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7章 狮子王

加百列接过羊皮卷问道:“给我的信也是命令,却要在我与阿蒙战斗之后才能看?但是圣女大人,我是去刺杀他的,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就说明……”

玛利亚一摆手打断她的话:“你不必多说,帝国的命令就是命令,我不会让你去违反,我也清楚你是什么人。……加百列,你在我身边多长时间了?”

加百列欠身道:“自从在海岬城邦第一次见到您,已经六年了。玛利亚,您如果不是伊西丝神殿的圣女大人,此刻有什么要吩咐我的吗?”

玛利亚望着窗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论我是圣女大人还是那个叫玛利亚的女孩,都要好好谢谢你。我要说的话,已经写在信中。……在出发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加百列站起身,一字一顿道:“这是非常艰险的任务,既然帝国指定我前去,我有几个要求。”

玛利亚点了点头道:“接受这样的任务,有要求是应该的,你说吧。”

加百列:“我不可能一个人去,需要神术师的配合,至少要有一名大神术师。”

玛利亚答道:“刚才我与三位大祭司已经商谈过了,会有一名大神术师配合你,乔治曾是安·拉军团的主神官,他自愿与你一起去执行这次任务,并说完不成任务就不会回来复命。”

加百列微微一怔,又说道:“天枢大陆这么大,我不可能漫无目的去找他,也不便公然四处招摇。所以需要帝国派出密探,找到阿蒙藏身的准确地点,才可以出发行动。我是一名高贵的大武士,这样才符合我的身份,乔治大祭司也一样。”

玛利亚很干脆的答道:“理应如此,就这么办!有了阿蒙的确切消息,你与乔治大祭司再出发。”

加百列:“我还需要一件武器。”

玛利亚:“伊西丝神殿收藏的各种武器铠甲任你挑选,不论有多么珍贵,都做为执行这次任务的奖赏,永远属于你。”

加百列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神殿的武器,只需要神殿所有的大神术师与工匠帮我修补一件武器。那是我曾与恩启都作战的战斧,它有多处残缺,我用各种珍贵的材料重新祭炼修补,几乎已经完全换了材质。现在我需要所有的大神术师与工匠大师帮忙,将它祭炼成一件完美的武器。”

玛利亚:“我会满足你的要求,调动所有的力量帮你打造这件武器,等祭炼完成之后你再出发,法老陛下并没有说完成任务的时限。”

加百列鞠躬道:“多谢圣女大人!”

玛利亚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加百列,你也学会公事公办了?”想当年加百列奉命去海岬城邦护送候选圣女玛利亚,她就是一个人的,身为大武士,千里路途连一位随从都没有。而如今奉命去刺杀阿蒙,却提了这么多要求。

加百列答道:“因为这就是执行帝国的命令,而不是实现我自己的愿望,那就按照官方的规矩来办吧。”

玛利亚又点了点头:“好的,一切如你所说。”

事情已经谈完了,可是加百列没走,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圣女大人,能谈几句私人话题吗?”

玛利亚浅浅一笑:“这就是私人场合,有什么话尽管说。”

加百列长叹一声:“我不习惯这么说话,但是不得不说。帝国点名让我去刺杀阿蒙,您不觉得有借刀杀人的嫌疑吗?大将军无罪也无愧,只是为了帝国的利益要除掉他。但不要忘了阿蒙本人可能是大路上最好的刺客,他能生擒一位国王,这可比刺杀一位国王难多了。”

玛利亚从窗外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桌面道:“据说塞特天使长有神谕,会有神灵的使者协助。”

加百列:“我不关心有谁的协助,我如果死在这场行动中,就像是有人借阿蒙之手除掉我。这样的经历我曾有过,在成为一名大武士之前,但这次感觉全然不同。我走之后,圣女大人您呢?这明显是针对您的。”

玛利亚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了解阿蒙,也许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你所要面对的考验并不是他,所以我才让你在战斗之后再看信。……放心吧,我毕竟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不再需要你时时刻刻的保护。”

她的言下之意,加百列的刺杀根本不会成功,因为这位大武士根本不是阿蒙的对手,而且她也很肯定的知道,阿蒙不会杀了加百列。

加百列却没有反驳什么,继续说道:“我很清楚您的处境,身为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在埃拉赫特法老的新政改革中,你已经成为神灵之间旧约的象征,下一步必然是针对你,需要改变你的身份和地位,这场有关神灵的改革才算彻底成功。”

玛利亚抬起了头:“我明白,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我!希望你也能记住,人们来到这个世上终将离去,所追求的信念又是什么?”

