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9章 女神之心

人云又说道:“听说蛮牛是冲着恩里尔去的,如果不是穆芸女神挡在前面,他说不定能把恩里尔撞个跟头。可惜我没有经历那一战,真是遗憾呐!”

泗水抓起酒壶痛饮道:“没什么好遗憾的,我宁愿没有经历过,你没有在战场上是你的幸运。否则的话,冲在最前面的应该是蛮牛和你,我们今天还能坐在一起喝酒吗?今天的你,不应再怨恨穆芸女神,把这只牛角给了阿蒙,也算从往事中解脱。”

阿蒙吃惊不小,忍不住问道:“狮子王,你难道没有参与众神之战吗?”

人云一咧嘴道:“别以为你能受得了我三声吼,就能够与神灵比肩了!这不是真正的生死格斗,场面还差得远呢!你一定对我和穆芸之间的事情很感兴趣,总算你有资格坐在这里与我喝酒,我就告诉你这段往事吧。”

阿蒙淡淡一笑:“狮子王,你不愿意说尽可以不说,我并没有追问的意思。你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是你们的事情,我无意过问。”

泗水突然一拍桌子:“阿蒙,你就让他说吧!两百多年了,一离开九联神域就来找我,显然是想说些什么。说出来他也就解脱了,你这个凡人就给狮子王大人一点面子,求他说出来,要不然他不痛快,他不与你说又和谁说?”

……

狮子王人云并不是那九种怪兽中最强大的一位,在阿努纳启神系的众神之战爆发前,他尚未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但这头巨狮天赋异禀、神力惊人,当他发狂怒吼之时战斗力不容小觑,是所有神使中最威武狂暴的一名猛将。

他受阿玛特的指引加入神系,一头变异狮子得到了神灵之秘,一步步走上这条道路。他爱慕穆芸,狂暴的巨狮学会了温柔,曾经那惊天的巨吼化为低吟浅唱,将忧郁而缠绵的歌声献给那位青春与爱之神。歌声为何忧郁,因为穆芸从未被打动。

穆芸对他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可每当人云想表白爱慕之情,欲求与这位女神共沐爱河之时,穆芸却总是拒绝他,甚至不让他有机会开口,这折磨得人云简直要发狂。阿努纳启的众神都知道人云对穆芸女神的爱,穆芸女神也并不生气,但从未对人云有所表示。

直到有一天,穆芸女神第一次请人云喝酒,人云心花怒放,以为自己的痴情终于打动了青春与爱之神。酒席上女神笑盈盈的亲手为他斟酒,人云陶醉在幸福中心儿都要融化,以为喝完了这顿酒他就可以拥有女神,后来他真的张开双臂搂住了穆芸。

穆芸却伸手将他推开了,他软倒在地,已经喝醉了。当人云睁开眼睛之后,已经过去了半年,他这一醉竟然这么长时间!阿努纳启神系已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众神分裂爆发一场内战,在人云醒来之前便已结束,阿玛特与金古特成为了败战的一方。

除了人云之外,另外八位兽王都在金古特的驱使下上了战场,其中五位被众神斩杀。人云是接受阿玛特指引的神使,他在阿努纳启神系中的地位变的十分尴尬。紧接着恩里尔与马尔都克又产生了分歧,这两位大神都表示如果人云愿意臣服,将继续在新的神域中担任神灵的使者。

而当时的人云非常痛苦,他意识到穆芸女神请他喝酒,目的只是为了灌醉他,让他无法参战。如果人云出现在战场上,将会是与穆芸敌对的一方,这算是美人计吗?虽然他并不是金古特手下最强大的使者,但仅仅用一顿酒就把他解决了。

他有一种信念,如果穆芸是真的爱他,他将全身心听从这位女神的指引,如果穆芸仅仅是为了让他上不了战场,那么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无法留在阿努纳启神系。他找到了穆芸女神,用震撼天地的巨吼诉说了自己的心声,问女神是否真心爱他?

穆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只是一场神系的内战,无论站在任何一方,都不违背你当初加入神系时立下的誓言。我灌醉你只是想救你一条命,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心意,不想看见你去无畏的送死,你无论参不参战都改变不了众神的结局。难道你要怨恨我吗,如果是这样,我所做的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人云悲愤的吼道:“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我只是想问,你是否真的爱我?”

穆芸反问道:“我为何要爱你?你所问的又是怎样一种爱?”

人云答道:“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我想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让我们彼此拥有,我不想失去你!”

穆芸淡然道:“我从未属于你,你获得了挽留生命的机会,谈什么失去?我从未说过爱你,你又为何要爱我?仅仅因为你爱我,我就要爱你吗?神灵的意志不会接受你的胁迫,无论你自称多么爱我!”

