,将在指定地点等着西莉娅大神术师。”

长官有些着急的说道:“可是歌烈大人打过招呼,他老人家想见您。”

阿蒙笑了笑:“该见面的时候自然会见面的,我还有点事要忙,暂时不打扰了。”

他说完话一步迈出,出现在很远的地方,然后身影几闪就不见了,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莫说这些边境关卡奉命迎接阿蒙,就算他们想拦住阿蒙也不可能,以阿蒙今日之成就,已经与那些人间的神灵差不多了。他之所以现身走过关卡,只是想对歌烈打个招呼。

……

阿蒙进入哈梯,直奔内陆湖东岸、黑火沼泽的南端,那里距离他与西莉娅的决斗地点很近,是让云梦赶来汇合的地点。从都克平原过来,要穿越杂树与荆棘从生的灌木地带与大片的淤泥沼泽,无路可行,却挡不住从小就在沼泽长大的铁甲兽王。

他在沼泽边的树丛里不仅见到了云梦,还有林克与伊索。两人一兽见到阿蒙便上前行礼,铁甲兽王将前爪按住,大脑袋往下点,动作学的是有模有样,阿蒙一看见就乐了。他笑着问道:“我只让云梦赶来汇合,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呢?伊索,我不是让梅丹佐带你去梦飞思找希欧吗,怎会出现在这里?”

伊索答道:“您在这条路上怎会走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从梦飞思回来了,和希欧谈好将组织商队前往撒冷城,但前提是得有路通行。我回到撒冷城之后,林克与云梦已经在沼泽中探出一条路线,我要实地考察一下,判断商队通过需要耗费的时间、路上会有什么危险、要做哪些准备,计算一下代价有多大?我们知道您要来,就特意在此地等着,已经等了十来天了。”

阿蒙用的时间确实长了点,连自己也没想到会走这么久,但他通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一个月已经够惊人了!

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很多事,梅丹佐带着伊索悄悄到了梦飞思找到了贵族大富商希欧。希欧如今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一年前还得到阿蒙一笔重金投资,让他扩充在各城邦的商行规模、购买大批的骆驼车马。

这显然是为大规模的长途贸易做准备,暂时只是白白花钱不能发挥全部的用处,但钱是阿蒙给的,希欧当然照办。阿蒙离开埃居帝国的消息希欧也知道了,他也担忧阿蒙的处境,并且担心自己以后的生意恐怕会不太好做。他做过安·拉军团后勤军需官,在战争中结交了很多将领,现在很多大笔生意都是与官方合作,失去了阿蒙这个靠山,也许将断了重要的财源。

就在这个时候,梅丹佐带着这位贵族富商曾经的奴隶伊索登门拜访,谈了一笔很重要的生意。

如今的都克平原中正在修建一个新的城邦,名字叫撒冷城,伊索担任那里的大总管。一个新城邦的修建当然需要很多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梅丹佐让希欧组织各地商行的商队运送物资到撒冷城,都克平原丰富的物产也可以运出来交易,这是双方互利的买卖。

他们特意找到希欧,想得到的是源源不断的军需物资。另一方面,如今的撒冷城与外界还没有贸易往来,因为道路不通,人们也没有看见其中的利益,希欧这样的大商家率先探出商道,也给其他人做出示范和指引。

需要解释一下阿蒙目前的微妙身份,他虽然格杀斯内克亲王离开埃居,但并没有受到帝国的公开通缉,似乎成了朝野上下刻意回避谈论的一个人物。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他击杀斯内克亲王的场面有上千名士兵作证,是亲王先下令攻击,大将军才自卫出手。另一方面法老之所以派斯内克去执行这个任务,本就有借刀杀人的用意。

斯内克亲王是拉西斯二世的长子,并非埃拉赫特宗教改革的支持者,在国中拥有自己的势力,是政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现在他被阿蒙杀了,埃拉赫特只会偷着乐,大将军离开埃居之前还发挥了最后一次“余热”。

哈梯与埃居之间已经签定了和平条约,恢复了通商,希欧以与叙亚城邦做交易的名义组织商队往来,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所谓军需物资指的并不一定是铠甲和武器,各种可能会被用于行军作战的物品以及材料都算,加工好的制式成品或半成品自然最佳,做这种买卖往往需要有军方的关系或背景。

到达哈梯之后,商队还要通过叙亚城邦控制的地盘,所以阿蒙打算找歌烈谈谈,其中一件事就是为了打开通道。

伊索私下给了希欧一份清单,上面列明了撒冷城需要的物资,还有都克平原出产的东西。有利可图又是恩人阿蒙的指示,表面上是正常合法的跨国贸易,希欧当然点头答应了,立刻就去做准备。但做生意需要核算成本,除了各边境关卡的赋税之外,还有路途上的风险以及运费,在道路没有开通之前谁也不好确定。

林克已经按照阿蒙的吩咐在黑火沼泽中探路,能在最短时间内打通的道路是云梦带着四只大铁甲兽找出来的,在黑火沼泽中曲折蜿蜒,断续经过露出水面的硬土地带,最终通往内陆湖的东岸。但打通这条路也不容易,需要将低洼处填平,铲除沿途的灌木荆棘,凿开一些崎岖的怪石,假如全部动用撒冷城的人手,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伊索回到撒冷城之后,就要求按照设计的路线先走一遍,测算通过这条道路的运输成本,以及能往来商队的最大通行容量。云梦恰好要来见阿蒙,林克就带着伊索一起来了。

阿蒙听完之后微微皱眉道:“调动撒冷城所有能调动的人手,开这条路也需要半年时间吗?”