加百列欲言又止,向着圣女大人行礼告退。玛利亚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在黑暗中并没有点灯,星光透过窗棱洒在她的身上,她静静的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就这么站了一整夜。

……

阿蒙在夜色中穿越山野,星空灿烂,他总觉得有什么人的目光在脉脉注视着他。天终于亮了,他走上了一条官道,这是出边境沿着海岸线前往哈梯王国叙亚城邦的路,也是当初他率领安·拉军团的行军路线,前方有一个关卡。

天才蒙蒙亮,路上没有其他人,值守的卫兵正在生火做饭,远望青烟袅袅升起。几名拿着梭枪的武士打开了关卡前的木闸,就看见阿蒙腰间插着一支短杖背手走了过来。由于与哈梯王国签定了同盟和约,这个关卡平常的检查并不严格,但如今接到了缉拿大将军阿蒙的命令,对来往人员要仔细盘问。

阿蒙在薄薄的晨雾中走了过去,对面的士兵大声喊道:“赶路的人,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阿蒙朗声答道:“我叫阿蒙,要到都克平原去,听说埃居帝国正在通缉我。”

关卡中所有士兵不论在做什么,这一瞬间的动作全停下了,然后就见他们拿着武器列队跑了出来。阿蒙走了过去,士兵们低下头就像没看见他,阿蒙又大声说道:“我是阿蒙!”

忽然有一名士兵对旁边的人说道:“昨天听见打雷了,震得耳朵嗡嗡响,今天早上起来什么都听不清。”

另一名士兵答道:“我好像也是,耳朵里总是有回音。”关卡的长官走了过来冲阿蒙道:“赶路的人啊,你没有携带什么东西,就不必检查了。过关卡需要缴纳五个铜币,身上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阿蒙一看这个架式,就知道这些士兵不愿意缉拿他,但是根据帝国的法令,见着逃犯却不动手,将来会受到追究。阿蒙本想公布身份然后闯关而去,不与任何人为难只是宣告自己离开,不料守卫关卡的士兵竟是这种反应。

他倒不好再说什么了,顺手摸出五个铜币交给那名长官道:“谢谢你,我有钱。”

阿蒙就这么走出了关卡,几十名士兵列队,将武器指向地面鞠躬致意。前方不远就是戈壁滩,沿着海岸线北行将到达叙亚沙漠。阿蒙离开边境没有多长时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有一人骑快马追了过来。

他停下脚步回头望去,是那名关卡的长官。那人冲到近前跳下马,躬身将一个包裹递了过来:“前面是沙漠,您需要食物和饮水。”然后一句废话没有,转身跳上马就准备走。

阿蒙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名长官答道:“我叫范利阿特,最早是儒勒队长手下的骑兵,从小和儒勒还有忒弥斯绯一起长大,也是老儒勒教我的体术。”

原来是这么回事,真的太巧了!在边境关卡驻守的这一队士兵,就是从忒弥斯绯的家乡征召的。他们原先都是儒勒的下属与同乡,对大将军阿蒙当然是格外的感激,难怪会有今天的举动。阿蒙曾大闹梦飞思,如果那位城邦副署长晟易不自杀的话,也会被派来驻守这个边境关卡。

罗德·迪克下令让安·拉军团搜捕阿蒙,想必这位城主大人也清楚结果,能抓住才怪呢!如果哪位士兵真的敢和阿蒙动手,且不说是不是对手,将来回到军团中参加操练,十有八九背后会中冷箭的!这不是与敌人做战,阿蒙大将军有怎样的功勋、又为什么杀了斯内克亲王,安·拉军团的士兵们都很清楚。

……

阿蒙心存感激,虽然他并不需要这个包裹,但还是收进了骨头中。继续向前赶路,沿着海岸线走过起伏的草地与生长着稀疏灌木的小山,路渐渐消失了或者说已经不需要路,前方是碎石分布的戈壁。

如果有人跟在阿蒙后面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看上去走的不紧不慢,可是速度比马车还快,而且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像尺子丈量过的那么稳定。用了一天穿过戈壁,前方已是浅黄色的沙丘,夜间坐在沙丘上休息冥想,太阳升起时他又继续出发。

上次走这一条路,他率领着浩浩荡荡的安·拉军团,而此时只有孤身一人,朝霞下、沙丘上的影子拉的很长。朝霞呈绯红的颜色,远处的海水在湛蓝中倒映着点点金辉,起伏的沙丘变幻出黄的、白的、粉的种种光影,海风有几分湿润,但阳光下的沙子已经渐渐升腾起干燥的热气。

眼前这一幅画面就像展开的胸怀,广袤而神秘,也是天地之间苍凉的美景。一阵风吹来,阿蒙突然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竟闻见了酒香。他虽然不是父亲那样的酒鬼,但对于世间美酒绝对是超一流的鉴赏家,好酒啊!

