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70章 暂时的和平

文殊师利回头一笑,其娇媚无法言述,含笑道:“若神术所施信息幻象,观世事如此,如空中鸟迹,如人起烦恼,如所梦已醒。你如今已脱苦海,当求从无住本立一切法,欲问道,何不随我来?”

人云放下酒杯大步追下了沙丘。那几人施施然行走,可是人云却怎么也追不上,随即怒吼一声化为一头狮子奋疾前奔,很快消失在地平线上。蝎子王放下冰蝎与火蝎,转身大喝道:“狮子王,你刚从九联神域脱身,又要跟这些人往哪儿跑?我们的事情还没谈完呢!”

泗水的声音在沙漠上回荡,可人云已经跑得没影了。泗水向着他消失的方向骂道:“这头狮子的脾气没变,还是那么容易冲动又那么倔。刚刚从九联神系脱身,又不知被哪来的神灵拐跑了。”

接着他转身坐了下来,这位凶悍的蝎子王神情竟有些萧索,看着桌上的美酒仿佛是自言自语道:“这些人是哪来的神灵呢?他们又在宣扬什么?看来这世上还有未知的神系!没有神系的指引,独自探索实在是太艰难,可是我却不愿再回头。”

人云走了,蝎子王喝了几大口闷酒又抬头冲阿蒙道:“穆芸女神看上了你,众神都在流传,她为了你不惜抛弃自己的前夫图姆兹,甚至将图姆兹送到冥府去交换你,你一定会被引入阿努纳启神系的。

你是一名人间的修士,这对你而言是极大的幸运。但真正超脱永生何其艰难,希望你能有这一天。刚才那些神灵的话你不感兴趣,对我这只蝎子的建议恐怕就更不感兴趣了,反正你一只脚已经踏入阿努纳启神系,确实没必要因此动摇信念。”

阿蒙苦笑道:“你难道不清楚我和恩里尔的关系吗?是他发动的洪水摧毁了我的家园,不论我的族人有何罪孽,我已向他告别。”

泗水哦了一声道:“那你是想加入马尔都克一方喽?我听说穆芸女神赢了与恩里尔的赌约,可以自由出入阿努纳启的神域,将你引入马尔都克的一方也未尝不可。”

阿蒙摇了摇头:“我所要印证的道路可能不同,有前人的感悟也有自己的求索,我一直在想——众神何以超脱永生、所谓的神性又是什么?我只是求证者,不想加入任何神系。”

这番话倒是肺腑之言,阿蒙是个异数,他从未接受过任何神系的指引,在艰难的探索中解答老疯子与贝尔未解开的谜题,终于领悟与掌握了本源的力量,已拥有八级成就,且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经历了一切,甚至也提前了解了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在他成为真正的神灵之前,已经可以不需要任何神系的指引,只需他自己去求证,这些是蝎子王所不知情的。

泗水笑了笑:“你也许想多了,无论你是谁、无论你信不信奉,神灵就在那里。我曾是神灵的使者,接受过神谕的指引,知道本源的力量与你所修炼有什么不同,所以只想着怎样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别看在人间我强大的力量能与他们作战,但作为生灵而言存在的意义并不相同。我还要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毁灭风暴杀不了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

阿蒙并不意外的答道:“谢谢你的提醒,我看过有关毁灭风暴的记载,只说它甚至能够重创神灵,并没说它的威力一定能够消灭神灵。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最后一件事吗?”

泗水叹息一声道:“我曾立下过誓言,虽然指引我的阿玛特已经陨落,我可以不再受阿努纳启神系的驱使,但神灵的秘密仍然不能泄露。除非我成了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拥有了自己的神域和神系,等到能指引你的那一天,我才能告诉你那条道路是什么。

这是众神之间的约定,到那时我才有资格也加入这个约定,所以我才会对你说那些话。但你已有一条现成的捷径,不必寄托于我这尚未看见的希望。你现在能理解了吗,狮子王刚才为何会走、而我为何没有理会那些神灵?我们都有自己所期望的道路。”

阿蒙举杯道:“众神的约定与我无关,但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今天能告诉我这些!能看出来,你也是想找人诉说,在诉说中明晰与坚定自己的信念。”

这顿酒已经喝了半天了,蝎子王才第一次伸出手臂与阿蒙碰杯道:“你比我想象的更明智,真的看透了很多事。为了感谢你今天聆听我的诉说,我再给你一个承诺,也算是一种希望吧。”

泗水说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带着神灵的语气,在天枢大陆的传说中,像他这样度过生生不息考验的神使已经可以被称为神灵,就如当年的贝斯特。而他们提到真正的神灵时,用的称呼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特意有所区别。

阿蒙问道:“什么样的希望?”

