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1章 他年我若为天父

林克回来之后,吩咐伊索指挥居民加紧修筑城防、囤积战备物资,另一方面提醒约翰抓紧时间操练正式的军队。没过几天,梅丹佐也赶来与林克见面了,得知最新的情况也觉得事态严重且复杂,立即乘坐飞梭来找阿蒙请示该怎么办?——这就是摩西等人离开埃居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阿蒙听完之后紧锁眉头,有些事他早有预料,因为在古老的传说中,当众神陨落的马尔都克之地重新成为沃野之时,将诞生众神之神。且不论传说的真假,这片地方必然会成为众神争夺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就算某些神灵自己未必有野心,也要关注那里发生的事情,阻止其他神灵占据这个地位让传说成为现实,就连远在埃居九联神域的塞特都企图插一手。

但有一件事出乎意料,亚述高原的山脚下那些高原巨人是从哪里来的呢?从他们的组织能力和物资装备来看,绝对不可能是山中自发迁徙的原始部落,应该是受过训练的战士以及工匠。阿蒙本人就曾是战场总指挥与帝国大将军,听梅丹佐的描述,感觉这些人应该是一个正规军团的前锋部队以及后勤人员。

他们不仅懂得建造城防、开垦荒野,而且还会开采矿山冶炼精铁,武器、帐篷、农具、工具看上去都是统一配发的。第一批近两千人是清一色的高原巨人,在建立聚集点之后,营地中又出现了很多大陆居民,看打扮像是各国的无业流浪者。但他们不可能同时自发出现在那样的地方,必定是有组织的迁徙。

都克平原上的洪水虽然已经退去,地势地貌最终稳定下来,但如今还难见人烟,到达那里并不方便。它的北边是巍峨高耸的亚述高原,西边是杂树丛生的黑火沼泽,东边是山势连绵险峻的幼底河谷。

大批人马想进入的话,最佳的路线是南边的内陆湖,要么渡过内陆湖经过一片草原和沼泽,要么从内陆湖的东岸翻过一片山地。这也是摩西等人走的路,那条路上已经有尤西尔建造的马尔都克城。实力强大的小队探险者,有可能从各个方向进入都克平原,但是有组织的大队人马几乎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到达那里。

阿蒙是早在几年前就指引林克,从幼底河谷中来到刚刚露出水面的荒岛上,才能率先建立城邦家园。而在都克平原东南角建立城邦的尤西尔,也是早有筹划得到了小茜公主和巴伦王国的暗中支持,才能够在这个时候站稳脚跟。但北边的新城邦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他们是都克平原上最强大的一股力量,且后续人马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

想到达那里,只有翻越常年被白雪笼罩的亚述高原,还要携带那么多物资有组织的行动,是个人的力量无法完成的,只可能是一个王国的命令,亚述高原的另一边就是亚述王国。

都克平原周边有四个国家,亚述王国疆域最为狭小、土地相对贫瘠,不如另外三个国家那么富足繁荣,综合国力是最弱的。但是亚述的军队骁勇善战,而且还有一支由高原巨人编成的军团,号称巨人军团。就连南方紧邻的巴伦王国也不敢轻易招惹。亚述王国多年来偏安一隅,并没有什么动静。

由于亚述高原的阻挡与国力的相对弱小,亚述王国对都克平原的争夺原本处于最不利的位置,但如今的情形却有了很微妙的变化。如果亚述王国真的不惜代价要翻越亚述高原,强行吞并都克平原的话,战略态势上反而最为有利。

天枢大陆刚刚爆发过列国混战,先是埃居帝国与哈梯王国大战一场,接着巴伦王国最强大的军团乌鲁克军团又与阿蒙率领的埃居大军大战一场,后来歌烈与亚设王子又与巴伦大军来了一场大战。这一系列的大战,都在短时间内严重削弱了各国的力量。

最强大的埃居帝国损失惨重,虽有阿蒙力挽狂澜,但付出的代价也极大,后来法老拉西斯二世暴亡,新法老埃拉赫特又在国内建造新都、推行一神教改革,目前需要解决的是内政问题,不可能再发动远征。

哈梯王国在两场战争中都是实际上的胜利者,歌烈功不可没,但是战争也消耗了哈梯的国力。虽然摆脱了向埃居帝国臣属的地位,但是两位王子为争夺王位差一点导致王国分裂,目前政局并不算稳定,也需要休养生息,不是迫不得已,也不会再进行大规模的远征国战。

巴伦王国本是大陆上实力仅次于埃居帝国的国家,可是它的相对损失最为惨重,也是实际上的战败者。乌鲁克军团被击退、恩启都陨落、吉尔伽美什黯然隐退、在与哈梯王国的大战中又差一点全军覆没,趁着哈梯内乱,冯钮王子才有机会挽回败局。

