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5章 阿蒙击杀法老长子

坐在车中的斯内克亲王终于说话了:“阿蒙,法老命我将你带回去。”

阿蒙的声音不大,却能让对面的一千多人听的清清楚楚:“斯内克亲王殿下吗?难为你为了我带着这么多人赶了这么远的路,既然见到了我,就请您向埃拉赫特转告——阿蒙大将军辞职了!”

斯内克亲王怒喝道:“帝国的封赏、神灵赋予你的荣耀,难道想不要就能不要吗?你的领地、你的名衔封号都要放弃吗?就算你辞去帝国大将军的职务,仍要听从帝国的命令!”

阿蒙轻轻叹了一口气答道:“斯内克,我想你没有搞清楚一件事,我为埃居帝国所做的已经足够多,只能说你的父亲拉西斯二世法老欠我,而我并不欠你什么。埃拉赫特给了你什么命令,与我无关!”

斯内克亲王的脸色非常难看:“阿蒙大将军,你知道这么说话的后果吗?无论如何,你都要随我回去!我还要告诉你,你那批逃亡的奴隶也就是都克镇的族人已经找到了,他们被困在赤海岸边。我今天早上已派出骑兵前去捉拿,如果无法活捉便就地处死,你现在若肯跟我回去,我可以派人收回命令。否则的话,你与你的族人将会是一样的命运!”

阿蒙的脸色未变,但瞳孔却在收缩。他心里一盘算,如果骑兵早上就从海岬城邦出发赶往赤海岸边的话,只要知道摩西等人的藏身地点,此刻一定已经追到了,斯内克亲王再派人去收回命令早就晚了,刚才那些都是废话,但愿梅丹佐和林克能及时指引摩西等族人脱身。

斯内克见他不说话,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大将军,我并不想为难你,只要你肯跟我回去,一切都好商量。你为帝国曾立下不朽的功勋,无论有什么过失,都是可以原谅的。”

阿蒙向前迈出一步道:“斯内克,你真的下了那样的命令?”

虽然在百步之外,斯内克仍被他盯的心里直发毛,可又不能失去一位帝国亲王的威严,咽了口唾沫点头道:“是的,如果大将军肯回头,我立刻就收回命令,派人把骑兵追回来。那些人是你的奴隶,你可以亲自下令把他们抓回来。”

阿蒙又上前一步问道:“如果我拒绝你的要求,你是否也要下同样的命令?”

斯内克的额头不由自主渗出了细汗,沉声喝道:“阿蒙,你不要逼我!”

阿蒙缓缓的背手而行,声音在旷野间回荡:“逼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逼你?我并不是埃居人,当初千里迢迢来到埃居,是为了归还海岬神殿主神官尼禄的遗物,得到了一笔尼禄生前承诺的馈赠。因为这笔馈赠,我被拥有高贵身份的强盗追杀,差一点死在罗尼河岸边。

是圣女大人与加百列大武士路过时救了我,让我成了一名荣耀武士,因为我是都克镇的矿工,曾将开采出的众神之泪进献给伊西丝女神。我在赐福大典上出手拦截刺客,做为奖赏,使我有机会去了何烈山,这是我来到埃居最大的收获,我找到了自己的族人。

我勤修兵法苦练武技,深入荒原进行侦查,成为一名大武士之后通过考核,被任命为安·拉军团的军团长。是我一手组建与训练了这支军团,在战场上立功无数。我深入敌后生擒了哈梯国王,挽救即将覆灭的埃居大军、促使了两国的合谈,保住了无数人的生命。

在大军回国之际,乌鲁克军团杀来,我临危受命指挥千军万马,击退了大陆上最强大的敌人。我获得的荣耀是我应得的,并非是拉西斯二世的恩赐!我不在意名衔封号,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让我的族人们返回家乡。

我做了这么多,可是你的父亲拉西斯二世仍然拒绝了这个要求,于是他们成了我的奴隶。我在都克平原有一块领地,命自己的奴隶去开垦,这不违反任何法令,但现实却逼得他们不得不逃亡。是我默许他们逃走的,也是他们自己愿意逃亡的,说开了吧,这不是秘密,斯内克亲王殿下也应该心中有数!

如今我奔赴远方参加一场决斗,之所以有这场决斗,是因为我曾生擒哈梯国王,而我冒奇险生擒哈梯国王是为了挽救埃居大军、救你的父亲拉西斯二世陛下。

你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陌生人,却率领着我亲手训练的军队,阻挡我去实现承诺、下令杀死我的族人,并且威胁要给我同样的命运。假如你是我的话,此刻会怎样?难道你可笑的认为我会怕死,怕死的人会孤身擒拿哈梯国王吗?”

说话间阿蒙已经走到距军阵七十步左右的距离,神色越来越阴沉,斯内克亲王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哑声喝道:“阿蒙,你站住!”

阿蒙没有理会,仍然缓缓的往前走,边走边说道:“是你要我回来的,我这不是走回来了吗,为何又要我站住?”

斯内克亲王喊道:“阿蒙,你族人的性命还握在我的手中,不要轻举妄动!”

