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8章 三昧狮子吼

他们一见面就自顾自的谈笑,反而把阿蒙晾在了一边。阿蒙放下杯子问道:“狮子王,你要和我决斗吗?连裁判都请好了,可是还没问我同不同意。如果是想用决斗来证明穆芸女神的爱,我想你是用错了方式。”

狮子王扭头道:“我与你决斗,不是为了证明谁对穆芸女神的爱,更不可能决定那女神会爱上谁。喝了这杯酒,再告诉你原因,其实我是从九联神域来的。”

阿蒙端杯一饮而尽,沉声道:“九联神域?是塞特派你来与我决斗的吗?”

人云的声音震得周围的空气都带着金铁交鸣的回音:“是塞特让我来的,埃居的神殿将派人来追杀你。塞特请我跟随在那些追杀者后面,在关键时刻给予帮助。可我不想那样做,只愿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决,所以赶在追杀者前面来见你。”

蝎子王插话道:“你这头狮子,没有听从塞特的吩咐。塞特难道没有告诉你毁灭风暴在阿蒙手里吗,你还要找他决斗?”

狮子王盯着阿蒙道:“我知道有一支毁灭风暴在你手中,但你有把握在我杀了你之前展开它吗?”

阿蒙只能暗自苦笑,那支真正的毁灭风暴已经被玛利亚拿走了,自己身上的这支只是赝品,虽然表面看上去并无破绽,但在泗水和狮子王的眼中能否蒙混过关还真说不定。展开毁灭风暴也意味着自己送命,不到万不得已想同归于尽,谁都不会用它。

而且这支卷轴不是想用的时候就一定能用得上,阿蒙在大军中面对恩启都就有过体会,当与恩启都激斗时,他甚至没法缓出手来展开卷轴。这在平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毕竟需要时间与运转法力,况且在战场上用它,等于把攻击范围内的所有人不分敌我全杀了。

今日的阿蒙比那时成就与境界更高,法力也要深厚的多,自信就算再遭遇恩启都,即使不是对手,也能有机会展开毁灭风暴。他不动声色的答道:“你可以试试。”

狮子王笑了,摆了摆手道:“我又不是傻子,几百年的修炼拥有如今的成就,自然更知珍惜生命,不会无畏的与你同归于尽。就算我想逼你动用毁灭风暴,恐怕泗水也不会答应,他答应来做仲裁,当然不会连自己也捎进去。”

阿蒙又问道:“那你想怎么样,不是要与我决斗吗?”

狮子王:“决斗只是一种约定,分出结果并遵守承诺,未必要杀了对手。当然了,前提是你有能耐在我面前展开毁灭风暴。”

泗水又插话道:“人云,你废话太多了,到底想怎么决斗就说吧。”

狮子王不紧不慢的举起桌上的酒壶,没有斟在杯中,直接对嘴豪饮而尽,放下酒壶后才说道:“很简单,只要阿蒙能承受我三声吼,就算他赢了。”

泗水搂着两只蝎妖哈哈大笑:“你三声吼,他还能承受,如果你真想杀他,人家早就把毁灭风暴扔出来了!”

人云不动声色的答道:“是啊,我没想逼他同归于尽,如果我能让他连卷轴都扔不出来,他哪有资格与我决斗?如果他经受我三声吼仍然安坐,才有资格坐在这里与你我饮酒。”

泗水歪着脑袋看了人云一眼:“你的伤好之后境界更胜从前,这就要吼了吗,那我先躲远点!”

人云笑了:“蝎子王,你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吗?请你来做仲裁,居然还要躲开!”

泗水在两只妖蝎的腰间掐了一把:“我当然不怕,只怕两位爱妃受不了。”

人云:“那你就施法保护她们,让阿蒙也看看蝎子王的神通广大,总之你得坐着不能动,你动了也算我输。”

泗水哼了一声:“你这头狮子真是倔脾气,好吧,我就抱着两位爱妃不动,你尽管吼叫吧。”

人云又问阿蒙道:“你准备好了吗?”

阿蒙举起一只手臂:“慢着!你还没有说清楚为何要与我决斗?我也没有答应要与你决斗!”

人云饶有兴致的看着阿蒙:“你倒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可以告诉你事情的经过。当年我带伤流浪远方,塞特曾帮助过我,允许我在九联神域中养伤,后来又允许我在九联神宫中修炼。

做为报答,我在他战胜荷鲁斯时帮了忙,已经不欠什么了。但要离开九联神域自由出入,他又让我帮一个忙,就是做为使者,在你被埃居神殿追杀时暗中出手。但我不愿意那么做,赶在追杀你的人到来之前,公然现身与你决斗,这已经是给穆芸女神面子了。”

阿蒙苦笑道:“既然这样,我非得坐听你三声吼叫了?”

狮子王眨了眨眼睛道:“你也可以跑啊,假如不想与我决斗,现在就可以逃跑。我只会把你当作被惊走的猎物,别忘了我是一只狮子。但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按照塞特的吩咐,在暗中帮助追杀你的人,你愿意总被我盯着吗?”