泗水意味深长道:“你是人间难得的奇才!但别忘了有关那位女神着名的魔咒,如果有一天你也像人云那样受伤离开了阿努纳启神系,而我已经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建立了自己的神系。欢迎你来成为这神系的众神,我本想与狮子王谈这些,可惜他跑了。”

阿蒙答道:“谢谢你这么说,但我不是人云。你也许误会了我和穆芸的关系,我只是在完成对女神的承诺,与她爱不爱我无关。”

蝎子王摇头道:“如果噩运真正到来的那一天,可就不好说了,祝你好运吧!”

阿蒙低头苦笑道:“就算穆芸女神真有那样的魔咒,而我经历的苦难早已足够多。”

泗水站起身来拍了拍阿蒙的肩膀道:“小小年纪不简单啊,别忘了我今天说的话就好……你那位小朋友已经来了半天了,好像有什么事,先解决自己的麻烦吧。”

狮子王那三声吼真是威力惊人,泗水虽施法护住了冰蝎和火蝎不让她们受到伤害,但这两只妖蝎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泗水抱起两位爱妃离去,脚下流沙涌起诡异的消失不见。阿蒙回头朝着遥远的半空道:“梅丹佐,你来了多久了?下来歇会儿吧。”

一朵白云晃晃悠悠的飘落,水晶飞梭收起,梅丹佐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向了沙丘,就坐在泗水刚才坐过的椅子上大口的喘气。阿蒙看着他笑道:“酒在眼前,你还没喝怎么就醉了呢?”

梅丹佐苦着脸道:“阿蒙神啊!幸亏我来得晚离得也远,那狮子王的吼声实在太厉害了,我差点没掉下来,在空中勉强稳住了身。”

阿蒙一指面前的酒席道:“他们都走了,美酒佳肴不要浪费,先吃饱喝足再说,我看你的样子很累。”

梅丹佐拿起酒尝了一口,赞叹道:“好酒啊,绝世的美酒!那狮子王真懂享受。”

两人享用这一桌几乎未动的酒席,吃饱喝足之后阿蒙才问道:“你什么时候到的,都看见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梅丹佐答道:“我是在狮子王的吼声中从远处飞来的,后来那帮稀奇古怪的家伙经过,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他们是些什么人物?说话怪怪的,也没摆什么架子,但感觉骨子里比神灵还拽!”

阿蒙不动声色道:“莫问他们是什么人,坚守你自己的信念、求证你自己的道路就好。……你没有跟随摩西他们去都克平原,而是到这条路上来找我,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梅丹佐直叹气:“阿蒙神啊,您那些族人简直是漩涡、是磁石,无论走到哪里,不出事才令人意外呢!”

……

摩西等人离开埃居国境后,穿越叙亚沙漠沿内陆湖的东岸进入都克平原,这应该是最稳妥的路线。因为内陆湖的西岸是埃居与哈梯之间来往的商道,如今已有市镇、农庄以及驻军关卡,阿蒙将要与西莉娅决战的地方也在这一带,再往前进入都克平原,还有大片的沼泽,很难通行。

摩西等人从内陆湖东岸过去,是靠近幼底河谷的位置,虽然有一段路非常崎岖,但是翻山越岭之后就能直接到达平原。此时的都克平原已经吸引了周边各国的探险者,但这么大一片荒野很难见到人烟聚集的地方,至少一年前是如此。

可是当摩西率领族人翻过湖岸边的群山,出现在通往平原的谷口时,前方却出现了一个新修建的城寨,或者说是刚建造了一半的小型城邦。这里是探险者以及斩杀怪兽的勇士们来往的歇脚处与交易的市场,摩西等人本可以在这里休息并购买物资再出发,不料他们却被这个“城邦”派出的“军队”拦住了。

摩西他们只有六十人,而对方有八百名拿着各种武器的勇士,其中还有能征善战编成军阵的高原巨人。摩西很意外,上前询问道:“我们只是想深入荒原的开垦者,并没有与诸位为敌,像其他的探险者一样,我们会在你们的集镇中交换物资并交纳赋税的,为何召集这么多勇士来阻挡呢?”

这座正在建造中的城邦居然叫做马尔都克城,城主是一位矮个子的高原巨人,名叫尤西尔。他派人对摩西说:“你们是逃出埃居的都克镇矿工一族,要想进入都克平原,有两个选择。要么就留在我的城中,宣布信奉马尔都克并在神殿中起誓;如果想经过这里返回家园,须向神灵承诺,要在你们立足的地方为马尔都克修建神殿,并举行召唤神灵降临的仪式。作为保证,你们要将头领留下,直到承诺完成之后才能放人。”

梅丹佐认识尤西尔,他就是当初绑架小茜公主的高原巨人联合部落的头领,其实是受小茜公主的派遣跑到都克平原建立城邦,当时还敲诈了阿卡德镇一大批物资。如今这个城邦的位置就卡在内陆湖东岸进入都克平原的咽喉要道上。

摩西等人无法硬闯,梅丹佐便以一名流浪猎人的身份混进了马尔都克城,找到了尤西尔城主“叙旧”。他是半夜在尤西尔的卧室里将人叫醒了,用短刃架在脖子上逼这位城主大人放行。

尤西尔带着哭腔道:“无畏的勇士啊,那不仅是小茜公主的命令,也是马尔都克大神的神谕啊!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况且你杀了我,自己也跑不掉。”

梅丹佐诧异道:“马尔都克的神谕,这又是怎么回事?”