穆芸说完这番话就转身消失了。人云在亚述高原上仰天咆哮,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纠结中,他要向众神证明自己对穆芸女神的爱,要打动这位女神的心!他跪在高山冰川上呼唤着穆芸的名字,彻骨的寒冷冻僵了他的身体,可是穆芸女神根本不现身看他一眼。

在众神的注视之下,人云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献给了女神,就是巨狮的利爪。妖身上修炼至今的利爪是打造圣器的材料,它锋利无比,可以炼制神灵使用的武器,他将它们献给阿努纳启的女战神穆芸。

人云一根根把自己的爪子拔下来,其痛楚撕心裂肺,当他将这些利爪献到穆芸神像前时,这位女神终于现身了。令人云意外的是,穆芸根本没有一丝感动,而是冷冰冰的下了逐客令,她的眼眸中带着深寒说道——

“你用害伤自己的方式,想博取一位神灵的同情,得到你想要的爱,不觉得可笑吗?莫说一位超脱永生的神灵,就算是明智的凡人也会远离你!你将心中那一点私欲放大,只是为了得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向众神证明你是多么的爱我。收起你的利爪吧,连自己尚不爱惜的人,如何能珍惜那所谓的爱?

胁迫情感的人,如何能善待情感?在你的内心中,是否觉得为我献出了这么多,就要我用爱来补偿。想想你为何会爱我,并不是因为我爱你,人只因可爱而被爱。你在追求只属于你自己梦想的美好,却用这种方式,从今天起,我永远不会再见你。”

人云喊道:“你要将我驱逐出阿努纳启神域吗?那你为何又要留下我的性命。”

穆芸的身形消失了,最后的声音传来:“这不是一场戏剧!你虽然通过种种考验有了今天的成就,但那些考验贯穿始终,你不是在告诉我你有多么爱我,而是不断的在告诉自己、感动自己,对一位神灵而言,这毫无意义!今天的你,还不如被我斩杀的蛮牛,这只牛角留给你做个纪念,你既然愿意受伤,那就带着伤去流浪吧!”

这便是狮子王与穆芸女神之间的往事,说到这里人云住口不言,缓缓品着杯中的美酒,似在回忆着当年的滋味。阿蒙小声问道:“你找到我,就是为了说这个故事?”

人云笑了笑:“我只是自己想说而已,阿蒙,你怎么看呢?民间流传着穆芸女神的魔咒,爱上他的男人都会经历苦难,你又是怎么想的?”

阿蒙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当年你跪在冰川上拔下利爪的时候,就没人劝过吗?”

人云答道:“女神的精灵侍者曾劝过女神——‘巨狮这么痴情又这么可怜,您就给他一点温柔吧。’可遭到了女神的训斥。”

阿蒙又问道:“女神是怎么训斥精灵侍者的?”

狮子王抬起头看着遥远的地方答道:“我也是听说的,女神呵斥侍者道——你如果觉得他可爱,你就去爱他,但勿来劝说我!你说这种话可以不付任何责任,只轻松的表达虚伪的善意,而真正要面对他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阿蒙:“精灵侍者又说了什么呢?”

狮子王:“女神的侍者又说——他已经将利爪全部拔下,您再不安慰他的话,他恐怕会伤害自己更深。而女神呵斥道——如果巨狮选择去伤害自己,那就承受自己选择的后果,他不该因此得到神灵的挽救!”

人云说到这里,阿蒙突然笑了,看着杯中酒无声的微笑,这笑容在一位普通人看来多少显得无情。狮子王放下酒杯问道:“阿蒙,你为什么会笑?”

阿蒙面带微笑道:“看来那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超脱的不仅是生命存在的形式,也是纯粹的内心,将事物的本源看透。你当年那样做,对一位真正的神灵毫无用处,这世上可能会有仁慈的神灵,但没有心软的神灵,不会因为你伤害自己的胁迫而改变意志。穆芸没有爱上你,这本不是悲剧,你只是在渲染自己的悲情,女神并没有伤害你。”

一旁的蝎子王突然呵呵呵笑出了声,然后狮子王也笑了,这两位老朋友相对大笑,杯中的酒都在震颤。蝎子王畅饮道:“人云啊,看来你终于解脱了。”

人云也笑道:“我若不解脱,如何疗好身心之伤,又如何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刚才那三声吼叫,是在述说我的感悟与求索。见到阿蒙将这段往事说出来,将牛角送给他,我也就彻底轻松了。”

蝎子王放下酒杯道:“往后的路你打算怎么走呢?今天坐在这里也是命运的安排,我倒有个建议,不如我们自己打造一个神系。阿蒙啊,你也可以成为这个神系的神灵嘛,等到将来,这天地之间就是我们的神域。”

在刚才的决斗中,这两位虽然输了,但蝎子王还是有点不甘心,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建议。他还想鼓动阿蒙在都克平原为他和狮子王建立神殿,并许下了打造自己的神系的约定。

阿蒙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人云突然扭头向海边望去,紧接着泗水也抬头望向海边。阿蒙也看了过去,惊讶的发现海边正走来几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是五男一女,他们竟然像是从海中走出来的,朝着东边的沙丘而来。

刚才谁也没发现这些人的存在,狮子王的吼叫让他们显露了行迹,但在座的三个人只顾着说话谁也没有察觉到。等到那些人走近了,狮子王才突然发现有人,阿蒙是最后一个看见的。

当三人看过去的时候,那一行人为首者轻轻说道:“行路闻狮子吼,有三昧真意,维摩诘,你有何解说?”