阿蒙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端起杯子道:“我没打算逃跑,只是想问清楚而已。既然是约定,那么分出结果之后总得有个讲究吧?”

狮子王冲蝎子王道:“既然请你来仲裁,就由你来告诉他我们的条件。”

泗水说道:“如果人云三声吼叫之后,阿蒙还能安安稳稳坐在这里,就算人云输,该帮塞特做的事也做完了,送一件礼物给阿蒙,然后了结。”

人云:“礼物已经准备好了,只要阿蒙有这个本事得到,就算我的道歉吧。但如果他输了,就等于塞特赢了,别忘了我是为了塞特的使命而来。阿蒙要承诺在都克平原为塞特修建神殿,并举行召唤神灵降临的仪式。”

泗水笑道:“那也等于是我们赢了,狮子王,你那件礼物仍然要送给阿蒙,做为条件,他也需要在都克平原给我们俩修建神殿,并举行召唤神灵降临的仪式。”

人云对阿蒙道:“条件就是这样,你有两个选择,要么答应与我决斗,要么现在就逃跑。”

阿蒙喝了一口酒,深吸一口气道:“条件看上去很公平,只是我不明白,塞特为何要在都克平原建立神殿,二位也想插一手?”

人云与泗水对视一眼道:“这个问题,你还不必操心。”

阿蒙不想对这二位解释太多,其实他明白其中很多秘密,只是看着酒杯道:“我清楚一件事,如果没有人们真心的献祭与信仰,那神像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你们很在意这种形式吗?”

人云哈哈大笑,似乎天边的云彩都在随笑声震颤,连桌上的酒壶都跳了起来。这位狮子王并未发出巨吼只是谈笑而已,便已有如此之威,他笑着说道:“你说的不错,但还没有彻底明白人间的很多事。我们不仅让你修建神殿,还要举行召唤神灵降临的仪式。

这样我们就像站在那里一样,可以了解都克平原所发生的很多事情,通过人们在神像前许下的心愿,这也是体察人间万事的一种修炼。至于有没有人献祭或信仰,这个问题不必你操心,因为神殿就在那里,总有人会因为敬畏或期望等种种原因来到神殿,表达他们的欲念。”

泗水也笑着补充了一句:“狮子王这么做多少也是赌气,那里原先是穆芸的神域,他偏偏要立一座神殿。至于我嘛,也是想出一口气,让马尔都克和恩里尔看看。”

阿蒙点头道:“我明白了,那么就请开始吧。”

人云收起笑容又问了一句:“你就不想看看我要送你的礼物是什么?”

阿蒙摇头道:“你送不送我礼物,这决斗我都会接受,斗完了再看不迟,我也不想先问是什么。”

狮子王略带赞许的说道:“你真是一个不会因诱惑而动心的人,希望你的力量与心念一样坚强。”

阿蒙本以为他会开口大吼,但人云坐在那里根本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阿蒙从不怵与任何人对视,他也看着人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有些似曾相识,很像黑暗中猫的瞳孔,这瞳孔竟然在放大!

这一瞬间的错觉,周围的景物就变了,苍凉的沙漠成了一眼看不见尽头的苍茫草原,大帐和桌子都消失了,只见一头小山般的巨狮站在远方,张开血盆大口朝天怒吼。他竟然被摄入到人云展开的幻象中,那狮子的咆哮震动了天地,而阿蒙仿佛只是一只不知名的生灵,草原上所有的生灵都在狮吼声中战栗匍匐。

阿蒙在震撼中却很清醒,轻轻将右腿架在了左腿上,然后他身下就出现了一张椅子,手中也出现了酒杯,接着所有的景物都正常了,他又“回”到了沙丘上的大帐中,对面坐的还是狮子王人云。

只听泗水笑道:“你这一声吼没把他震趴下,如果是作战的话,他已经可以展开毁灭风暴了。”

人云沉着脸答道:“没有人会在尚未陷入绝境之前就选择自我毁灭,这小子的定力非常好,不像我们曾经斩杀的那些妖魔。……注意了,还有两声!”

他刚说到这里,阿蒙就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身边的大帐以及面前的桌子消失了。这回不是幻象,而是生生被震碎了,且不是四分五裂,而是在剧烈的震颤中瞬间化为粉末泻落。这吼声过于激烈,以至于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阿蒙闭上了眼睛,不看也不听,却能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冲击,就像两座山撞击在一起碾压。这无声的巨吼能让一切化为齑粉,在它的冲击中,人们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就像身体和灵魂分离。假如阿蒙被巨吼声压制,他根本动用不了任何一支卷轴,想同归于尽都晚了。

泗水坐在一旁,怀中的冰蝎与火蝎都露出了痛楚的神色,周围的沙子升了起来,包裹着她们的身体奇异的流动,带着急剧的震颤阻隔了吼声的冲击,使这两只蝎妖勉强还能承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蒙终于睁开了眼睛,赫然发现太阳已经升到最高处。他是在日出后不久遇见人云的,接着蝎子王现身,几人并没有谈多长时间,现在居然已是正午。

他的眼皮一动,那无声的巨吼就消失了,笼罩着蝎子王的流沙泻落,泗水拍着两位爱妃的肩头道:“不怕不怕,没事了!……人云,你把酒席给毁了,我还没喝够呢!”