林克苦笑道:“半年时间只是把路打通而已,要想彻底修好,仅凭撒冷城现在这些人手,至少需要一、两年。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容我们等太长时间,亚述王国翻越高原过来的人已经将城邦命名为恩里尔城,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城墙也越修越高大,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起新的冲突。如果这条路不尽快修好,届时我们在都克平原中将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阿蒙想了想答道:“这个问题我来解决,你们先在道路的另一端修建好关卡和要塞,然后从那边向沼泽里修,能修多少是多少。至于这一端的道路我负责,争取一个月之后就能够让人通行,三个月之后就让两辆马车可以错行。”

伊索惊叹道:“这除非是神迹!”

林克则拍着伊索的肩膀道:“阿蒙神创造的当然是神迹!”然后又朝阿蒙道:“我也很好奇,您为何有此把握?”

阿蒙微微一笑道:“所谓奇迹也都是人创造的,况且这不算是什么奇迹,无非是人力与物力的堆积。撒冷城现在缺人手也缺足够的物资,但是叙亚城邦有,只要谈好条件,这边的路可以请他们修。”

伊索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也是一笔互利的交易,我们有穆芸女神的宝藏,可以花钱雇人从外面修路,只要叙亚城邦肯答应。”

阿蒙突然想起了什么,冲伊索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想请教呢。”

伊索有些意外:“您是神灵一样的人,有什么事要请教我呢?”

阿蒙似笑非笑的问道:“我听你讲过远方贤者毕达哥拉斯的故事,自称是亲眼所见,而且你居然识字,不会一生下来就是奴隶吧?”

伊索低头道:“我的家乡在远方,父亲曾经一位吟游诗人,在远行的路上被海盗所杀,我很小就成了奴隶,被转卖各地,也去过很多地方。”

阿蒙:“伤心往事就不必多提了,我知道你去过很多地方也很有见识,我从未见过哪个人像你这样了解各地的传说,有没有听过有关都克平原的传说?”

伊索小心翼翼的答道:“都克镇的故事有很多,但我知道您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有些故事讲出来,恐怕是对您的冒犯与不敬,所以我从未提起。”

阿蒙苦笑道:“原来如此,我早该问你的!现在问也不迟,你听过很特别的传说吗?”

伊索抬头问道:“怎样才算特别,难道是众神之战吗?民间故事并不多,您曾在伊西丝神殿档案馆待过,如果查阅那里的典籍,一定比民间的神话更多。”

阿蒙的眼神一亮:“众神之战就不必多说了,当事人我还认识好几位,有没有更古老、更久远的传说?”

伊索皱着眉头想了想:“我隐约记得一个传说,故事非常离奇,关于一座塔。您去过巴伦王都巴伦城,应该知道如今巴伦城郊有一座宏伟的高塔,名叫天神之门,是历代巴伦国王为了向天神马尔都克致敬而修建,它可能与大陆上曾流传的一个故事有关。”

……

据说在众神之战之前,阿努纳启神系是天神阿努统治的时代,但是阿努之母阿玛特掌握着神系的圣物天命书简,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后来阿玛特将天命书简交给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金古特,企图让金古特成为主神。这引起了很多神灵的不满,最终导致了神系的分裂与内战。

那座塔的传说故事应该发生在众神之战之前,因为故事中的主神还是阿努。那时还没有都克镇以及都克镇的矿工一族,都克镇一带是一片千里沃土,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健壮而聪明,但是他们太聪明了,以至于过度自负,甚至企图窥探神灵的秘密。

他们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城邦,原址就在今天的撒冷城一带,而且还计划建造一座世上从未出现过的高塔,叫作通天塔。人们雄心勃勃的工作,在烈日下烧制砖胚,并用柏油将砖块堆砌起来,塔越修越高,他们希望能通过这座塔登上神灵所在的国度。

人们的喧闹声惊动了沉睡的阿玛特,于是她将阿努叫来询问是怎么回事?阿努汇报了人们修建通天塔的事情,并召集众神商议。据说当时所有神灵都到场了,大家决定阻止这件事。于是众神一起施展神力,扰乱了人们的语言,让大家听不懂彼此在说什么,据说这就是如今大陆各国有不同语言的由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