一直养精蓄锐、不声不响的亚述王国突然出手,根据阿蒙的判断,应该就是亚述王国派出了巨人军团翻越高原突然出现,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目前都克平原的态势,亚述王国的先遣军团于北方的山脚下正在建立一个城邦,并为恩里尔修建了神殿。而在东南角、进入都克平原最便捷的道路上,尤西尔也在建立城邦并为马尔都克建造了神殿。

恩里尔自然不愿放弃这片神域,说不定还有成为众神之神的野心,而马尔都克应该也想夺回那片让自己一战成名之地。这两位大神同属阿努纳启神系,却是谁也不服谁的冤家对头,同一个神系的神域中却出现了两位主神,如今正是了结千年恩怨的机会。

神灵之间的事情不好妄测,但是人间王国也有各自的利益争端。巴伦和亚述都想趁着埃居与哈梯内政不稳的时机占领这片千里沃土,尤其是亚述王国欲望更为强烈。整个都克平原不仅相当于亚述三分之一的疆域,而且这里将是一片物产丰富的沃土,亚述王国很多荒凉的地域远不能与之相比。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都克平原上的第一轮争夺将在这两个城邦之间展开,最终的结果尚未可知。但如今出现了一个变数,阿蒙让林克在原都克镇的旧址已经建立了一个城邦,就像一个钉子插在两者之间。

局势错综复杂就像一团乱麻,一般人很难理清头绪。梅丹佐见阿蒙良久不言,忍不住问道:“阿蒙神啊,您看该怎么办?大家都在等待您的谕示呢!如果您要把北边那些高原巨人赶走,约翰就集中全部力量与他们开战。”

阿蒙摇了摇头道:“你必须清楚一件事,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林克那几千人不可能与一个王国开战。”

梅丹佐微微一怔:“一个王国?”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你也许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北边山脚下的那些人是亚述王国派来的先遣军团。他们的目的应该是将整个都克平原纳入亚述王国的版图,以现在林克等人的实力,不可能将对方彻底消灭,更何况现在是腹背受敌?代表巴伦王国的尤西尔还卡在都克平原的入口处,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伊索的合作建议是明智的,这个局面能维持多长时间就尽量维持多长时间。”

梅丹佐又问道:“那将来呢?林克在您的指引下建造了城邦,您究竟想让它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阿蒙抬头望着天空答道:“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这么多,只是去做而已。都克镇是我的家乡,是我的族人世代生活的地方。最初我只是为了完成达斯提镇长的遗愿还有对穆芸女神的承诺,要让我的族人返回家乡重建家园。

那里曾是那么荒凉,连几千人都无法生存,需要开采矿产换取外界的物资。后来我才知道,马尔都克之地是众神陨落之处,而我的族人是古时因信奉战败一方的神灵而被流放的罪民,世代的沉重劳役是一种惩罚,让他们得以繁衍而未灭绝的是穆芸女神。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都克平原将成为流淌着奶和蜜的千里沃土,这片沃土的范围远远超出了原先的都克镇。我的目的也许很纯粹,就是想让林克的族人有美好的家园可以安居,也让我的族人完成愿望,生活在家乡富庶的土地上。这一切本与众神无关,但却不可避免的卷入到各国甚至众神之间的争夺。

我想起了以前的都克镇,它在历史上也曾属于多个王国的管辖,除了穆芸的神殿之外,还修建过荷鲁斯神殿,这是我亲眼见过的,至于没见过的则更多。但它没有真的被征服过,原因很简单,因为代价不值得。

穆芸女神曾说过一个愿望,希望我在那里建立全新的城邦国度,无论这个愿望能否实现,我都希望族人们能在家园中安居,这是我以阿罗诃的名义对摩西等人的指引与许诺。

无论将来如何,他们都要做到一件事,那就是有力量与信念守护自己。如果征服或驱逐他们的代价超出了所能获得的利益,他们就能在那里立足,不论以何种名义。我即将去叙亚城邦与西莉娅决斗,正可以找歌烈谈一件早该谈的合作,给予林克等人持续的支援。”

梅丹佐听的直眨眼,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原来阿蒙神您早有打算,不论多大的事情,您都心中有数,就按您说的办吧。林克还想问您一件事,我们修建的新城邦究竟应该叫什么名字呢,难道还要叫都克镇吗?”

阿蒙摇头道:“都克镇因马尔都克而得名,象征着众神之战以及对罪民的惩罚,自然不能再用这个名字。这个新的城邦就叫做撒冷城吧,它从诞生起就是众神争夺之地,安宁与和平不知何日才能到来。”

阿蒙给这个城邦命名为“撒冷”,含义是安宁与和平,而他心里也清楚,这个城邦的出现必然伴随着连绵不断的冲突与争夺。梅丹佐叹道:“这个名字不错,就像人们遥望天际时看见的希望。……摩西他们还在都克平原外面等着,您是让他们绕道走,还是派约翰率军接应?”