尤西尔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筹建了这个城邦,担任这里的城主和主神官,得到了小西公主和巴伦王国的支持。在神殿落成之后,我率领几位祭司举行完仪式,当天夜里马尔都克大神就在我的灵魂中说话了。神灵告诉我都克镇的矿工一族将要经过这里,要让他们承诺,除了马尔都克之外不为任何神灵建造神像,否则不能放他们过去。”

情况已超出了梅丹佐所能控制,他立刻赶回来与林克商量。他们制定了两套计划,要么让约翰率领林克部落的人马赶来作战,冲开一条路接摩西等人过去;要么让摩西等人回头,从内陆湖的西岸绕过去,避开马尔都克城控制的范围。

前一种方案代价太大,在伊索主持下建造的城邦才初具规模,约翰率领那里的勇士虽然不惧与马尔都克城一战,但也得承受两败俱伤的损失。后一种方案则路途艰难,摩西等人需要经过叙亚城邦控制的地盘,过了内陆湖还要经过难以通行的黑火沼泽。两人决定做两手准备,梅丹佐先去探路,而林克赶到都克镇一带让约翰做好接应的准备。

林克回到都克镇,才知道那里也发生了意外。在都克镇以北亚述高原的山脚下,突然冒出来了一大群高原巨人。他们不像是山野部落中的居民,显然是受过有组织的训练,随身带着各种器具和物资,飞快的建立了营地与寨防,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形成了一个城邦的雏形。

这显然不是散乱自发的行为,他们兵强马壮、物资齐整、人员的调配极为有序,就像是操练以久的军团战士与后勤军需人员。

他们建立的聚点与林克建造的城邦距离不足百里,圈占沃野就地开荒播种,而且把原先都克镇族人开采神石与铁矿的矿场也给占了,组织人手开采神石矿核与铁矿,就地冶炼精铁,显然是在做大规模移民并向整个都克平原推进的准备。

林克建造的城邦占据了都克平原上最大的一片沃土,在那外来人圈占矿场之后当然发生了冲突。幸亏林克他们早就修建了坚固的城墙,在伊索的治理下已经拥有数千人口、站稳了脚跟,否则根本没法与对方抗衡。

林克与梅丹佐都不在,伊索一开始回避了冲突。后来约翰带着三十六名亲卫来了,将梅丹佐训练过的勇士集合成战阵,要求对方撤出占领的矿场,发生过两次战斗,双方都没占到便宜。

于是他们开始谈判,对方认为那片矿场本是无主之地,约翰则拿出了都克镇的地契,证明那里并非无主,自古以来就有人开采,已经修建了道路、开凿了矿脉。对方则说都克镇矿工一族早已因神灵的惩罚而消失,他们不肯让出大陆上最珍贵的矿场。其实双方都明白,那里是立足都克平原吞并千里沃土最重要的战略基地。

约翰集合勇士又和他们干了一仗,发现依托自己的城邦想守住没有问题,但是想把那些人击退却不太可能,于是又坐下来二次谈判。约翰并无后援,而对方的人马却在渐渐增加,他们穿过亚述高原而来,在定居点周围建造的城墙越来越坚固,修建的第一座永久建筑是恩里尔的神殿。

约翰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进攻显然很不利,伊索适时提出了另一个建议。

伊索以前正缺乏强壮的劳动力去开采矿石与矿核,如今的居民可不是当年的都克镇矿工了,而是以穴居野人为主,吸收了附近一带流散的各部落,还有周边各国流浪的探险者。他们要种植土地养活自己,还要建造城邦,根本抽不出足够的壮劳力去开采那么一大片矿场。

于是伊索建议双方合作,只要承认这片矿场属于都克镇的族人,对方可以组织强壮有力的高原巨人去从事繁重的采矿工作,作为报酬,他们可以将采出的六成矿石与矿核留下,要么自己冶炼铁矿与采取神石、要么让伊索以大陆上公平的价格收购。

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对方正在蓄积力量中,还不想与已经占有立足优势的穴居野人等部落发生全面冲突,就答应了这个合作条件,都克平原上恢复了暂时的和平。

但伊索也清楚,这种表面上的相安无事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看对方的态势,显然是筹谋以久,就是要以亚述高原山脚下的定居点为基地,向整个都克平原推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