阿蒙冷笑道:“那是他们将要面对的命运,我有我的选择并为此承担后果,斯内克,你害怕了吗,难道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下场?”

斯内克举起手臂道:“我怎会怕你,我是埃居帝国的亲王,你不得无礼!”在军阵中主帅做这样的动作就是号令,弓手将箭搭上了弦,骑兵也举起梭枪扭腰向后张开手臂。

阿蒙叹了一口气:“可惜拉西斯二世已经死了!你要我回来,那好,我回来了!”

说话间他的距离只有五十步左右了,对于一名大武士来说随时可以发起致命一击。斯内克不敢相信阿蒙会发起主动的攻击,他并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见过恩启都那种人,但阿蒙的步步逼近也让他感到惊慌,高声喝道:“阿蒙,请你下跪受缚,不要过来。……快回去,否则我要下令攻击了。”

阿蒙冷笑不止:“下跪受缚,凭什么,你不是来请我回去的吗?下令攻击,你又凭什么?斯内克,你敢打一个赌吗?赌你的下场是什么。”

阿蒙的声音带着冲击灵魂的奇异力量,斯内克的耳旁嗡嗡作响,脑海中充满了撕裂般的痛楚,眼看着阿蒙步步逼近杀气升腾,他终于忍不住了,举起的手臂向前一挥道:“攻击!这是神……”

他本想说这是神谕的命令,可阿蒙并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只有几十步的距离,斯内克的手臂一落,阿蒙缓步的身形陡然化作一道虚影直扑过去,没有武器,空手打出了一拳!

飞矢和梭枪如雨点般射了过来,斯内克摆开的军阵,他自己的卫队在中间,而安·拉军团的车骑兵排在两侧。安·拉军团将士们的箭矢与梭枪都射空了,从阿蒙身后交叉穿过落在空地上。阿蒙前冲的速度太快了,将士们出手的时候,他已不在原地。

其实就算他的速度不快,那些箭矢与梭枪也射不到他的身上,安·拉军团的将士本就不愿意攻击阿蒙,只是迫于命令不得不出手。受过训练的士兵都知道,投射类的武器从侧面攻击移动目标,必须要考虑武器的飞行时间以及对方的前进速度,不能直接瞄准。可这些士兵都刻意向阿蒙身后发起攻击,反正大家一起出手,谁也不会追究哪些人没射中。

但是斯内克身边的亲卫不会手下留情,箭矢和梭枪都冲着阿蒙迎面飞来。阿蒙挥拳,身前的空气爆出一团淡淡的银光,如风暴般的力量直击而出,箭矢和梭枪全部被卷飞。

亲卫们感到澎湃的压力在耳膜边呼啸,一瞬间连声音都听不见了,阿蒙这一拳连人带马打飞了斯内克车前的好几名骑兵。斯内克身边的几名神术师刚刚举起法杖,在车前升起一片五颜六色的护罩,其中还有透明的气元素护铠,一道火龙飚射而出迎向阿蒙冲来的身形。这位亲王身边有好几位神术师,其中还有一名大神术师!

这些人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假如一开始就发动联合攻击,就算拿不下阿蒙,也未必能让他有从容逼近的机会。可现在反应的时间太短了,他们仓促间也只能如此。阿蒙就是一拳,带着爆发的能量与澎湃的银光,卷飞了射来的箭矢与梭枪,打散了飚出的火龙,在一连串爆裂声中又打碎了层层护罩。

最后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大神术师给斯内克亲王加持的气元素护铠被硬生生的打爆。阿蒙的拳头并没有直接打中斯内克,他在强大的冲击中倒飞出去。就在阿蒙右手打碎气元素护铠的同时,左手也挥出了一拳,迎向了身侧刺来的一剑。

罗德·迪克与斯内克同坐在一辆车上,这位城主大人也是一名六级武士,见阿蒙冲上车,咬牙拔剑刺出。阿蒙看都没看就还了一拳,他拳头上带着一层薄膜状的银光,仿佛是一只无形的拳套,将罗德·迪克的长剑从剑尖一直打碎到剑锷。这位城主大人飞了出去,落地前被神术师施法接住。

从斯内克下令攻击到车上发出“砰”的一声,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然后有两条人影一前一后飞出,是阿蒙与罗德·迪克。斯内克亲王在车上坐着没动,靠着椅背张口结舌,就像惊恐中凝固的石像。

罗德·迪克被人接住,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几名随军神官赶紧施展治疗神术,可是好半天也没有把这位军团长叫醒——看来伤得不轻啊!军阵最中央一片人仰马翻,没有军团长的号令,安·拉军团的将士们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斯内克的亲卫们最关心的当然是殿下的安危。

斯内克浑身上下毫发未伤,阿蒙的拳头只打到了他身前三尺,将将打爆气元素护铠,然后就与罗德·迪克斗了一剑飞回,这位亲王殿下估计是吓傻了。亲卫队长与随行的宫廷大神术师跳上了车,亲卫们如潮水般涌到车前高举盾牌,神术阵发动将这里护卫的严严实实,保护殿下安危要紧!