狮子王瞪大眼睛看着阿蒙,眼神中有一丝倦意,刚才那两声吼甚为耗神耗力。阿蒙也觉得有一阵阵虚弱感袭来,却一言不发仍与他对视。人云一挥大红衣袖,显然身上也带着空间器物,眨眼间一桌酒席又摆好了。

泗水的双手在两只妖蝎的胸脯上揉了揉,冰蝎与火蝎已经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这位蝎子王终于亲自伸手去倒酒,一边喝一边道:“阿蒙啊,你确实有两下子,人云这一声吼不能让你丧失反抗能力,假如真的是生死相搏,已经阻止不了你展开毁灭风暴。他还有最后一声吼,并不仅在于力量的强大,你要小心了。”

一直坐着的人云终于站起了身,隔着桌子伸手一指阿蒙。随着这一指伸出,恍然天地间无声无色。一切都消失了,没有声音、没有影像、没有感观。人的身体依靠感觉存在,如果感觉不到身体,也就无法指挥它做出动作,感应不到外界的刺激,也不能做出任何反应。

世界消失了,自己也消失了。假如阿蒙没有通过突破八级成就时那种奇异的考验,这一瞬间灵魂就会迷失、丧失对身体的控制。如果这是战斗,他早该出手破了对方的法术。但这不是真正的搏斗,只是一种约定、境界的比拼。

阿蒙孤寂的灵魂犹如安住家园,所谓身体不过是心灵的折射,所谓心灵就像一无所有的世界中那看不见也不必去看的光明。紧接着从无尽的虚空又传来了咆哮声,这种声音不是听见的,是一无所有的世界中灵魂的震动。

那些潜伏在记忆中的无数往事都突然清晰的呈现,将人从世界上带走,拉进时空的穿梭里,只要一动念,就会迷失在自我的灵魂印迹所经过的河流中。这是一种真实的错觉,换作以前的阿蒙,恐怕会立即扔出空间乱流一类的卷轴,赶紧逃脱这种无形的禁锢,因为他根本看不见对手在哪里。

可此时的阿蒙一动未动,不仅身形坐在那里安安稳稳,内心也没有一丝飘摇。当阳光终于刺破虚空洒下,他又回到了海边的沙漠中,手里端着半杯酒。

人云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说道:“我最后这一声吼,就算你不敌,也可以施展神术尝试挣脱。可是你根本没有被我束缚,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也是印证了生生不息的神灵吗?”

阿蒙笑了笑,长出一口气道:“也许是我比较走运,因此能承受你的第三声吼。狮子王,你的力量比我强大,成就也比我更高,但我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如果你真想杀我,就算我没有毁灭风暴,你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谢谢你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也谢谢你的美酒!”

他将那半杯酒缓缓饮下,此时才感觉到脑海中有嗡嗡的回音,精神疲惫浑身骨节酸楚,就像经历了一场激战。天空日影西斜,再看泗水怀中的冰蝎与火蝎已经晕过去了。阿蒙能够承受这一吼,得益于在薛定谔灵魂印迹中的经历,这些自然不能告诉人云和泗水。

泗水叹了口气道:“人云啊,按照约定,阿蒙赢了!……没想到啊没想到,阿蒙,祝贺你!”

泗水一挥手,一件东西向阿蒙飞了过来,阿蒙伸手接住,才看清这是一支打磨过的牛角。它与普通的牛角完全不同,有三尺多长,弯曲中略带螺旋的弧度,显然经过法力的焠炼,浑然一体毫无瑕疵,通体半透明带着玛瑙状的花纹。

阿蒙吃惊的问道:“这是什么?”

狮子王看着阿蒙手中的牛角,眼神有些伤感:“我们的传说你应该听过,想当年阿努纳启神系的众神之战中,我和泗水都是阿玛特与金古特一方的兽王。他是人面毒蝎,我是巨狮,那一战中活下来的还有九头怪蛇与魅惑人鱼。魅惑人鱼至今不知去向,后来九头怪蛇洪巴巴又被恩启都斩杀。

在当年那一战中,九兽王之一的蛮牛被穆芸女神斩杀,这就是蛮牛的角,穆芸送给我的纪念。它是加工圣器的材料,本身已是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器。我不想再留着,你若见到穆芸就取出这支牛角,告诉她今天的事情。”

泗水叹息道:“那头蛮牛和我们几个不一样,他的性情温顺,一辈子除了吃草没杀过人,可是发起狠来没人能挡住。众神之战中它脚踏火焰冲在最前面,马尔都克与众神的雷火只劈毁了它的一只角,它用另一只角挑落了两位天神,最后被穆芸女神斩杀,这只角也成了穆芸的战利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