阿蒙想了想,似笑非笑的答道:“尤西尔接到了马尔都克的神谕,提出的条件是让他们除了马尔都克之外不可建造其他神灵的神像。这个条件在我看来没什么,因为我以阿罗诃的名义指引都克镇的族人,包括摩西在内他们谁也没有见过我,我让他们接受信念的指引,却从未让他们为我建造神像,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

梅丹佐瞪大眼睛,恍然大悟道:“那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尽管让摩西答应尤西尔的条件便是。他们不会建造任何神灵的神像,也可以不为马尔都克建造神像。您才是他们唯一的神,在信念中永存。我这就回去告诉摩西他们!”

阿蒙摆手道:“你不必提醒他们,摩西是他们的领袖,应该知道怎么指引族人去做。这是他们到达撒冷城之前的最后一次考验,由他们自己决定。他们不仅是在返回家园,也是在摆脱神灵之间旧的约定,从此便不再是以前的都克镇矿工了。”

梅丹佐:“哦,我明白了!您想给他们另一种指引,那我又该做些什么呢?”

阿蒙看着梅丹佐道:“从今天起,你将是我的所有门徒之首,也会是最辛苦的一位,眼下就有几件事都要交代你去办。”

阿蒙让梅丹佐先返回撒冷城,向林克、约翰、伊索等人转达自己的命令,让他们在黑火沼泽中探出一条路,寻找各个可以立足的地段,填平断续的低洼,连接起来可以通往叙亚城邦的南端,让四只大铁甲兽帮忙。这需要一段时间,就算路修成了也不适合大型军阵通过,但可以来往源源不断的小型商队。

梅丹佐要做的第二件事是给铁甲兽王云梦传个口信,让云梦赶到指定地点下汇合,阿蒙要指点这只铁甲兽王很多修炼秘诀,同时也要带云梦去参加与西莉娅的决斗。云梦出发后,梅丹佐还要操控飞梭带着伊索回梦飞思一趟,找到大富商希欧谈一笔很重要的生意。

阿蒙曾在希欧的商行中投入一笔重金,只说将来有一笔大生意要做,让希欧扩充在各地的商行并购买大批的车马,现在到了该动用的时候。做生意自有做生意的方式,伊索去办这件事最合适。

办完这三件事之后,梅丹佐还要赶到尤西尔所在的马尔都克城,给尤西尔带一个口信,谈另一种合作,顺便在暗中关注摩西等人。他可够忙的,听完之后便赶紧领命而去。

梅丹佐走后,阿蒙一招手,沙丘上的金顶大帐、帐中的桌椅、桌上那些华贵的器皿全都被他收入了骨头中。他还真是不浪费,连狮子王留下的这些东西都带走了。海边那高高的沙丘上又恢复了原状,就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太阳已经落山,漫天的星光闪烁,阿蒙在沙丘上静静的坐了一夜,天亮后继续向北穿越叙亚沙漠,目的地是他与西莉娅约好的决斗处。不管世事多么繁杂,这位独行的少年只是一步步走向目标。

阿蒙没有乘坐飞梭,他所有的飞行法器都已经交给门徒了,也没有施展法力飞天而去,还是像来时那样踏沙而行。太阳渐渐升起,沙子开始发热,被烤热的空气从地表盘旋着升腾,远远望去一片光线扭曲,阿蒙孤独的身影渐渐有些恍惚。

走着走着,他恍惚的身影竟然奇异的消失了,沙子上看不见脚印,阳光下也看不见这个人。阿蒙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冥想状态,在行走中自然隐去了行迹,太阳升到高处又缓缓西垂,接着星光浮现,可是沙漠上始终看不见阿蒙的影子。

入夜后的沙丘看似寂静,可仍有种种轻微的声音,有蝎子从沙丘里钻出来爬行,留下它曾来过的浅浅痕迹。没有人知道阿蒙在哪里,只有他自己清楚要去何地。他就像行走中的一缕思想,思考在路途上,你看不见他,他却存在着。

阿蒙在想一个问题,见到无量光之后,他与泗水和人云都认识到世上还有未知的神系,可能存在着不一样的神灵。他已经了解九联神系与阿努纳启神系的种种往事,其中有曾陪伴他的猫神贝斯特,还有爱慕与指引他的青春与爱之神穆芸,当然是他乐意与之相处的。但如果纯粹谈神灵的存在,阿蒙却不喜欢这些神系。

他走出都克镇以来,一直背负着的使命就是解开神灵的秘密并印证成为神灵的道路,但此刻却在想着另一个更深邃的问题——

“我若能成为神灵,又将是怎样的神灵?我自己尚不喜欢那些神灵,甚至是厌恶,带着这种信念,无论如何的去修炼,也不可能成为那样的神灵,这是本源力量的考验所决定。

如果真的有一天,当我将渡过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的愿望不是加入或建立那样的神系、成为那样的神灵。我希望建立一个信念中的家园,它可以指引所有向往的人,而不是由神灵特意去指引谁。

所谓神灵不再是神灵,只是人们信念中的神明,人们可以在生命中选择天国般的家园,或是去承受内心中地狱般的煎熬。——这便是我成为神灵的愿望,脚下的道路最终要通向那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