亲卫队长轻轻拍了拍斯内克的脸颊:“亲王殿下,您没事吧?”

宫廷大神术师随即脸色一变道:“不要碰殿下,治疗神术,快,急救!”他高举法杖念念有词,周围的神术师也纷纷施展手段,无数柔和的光芒落在了亲王殿下的身上。但斯内克还是坐在那里毫无反应,瞪着眼睛望着前方,瞳孔已经渐渐放大。

闭着眼睛的罗德·迪克听见了神官焦急的声音:“军团长大人,您快醒醒!亲王殿下死了!”

其实罗德·迪克根本就没晕过去,阿蒙那一拳打得他气血翻滚,但两人之间似有一种默契,罗德·迪克翻着跟头飞了出去,但只是受了轻微的震伤。罗德·迪克被人接住,索性把眼一闭,不论神官怎么治疗,他就是“坚持”昏迷不醒。

阿蒙那一拳是把他救了,他身为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就坐在斯内克亲王的身边,带着一千多人的军队。假如阿蒙当面格杀了亲王,他这位军团长毫发无伤又没有抓住阿蒙,绝对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现在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亲王殿下当场毙命,而罗德·迪克也伤重不起,总算是忠于职守了。当时在马车上的那一剑,他也是不得不刺,心里只能祈求神灵让阿蒙出手轻一些,但也不要太轻了。

罗德·迪克亲眼看见了阿蒙那一拳,隐约已有当年的恩启都之威,骇然间就明白斯内克肯定没命了。斯内克没有上过战场,也根本没有指挥作战的经验,更没有见过在万军中取主帅首级的勇士,恐怕临死前都没想到这一幕。

为了追赶阿蒙,斯内克不可能带步兵,无论是骑兵还是战车兵,作战时真正的威力都是全速冲击,而不是摆开了做个样子吓人。虽说有一千名将士,但也不能全堆在身前,斯内克还得在战阵前方最中央与阿蒙说话。假如是在作战的话,让阿蒙大摇大摆的走到面前三十步的距离,简直和找死差不多。

如果阿蒙是敌人,斯内克应该在身前摆开军阵,再让神术师运转神术大阵罩住军阵,两翼的骑兵和战车兵张开重弩严阵以待。可惜阿蒙毕竟无罪,斯内克只是来请大将军回去的,一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阿蒙真敢杀人,而且就在大军之中要他这位帝国亲王的命。

阿蒙凌空一拳打碎气元素护铠,一股冲击力钻入斯内克的身体蔓延开来,斯内克全身麻痹已然不能动了,心跳呼吸都在瞬间停止。这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阿蒙用拳头隔空发出取人性命,斯内克看上去却毫发无伤。

亲卫们第一时间不敢确定亲王殿下已经死了,首要任务是保护亲王防止阿蒙再进攻,盾阵和神术阵立刻布下,后面的卫队也被挡住了。而两侧的安·拉军团的军阵没有得到命令,站在原地未动,其实就算他们想追也追不上阿蒙。

阿蒙倒飞而出,百步之外稳稳的落地,背手向着远方走去,看上去是缓缓的迈步,可是背影一阵恍惚,很快就消失在道路尽头的地平线上,而斯内克的亲卫们还没反应过来呢。等他们确认亲王殿下已死,阿蒙早就没影了。大将军一拳格杀了亲王,然后就那么背着手走了!

斯内克的亲卫队长悲愤的喊道:“追上去,抓住他!阿蒙刺杀了亲王殿下!”

不远处有一名将军瓮声瓮气的喝道:“这里归你指挥吗?你的职责只是保护亲王!一千多双眼睛看的清楚,亲王请大将军回来,大将军真的回来了,可是亲王突然下令击杀大将军,大将军出于自卫打出一拳。是亲王先下令动手的,请问这叫刺杀吗?究竟是谁想刺杀谁!”

这人是从组建安·拉军团时就跟随阿蒙的一名骑兵小队长,历经大战累功,如今已是指挥上千名骑兵的一位将军,他原本就不愿与阿蒙为敌。阿蒙刚才说的那番话句句属实,让人感慨万千,大将军本人也是朝着斯内克走回来了,是亲王殿下先下令攻击的。

那名宫廷大神术师已经放弃救治斯内克,亲王已死可迪克军团长还活着,现在只有他才能下令,于是这位宫廷大神术师又来救治迪克军团长。罗德·迪克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只得睁开眼睛长出一口气,用虚弱的声音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神官们答道:“大将军一拳打死了斯内克亲王殿下,已经离去,将士们在等您的命令。”

罗德·迪克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口喷鲜血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亲王殿下啊,我没有救得了您!……快派人将此地发生的事情急报法老,任何一点细节都不要漏下。通知城邦全境以及边境各关隘,见到阿蒙定要当场拿下。”

说完这番话,罗德·迪克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这回是真晕了,他给自己的那一拳挺重的,神官们手忙脚乱赶紧救治。


阅读www.yuedu.info