说话者留着满头的卷髻短发,双耳垂肩,气度雍容神色安详,用一块斜露右肩臂的布裹住身体,赤着脚走在炙热的沙子上,身披着海上的夕阳,背影仿佛金光万丈。那位叫维摩诘的人是一位长者,身穿青白色的长衫,服饰与天枢大陆各国都不相同,以侦测神术扫过只觉一尘不染、纤毫无沾。

维摩诘答道:“三声吼,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知有为法悉皆无常。声闻尘劳烦恼,是慧心种子、发愿之端。”

这些人说的并非是天枢大陆的语言,阿蒙从未听过,却自然有一种感觉能够明白其表达的意思,似是而非并不尽透,就像一种极高明的信息神术直接在灵魂中传送。人云站起身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为首者答道:“行道之人,从来处来,往去处去,观众生相,方才因你三声狮子吼显露行迹。我叫无量光,这几位是维摩诘、弥勒法舟、文殊师利、大悲地藏、文森特卜。”

阿蒙很好奇的打量这些人,除了那位文森特卜,前面五人的服饰和相貌都与天枢大陆各国居民不太一样,像是来自遥远的东方,而走在最后的文森特卜却剃了一个光头。阿蒙能看出来文森特卜是一个凡人,至于另外五位,以他的眼力却看不出底细,刚才以侦测神术也没察觉出行迹。

原来他们只是路过,恰好走到这里,因人云的狮子吼而显露了身形,回答了人云的问题后,一边走还在一边说话。

那位名叫文殊师利的女子体态婀娜、容颜秀美端庄,她看着人云问道:“狮子吼乃如雷霆,脱颠倒妄想,证生生不息,以观众生相。今日之你如同再有一生,然而今生与来生何别,我生与众生何别?只知生生不息,可知不生不灭?”

阿蒙眉头一皱,这几人显然是听见了人云刚才讲的往事,谈的却是生生不息之后的境界。人云让这个莫名其妙的文殊师利问愣住了,泗水一拍桌子道:“说什么呢?看你们的样子像是神灵,哪个神系的?我们正在谈建立神系的事情,你想指引我们加入你的神系?对不起,我蝎子王不认识你们,也不感兴趣!”

无量光笑了:“你说神系之域,我说庄严净土佛国,菩萨随所化众生而取佛土,随所调伏众生而取佛土,随诸众生入佛智慧而取佛土。”

泗水瞪了他一眼,将两只犹在昏迷中的妖蝎搂好,继续喝自己的酒。人云却若有所思道:“路过的朋友,能在我的三声吼叫中安然行走,就请坐下同饮美酒吧。”

几人同声道:“多谢巨狮居士供养。”他们一人取了桌上的一块肉,却没有拿酒,然后双手在胸前相合,就要告辞走下沙丘。

几人走过的时候,阿蒙抓住了文森特卜的袖子:“你是哪里人?”

文森特卜:“我是亚述王国的人,追随无量光世尊。”

阿蒙又问:“为什么你剃光了头发?”

文森特卜:“去烦恼丝。”

阿蒙一指另外几人:“他们的境界比你的高得多,为什么还有头发?”

文森特卜:“了无烦恼。”

阿蒙笑了笑,松开了手。蝎子王虽然低头喝酒,可是心情很紧张,暗中运转法力戒备,手背上浮现出一道道暗色条纹。这几人来历不明,不知是哪里的神灵,泗水心有忌惮很正常。

无量光走过去时,目光从泗水的身上滑过,却落在了阿蒙的脸上,突然停下脚步道:“过去生过去已灭,未来生未来未至,现在生现在无住,你欲证生生不息之苦海,非终究果位,超脱于生乃是无生,可愿听闻?”

弥勒法舟微现不解之色,似乎对无量光突然向阿蒙发问很意外。阿蒙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你在说什么,是指生生不息之后超脱永生的神明之路吗?但我要自己去求证,不想接受所谓神系的指引。”

无量光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维摩诘欲言又止也跟着无量光走了。只听无量光走下沙丘对大悲地藏道:“你已见奥西里斯冥府,又欲往埃雷彼冥府,可有所得?”

大悲地藏答道:“有所得,却非我欲证,此行善发宏愿心,所做功德与众生共之。”

无量光:“善哉,此一念得证菩萨行,是名大愿。”

这些人说着稀奇古怪的外国话,已经渐渐走远。人云的神情一直有点恍惚,突然喊了一句:“等等,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我没听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