放眼望去,遥远的地平线方向,一座最高大的沙丘上有一顶帐篷,酒香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阿蒙运足目力动用了傀眼术,看清那竟然是一支金顶大帐,上有金光闪闪的宝顶装饰,四根柱子撑起垂着华丽的绣带,却是四面透风有顶无帘,就像个亭子。

大帐中坐着一名男子,披着金棕色的长发,穿着大红色的衣服。阿蒙一眼看见他莫名就有一种感觉——威武!此人的相貌大约三十来岁,体格极为雄壮,浑身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息,在这苍凉的沙漠中,仿佛看不见的生灵都在他的威压下轻轻颤抖。

大帐中放了一张桌子,桌边有三张椅子,但只有一个人。桌上摆着美酒佳肴,这男子正端着一只镶嵌着各种宝石的硕大金杯在饮酒。阿蒙看见他时,此人也有反应,抬头说道:“远行的人儿,你的家乡在何方?路途漫长而孤单,为何不停下脚步,与陌生的朋友畅饮美酒?”

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大声说话,但天生的嗓门惊人,风中带着嗡鸣声,从那么远的地方传来,阿蒙身边的沙丘竟然也有回音。阿蒙一步步走过去,边走边说道:“陌生的朋友,你为何在此饮酒?风景是如此之美,可是气息苍凉的让人心碎。美酒入喉,请问你在等待着谁?”

那男子站了起来:“我就在等你,阿蒙。”

阿蒙已经走到了近前,这一路细软的沙子上甚至没有一丝痕迹。但走上这座沙丘时却像顶着看不见的狂风,每一步踏下,踩中的沙子仿佛瞬间化为了流沙,飞快的向下泻落。他的衣角和头发都向后飘了起来,耳边响起了呼啸声,但周围的景色却又是那么静谧安详。

阿蒙并没有放慢脚步,一步步踏上这座巨大的沙丘,脚下一道道流沙泄落仿佛是水中的涟漪,最终又消失了痕迹。这是一场无声的激斗,沙丘上的男子站在那里,无形中就能给人如此强烈的威压感,仿佛是一位神灵。

如此见面,显然来者不善,对方早就在这里等着,阿蒙想躲也躲不开。登上沙丘后,他问道:“你在等我?我不记得曾见过你。”

这男子笑了笑,一指对面的椅子道:“陌生的朋友也可以坐在一起畅饮美酒,这世上能安安稳稳坐在我对面喝酒的人可不多。阿蒙大将军有此胆色吗,你觉得这酒如何?”

阿蒙拉过椅子坐下道:“一闻就知道是好酒,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备下如此美酒,真是太有心了,专程为了招待我吗?”

男子也坐下答道:“是为了招待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人生的旅途如此艰险,为何不善待生命呢?”

阿蒙点了点头道:“我能看的出来,你是个很懂享受的人,在这沙漠上等人,还搭起这样一顶帐篷摆出这样一桌酒席,就像一位郊游的国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男子不紧不慢说道:“听说你很聪明,那就猜猜我是谁?”

阿蒙耸了耸肩道:“怎么猜?还不如你直接告诉我,是哪位神灵派来的使者?”

男子说道:“太阳初升的时候,我在草原上享受神灵赐予的光辉;当山峦的阴影最短的时候,我在憧憬着永恒的青春与美丽的爱情;当神灵陨落、家园消失的时候,我在夕阳下带着伤独自流浪。这古老的歌谣,说的是你还是我?穆芸正青睐的爱人,阿蒙。”

阿蒙突然想起了什么,眯起眼睛问道:“巨狮?”

男子微微一笑:“你果然不笨,我就是狮子王人云!”

阿蒙诧异道:“我听过你的传说,但我们并没有打过交道,为何特意来找我?如果是因为穆芸女神,我想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你若要挡住我的道路,我还会继续走下去。”

就在这时,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从地底传来,不远处沙丘涌起,出现了三个人形,一位肌肉健壮虬结的男子和两位妖娆的美女冒出沙子,竟然又是老相识。阿蒙站起身道:“蝎子王!你怎么也会来这里?”

泗水带着冰蝎与火蝎走进大帐,大大方方的坐下笑道:“几百年了,狮子王终于出来了,威武更胜往昔。听说他要找你决斗,请我来做仲裁,这么热闹的事情我怎能错过?来来来,先干了这杯酒!”

泗水坐下之后,将冰蝎与火蝎搂在腿上,冰蝎倒酒,火蝎举着杯子喂入他的口中。泗水满饮一杯咂了咂嘴道:“好酒啊!人云,你一直都挺懂享受的嘛,只可惜还得自己为自己斟酒,为什么不带几只母狮子?难道你心里还在想着穆芸女神,或者仍然怕女神吃醋?”

人云自斟自饮道:“蝎子王,我们有两百多年没见面了吧?你还是老样子,就是比以前更英俊也更强大了,这两位蝎妖我倒不认识,这两百年才培养出来的吧?……酒好的话就多喝几杯,喝完了给我和阿蒙做个仲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